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萨贝斯∙佘尔伍德-兰德尔副部长于联合贸易使团访华期间在北京微软园区的讲话

2015年4月14日-上午8:17

伊利萨贝斯∙佘尔伍德-兰德尔博士

能源部副部长

谢谢洪博士的介绍。我还要特别感谢微软今天接待我们。

我们两个国家是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我们也是世界最大的碳排放者。

这意味着我们有力量来塑造我们星球的未来。

正如我们两国元首去年11月明确表示的,气候变化是“人类面临的最大威胁之一”。相应地,他们已经承诺共同努力应对这项挑战,包括宣布了这个贸易使团。

这个贸易使团不仅是去年历史性协议的一个产物,它还是一项国际努力中的重要一步,来为在巴黎的成功的会议打下基础。今年世界主要国家将在那里召开一次重要的气候峰会。11月的联合气候声明是美国和中国之间多年协作的成果。

2009年,也就是欧巴马总统上任第一年,我们启动了七项清洁能源联合倡议,包括重要的美国-中国清洁能源研究中心。

两年前,欧巴马总统提出了他的气候行动计划。在他于乔治敦大学宣布气候行动计划的讲话中,欧巴马总统特别提到了作为气候合作重要伙伴的中国和习主席。

去年秋天,在中国这里,欧巴马总统和习主席迈出了勇敢的一步,宣布我们两国关于后2020气候目标的一项历史性协议。

中国承诺在2030年前后达到碳排放峰值—并致力于更早达峰。中国还承诺到2030年将非化石能源占全部能源比例提高到20%左右—将目前来自核与可再生来源的能源比例提高近一倍。

同时,美国承诺到2025年将我们的排放减少26-28%。

美国-中国声明这一事实已经对我们正在世界各地进行的讨论的性质产生了巨大影响。它彻底地改变了整个讨论。

而正是在这个背景下,普里茨克部长和我,以及24家美国公司为这个贸易使团来到中国。

通过政府对政府对话,以及更重要的,通过企业对企业合作,我们可以推动将使履行我们国家雄心勃勃的气候承诺成为可能的技术、商业模式和政策。

莫尼斯部长将技术描述为彻底改变我们如何带来解决方案的因素。他用这个词并非偶然,因为正如我们元首关于气候的声明,低成本、低碳技术有改变全球气候局面的潜力。

降低绿色技术的成本使雄心勃勃的政策得以实现,并终将使得清洁能源目标实现起来容易得多。

降低这些技术的成本还使得较不发达经济体能够参与到向低碳未来的转向中—从而极大地提高我们可以产生的影响。

在能源部,我们参与了整个创新链来帮助迎接这一挑战。

从基础科学开始,能源部直接通过我们17个国家实验室推动最前沿的研究,并与大学和私营部门合作。

下一个环节是开发—将突破性科学转化为突破性技术。

能源部通过我们的能源高级研究项目局,也就是更为人熟知的ARPA-E,支持私营部门中的开发。ARPA-E支持开发我们相信将带来彻底改变的技术的公司。

创新链中的下一个环节是示范与部署。

能源部的贷款项目办公室支持新技术的初期部署—而我们已经为此投资超过300亿美元。

这些融资正在支持世界最大的风力发电场之一、数个世界最大的太阳能发电和热能存储系统,以及三十多年来首批即将在美国开始建设的新的核反应堆。

能源部与中国的合作从根本上讲专注于同样的方式:开发最前沿能源技术,降低成本,并增加部署。

有了低成本和可靠的清洁能源技术,当涉及到气候变化时,政府可以做出富有雄心的政策选择。

举一个具体的例子,我们在碳捕集,利用和储存(又称CCUS)的联合研究,开发和示范的努力,为减少煤的碳排放提供了巨大潜力。

中国消耗的煤比所有其他国家的总和还多 – 使之成为先进技术的一个主要市场, 如果目前被视为废弃物的碳可加以利用的话,也将成为一个主要受益者。

在美国,煤是我们“一揽子”能源战略的一个关键的组成部分,并将一些技术发展到试点项目的阶段,把碳注入到枯竭的油井中提取新油,或者使用捕集的碳来造肥料。

作为两国元首的历史性十一月气候声明的一部分,美国和中国同意就主要的碳捕集和封存与利用项目共同努力,两者都扎根于联合研究和开发工作以及商业部署。

通过合作,我们可以继续推进这些技术,降低成本,并使这一重要能源的使用更清洁。

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些在美国,随着新能源技术解决方案改变我们的市场,我们所见的成果。

首先,风能在美国迅速增长,预计到2030年将产生高达20%的美国能源需求。

其次,对消费者而言,太阳能光伏组件的成本自2008年以来下降了近80%,我们的太阳能装机容量是我们在2008年的17倍,太阳能产业增加就业机会的速度比美国经济的其他产业快10倍。

第三,LED灯持续的时间是白炽灯泡的25倍,而且高效 – 预计到2030年将为美国人每年节省超过300亿美元。

第四,电动车销量在美国和中国继续上升。

我们打算在上述这些成功的基础上,把继续部署这些技术和把下一代尖端技术发挥到极致并举,使我们的经济共同成长和随之而来的我们都寻求的减排成为可能。

我在这个讲话的开头指出,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碳排放者和最大的经济体,我们是向着巴黎的道路前行的最重要的国家其中的两个。一起,我们有改变历史进程的力量,真的。

而且,我们一起也可以开始铺设巴黎之后的路,那时世界可以转向我们—清洁能源的两个最大的生产者和消费者—寻求解决方案。

考虑到这一点,现在我非常荣幸地介绍美国商务部长,佩尼·普里茨克。

1977年我就认识了佩尼,我们在哈佛大学一年级的第一天结识。我们俩都在卡利佛尼亚出生并长大,而我们穿越美国到马萨楚西茨上学。然后她回到卡利佛尼亚斯坦福大学获得法律和商科学位。

从那时起,佩尼在公共和私营部门都以非凡的领导者而出众。在她涉猎的每个领域,她都是建设者。

她建立了许多成功的企业,其中包括凯悦的经典住宅,普里茨克地产集团和阿尔特米斯房地产伙伴公司。她在建立芝加哥这个了不起的城市中起到了领导作用,她住在那儿直到搬到华盛顿去担任商务部长一职。

几十年来,她一直是建设国家教育和艺术能力和我国政治生活中的一支重要力量,包括在欧巴马总统的历史性选举中设立了筹集到前所未有的资金总额的活动。

现在,我们很幸运,她在她目前的角色中建立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强有力的商业关系,并期待听她今天谈谈这一重要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