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与斯坦福大学学生的政策讨论:“恢复威慑:伊朗的实例”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20年1月13日

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与斯坦福大学学生的政策讨论:”恢复威慑:伊朗的实例“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 at Stanford University)

帕洛阿托,加利福尼亚州(Palo Alto, California)

谢谢诸位。很高兴见到你们。今天大家都好吗?天气这么好,不会让人不高兴。我依稀记得,我在南加州长大期间每天都是如此。我还注意到——汤姆,谢谢你友好的介绍。我还注意到,对我的介绍是第70任国务卿,而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是第45任总统,所我担任的职务周转率高得多。(笑声)

我希望对几位特别来宾表示感谢。我知道国务卿赖斯(Rice)也在座。汤姆,谢谢你的捧场。我以前的同事和亲密好友麦克马斯特(McMaster)将军也在场。能回到加利福尼亚会见诸位总是很令人高兴。

你们能在这个杰出的机构学习,可以说荣幸之至。你们早期的毕业生之一是美国的一名伟人,胡佛研究所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他高度尊尚美国开创的所有不同凡响的辉煌业绩,值得我们对他赞佩有加。他从艾奥瓦州(Iowa)的一名孤儿成长为美国总统。他是一名优秀的采矿工程师。我本人也是工程专业毕业生。他的足迹遍及世界各地,从澳大利亚到中国,勤奋工作,事业有成。

第一次世界大战(First World War)爆发后,他发挥自己的才干参加协调工作,帮助被困在欧洲的成千上万的美国人返回美国。他在这项工作上取得的成功促使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和战后投身于救助欧洲摆脱饥馑的努力。他体现了我们数十年坚持的美国人道主义努力的每一个方面。

1948年74岁时,他在自己的出生地谈到美国对他这样一个贫穷的孤儿给予的恩惠。他说,“我拥有任何人都渴望的每一项荣耀。在整个地球上,除了美国,没有任何地方可以给予所有的孩子这样的生活机会。”

我自己也经常有同感。美国是一个真正特别的地方。

我不想谈近几天和几个星期采取的行动,只想谈谈我们的政府为努力保障美国的安全和保护你们每一个人所做的工作。

本月3日,我们使全世界最危险的恐怖分子之一从战场上永久消失。

你们很多人可能都知道有数百万人流离失所,叙利亚成千上万人被杀害;也门饥荒遍地,霍乱蔓延;什叶派武装团伙在黎巴嫩和伊拉克等什叶派新月地带(Shia Crescent)采取破坏民主的行动。

伊朗政权及其代理人在卡西姆·苏莱曼尼(Qasem Soleimani)直接指挥下制造了所有的种种罪孽。为此,在获悉苏莱曼尼的死讯后,数千名伊拉克人走上街头表示庆祝。还有更多的人原来毫无疑问可以加入他们的队伍,但担心会受到伊朗支持的残余歹徒对他们进行殴打、监禁和杀害。其中很多歹徒在这以前的几天曾出现在美国大使馆门前。

现在,诸位可以看到,伊朗人民正走上街头。尽管需要冒巨大的个人危险,他们的人数也同样相当可观。他们焚烧带有苏莱曼尼头像的海报和广告牌,高呼“苏莱曼尼是刽子手。”

他们知道,他们受到压迫,苏莱曼尼是主要的黑手之一。美国支持他们呼唤自由和公正,对阿亚图拉及其附庸和他们从内部摧毁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行为发出正义的怒吼。我需要重申特朗普总统坚持的立场,伊朗不得伤害任何一名示威民众。我希望人人都这样做。我们已经呼吁我国在全世界和各地区的盟友都向他们发出同样的呼声。

卡西姆·苏莱曼尼的手上沾满了美国人的鲜血,除了奥萨马·本·拉登(Usama bin Ladin)以外,没有任何恐怖主义分子欠下的血债比他多。他杀害了我们美国600多名同胞。我还认识其中的一些年轻人。

他是最近对美国在伊拉克的驻军发动袭击的罪魁祸首,也是 去年12月27日杀害一名美国人的罪魁祸首。

他下令在12月31日攻击大使馆,攻击在巴格达(Baghdad)为美国国务院工作的人。我可以肯定地告诉各位,由于他不再能构成这种威胁,世界现在更加安全。

但是,我想以我们所一直进行的努力为背景来说明这点。这里涉及更宏观的战略。

特朗普总统和我们这些他的国家安全班子中的成员,正在重新建立对伊斯兰共和国的威慑——真正的威慑。用战略语言来说,威慑的意思就是让对方信服,它的某种行为会得不偿失。这需要有可信度;它确实要靠这点。你的对手必须懂得,你不仅有能力让它付出代价,而且你确实有这样做的意愿。

当年在冷战时期,我是个年轻军人。你可以拥有世界上最了不起的军队,但是如果你没有准备用它去实现你的战略目标,就无济于事。

正像你们这里的一位学者维克多·戴维斯·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所言,“威慑很难建立而很易丧失”。

让我们直言不讳。几十年来,美国两个党派的政府都从未能对伊朗采取足够行动,建立维护我们所有人安全所需要的威慑力。“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本身——即核协议——使情况更糟糕。它让伊朗政权能够创造财富,给阿亚图拉打开了收入来源,发展什叶派武装力量网,就是这个网——就是这个网——杀害了一名美国人,并给我们在巴格达的大使馆带来巨大危险。核协议非但未能阻止这一切,反而还让伊朗走上明显的核武道路,特朗普总统在他的讲话一开始就说,我们当政时绝不会发生这种情况。

那么我们采取了哪些做法?我们发动了外交孤立声势,经济施压,以及军事威慑。

我们的目标是双重的。首先,我们要切断该政权的资源,那些它在全球从事恶毒活动所需要的资源。第二,我们要伊朗像正常国家那样行事。像挪威一样,是吧?(笑声)

在外交方面,盟国和伙伴加入了我们的行列。今天,他们在波斯湾(Persian Gulf)和我们一道巡逻霍尔木兹海峡(Straits of Hormuz),制止伊朗袭击航运。让我们不要忘记过去一个月里伊朗在海峡拦阻了多少船只。

德国、法国、意大利都对一家叫做马汉航空(Mahan Air)的公司实施了禁飞。这是一家向交战地区运送军事——伊朗军事资源和武器的伊朗航空公司。

阿根廷和英国现在均已将真主党(Hizballah)列为恐怖主义组织。

最后你们还看到,我们施加的经济压力切断了大约80%的伊朗石油收入。我们决心也要切断那最后的20%。

鲁哈尼(Rouhani)总统自己说,我们的做法让伊朗政权失去了2,000亿美元的外来收入和投资。而这些钱的大部分本来是会被用于支持让你们和你们的公民同胞遭受危险的活动。

你们还可以看到,伊朗人民对政府窃取他们的财富和让他们为该政权的暴力扩张付出沉重代价日益愤慨。

在军事方面,我们一再警告伊朗——我自己曾亲自这样做,给美国造成生命损失的攻击不会被容忍。

他们试探我们,就像他们以前多次试探前几届政府一样。昔日的松懈让他们更加胆大妄为。

但是,在12月27日,在苏莱曼尼的指示下,我们让这点发生改变。12月31日,伊朗支持的武装分子攻击了我们驻巴格达大使馆,而我们改变了他们的如意算盘。

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话也许最精辟。如果我们没有打击卡西姆·苏莱曼尼,我们的领导层——我们给特朗普总统的建议——如果我们没有提出那一建议,让该政权为其恶劣的决定付出沉重代价,那就是“过失渎职”。

卡西姆·苏莱曼尼认识了我们捍卫美国人生命的决心。

伊朗进行了反击。我们庆幸没有生命损失,我们也永远不会轻视对美国或美国军队的任何攻击的严重性。但是,从攻击的形式和程度判断,伊朗政权现在一定明白,如果他们再敢威胁美国人的生命我们将会怎样做。如果伊朗升级,我们将以我们的方式结束之。

特朗普总统在过去的一周发表一系列讲话时重申了这种威慑力。这几天伊朗一直在制造有关退出核协议的声势。总统在对全国发表讲话时首先指出:“只要我仍然任职美国总统,[我们就永远不会]——伊朗永远都不会被允许拥有核武器。”这是有其原因的。这种宣告是以全世界最有效的威慑能力作为后盾的。

我们的制裁措施将会继续,直到该政权停止其恐怖主义活动,并承诺永不拥有核武器,而且允许有一个能让全世界确信那绝不会发生的核查制度。

我们现在在伊朗问题上享有一种极大的实力优势。这是有史以来最有利的,而且伊朗从未处于像今天这样的境地。

我们重新确立了威慑力,但我们知道它不会是永恒的,而且风险依然存在。我们决心不失去这种威慑力。在所有情况下,我们都必须这么做。

我们必须这么做,来捍卫全世界的自由与自由权。这正是特朗普总统的努力的全部意义所在,让我们的军队前所未有的强大。

我们不仅在伊朗,而且在其他地方,看到美国的威慑力曾是薄弱的。我们目睹了俄罗斯于2014年占领克里米亚(Crimea),并支持针对乌克兰的进犯,因为威慑力遭到了损害。我们已恢复对乌克兰军队提供杀伤敌人的支持。

还有中国在南中国海建岛的活动,及其公然试图胁迫美国的盟友的行为,也损害了威慑力。特朗普政府同我们在整个地区的盟国、友邦及合作伙伴一道加强了在南中国海的海军演习。

你们也看到,俄罗斯无视一项协议。我们在我们的北约(NATO)盟友的一致支持下退出了《中导条约》(INF),因为当时只有一方执行了这项双方的条约。我们认为,这又一次恢复了信誉和威慑力,以保卫美国。

这是无法独自做到的。因此,总统坚持要求北约成员国尽自己的力量,分担责任。到2024年年底,将增加大约4,000亿美元用于北约的武器装备,以保卫世界各地的自由。这是美国为鼓励我们的合作伙伴增进我们所有人都在力争共同取得的成果而努力的直接结果。

多年来,中国一直在限制美国产品进入他们的市场,同时要求他们的产品进入到这里来。我曾是一名小企业所有者。我曾在上海有一间小办公室。我们已阐明要同中国达成一种公平、对等的贸易安排。我们将坚决要求这一点。我希望,在这里在未来可以计数的小时内,我们会签订将成为一项重大协议的第一部分,将改善美国公民的生活,提高这里国内公民的工资,并基于对中国和美国都可行的一系列条款增进我们两国间的经济关系。

而且还有第二项使命。中国盗取了数量巨大的美国创新,在像我现在所在的这座校园一样的高校推出的创新——从基因改造的作物种子到自驾车技术无所不有。他们予以盗取。他们不必进行投资或承担风险。

我们正在取得进展,确保协议的下一个部分将改善与中国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所包含的知识产权保护。

我就讲到这里,因为我想尽量多地回答你们的提问。请注意,我们不知道伊朗政权会在我们继续重新确立威慑力的过程中做出何种反应。如果我们做出正确的选择并重新回到我们之间存在相互尊重的状况,那将是对世界有益的事情。

我们希望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领导人和我们拥有相同的看法,我们希望我们能为增强在国内的安全以及中东(Middle East)和整个世界的稳定而实现这个目标。

感谢你们大家今天邀请我来到这里。我期待着接受你们的提问。

(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