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务院官员布莱恩·胡克就朝鲜形势发表的评论

作者:布莱恩·胡克(Brian H. Hook)

2017年11月24日

本月初,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在首尔(Seoul)的韩国国会(National Assembly)发表讲话时强调指出“两个朝鲜” 令人悲哀的不同境遇,其中一个实现了自由、公正与和平,另一个则充斥着暴政、压迫和危险。两者的差距与美国最紧急的国家安全挑战息息相关。现在这个问题还在韩国的一所医院得到生动的体现,因为医生们正在奋力抢救一名受伤和缺乏营养的北韩士兵。这名士兵于上星期逃离了受金正恩奴役的国家。

这名逃亡的士兵冒着生命的危险,在板门店(Panmunjon)驾驶一辆吉普车快速跨越非军事区,冲过严密防守的边界。他的姓名仍不为外界所知。他知道北韩军队接到命令,对试图逃亡的人可格杀勿论。他在跨越边界时手臂和身体上中了6枪。

韩国卫兵在边界以南55码处救起了他。医生们很快就发现他的伤势很严重。除了枪伤外,他还患有乙型肝炎、肺炎,而且肠道内还有“数量巨大”的寄生虫,有些长达11英寸。为他治疗的韩国外科医生说,“我从医20年,从未见到过这种情况。”蠕虫会钻进新鲜的伤口,可能对愈合造成很大的破坏性影响。

这名逃亡者的遭遇是反映北韩生活的一个窗口。该政权不惜动用资金制造尖端武器,建造金氏家族的纪念碑,向平壤(Pyongyang)上层人物行贿,但即使是忠心耿耿的士兵也极度营养不良。北韩绝大多数其他人的处境甚至更恶劣。这就是北韩政权的残暴本性。这也是为这一切推波助澜的外国政府需要承担的责任。

北韩2,300万人民都毫无幸免地被迫接受国家强制实施的等级制度,又称“Songbun”(出身成份)。“Songbun”这个词在全世界应该已经臭名昭著。从出生开始,北韩每一个人的成分都由政府确定,或者属于忠诚的“核心”成员,或者被归为“摇摆”的中间等级和“敌对”类别。不同的成分决定了他们得到食品、住房、教育、工作等各方面的差别。在上世纪90年代饥荒时期,200多万北韩人遭受苦难,当时的成分制度往往决定了什么人能够得到食物,什么人只能忍饥挨饿。

北韩除了拥有矿物等自然资源外,曾经拥有生产能力相对较高的重工业。朝鲜战争(Korean War)后,韩国实现了繁荣,成为全世界最兴旺的经济体之一,共产主义的北方却使人民遭受苦难。北韩儿童营养不良,身高远远不如韩国儿童,身材也更为瘦小。

大约30,000名北韩人已经逃离本国,大都是在过去20年中,而且大都是通过一条非常危险的路径,途经中国最后到达韩国。危险的来源之一是开枪杀人的北韩边境卫兵。危险的另一个来源是邪恶的人口贩运分子,他们试图诱使逃亡者沦为强迫劳工或卖淫人员。还有一个危险来源是中国有关当局,他们羁押逃亡者并将其遣返回北韩,使其面临监禁及遭到处决。这样的遣返行为违背了中国根据《国际难民公约》(International Refugee Convention)所承担的明确的法律义务。

北韩还打击那些想方设法获得自由的逃亡者。特朗普政府本周将北韩认定为一个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部分原因在于逃离北韩的人及异议人士在海外遭到暗杀,其中包括金正恩(Kim Jong Un)同父异母的哥哥最近在吉隆坡(Kuala Lumpur)国际机场当众被人用VX神经毒剂谋害。美国绝不会袖手旁观,坐视一个流氓政权违法地追捕那些为投奔自由做出生死抉择的人。

金正恩还将北韩人送到国外,特别是中国,给他的政权挣钱,在煤矿、伐木场、建筑工地等地方充当奴工。俄罗斯也使用北韩的强迫劳工,据信其中有些人被送去修建2018年世界杯赛(2018 World Cup)的足球场馆。据联合国官员估计,平壤通过这种方式每年能赚取大约2.3亿美元。特朗普政府已敦促中国、俄罗斯及其他所有剥削利用北韩强迫劳工的国家立即停止这种行为。

历数北韩令人发指的践踏人权的恶行具有重要意义,因为这让我们洞悉我们所面临的核威胁,并洞察其他那些仍然愿意同平壤政权做生意并为其做掩护的国家。北韩政权对亚洲和平构成的威胁与它对本国人民的残忍无情同样严重。现在早已是所有文明的国家——以及所有寻求在国际舞台上获得更多尊重的国家——虽有延迟但最终共同全面努力实现北韩无核化的时候了。

至于上周的那名逃亡者,据报道他本周已在手术后苏醒并问道:“这是韩国吗?”他要求听韩国歌曲、看美国电影——初尝被长期剥夺的自由的滋味。在美国人民本周花时间表达感恩之情的时候,愿我们所有人都能将我们的自由看得如此珍贵。

布莱恩·胡克是美国国务院(U.S. Department of State)政策规划主任及资深政策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