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香港立法会选举被推迟

关于香港立法会选举被推迟 2020年8月1日美国东部夏令时间下午10:45 国务卿迈克尔·R·蓬佩奥 美国谴责香港政府将原定于9月6日即将举行的立法会选举推迟一年的决定。如此之长的推迟并无充分正当的理由。因而,香港有可能永远无法再进行投票——来选任何事或任何人。这一让人遗憾的行动确认了北京无意遵守其根据在联合国存档的协议《中英联合声明》以及《基本法》向香港人民和英国做出的承诺。 数十年来,香港人民不断展现他们举行自由公平选举的愿望与能力。我们敦促香港当局重新考虑其决定。选举应尽可能地接近9月6日举行,并且以一种反映香港人民意志和愿望的方式进行。如果不是如此,那么遗憾地香港会继续朝着成为仅仅是中国又一个由共产党统治的城市行进。
阅读更多»

摘译:迈克尔·R·蓬佩奥国务卿和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在媒体见面会上的讲话

2020年7月21日 东部夏令时间下午1:00  迈克尔·R·蓬佩奥国务卿 英国伦敦 兰开斯特宫   * * * *  蓬佩奥国务卿:当然,我们一开始讨论了中国共产党以及源自中国武汉的COVID-19病毒带来的挑战。我谨代表美国人民向英国人民因这场本可避免的大流行疫情而遭受的损失致以慰问和哀悼。中共利用这场灾难进一步追求它自己的利益是可耻的。习总书记不但没有帮助世界,反而让世界看到共产党的真面目。我们谈论了我们看到香港的自由如何被破环。我们看到中共欺负它的邻居,将南中国海的岛礁军事化,并挑起与印度的致命对峙。  我要借此机会祝贺英国政府有原则地应对这些挑战。你们做了禁止华为参与未来5G网络的主权决定。你们和其他自由国家一道谴责中国违背中英条约的承诺。你们慷慨地向仅仅寻求一些自由而逃亡的香港人敞开大门。昨天你们暂停你们的引渡协议,将你们对中国的武器禁运扩大到香港本身。我们支持这些主权抉择;我们认为你们做得很好。我今天晚些时候将会见香港民主支持者罗冠聪和香港最后一任总督彭定康男爵。我肯定那也将会是令人大开眼界的重要讨论。  * * * *   问:国务卿,你想让英国针对中国采取更有力的行动吗?你赞扬了英国政府目前为止所作的事,你认为英国应该更进一步吗?比如,或许对一些中国个人的有针对性的制裁,或许禁止TikTok?你对中国在核行业(听不清)的投资满意吗?  * * * *   蓬佩奥国务卿:你的问题是我们是否想让英国做更多的事来对抗中国。我不这么想,我们不这么想。我们认为整个世界需要一起努力,确保包括中国在内的每个国家在国际体系内以适当的、符合国际秩序的方式行事 。你不能去你没有合法索求权的海洋地区提出索求。你不能在喜马拉雅地区威胁各国,欺负各国。你不能搞遮遮掩掩并拉拢如世界卫生组织这样的国际组织。 对于理解并重视自由民主,知道这对他们的人民、对他们自己的主权国家很重要的国家,我们想看到他们成功,想要他们理解中国共产党对他们造成的这种威胁,自己努力并一起努力恢复正当地属于我们的东西。 我们——在贸易问题上, 看看特朗普总统。他所要求的只是与中国建立公平、对等的贸易关系。我们只是不想再让他们去窃取知识产权,剥夺美国公民辛辛苦苦创造的、发明的东西、获得的专利或商标,然后中国共产党指示其国有企业从美国人那里窃取这些产权。 我们想要每个国家都努力抵抗这样的行为。是这些行动。这不是说什么的问题,不是言辞的问题。而是我们希望所有国家共同努力抵制我今天向你们描述的中国共产党在每一个层面上的所作所为。当然包括英国,包括每一个国家。我们希望我们能够建立一个联盟,这个联盟了解这种威胁,会共同努力说服中国共产党,从事这种行为不符合他们的最佳利益。 * * * * 问:非常感谢。国务卿先生,蓬佩奥国务卿,美国针对华为采取行动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美国是想击垮这家公司,还是想让它进行某些改革,以便继续与它做生意?  * * * *  蓬佩奥国务卿:嗯,听着,首相的决定反映了他相信符合英国人民最佳利益的做法。我绝不怀疑这一点。我们已经就广泛的问题进行了多次谈话,并不是在所有问题上我们的意见都一致,也并不是就所有问题我们都得出相同的结论。我认为英国做出了一个很好的决定,但我认为,做这一决定不是因为美国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决定,而是因为英国这里的领导人得出结论,认为为了英国人民做出这一决定是正确的事情。 至于华为,我们对华为并没有寻求一个目的。我们对美国人民有一个目的,就是确保数据集——属于美国人的私人数据——不会落入中国共产党的手中。所以,我们的努力并不是针对任何一个特定的公司或一个特定的行业,而是为了保护美国国家安全。我们将继续对从事不符合美国国家安全的贸易行为、或者使用电信基础设施的方式对美国构成威胁的每一个实体采取行动。无论是对我们的军事信息和高端国家安全信息还是普通公民的私人信息构成威胁,这些信息都不应该落入中国国家安全机器的手中。任何一个美国人都不应该在它们的手机上或它们的笔记本电脑上从事普通的活动或用它们的手机通话——任何一个美国人都不应该冒着他们的数据集会被中国共产党掌握的风险。我们下定决心确保这种情况不会发生。所以,你们看到的我们针对包括华为在内的多家公司采取的行动,反映了我们的这种安全使命。 问:华为有救吗?可挽回吗? 蓬佩奥国务卿:我们会保护美国国家安全。
阅读更多»

[摘译] 常务副国务卿比根在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的讲话

[摘译] 美国对华政策:常务副国务卿比根在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的讲话 2020年7月22日 东部夏令时间下午3:08 常务副国务卿斯蒂芬·比根 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 讲话稿 **** 我们一开始可以讨论的议题包括关于核能力和核原则的战略稳定;协调努力以确定COVID-19的起源和传播;确保韩朝半岛和平与稳定的朝鲜去核化;阿富汗的和平建设;国际麻醉品生产和贩运;以及平衡、对等的经济政策,正如今年早些时候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所证明的那样。美国欢迎人民间的交流,包括接受彼此国家的留学生,但前提是目的仅仅是学习。 **** 美国支持那些寻求和平、繁荣和自由地生活的中国人民的愿望……许多中国人民寻求促进人权和普世自由的勇气激励着我们所有人的工作。 **** 我们和我们的朋友和盟友一道支持普世权利和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这些权利和体系为世界数代人的集体和平、安全和繁荣提供了保障,有利于美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整个世界. **** 阅读更多: https://china.usembassy-china.org.cn/deputy-secretary-bieguns-remarks-to-the-senate-foreign-relations-committee/
阅读更多»

[摘译] 蓬佩奥国务卿前往英国

[摘译] 蓬佩奥国务卿前往英国讨论全球优先事项上的跨大西洋伙伴关系 2020年7月20日 东部夏令时下午8:32 发言人办公室 [摘译] *      *      *      * 迈克尔·R·蓬佩奥国务卿将于7月20日至22日前往英国伦敦。在伦敦期间,蓬佩奥国务卿将与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和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举行会晤,讨论全球优先事项,包括协调从COVID-19恢复的工作,以及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相关的问题。 *      *      *      * 美国期待与英国政府一道将不可信赖、高风险的承包方组件排除在5G网络之外。 我们欢迎英国将禁止从华为购买新的5G设备并从其5G电信网络中逐步淘汰现有的华为设备的消息。正如世界上其他国家正在做的,英国做出这项重要决定是为了保护其国家安全利益。 允许华为等不可信赖的高风险承包方进入5G网络的任何部分,都会使至关重要的系统容易受到破坏、操纵和间谍活动的侵害,并使敏感的政府、商业和个人信息面临风险。 我们将继续与英国一起努力,共同培育一个安全、充满活力的5G生态系统,这对跨大西洋的繁荣和安全至关重要。 在促进和保护人权上,英国是全球领导者,也是我们的亲密伙伴。 如果中华人民共和国要重新赢得香港人和国际社会的信任,就应该信守它在1984年在联合国备案的《中英联合声明》中对香港人民和英国的承诺。 我们欢迎英国最近决定给予海外英国公民在英国工作并最终申请英国国籍的权利。 美国赞扬英国在促进和保护人权方面继续发挥全球领导作用,并建立了一个全球人权问题制裁制度。
阅读更多»

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出席新闻发布会并发表讲话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20年7 月15日 国务卿蓬佩奥:…… 昨天,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签署了《香港自治法》 (Hong Kong Autonomy Act)并通过总统行政命令宣布采取一系列行动。 他曾在5月指出,如果中国以一国一制对待香港,我们也必须如此。 习总书记选择违背中国共产党——通过在联合国(UN)登记的条约对香港做出的承诺。他没有必要这样做,但他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我们必须实事求是地对待中国,不能单凭我们的愿望。 其他国家正在得出相同的结论。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已停止执行与香港的引渡条约。 我预定星期一动身前往英国和丹麦。我可以确定,中国共产党及其对全世界自由人民的威胁将成为首要议题。 英国做出了值得赞赏的决定,禁止华为设备进入本国5G网络,并从现有网络中逐步移除相关设备。我们必然会花时间讨论这个问题。英国已加入美国和目前众多其他民主国家的行列,成为“清洁国家”,成为拒绝不可信赖的5G承包方的国家。与此同时,很多主要的电讯公司,例如Telefonica公司、Telco Italia公司和 NTT公司等都已成为“清洁运营商”。 我在结束伦敦(London)之行后,对于会见丹麦王国的有关官员同样感到振奋。这将是一次愉快的旅行。 今天,美国还宣布了我方对华为的决定。 国务院将对某些中国雇员实施签证限制,即华为等在全球为采取侵犯和践踏人权行为的政权提供重要支援的中国技术公司的雇员。 关于中国的最后一点:星期一,我们第一次高度明确地宣布了我们对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的政策。那里不是中国的海上帝国。如果北京违反国际法,自由国家却毫无反应,历史就会表明中国共产党将径直夺取更多的领土。这种情况在上一届政府期间曾经发生过。 我们的声明给予东盟(ASEAN)领导人以重要的支持。他们已经宣布,南中国海的争端必须通过国际法解决,不接受“强权即公理”的法则。 中国共产党对中国人民的所作所为已经恶贯满盈,但是自由世界决不容忍北京倒行逆施…… 问:国务卿先生,如果可以的话,有两个关于中国的问题。 国务卿蓬佩奥:可以,请讲。 问:昨天,特朗普总统发表长篇讲话表示,自从他上一次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以来,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这说明,我们两国在最高层实际上没有任何接触。现在看来每一天,或一星期有几次,你们两人中总有一位或者两人都为惩罚中国政权逐步宣布某些新的措施。但我不认为,你现在站在这里会告诉我们,过去几个月以来,事态的进展没有伴随这种形式的接触,且可以发现中国的行为有任何改变。所以,你是否基本上通过各种逐步的措施表明一些姿态而已?然后我还有下一个问题。 国务卿蓬佩奥:詹姆斯,你为什么不提出第二个问题,我可以一并作答? 问: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提问,但不是一回事。 国务卿蓬佩奥:我不介意。如果你提出第二个问题,我会一并作答。 问:国务卿先生,一年多前我们对你做了一次采访。当时我问你,你是否认为伊朗是邪恶的政权,你回答得很干脆,“是”。我想知道,你作为特朗普政府的成员,作为经验丰富的国际关系学者和实际工作人员,或者简单地说,作为虔诚的基督教徒(Christian),你是否认为中国也是邪恶政权。 国务卿蓬佩奥:我先回答第一个问题。你刚开始时提到,总统昨天说他很久没有与习近平通话了。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3月份曾进行过一次通话。但对于他们究竟什么时候进行上一次通话,我需要听白宫(White House)怎么说。但是曾经举行过高层对话。我曾前往夏威夷(Hawaii),就在不久前,我在那里会见杨洁篪后回来才几个星期。我们在国务院内继续保持各个层级的对话和交谈。美国政府的其他机构也是如此。所以两国之间进行了大量的交谈。 詹姆斯,更重要的是,这方面的交谈已经发生变化,坦白地说,这类交谈不同于我们以往的情况,不同于美国和中国共产党数十年来的情况。不是——我认为——我认为中国领导层认识到,情况不再如此,即美国允许我们两国间重要的商业关系导致美国人民面临危险的情况不再被接受。这就是已经发生的情况。 这一点不涉及政治。这关系到两大政党的好几届政府。长期以来,我们的政策说明,可以允许中国采取完全不对等的行为,采取对美国人民极为不公平的行为,坦白地说已到了使美国的国家安全面临危险的地步。所以我们开始逆转这种情况。还有很实际的工作需要做,但是你可以发现,过去两年半以来本届政府采取的每一项政策都反应了局势的逆转。 至于中国的行为,他们的反应如何?你已经看见他们使用的语言。你可以看见,我们已经产生了实际影响。我们将继续做我们需要做的事,保障美国人民的安全和安定,实现我们对公平和对等关系的一系列要求。这是最终的目的。我们希望中国人民生活美好。我们遇到的中国共产党却采取扩张主义、帝国主义、专制主义行径,将自由和民主置于危险的境地。我们正积极努力希望看到这种行为得到改变。 我们仍然还有工作需要做。这个政权不通报他们有关病毒的消息,导致超过100,000美国人丧生,全世界数十万人丧生,使全球经济遭受数万亿美元的损失,现在虽允许世界卫生组织开展调查,但我可以确信,这种调查彻头彻尾是粉饰性的。我——其中的原因——我希望我是错的。我希望能够是一次彻底的调查,查个底朝天。根据我对中国共产党行为的观察,在源于武汉的病毒问题上,他们矢口否认。他们销毁了样本;他们将准备谈论此事的新闻记者和医生带走,不允许他们做应该做的事,如同希望在全球范围和全球舞台上真正发挥作用的国家所做的那样:透明、开放、交流、合作。 而且中国还使用一个词——中国共产党谈到双赢与合作。合作不取决于使用什么美好的言辞或召开什么峰会,不取决于两国外长举行什么会议。合作要看行动。这就是我们对中国共产党所抱的期待。我们需要看到公平、对等的反应。我们希望他们遵守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充分履行他们承担的规定义务。我们希望,我们能够看到他们各方面的所有行为发生改变。在这些方面,他们很长时期以来都以不公平的方式对待美国。 你的第二个问题涉及中国和我们如何使用措辞。我就谈到这里——我关于中国的评论就到此为止,到刚才所说的为止,此前的—— 问: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他们是—— 国务卿蓬佩奥:什么。 问:——一个邪恶政权吗? 国务卿蓬佩奥:感谢你的提问。我今天发表的评论就到此为止。我要告诉你们,正在人权规模上发生的事情,我曾称之为世纪之殇。我坚持这些说法…… 问:两个问题,如果可以的话。第一个问题是关于中国和伊朗的。第二个问题是关于中国和台湾的。我想——你对伊朗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及军事伙伴关系的前景作何评估,你对有关美国的制裁进一步增强了这两个国家之间的同盟的批评作何反应? 另外一个,如果可以的话,关于台湾和中国。什么——你对中国因美国向台湾售武而威胁要对美国公司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实行制裁有何评论?国务院批准向台湾售武时的考量是什么?当美国政府执行《台湾关系法》(Taiwan Relations Act)时,美国公司应当受到惩罚吗?谢谢你。 国务卿蓬佩奥:好的。你的第二个问题很好回答——不应当,肯定不应当。我们的一家美国公司所从事的商务符合美国的对外政策,我们对台湾做出的出售武器的政策。我对中国共产党选择针对洛克希德·马丁发出这种威胁感到遗憾。这不是他们第一次针对一个从事美国和台湾之间的项目的美国承包商这么做,因而我对此感到遗憾。我希望他们将对此重新考虑,而且不会按他们昨天或是前天所讲的话去做。 你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伊朗和中国的。我的意思是,我们大家,都需要回顾一点历史,不是吗?想想很久以前——波斯(Persia)。还有那种关系,这并不是全新的。但我认为你们从有关报道中所看到的,而且是我们一直在关注的,是两个简单事项的证据。首先,延长武器禁运的必要性,对不对?现在我们有报告显示,不仅是美国国务卿相信当武器禁运失效时中国将向伊朗出售武器系统,而且伊朗人也相信中国将向伊朗出售武器系统。他们的确一直在为此努力,等待这一天,等待10月18日午夜这一武器禁运失效。我认为欧洲方面应当密切关注,并认识到这一风险是真切的,而且如果我们不能成功地延长联合国武器禁运,伊朗和中国共产党之间的活动就很可能在10月19日迅速地、强力地开始。 ...
阅读更多»

泰里·布兰斯塔德大使与外交部副部长郑泽光会面

泰里·布兰斯塔德大使7月15日与外交部副部长郑泽光会面,表达美国对中国侵蚀香港基本自由权的决定的深度关切,并解释总统香港正常化行政命令的细节。布兰斯塔德大使解释香港特别行政区已不再拥有足够的自治,无法为在特定美国法律和规定之下的差别待遇提供依据。总统认定 “关于香港的情况,包括近期中华人民共和国当局采取的行动,在根本上削弱了香港的自治。”此外,“香港不再应得美国法律下1997年7月1日之前赋予其的同样待遇。”布兰斯塔德大使敦促中华人民共和国当局恢复香港的自由权,并避免《中英联合声明》里所保障的高度自治任何进一步的损害。
阅读更多»

有关总统关于香港的声明

过去两周,全世界看着中国共产党扼杀香港的自由。1984年,中国在全世界面前向英国和香港人承诺直到2047年将维持香港的自由开放,并维持其高度自治。北京在香港强加实施严厉的国家安全法,让中国大陆的安全机构能在香港恣意运作,中国已破坏该诺言,就如他们破坏诸多其他诺言一般。
阅读更多»

[摘译] 蓬佩奥国务卿在记者会上就美国当前对外政策发表讲话

首先,香港人民面临的挑战。中国共产党背弃了大约23年前对他们做出的核心承诺。我们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为面临共产主义暴政的香港人民仗义执言。我愿意多谈谈这方面的问题。
阅读更多»

关于中共对香港实施欧威尔式的审查

关于中共对香港实施欧威尔式的审查 07/06/2020 09:17 PM 东部夏令时间 迈克尔·R·蓬佩奥,国务卿 中国共产党持续破坏自由的香港。打压异己的《国家安全法》墨迹未干,地方当局就采用欧威尔式的举措,已设立了中央人民政府驻港国安公署,开始将图书馆里批评中共的书籍下架,禁止政治口号,现在还规定学校强行实施审查制度。 香港至今的繁荣是由于在独立的法治下允许自由思想和自由言论。这已不复存在。美国谴责北京一再未履行其在《中英联合声明》中的义务,以及近期这些对香港人民权利和自由的打击。
阅读更多»

关于北京对香港强行实施国家安全法律

关于北京对香港强行实施国家安全法律 2020年6月30日 8:17PM 东部夏令时间 迈克尔·R·蓬佩奥, 国务卿 中国共产党决定对香港强行实施严厉的国家安全立法,破坏了该地区的自治和中国最伟大的成就之一。香港向世界展现了自由的中国人可以有的成就— 世界上最成功的经济体、最具活力的社会之一。但北京的多疑和对自己人民追求心愿的恐惧使其剥夺了该地区成功的根本基础,将“一国两制”变成了“一国一制”。 中共的行动再次表明北京的承诺只是空谈— 在此情况下,是1984年的《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中共承诺给香港人民50年的自由,但只给了他们23年。在过去的几年里,北京还违反了其与世界卫生组织、世界贸易组织和联合国的协议。这种模式是全世界不能忽视的。 中国将香港吞噬入其专制的深渊,美国不会袖手旁观。上周,我们对要对破坏香港自治负责的中共官员实施了签证限制。我们将结束对该地区防务和两用技术的出口。根据特朗普总统的指示,我们将取消给予香港不同和特殊待遇的政策豁免,只留下少数例外。 美国将继续与热爱自由的香港人民站在一起,就北京对言论、新闻、集会自由以及法治的攻击作出回应,上述自由和法治迄今为该地区带来繁荣。今天对香港以及中国各地热爱自由的人们是悲哀的一天。
阅读更多»

美国政府停止对香港受管制的国防出口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20年6 月29 日 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发表声明 美国政府停止对香港受管制的国防出口 中国共产党决定剥夺香港的自由使特朗普政府(Trump Administration)不得不重新评估对该领土的各项政策。鉴于北京推进批准国家安全法的行动,美国今天将停止出口以美国为原产地的国防设备,同时将采取有关措施,就美国的国防和两用技术对香港实施与对中国同样的限制。 美国不得不为保护美国的国家安全采取这项行动。我们不再能够区分管制物品对香港的出口和对中国大陆的出口。由于人民解放军的主要目的是采取一切必要手段维护中国共产党的专制统治,我们不能冒这些物品落入人民解放军手中的危险。 我们并不乐意采取这项行动。这项行动是北京决意违背在联合国登记的中英联合声明(Sino-British Joint Declaration)中所做承诺的直接后果。我们的行动以该政权为目标,并不针对中国人民。由于北京现在以“一国一制”对待香港,我们也必须照此酌办。为了反映香港当地的现实情况,美国正考虑动用其他方面的授权并采取更多的措施。
阅读更多»

7国集团外长关于香港的声明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20年 6月 17日 媒体通告 7国集团外长关于香港的声明 以下声明的文本由美利坚合众国、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英国各国政府和欧洲联盟高级代表发布。 文本开始: 我们,美国、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英国各国外长和欧洲联盟高级代表强调,我们严重关注中国决定对香港强行施加国家安全法一事。 中国的决定不符合《香港基本法》(Hong Kong Basic Law)及其根据在联合国登记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中英联合声明》(Sino-British Joint Declaration)之原则做出的国际承诺。拟议的国家安全法可严重破坏“一国两制”的原则和该领土的高度自治。此事将对促使香港多年繁荣和成功的体系造成危害。 与利益相关方进行开放的辩论、磋商并尊重香港受到保护的权利和自由至关重要。 我们还极为关注这项行动将使所有受到法治和现行独立司法体系保护的全体居民之基本权利和自由遭到破坏和威胁。 我们强烈敦促中国政府重新考虑这个决定。 文本结束
阅读更多»

蓬佩奥国务卿在记者会讲话中关于香港的评论

蓬佩奥国务卿在记者会讲话中关于香港的评论 2019年11月18日,华盛顿DC 美国严重关切香港正在加深的政治动荡和暴力,包括抗议者和警察在香港理工大学以及其他校园中的对峙。 我们已经反复要求香港所有各方进行克制。任何一方的暴力都是不可接受的。 香港政府担负为香港带来平静的首要责任。动荡和暴力无法仅由执法工作解决。 政府必须采取清晰的步骤来着手解决公众的关切。我们特别呼吁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促进问责,通过对抗议相关事故进行独立调查来补充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的评估。 正如美国政府所反复表示的,中国共产党必须履行其对香港人民的承诺,香港人民只是想要联合国登记条约《中英联合声明》中承诺他们的自由和自由权利。
阅读更多»

助理国务卿拉塞尔在参议院就香港“雨伞运动”发表证词(摘译)

美国国务部 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局(Bureau of East Asian and Pacific Affairs) 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拉塞尔 (Daniel R. Russel) 在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发表证词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14年12月3日 评估“雨伞运动”(Umbrella Movement)的影响 …… 本届政府相信,一个享有高度自治并按法治原则实行治理的开放社会,对于香港的稳定和繁荣至关重要——这的确已使香港成为一个如此成功的、名副其实的全球化城市。与我们在世界各地所做的努力一样,美国在中国提倡国际公认的基本自由,例如和平集会的自由和言论自由。 早在香港登上头版头条之前,我们就已向北京表明我们支持普选以及香港人民在“一国两制”框架下的愿望。我们对此表示的支持绝不会动摇。 …… “一国两制”模式由邓小平提出,体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长期以来一直是中国所持的立场,为我们同香港的牢固关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其中的意义之一是,中国接受香港政府将保留其自身的立法权和司法权,及其自身的法律。而且这意味着香港的各项自由应当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保障。 …… 自抗议活动于9月份开始以来,我们一直在所有层面上强调我们支持和平集会的自由和言论自由,不必担心遭到报复。我们鼓励香港有关当局以及抗议人士通过对话解决他们的分歧。我们敦促香港政府力行克制,并敦促抗议人士以和平方式表达他们的看法。我们还坚决否认中国关于美国以某种方式参与抗议活动的说法。这场辩论显而易见关系到香港人对未来的希望。关于此事系由外部挑起的说法纯属虚假不实之词。 …… 多位候选人参加竞选的选举制度对于香港乃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治发展,都将是一个重大步骤。 …… 对于美国和中国来说,香港持续的稳定、自治和繁荣都符合各自的切身利益。因此,中国履行其国际义务和承诺,保障香港的高度自治得到尊重和扶持十分重要。希望看到香港的选举改革能使香港人民对候选人进行有意义的选择, 2017年在香港举行的选举能做到透明、公正并反映香港人民的民意,这符合我们所有人的利益。 我们还一贯建议香港政府力行克制,并敦促抗议人士以和平方式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利。我们始终支持政府和抗议人士进一步展开对话。这是香港推动这场重要辩论的最佳途径。一个尊重公民权利和普世自由,具备可能达到的最高自治程度,以及按法治原则实行治理的开放的社会,对于香港的持续稳定和繁荣至关重要。 我们将继续表示支持香港普选,维护普世人权和基本自由。我们将支持香港根据“一国两制”原则和基本法实行自治。我们将继续鼓励香港政府和人民以和平方式共同推动香港的民主发展。我们相信,这种协同努力依然是保持香港的自治及其自由和开放的社会的最有效的方式。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