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申和重振美国的联盟

重申和重振美国的联盟 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发表讲话 北约总部议事大厅(NATO Headquarters Agora) 比利时布鲁塞尔(Brussels) 2021年3月24日 国务卿布林肯:下午好。 几个星期前,我在开始担任国务卿后不久曾直接向美国人民发表讲话表示,我的首要工作是保证美国的对外政策能切实为他们谋利益——使他们的生活更安全,为他们的家庭和社区创造机会,并解决日益影响他们未来的全球性挑战。 我当时表示,我们切实为美国人民谋利益的一个重要途径是,重申和振兴我们在世界各地的联盟和伙伴关系。 为此,这个星期我来到布鲁塞尔。现在我直接从北约总部向诸位发表讲话。近75年来,北约联盟始终捍卫了欧洲和北美的安全和自由。 现在,美国人民在若干问题上相互有不同看法,但是联盟和伙伴关系的价值问题并不在其中。据芝加哥全球事务理事会(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最近进行的民意调查,美国每10人中有9人认为,维护我们的联盟是实现我国对外政策目标最有效的方式。9与10比例。其中的原因不言自明。他们看到我们面临的威胁,诸如气候变化、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经济不平等、中国的日益张扬等。他们认识到,美国与伙伴们同心协力处理这些问题比单枪匹马效果更好。我们的盟国也会这样说。 目前,世界局势与几十年前我们建立众多联盟的时期大相径庭,甚至与四年前的情况也完全不同。各种威胁层出不穷。竞争日趋激烈。权力的消长变幻无常。对我们联盟的信任出现动摇——相互间的信任和对我们的承诺坚定性的信心。在我们各联盟之间,甚至在联盟内部,对于我们面临的威胁以及如何抗击这些威胁的问题,我们并非一贯保持一致的看法。我们关于民主和人权的共同价值观正受到挑战——不仅来自我们各国的外部,而且也来自内部。新出现的威胁超过了我们为防范这些威胁建立的能力。  但是,上述变化都无法改变我们需要联盟的这个事实——现在需要,可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我们面临的挑战是,适应形势重振联盟,使之能够抗击今天的各种威胁,一如既往继续切实为我们的人民谋利益。 今天,我将谈谈如何实现这个目标的问题。 首先我将确定我们面临的共同威胁有哪些。其次,我将谈谈为了重申和振兴我们的联盟需要做些什么,使之不仅能够防范这些威胁,也能保护我们共同的利益和价值观。最后,我将阐述我们的盟国能够期待美国做些什么,以及我们反过来期待我们的盟国做些什么。 首先需要确定我们今天面临的最紧迫的威胁。    我认为可以分成三大类。 首先是来自其他国家的军事威胁。我们看到中国试图威胁航行自由,推进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军事化,采取日益精密的军事力量针对印度–太平洋(Indo-Pacific)各地的国家。北京的军事野心逐年扩大。再加上现代技术的现实情况,一度似乎远在世界另一边的种种挑战已不再遥远。我们还看到俄罗斯发展新的军事力量和战略,对我们的联盟构成了挑战,同时破坏了保证我们集体安全的有规可循的秩序。其中包括莫斯科(Moscow)在东乌克兰的侵略活动;军备的增长、大规模的演习和在波罗的海和黑海(Baltic and Black Sea)、东地中海(Eastern Mediterranean)、北方高纬地区(High North)的恐吓行动;其核能力的现代化;以及在北约土地上对持批评意见的人士使用化学武器。 除了中国和俄罗斯外,伊朗和朝鲜等地区性角色正在发展对美国盟国和伙伴构成威胁的核能力和导弹能力。 第二类是上述很多国家造成的非军事威胁——对我们的安全构成威胁的技术、经济和信息手段。其中包括通过散布假消息和以腐败为武器的活动在我们各民主政体内制造不信任,以及以我们重要的基础设施为目标的网络攻击和盗窃知识产权的行为。例如,中国对澳大利亚明目张胆的经济胁迫,俄罗斯利用假消息破坏对选举和安全有效的疫苗的信心等等——这些侵略性行为不仅对我们各国,而且对我们的共同价值观构成了威胁。 第三类是气候变化和COVID-19疫情等全球性危机。这些威胁并非由特定的政府造成——具有全球性。 气温上升、海平面升高和激烈暴风的增多,使军事备战、人员迁移形式和食品安全等所有的方面都受到影响。COVID-19疫情已十分清楚地表明,我们在卫生安全方面休戚与共,只有我们最薄弱的环节才能决定其坚固的程度。 我们还面临往往横跨上述各类别的全球恐怖主义。在我们显著降低恐怖主义威胁的情况下,这方面的威胁仍然很严峻,特别是因为某些团伙和个人得到政府的支持和提供的庇护所 ,或者在   不受管辖的空间得到藏身之处。    此外,在我们的联盟成立之初,上述很多方面的威胁还不属于优先考虑的问题,其中有些根本不存在。但这正体现了我们联盟的强大威力:善于适应形势——继往开来迎接新的挑战。  为此,下面谈谈今天我们怎样才能适应形势。  首先,我们必须继续坚持对我们联盟的承诺——同时维护作为其坚强后盾的共同价值观。  当美国遭遇9/11袭击的时候,我们的北约盟国立即一致援引第五项条款——对某一个成员的攻击就是对全体的攻击。这仍然是有史以来唯一一次援引第五项条款的事例——为了保护美国。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今天,我们的盟国可以期待我们采取同样的行动。正如上个月拜登总统(President Biden)在慕尼黑安全会议(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上所说的,你们得到我们坚持不渝的誓言:美国全面恪守对北约的承诺,包括第五项条款。 这是本星期我向我们的北约盟国重申的誓言。 奥斯汀(Austin)国防部长和我对我们在日本和韩国的盟友表示了同样的承诺,我们最近在那里完成了关于分担责任协议的谈判,这些协议将有助于在未来岁月里维护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和平与繁荣。 我们建立联盟是为了捍卫共同的价值观。因此,我们重新作出承诺就必须重申这些价值观以及我们所发誓保护的国际关系的基础,即自由、开放和基于规则的秩序。在这方面我们的使命已经摆在眼前。全球几乎每一个民主国家——包括美国——现在都在应对挑战。我们在同深重的不平等、系统性的种族主义、政治两极分化作斗争,每一个问题都降低我们民主的活力。 要靠我们来展现我们的体制所始终具有的最伟大的实力——我们的公民,以及我们对他们将使我们的社会和机制得到改进的信心。对我们民主体制的最大威胁并不是它们有缺陷——它们一向有缺陷。最大的威胁是我们的公民对民主制度有能力纠正这些缺陷和把建设更完美联邦的奠基承诺坚持到底失去信任。民主国家与独裁国家的区别在于,我们有能力并且愿意公开正视我们的缺陷,而不是佯装它们不存在,无视它们,或掩盖它们。 我们也必须要求彼此将这些价值观置于联盟的核心——对抗全球各地的民主倒退。当一些国家的民主和人权下滑时,我们大家必须大声疾呼。这是民主国家的做法:我们开诚布公地对待挑战。我们也必须通过加强民主制度的保护机制——如自由独立的媒体;反腐败机构;以及维护法治的机制——来帮助那些国家重新回到正确的方向。 这也是对我们的联盟作出重新承诺的含义。 第二,我们必须将我们的联盟现代化。 这要从改善我们的军事能力和备战能力做起,从而确保我们继续拥有强大可靠的军事威慑力。例如,我们必须确保继续使我们的战略核威慑安全、可靠、有效,尤其是面对俄罗斯进行的现代化。这对继续保持我们对盟国的有力可靠的承诺至关重要,即使是在我们采取步骤进一步削减核武器在国家安全中的作用的情况下。我们还将与我们的印度–太平洋盟国共同努力,应对那个地区多方面的复杂的安全挑战。 我们必须扩展能力,应对经济、技术和信息领域中的威胁。我们不能只打防守——我们必须采取积极的方针。 ...
阅读更多»

美日联合新闻声明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供立即发布                                                                                 2021年3月16日 媒体通报 美日联合新闻声明 以下声明由安全磋商委员会发布。 国务卿布林肯、国防部长奥斯汀、外务大臣茂木敏充和防卫大臣岸信夫于2021年3月16日在日本东京召开美日安全磋商委员会会议。他们重申美日同盟仍为印太地区和平、安全和繁荣的基石。日本决心加强国防能力并进一步强化同盟。美国强调其通过包括核在内的所有能力,对日本防务绝不动摇的承诺。面对日益增强的地缘政治竞争,以及如新冠疫情、气候变化和重振民主的诸多挑战,美国和日本重申促进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和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承诺。 美国和日本认识到中国的行为,当与现存的国际秩序不一致时,对同盟和国际社会造成政治、经济、军事和科技上的挑战。部长们承诺抵制在此地区以胁迫和破坏稳定的方式对付他国的行为,其破坏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他们重新确认支持合法商务畅通无阻和尊重国际法, 包括航行和飞越自由和其他合法的海洋使用。部长们同时对近来在该地区的扰乱性发展,例如中国的《海警法》,表示严正关切。此外,他们也论及美国依照安保条约第五条对日本防务不动摇的承诺,包括尖阁列岛在内。美日持续反对任何以单边寻求改变现状或削弱日本对这些岛屿的管理的行动。部长们强调台湾海峡和平稳定的重要性。他们重申反对中国在南中国海的非法海事声索和活动,并重申2016年7月根据1982年《海洋法公约》所做出的、有关菲律宾和中国仲裁案的判决为最终判决,且对当事方具法律约束力。部长们表达对香港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权状况的严正关切。 认识到朝鲜武器库对国际和平稳定造成威胁,部长们再次承诺致力于朝鲜全面无核化,并敦促平壤遵守其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案之下的义务。部长们同时确认绑架问题必须立即解决。美日韩三边合作对印太地区我们共同的安全、和平与繁荣至关重要。 美日再次确认同盟的力量来自于我们共同的价值观,并得到与理念相同的民主政体交织而成的紧密伙伴网络的加强。3月12日的四方峰会向世界展现我们的共同愿景,一个以普世价值为锚、不受任何力量胁迫的自由、开放、包容的地区。部长们许诺将与东盟国家一道努力,确认对其中心地位和团结一致,以及对东盟印太展望的强劲支持。 部长们认识到该地区安全环境日益严峻,再次承诺加强协调,以对齐安全政策、加深各领域的防务合作,并相互切磋同盟的角色、任务和能力来提高扩展威摄。他们突显太空和网络等领域以及进一步加强信息安全的重要性。再者,他们重申有必要进行符合实际的双边和多边演习和训练,以保持同盟的备战能力和威摄态势,也才能应对未来的挑战。 部长们认识到在美国国防部展开其《全球态势审评》之际,紧密协调的重要性。他们也欢迎力量重新调整部署工作的进展,并重申他们的承诺,要以维持备战能力和可持续的存在,同时降低对当地社区影响的方式,实施现有安排。他们再次确认在边野古的施瓦布营(Camp Schwab-Henokosaki )及周边水域建造普天间替代设施(Futenma Replacement Facility)的计划,是避免继续使用普天间海军陆战队航空基地的唯一解决方法,并承诺尽快完工。至于地主国支援,部长们同意现有的防卫费分担特别协议(Special Measures Agreement) 延长一年的修订,并指示他们的谈判人员朝向一个新的多年互惠协议前进。 为了纪念2011年3月东日本大震灾及后续灾难里丧失的数千名性命,部长们强调同盟的合作精神,重申他们对并肩合作,以维护印太地区和平稳定的承诺。 有鉴于美日同盟的深度和广度,以及在诸多政策共同优先重点上加强势头的需要,部长们要求今年晚些时候举行另一次安全磋商委员会会议。
阅读更多»

保护和维持一个自由开放的南中国海

2021年1月14 美国东部标准时间 上午11:42 迈克尔·R·蓬佩奥国务卿 美国以及所有守法的国家在维持一个自由开放的南中国海上有着共同的深远利益。无论军事与经济实力大小,所有国家都应自由享有反映在1982年《海洋法公约》中的国际法下所保障的权利与自由,而不必害怕受到胁迫。 今天,美国采取新的行动,来捍卫这些权利与自由。根据美国《移民与国籍法》第 212(a)(3)(C)条,美国国务院现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部分人士施加签证制裁,这些人士包括国有企业高管以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PLA)海军的官员,他们对南中国海有争议的边远岛礁的大规模填海造地、建设或军事化,或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针对东南亚声索方使用胁迫,阻止他们获得南中国海的离岸资源负有责任或参与同谋。这些人士的直系亲属也可能受到这些签证限制。 此外,美国商务部已将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CNOOC)加入实体名单,因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展的针对南中国海价值约为2.5万亿美元油气资源的其他声索方的胁迫行动中所扮演的角色。中国共产党把中国海油以及其他国企作为武器,试图执行北京非法的“九段线”。2014年,中国海油在帕拉塞尔群岛附近使用其庞大的HD-981勘探钻井平台,试图恐吓越南。 中国海油当时的首席高管吹嘘称这个钻井平台是“流动的国土”。 北京继续派遣捕捞船队和能源勘测船,在军方护卫下,在东南亚国家提出声索的水域运作,并在其未能提出条理清晰、合法的海洋主张的地区骚扰声索国的石油和天然气开发。 2016年7月12日,一个根据1982年《海洋法公约》——中华人民共和国也是该公约的缔约国——组成的仲裁法庭做出一致裁决,驳回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南中国海海洋主张,认为其没有国际法依据。 去年7月,美国将我们就中华人民共和国南中国海海洋主张的立场与仲裁庭裁决的关键内容对齐,并再次申明我们拒绝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南中国海的非法海洋主张。前所未有数量的国家在联合国对这些主张提出正式抗议,对此我们表示欢迎。 美国与寻求依照国际法以捍卫其主权权利与利益的东南亚声索国站在一起。我们将继续采取行动,直到我们看到北京停止其在南中国海的胁迫行为为止。
阅读更多»

美国针对与恶意活动有关联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为者施加新制裁

2020年12月18日 美国东部标准时间 下午03:11 迈克尔·R·蓬佩奥国务卿 中国共产党在国内外的恶意活动伤害美国的利益,并削弱我们盟友与伙伴的主权。美国将运用所有可用的反制措施,包括采取行动阻止中华人民共和国(PRC)的公司与机构为了恶意目的利用美国商品和技术。今天的行动是我们决心的又一例证。 美国现针对特定实体施加新的限制,因其削弱我们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利益的活动。具体来讲,美国商务部现将59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实体加入其出口管制实体名单。 大规模监控、军事现代化和人权侵犯 美国现将四家实体加入实体名单,原因是他们通过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提供DNA检测材料或高科技监控设备,促使中国境内人权侵犯行径的发生。我们敦促中国共产党尊重中国人民的人权,包括藏传佛教徒、基督徒、法轮功成员、维吾尔穆斯林以及其他少数民族和宗教少数群体的成员。 此外,美国商务部现还将十九家实体加入实体名单,原因是他们系统性地协调并犯下超过十二起窃取美国企业商业机密的盗窃行动,用于推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军事工业复合体;参与活动,破坏美国打击非法贩运核材料和其他放射性材料的工作;或是利用美国的出口来支持人民解放军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防工业基础,其最终目标是在能力上超越其他被他们视为竞争者的国家——尤其是美国。 南中国海 这些新的限制也给北京在南中国海的非法胁迫行动施加成本。美国商务部现将中国船舶集团(China State Shipbuilding Corporation)附属的25家造船研究机构以及另外六家实体加入实体名单,这些实体为人民解放军海军提供研究、开发和制造支持,或试图获取源自美国的物项,以支持人民解放军的项目。商务部还将包括中国交通建设公司(China Communications Construction Company)在内的五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有企业加入实体名单,原因是他们参与胁迫南中国海的声索国。
阅读更多»

中国在南中国海的空洞承诺

中国在南中国海的空洞承诺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摩根·奥特葛斯 2020年9月27日 五年前的2015年9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站在白宫玫瑰园表示,“中国无意寻求军事化”斯普拉特利群岛(Spratly Islands),中国的前哨也不会“瞄准或影响任何国家”。然而中国反而对这些有争议的前哨进行了不计后果和挑衅性的军事化。他们部署了反舰巡航导弹,扩大了军事雷达和信号情报能力,建造了数十个战斗机机库,并建造了能供战斗机起降的跑道。 中国共产党使用这些军事化的前哨作为胁迫平台来宣示控制北京并无合法海事索求权的水域。这些水域成了数百艘海上民兵船只和中国海警船只的集结地。这些船只经常骚扰民用船只并妨碍邻国的正当执法活动、海上捕鱼和油气开发。 中国共产党言而无信,不兑现其承诺。近几个月来,我们看到了数量空前的国家在联合国对中国在南中国海的非法海事索求表示正式反对。我们敦促国际社会继续对这种不可接受和危险的行为提出反对,并向中国共产党明确表示我们将追究其责任。美国将继续与我们的东南亚盟友和伙伴站在一起,抵制中国为在南中国海上建立掌控而采取的胁迫性措施。
阅读更多»

助理国务卿史达伟参加东亚峰会2020年高级官员会议

助理国务卿史达伟参加东亚峰会2020年高级官员会议 2020年7月23日东部夏令时间下午04:29 发言人办公室 阅读原文: https://china.usembassy-china.org.cn/assistant-secretary-david-r-stilwells-participation-in-the-east-asia-summit-2020-senior-officials-meeting/
阅读更多»

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出席新闻发布会并发表讲话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20年7 月15日 国务卿蓬佩奥:…… 昨天,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签署了《香港自治法》 (Hong Kong Autonomy Act)并通过总统行政命令宣布采取一系列行动。 他曾在5月指出,如果中国以一国一制对待香港,我们也必须如此。 习总书记选择违背中国共产党——通过在联合国(UN)登记的条约对香港做出的承诺。他没有必要这样做,但他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我们必须实事求是地对待中国,不能单凭我们的愿望。 其他国家正在得出相同的结论。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已停止执行与香港的引渡条约。 我预定星期一动身前往英国和丹麦。我可以确定,中国共产党及其对全世界自由人民的威胁将成为首要议题。 英国做出了值得赞赏的决定,禁止华为设备进入本国5G网络,并从现有网络中逐步移除相关设备。我们必然会花时间讨论这个问题。英国已加入美国和目前众多其他民主国家的行列,成为“清洁国家”,成为拒绝不可信赖的5G承包方的国家。与此同时,很多主要的电讯公司,例如Telefonica公司、Telco Italia公司和 NTT公司等都已成为“清洁运营商”。 我在结束伦敦(London)之行后,对于会见丹麦王国的有关官员同样感到振奋。这将是一次愉快的旅行。 今天,美国还宣布了我方对华为的决定。 国务院将对某些中国雇员实施签证限制,即华为等在全球为采取侵犯和践踏人权行为的政权提供重要支援的中国技术公司的雇员。 关于中国的最后一点:星期一,我们第一次高度明确地宣布了我们对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的政策。那里不是中国的海上帝国。如果北京违反国际法,自由国家却毫无反应,历史就会表明中国共产党将径直夺取更多的领土。这种情况在上一届政府期间曾经发生过。 我们的声明给予东盟(ASEAN)领导人以重要的支持。他们已经宣布,南中国海的争端必须通过国际法解决,不接受“强权即公理”的法则。 中国共产党对中国人民的所作所为已经恶贯满盈,但是自由世界决不容忍北京倒行逆施…… 问:国务卿先生,如果可以的话,有两个关于中国的问题。 国务卿蓬佩奥:可以,请讲。 问:昨天,特朗普总统发表长篇讲话表示,自从他上一次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以来,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这说明,我们两国在最高层实际上没有任何接触。现在看来每一天,或一星期有几次,你们两人中总有一位或者两人都为惩罚中国政权逐步宣布某些新的措施。但我不认为,你现在站在这里会告诉我们,过去几个月以来,事态的进展没有伴随这种形式的接触,且可以发现中国的行为有任何改变。所以,你是否基本上通过各种逐步的措施表明一些姿态而已?然后我还有下一个问题。 国务卿蓬佩奥:詹姆斯,你为什么不提出第二个问题,我可以一并作答? 问: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提问,但不是一回事。 国务卿蓬佩奥:我不介意。如果你提出第二个问题,我会一并作答。 问:国务卿先生,一年多前我们对你做了一次采访。当时我问你,你是否认为伊朗是邪恶的政权,你回答得很干脆,“是”。我想知道,你作为特朗普政府的成员,作为经验丰富的国际关系学者和实际工作人员,或者简单地说,作为虔诚的基督教徒(Christian),你是否认为中国也是邪恶政权。 国务卿蓬佩奥:我先回答第一个问题。你刚开始时提到,总统昨天说他很久没有与习近平通话了。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3月份曾进行过一次通话。但对于他们究竟什么时候进行上一次通话,我需要听白宫(White House)怎么说。但是曾经举行过高层对话。我曾前往夏威夷(Hawaii),就在不久前,我在那里会见杨洁篪后回来才几个星期。我们在国务院内继续保持各个层级的对话和交谈。美国政府的其他机构也是如此。所以两国之间进行了大量的交谈。 詹姆斯,更重要的是,这方面的交谈已经发生变化,坦白地说,这类交谈不同于我们以往的情况,不同于美国和中国共产党数十年来的情况。不是——我认为——我认为中国领导层认识到,情况不再如此,即美国允许我们两国间重要的商业关系导致美国人民面临危险的情况不再被接受。这就是已经发生的情况。 这一点不涉及政治。这关系到两大政党的好几届政府。长期以来,我们的政策说明,可以允许中国采取完全不对等的行为,采取对美国人民极为不公平的行为,坦白地说已到了使美国的国家安全面临危险的地步。所以我们开始逆转这种情况。还有很实际的工作需要做,但是你可以发现,过去两年半以来本届政府采取的每一项政策都反应了局势的逆转。 至于中国的行为,他们的反应如何?你已经看见他们使用的语言。你可以看见,我们已经产生了实际影响。我们将继续做我们需要做的事,保障美国人民的安全和安定,实现我们对公平和对等关系的一系列要求。这是最终的目的。我们希望中国人民生活美好。我们遇到的中国共产党却采取扩张主义、帝国主义、专制主义行径,将自由和民主置于危险的境地。我们正积极努力希望看到这种行为得到改变。 我们仍然还有工作需要做。这个政权不通报他们有关病毒的消息,导致超过100,000美国人丧生,全世界数十万人丧生,使全球经济遭受数万亿美元的损失,现在虽允许世界卫生组织开展调查,但我可以确信,这种调查彻头彻尾是粉饰性的。我——其中的原因——我希望我是错的。我希望能够是一次彻底的调查,查个底朝天。根据我对中国共产党行为的观察,在源于武汉的病毒问题上,他们矢口否认。他们销毁了样本;他们将准备谈论此事的新闻记者和医生带走,不允许他们做应该做的事,如同希望在全球范围和全球舞台上真正发挥作用的国家所做的那样:透明、开放、交流、合作。 而且中国还使用一个词——中国共产党谈到双赢与合作。合作不取决于使用什么美好的言辞或召开什么峰会,不取决于两国外长举行什么会议。合作要看行动。这就是我们对中国共产党所抱的期待。我们需要看到公平、对等的反应。我们希望他们遵守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充分履行他们承担的规定义务。我们希望,我们能够看到他们各方面的所有行为发生改变。在这些方面,他们很长时期以来都以不公平的方式对待美国。 你的第二个问题涉及中国和我们如何使用措辞。我就谈到这里——我关于中国的评论就到此为止,到刚才所说的为止,此前的—— 问: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他们是—— 国务卿蓬佩奥:什么。 问:——一个邪恶政权吗? 国务卿蓬佩奥:感谢你的提问。我今天发表的评论就到此为止。我要告诉你们,正在人权规模上发生的事情,我曾称之为世纪之殇。我坚持这些说法…… 问:两个问题,如果可以的话。第一个问题是关于中国和伊朗的。第二个问题是关于中国和台湾的。我想——你对伊朗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及军事伙伴关系的前景作何评估,你对有关美国的制裁进一步增强了这两个国家之间的同盟的批评作何反应? 另外一个,如果可以的话,关于台湾和中国。什么——你对中国因美国向台湾售武而威胁要对美国公司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实行制裁有何评论?国务院批准向台湾售武时的考量是什么?当美国政府执行《台湾关系法》(Taiwan Relations Act)时,美国公司应当受到惩罚吗?谢谢你。 国务卿蓬佩奥:好的。你的第二个问题很好回答——不应当,肯定不应当。我们的一家美国公司所从事的商务符合美国的对外政策,我们对台湾做出的出售武器的政策。我对中国共产党选择针对洛克希德·马丁发出这种威胁感到遗憾。这不是他们第一次针对一个从事美国和台湾之间的项目的美国承包商这么做,因而我对此感到遗憾。我希望他们将对此重新考虑,而且不会按他们昨天或是前天所讲的话去做。 你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伊朗和中国的。我的意思是,我们大家,都需要回顾一点历史,不是吗?想想很久以前——波斯(Persia)。还有那种关系,这并不是全新的。但我认为你们从有关报道中所看到的,而且是我们一直在关注的,是两个简单事项的证据。首先,延长武器禁运的必要性,对不对?现在我们有报告显示,不仅是美国国务卿相信当武器禁运失效时中国将向伊朗出售武器系统,而且伊朗人也相信中国将向伊朗出售武器系统。他们的确一直在为此努力,等待这一天,等待10月18日午夜这一武器禁运失效。我认为欧洲方面应当密切关注,并认识到这一风险是真切的,而且如果我们不能成功地延长联合国武器禁运,伊朗和中国共产党之间的活动就很可能在10月19日迅速地、强力地开始。 ...
阅读更多»

关于美国对中国在南中国海海事索求的立场

美国历来倡导印度-太平洋(Indo-Pacific)的自由和开放。今天,我们正在加强美国对该地区一个重要的、存在争议的地区——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的政策。我们明确表示:北京对南中国海大多数地区离岸资源的索求完全不合法,与其为控制这些资源采取的霸道行为如出一辙。
阅读更多»

发言人奥塔格斯关于南中国海的声明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19年8月22日 发言人摩根·奥塔格斯(Morgan Ortagus)发表声明 关于中国升级对越南在南中国海长期从事油气开采活动的胁迫行为 美国高度关注中国继续干涉越南在索求涉及的越南专属经济区(Exclusive Economic Zone)长期从事的油气开采活动。此事对中国有关和平解决海上纠纷的主张提出了严重质疑,其中包括对东盟-中国《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准则宣言》(ASEAN-China Declaration on the Conduct of Parti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的承诺。 中国再次派遣政府拥有的勘测船,在武装护航的情况下于8月13日进入越南万安滩(Vanguard Bank)临近水域。这是北京为恐吓其他索求方停止在南中国海开发资源采取的升级行动。 近几个星期,中国采取一系列挑衅性行动干涉东盟各索求方长期、公认的经济活动,试图迫使各方拒绝与外国油气公司建立伙伴关系,只与中国国营企业合作。在万安滩一例中,中国正对越南与俄罗斯某能源公司及其他国际伙伴的合作施加压力。 中国的行动破坏了地区和平与安全,阻挠东南亚国家开发价值约2.5万亿美元的未开发油气资源,强行使这些国家承担经济代价,同时表明中国无视各国根据1982年《海洋法公约》(Law of the Sea Convention)在本国经济专属区内从事经济活动的权利。中国已于1996年批准该公约。 美国公司在全世界油气资源勘探和开采活动中保持领先地位,包括在外海和南中国海地区。为此,美国强烈反对中国采取任何行为威胁或强迫伙伴国家停止与非中国公司合作或以其他方式骚扰这些国家的合作活动。美国坚定地支持我国印度-太平洋(Indo-Pacific)地区伙伴和盟国的能源安全,要求保障全球市场不间断地获得地区生产的油气产品。
阅读更多»

中国在南中国海针对油气活动的胁迫

中国在南中国海针对油气活动的胁迫 新闻声明 国务部发言人摩根·奥特葛斯 2019年7月20日 美国对中国在南中国海干涉石油和天然气活动的报道表示关切,包括越南长期的勘探和生产活动。中国针对其他声索国的海上石油和天然气开发的一再挑衅行为威胁到地区能源安全,破坏了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能源市场。 正如蓬佩奥国务卿今年早些时候指出的那样,“中国通过胁迫手段阻碍南中国海的发展,阻止了东盟成员国利用超过2.5万亿美元的可开采能源储量。” 中国在南中国海有争议的前哨进行的填海造岛和军事化,以及其他非法南中国海海事声索的努力,包括利用海上民兵恐吓、胁迫和威胁其他国家,破坏了该地区的和平与安全。 中国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让东盟国家接受旨在限制他们与第三方公司或国家结成伙伴权利的“行为准则”条款,这进一步表明其有意控制南中国海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 美国坚决反对任何声索方胁迫和恐吓以主张其领土或海事声索。 中国应停止其霸凌行为,不要从事这种挑衅和破坏稳定的活动。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