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日本-韩国三方国家安全顾问新闻声明

美国-日本-韩国三方国家安全顾问新闻声明 2021年4月2日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日本安全保障局局长北村滋和韩国国家安保室室长徐薰于2021年4月2日在美国海军学院举行会谈,就美国对朝鲜政策的审议进行磋商,讨论包括印太安全在内的共同关切的议题。国安顾问们重申他们为保护和推进他们共同的安全目标,一道努力的坚定承诺。 国安顾问们对朝鲜的核与弹道导弹项目有共同的关切,重申他们致力于通过朝向无核化的三边协调合作,以处理并解决这些问题。他们同意国际社会必须全面落实联合国安理会的相关决议,包括朝鲜、防止扩散,以及合作加强威慑,并维持朝鲜半岛的和平及稳定。他们讨论了韩朝离散家庭团聚,和迅速解决绑架问题的重要性。美国重申对韩国与日本坚定的同盟承诺。日本和韩国强调他们的双边关系及三边合作对我们的公民、该地区和世界的安全的重要性。 国安顾问们讨论了共同努力以应对其他首要挑战的价值,包括COVID-19、努力预防未来的疾病大流行、抗击气候变化,以及推动缅甸立即恢复民主。他们同意要加强他们的关系,并促进以我们共同民主价值观为基础的共同愿景。
阅读更多»

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与大韩民国外交部长郑义溶和大韩民国国防部长徐旭于联合新闻吹风会上的发言(摘译)

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与大韩民国外交部长郑义溶和大韩民国国防部长徐旭于联合新闻吹风会上的发言(摘译) 2021年3月18日东部夏令时间5:30AM 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 大韩民国,首尔 外交部 主持人:(通过口译)女士们、先生们、外长们、防长们。 女士们、先生们,早上好。我们现在开始韩美外长和防长的联合新闻发布会。开场发言的顺序为郑部长、布林肯国务卿、徐部长、奥斯汀部长。四位部长的开场发言后,由韩国和美国的各两名记者提问。 主持人:(通过口译)非常感谢。布林肯国务卿,有请。 布林肯国务卿:那么,各位早上好,义溶部长,谢谢你接待我们。很荣幸与你和国防部长一道,当然还有我的朋友也是同事,奥斯汀防长,参与今天的2+2部长级会谈。 谢谢你连续两天接待我,谢谢大韩民国的人民,总是给予我们非常温暖的接待。我想重申我们对昨天在亚特兰大丧生的八名妇女表达我们的愤慨和悲伤,我听说其中四人是韩国裔。我们与韩人社群和所有团结对抗暴力与仇恨的人站在一起。 本次出访,正如上述,是拜登总统内阁成员首次的海外出访,我和奥斯汀部长到这里访问,并不是意外。美韩同盟—我们长时间都表示— 是东北亚、印太和全世界和平、安全和繁荣的关键。但我们来这里不只是要重申这个事实和我们的同盟,也是要加强它,这也正是我们一直在做的。 正如部长所述,我们刚刚见证了防卫费分担特别协议达成原则一致的草签。这是双方非常努力的结果,达成一个公平且公正协议。这将会加强我们的同盟。这将会加强我们的共同防卫。 这项努力和我们出访这个地区,是拜登–哈里斯政府承诺要重振我们在全世界的同盟和伙伴关系并将之现代化的一部分。这对美国人民的安全和繁荣是关键、重要的。这就是我们本周稍早与日本的对口官员会晤时强调的信息。这就是在今天即将发布的我们签署的联合声明里各位会看到的信息。 我们重新复苏的交往接触,将会使我们更站稳脚跟,以应对这个区域和其他地区一系列共同的安全挑战,包括朝鲜带来的威胁。拜登总统计划要在未来几周内与大韩民国、日本和其他关键伙伴紧密协商,完成朝鲜政策审议,包括审议施压的选项和未来利用外交的潜在可能性。 但正如我们告诉外长和防长的,这项政策的目标是清晰的:我们致力于朝鲜的无核化、降低朝鲜对美国和我们盟友造成的广泛威胁,并改善所有韩朝人民的生活,包括朝鲜人民,他们持续地遭到他们高压政府普遍、系统性的虐待。 我们也谈了中国。我们明白北京持续地不遵守其承诺,谈到北京具侵略性和独裁的行为如何挑战印太地区的稳定、安全和繁荣。在我们看到世界各地的民主和人权正在后退,包括在缅甸,军方试图残暴地镇压和平示威者,推翻民主选举的结果的这个时候,北京的行动使得我们盟友之间要形成共同的做法变得更为重要。 现在比过去都更为重要,我们要为团结我们的价值观、利益站在一起。我们谈到各种超越国界的挑战,包括网络安全、卫生安全和气候变化。这个同盟建立当时,许多这些威胁根本还没出现,但现在它们肯定存在了,而我们决心要合作,尤其通过美韩日三边,应对这些挑战。我们的外交和安全关系如钢铁般坚实,但我认为很清楚地,美韩关系比这个更深入。是扎根于互信、共同价值观、深度交织的经济利益,当然还有—或许是最重要的—数代的家庭和社群间的联系,困难时期总是相互扶持。 这就是我们在疫情初期看到的— 大韩民国向我国捐赠两百万个口罩,帮助我们填补关键的短缺。其中五十万个口罩捐给退伍军人事务部,也就是说一些70年前与韩国人并肩作战的美国人,今天在致命的病毒面前,受到大韩民国捐赠口罩的保护。这就是同盟的样貌。 谢谢,很高兴能与各位见面。 主持人:(通过口译)布林肯国务卿,谢谢您。下面开始问答。因为时间有限,之前安排好的,韩国和美国各两名记者发问。由韩方开始。世界日报(Segye Daily)的洪举贤(音译:Hong Ju-hyeong)先生提问。 问题:(通过口译)幸会。我叫洪举贤。我有两个问题。 首先,朝鲜政策—要问郑部长和布林肯国务卿:你们是否相信美方需要尊重新加坡协议?最近朝鲜的崔善姬说除非美方停止对朝鲜的敌视政策,否则困难的情况将会继续。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全球合作。郑部长,您在这一系列会议里,是否曾被邀请参加四方会谈?布林肯国务卿,您认为韩国是否能对加强四方会谈有所贡献?就韩美同盟,您正在规划的积极接触方式有哪些? 布林肯国务卿:嗯,非常感谢你的提问。我认为,如你所知,关于朝鲜,我们正在进行全面的政策审议,我们希望几周后可以完成。但这份审议的特殊意义在于,它是以与大韩民国、日本和其他盟友非常紧密协商下做的。 我们有同样的关切,同样的利益,要有强劲、有效和协调的政策,齐步向前。我们着重于降低朝鲜核项目、导弹项目对美国和我们盟友造成的威胁,改善朝鲜人民,和整个地区人民的生活。未来几周我们将持续紧密协商,以完成审议。 关于四方会谈,我就说—我想你知道,它是一个志同道合的国家非正式的聚集,一起加深对诸多问题的合作。其中许多问题我们也和大韩民国正有紧密合作。我们发现通过一些这类次区域的集团,包含三方的,我们与韩国和日本做的工作,对应对我们面临的一些挑战非常有助益。 当前的实际情况里,有一点,我想,就是当你想想实际上所有影响我们人民和国民的问题,不论是气候、疫情,或新兴技术—不胜枚举— 没有任何一个问题是任一国家可以有效地单独应对的。我们必须找到加深合作的方法,与志同道合的国家加深协调。这正是我们和紧密的盟友和伙伴一直在做的。是我们在三边合作,也和日本做的。是我们通过四方会谈做的。是我们通过东盟做的。我想,这就是当今的要务。而我们非常、非常高兴我们可以做到今天在这里做的工作,因为这证明了我们重新恢复、加强我们同盟的决心,以它为基础加强,因为这是对抗真正影响我们国人生活的问题,最好的方法。 主持人:  (通过口译)谢谢。接下来,请美国媒体提问。 普赖斯先生:下面请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Christina Ruffini提问。 问题:各位男士,下午好。国务卿先生,朝鲜到目前为止还未回应美国的试图接触,而且就如刚刚所提到的,今天(朝鲜)第一副外相指称这种努力是廉价伎俩,还说美国呼吁全面无核化是毫无根据的论调。说到您刚刚提到的政策审议,鉴于双方分歧如此大,美国是否考虑对朝鲜采用围堵而非接触的政策呢?您与中方在阿拉斯加会晤时,会要求中方对平壤采取任何具体行动吗? 外交部长先生,我想请问,您提到朝鲜似乎在重新评估它和美国的关系。您认为在经过上一届政府的努力后,朝鲜是更危险还是更不危险?您是否请国务卿布林肯向中方转达贵方政府的任何信息或要求?谢谢 国务卿布林肯:谢谢。关于朝鲜,我们最重要的交流和接触都是与我们的伙伴和盟友。我们之所以会在这里,有一大部分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之所以和大韩民国、日本、其他关切朝鲜行动和活动的盟友和伙伴进行密切磋商,有一大部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这是审议的一部分。我不想在审议完成之前把话说太早,事先预期审议的结论。我们会有机会,我知道,将来会有机会来谈的。 中国在来说服朝鲜追求无核化上扮演着关键角色。中国和朝鲜有着独特的关系。几乎朝鲜所有的经济关系,它的贸易—都是和中国或通过中国进行的,所以它有很大的影响力。而且我认为,确保我们对朝鲜的核项目和日益危险的弹道导弹项目有所作为,对中国也是有利的。 因此我会希望,无论接下来会如何,中国会有效发挥影响力,说动朝鲜进行无核化。 国务卿布林肯:首先,我要赞扬你的提问发挥了多边、多重的艺术。(笑声) 再谈到北京。帮助追求朝鲜无核化是符合北京利益的,很明确的自我利益,因为它是不稳定的来源,危险的来源,很明显地,对我们和我们的伙伴是威胁。中国帮我们处理这件事,符合它的真正的利益。 它同时也有义务全面实施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案的制裁,那是国际社会对朝鲜项目和挑衅的达成一致的回应。因此,我们希望北京扮演好角色,推动,就我认为,符合所有人的利益的工作。 主持人: (通过口译).谢谢。最后一个问题。轮回美国媒体提问。 普赖斯先生:最后一个问题由政客(Politico)的Lara Seligman提。 问题: 各位男士,下午好。 布林肯国务卿,我想问的是:刚刚提到,朝鲜的第一副外相今天说,在美国放弃她所称的“敌视政策”之前,不会有对话。您可以针对这点回应吗?还有,一开始就坚持最终目标是要它全面无核化,您难道不是关闭了对话的大门,为接下来的四年设下对峙的局面吗? 最后,我想向郑外长提问:美国代表团不断呼吁朝鲜无核化,具体指的是朝鲜,而不是朝鲜半岛。韩国政府也支持这个呼吁,而不是整个朝鲜半岛吗?是否可以请您回应这一点呢? 国务卿布林肯: Lara,对于朝鲜的评论,我也有所闻。但是,我现在最感兴趣的是我们盟友和伙伴的评论和想法,那也是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我们要完成我们的审议。那是我们现在的焦点所在。 主持人: ...
阅读更多»

2021年美国-大韩民国外交和国防部长级会议(“2+2”会议)联合声明(摘译)

2021年美国-大韩民国外交和国防部长级会议(“2+2”会议)联合声明(摘译) 美国和大韩民国政府发布以下声明: 大韩民国外交部长郑义溶(Chung Eui-yong) 和国防部长徐旭(Suh Wook)于2021年3月18日与美国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Anthony J. Blinken)和国防部长劳埃德·J·奥斯汀(Lloyd J. Austin)召开外交和国防部长级联合会议。 两国部长们重申韩美同盟,缔结于70年前的战场鲜血中,是朝鲜半岛和印太地区和平、稳定、繁荣的关键。全球威胁日益增加之际,该同盟从未如此重要。 他们也认识到,韩美同盟已发展成全面全球伙伴,扎根于互敬和互信、紧密友谊、强健的人文纽带,以及自由、民主、人权和法治的共同价值观。他们誓言进一步推动相互砥砺和以未来为导向的合作,涵盖广泛领域,包括稳健的贸易关系、合作抗击气候危机、协调疫情援助和后疫情时代经济复苏。 双方对与韩美共同防御条约(ROK-U.S. Mutual Defense Treaty)一致的韩国防卫和加强韩美联合防卫态势,再次做出共同承诺。美国官员重申,利用美国全面能力对韩国防卫和威慑力延展的承诺。双方承诺加强同盟的威慑力态势,并重申通过联合训练和演习,保持联合备战能力来反击同盟所有的共同威胁的重要性。双方部长们指出,驻韩美军持续扮演关键角色维持朝鲜半岛和该地区的和平稳定,并承诺继续确保我们有所需的力量态势和能力来应对我们共同的挑战。 双方确认对新的多年防卫费分担特别协定(Special Measures Agreement)的原则取得一致, 象征着对美韩同盟的共同承诺,支持驻韩美军的稳定存在,以及加强我们的联合防卫态势。 两国部长们指出,自从双方在2006年决定朝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过渡之后,韩国和美国已经通过共同努力取得大幅进展,并重申他们对与基于情况的作战指挥权移交过渡计划(Conditions-Based OPCON Transition Plan)一致的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过渡的坚定承诺。在此进展上,领导们允诺将继续朝过渡方向努力。 两国部长们强调朝鲜核问题和弹道导弹问题是同盟的首要之务,并重申共同承诺处理、解决这些问题。他们重申包括朝鲜在内的国际社会全面落实相关的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案的重要性。韩国和美国密切协调所有有关朝鲜的议题。双方共同的看法是,这些议题应该通过一个经韩国和美国全面协调的朝鲜战略来处理。为了达成此目标,他们承诺对美国正在进行的朝鲜政策审议保持高级磋商。 两国部长们确认韩国-美国-日本三边合作的重要性,并允诺继续推动互惠、展望未来的合作,以推进该地区的和平、安全、繁荣。 在区域安全环境所面临的挑战逐渐增加的背景之下,韩美同盟共同的价值观巩固两国的承诺,反对所有损害和扰乱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行动。韩国和美国强调将紧密结合共同承诺,维护和平稳定、合法商贸畅通无阻,并尊重国际法。韩国和美国重申决心,通过与韩国新南政策(New Southern Policy)合作,一道努力建立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两国将团结致力于支持东盟中心性和其他区域性的努力。双方认识到,持续进行的双边对话对扩大与太平洋岛屿国家和湄公河以南地区的区域协调所做出的贡献。 两国部长们强调,韩国和美国在我们集体应对日益增加全球挑战时,所扮演促进伙伴关系和合作的角色。他们承诺在诸多领域加深合作,包括贸易、健康、不扩散、核能源、新冠疫情、打击气候危机、太空和网络安全。 两国部长们强调,建于共同价值、系于相互信赖的韩美同盟比任何时候都还壮大。在这具挑战和契机的时代,部长们指出同盟的动力、对等和无穷潜力,并再次承诺进一步推进和加深韩美合作。
阅读更多»

布林肯国务卿与大韩民国外交部长郑义溶会晤

布林肯国务卿与大韩民国外交部长郑义溶会晤 会后汇报 发言人办公室 2021年3月17日 以下来自发言人内德·普赖斯: 今天,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与大韩民国(ROK)外交部长郑义溶在首尔会面。布林肯国务卿和郑义溶外长重新确认美韩同盟是印太及世界各地和平、安全和繁荣的关键,并讨论了广泛的全球问题上的合作。国务卿和外长强调朝鲜的核与弹道导弹问题是同盟的重中之重,并重新确认要应对和解决这些问题的共同承诺。他们讨论了美国正在进行的朝鲜政策审议,突显我们对加强同盟、抵御任何武力使用和维护美国、韩国和我们的盟友的安全之共同承诺。他们同时确认了美-日-韩三边合作在确保自由开放的印太上的重要性。国务卿和外长承诺要就所有关于朝鲜半岛的问题,对抗COVID-19、向缅甸的军方施压以恢复民选政府,以及抗击气候危机上紧密协调。
阅读更多»

美国-韩国-日本针对共同面临的北韩相关挑战的三边会晤

美国-韩国-日本针对共同面临的北韩相关挑战的三边会晤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办公室华盛顿特区2021年2月18日媒体简报 拜登(Biden)政府致力于加强美国的同盟关系,尤其是与我们的东北亚盟国日本和大韩民国。作为这项努力的一部分,并且以拜登政府正在对北韩政策进行的审议为背景,来自美国、日本和大韩民国的代表举行了拜登政府的首次三边会晤,就共同面临的与北韩相关的挑战交换看法。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代理助理国务卿金成(Sung Kim)2月18日与大韩民国外交部朝鲜半岛和平安全事务特别代表卢奎德(Noh Kyu-duk)和日本外务省亚洲大洋局局长船越健裕(Takehiro Funakoshi)举行了视频会晤。 代理助理国务卿金成向船越健裕局长和卢奎德特别代表表达了对在东北亚和更广泛的印度-太平洋地区一直持续的合作关系的赞赏。三方讨论了美国正在对美国北韩政策进行的审议,并且强调了继续保持密切合作与协调的重要性。三方交流了各自对北韩目前局势的评估,并表示将继续致力于实现去核化和维护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
阅读更多»

国务卿关于文总统和金委员长峰会成果的讲话

2018年9月19日  美国东部夏令时间下午02:44 新闻公报 迈克尔·R·蓬佩奥 国务卿 华盛顿DC 2018年9月19日 美国祝贺文在寅总统和金正恩委员长在他们的平壤峰会取得的成功结果。 我们欢迎文总统和金委员长再次确认关于韩朝半岛完全去核化的新加坡联合声明,包括在美国和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检查人员在场的情况下永久拆除宁边的所有设施。 我们也欢迎金委员长的决定,即完成之前宣布的在美国和国际检查人员在场的情况下拆除东仓里发射场,以此作为朝向北朝鲜最终、经完全核实的去核化的一项举措,正如金委员长与特朗普总统在新加坡峰会上同意的那样。 美国愿意在这些重要承诺的基础之上立即参与谈判以转变美朝关系。 今天早上,我邀请朝鲜外相李勇浩下周在纽约会面。我们两人都已经定下日程,出席在那里举行的联大会议。同样,我已邀请北朝鲜代表与我们的北朝鲜问题特别代表斯蒂芬·比根尽早在奥地利维也纳会面。这将标志着谈判的开始。谈判旨在通过北朝鲜快速去核的进程转变美朝关系,同时在韩朝半岛建设一个持久、稳定的和平机制。按金委员长的承诺,这一进程将于2021年1月完成。
阅读更多»

特朗普总统在与韩国总统文在寅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的

白宫 新闻秘书办公室 2017年11月7日 讲话及问答节选 青瓦台(Blue House) 大韩民国首尔(Seoul) 美东夏令时间(EDT)下午5:20 *             *             *             * 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非常感谢文总统。感谢你们盛情邀请我们今天来到这里和你们对我们第一次到访首尔(Seoul)这座非常美丽的城市所给予的极其热情的欢迎和壮观的仪式。非常感谢。 梅拉尼娅(Melania)和我在漂亮的青瓦台(Blue House)与你和第一夫人度过了美好的饮茶时光——谢谢你,我对青瓦台早已久闻,现得造访,亲眼目睹。我们期待着与你们共进晚餐,我们有许多可以交谈。 今天,总统和我有机会讨论了一系列重要的经济和安全事务,包括我们的贸易关系和我们共同解决北韩对韩国——确实也是对全世界——的极其严重的核威胁。这是一个全球性问题。 大韩民国不仅是美国长期的盟国。我们也是伙伴和朋友,在战争中并肩作战,而且确实,付出了艰苦的努力,得到了朝向伟大与持久和平的繁荣发展。 我相信,我们对已经历时五年的现行贸易协议的重新谈判将会让我们达成一项自由、公平和互惠的贸易协议。我们不能允许北韩威胁我们所建立的一切——在很大程度上是我们共同建立的,我们对此感到非常、非常骄傲,也是共同的——那是自我们的军人肩并肩为争取自由的斗争而付出牺牲以来的年代里我们所建立的一切。我们的联盟比以往任何时候对朝鲜半岛(Korean Peninsula)以及整个印度-太平洋地区(Indo-Pacific region)的和平与安全都更加重要。 正因为这样,副总统彭斯(Pence)、国务卿蒂勒森(Tillerson)——他今天在座、以及国防部长马蒂斯(Mattis)——他不久前刚来过这里,都在本届政府的第一年内来到首尔。我非常需要他们这样做。 北韩的第六次核装置试验和它的导弹发射不仅是威胁韩国人民,而且威胁全球所有人。我们将共同对抗北韩的行径,不让北韩独裁者威胁千百万无辜的生命。他的确是在无谓地威胁着千百万人的生命。 北韩是一个全球性的威胁,需要全球性的行动。我们呼吁所有负责任的国家,包括中国和俄罗斯,要求北韩政权停止其核武器和导弹项目,过和平生活。正像韩国人民非常了解的,现在是以紧迫感和极其坚定的决心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所有国家都必须贯彻联合国安理会(U.N. Security Council)的规定,完全停止与北韩的贸易和商务。任何国家帮助武装和资助这个日益危险政权都是不可接受的。 在我们共同努力运用除军事行动以外的一切手段解决这个问题的同时,美国随时准备在一旦必要时,运用我们无与伦比的各种军事能力,捍卫自己和盟国。 美国与韩国的关键安全伙伴关系只是我们持久联盟的一个方面。我们也在一系列问题上有着深厚的伙伴关系,从文化交流到科学和医学的最新进展,还有非常重要的贸易问题。 目前,我们正在审视如何改进经济关系。我要感谢文总统指示他的贸易谈判人员与我们密切合作,快速争取达成一个好得多的协议——坦白说,原有协议很不成功,不很有利于美国。 在我们签署防务条约以后的六十多年里,我们的联盟日益强大和深化。我们两国成为一种象征,显示了当独立国家为自己国民的利益服务、尊重邻国主权和维护法治时所能取得的成就。 想象一下朝鲜半岛可能摆脱核武器威胁的的情景,那时朝鲜半岛所有人都能享有你们在韩国这里已经得到的自由与繁荣的恩惠。 我还要对韩国主办明年二月冬季奥运会向文总统和韩国人民表示祝贺。它将会是一个真正精彩的盛会。 总统先生,我要感谢你和第一夫人。我是说,这真是非凡的一天。仪式如此漂亮。我们对此非常感谢。 齐心协力,我们两国将能处理对和平安全的威胁,抵制对我们自由的威胁,大胆抓住绝佳机会,走向更好、更光明和更繁荣的明天。 在顺利和困境中,在极其艰辛和极其成功的时刻,我们两国永远能够依赖我们作为自由、骄傲和独立的人民之间的亲密纽带和深厚友谊。 总统先生,我期待着一道进行我们余下的访问,并且向了不起的韩国公民致以美利坚合众国人民的最良好祝愿。非常感谢。谢谢各位。(掌声) *             *             *             * 问:特朗普总统——我将向你们两位先生提问。但是,特朗普总统,你在韩国这里说,你确实相信与北韩的危机将会得到解决。那么具体说,迄今你看到你的外交战略的任何成功吗?你仍然认为直接对话是浪费时间吗? 特朗普总统:我认为你对我有足够的了可以让你知道,我不喜欢就这样的事情谈论我是否看到成功。我们希望谨慎含蓄一些。 我可以这样说——我认为让北韩走正道是符合情理的,不仅对北韩而言,而且对全人类而言。所以说,这背后有许多理由,许多很好的理由。 就此而言,是的,我认为我们正在取得很多进展。我认为我们正在显示出巨大实力。我认为他们明白我们拥有举世无双的实力。这是前所未有的实力。 你知道,我们派遣了三艘世界上最大的航空母舰,它们现在都已就位。我们也有一艘核潜艇就位。我们有许多正在进行的事,我们希望,我们希望——其实我要更进一步,我们面向上帝希望,我们永远不必使用它们。 尽管如此,我确实认为让北韩做到桌前达成一个对北韩人民和世界人民都好的协议是合情理的。我确实看到一些动态,是的。但让我们拭目以待。 问:那么关于直接谈判呢,先生? 特朗普总统:我不想谈它。 问:好的。 特朗普总统:我就是不想谈它。你能理解。 问:我懂,先生。 *             *             *             ...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