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马总统在西点军校毕业典礼上发表讲话(摘译)

白宫 新闻秘书办公室 2014年5月28日   欧巴马总统在西点军校毕业典礼上发表讲话(摘译) 东部夏令时间上午10:22   总统:谢谢诸位。(掌声)多谢诸位。谢谢你们。谢谢你,卡斯伦(Caslen)将军发表的引言….…   * * * * ….… 2009年我在西点(West Point)第一次发表讲话时,我们仍然有100,000多名军人驻守伊拉克。当时我们准备增兵阿富汗。我们打击恐怖主义的工作重点是“基地”组织(al Qaeda)的核心首恶分子 – 他们发动了9/11袭击。我们的国家刚刚经历了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正开始走上摆脱危机的长期历程。   四年半以后,在你们毕业之际,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们已经从伊拉克撤出我军部队。我们正在为走出阿富汗战争逐步缩减人员。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边境地区的“基地”组织首恶分子已经遭到灭顶之灾。奥萨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不复存在。(掌声)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已经重新调整我们的资源投入,转向历来为美国实力作出贡献的一个重要来源:能够为国内每一位愿意勤奋工作和肩负责任的人提供机会的经济持续增长。   根据大多数的衡量标准,相对于世界其他地方,实际上美国的国力更为强盛,很少能达到现在这样的状态。有人对此表示不同意,他们认为美国正在衰落,已经从主导全球事务的地位下滑。他们不是对历史作出错误的解读,就是陷入了党派政治的漩涡。请考虑一下。我国军队举世无双。任何国家对我们造成直接威胁的可能性很小,与我们在冷战(Cold War)期间面临的危险相比也相差很远。   与此同时,我国经济活力充沛,在全球仍然首屈一指;我国工商业的创造性独占鳌头。每年,我们都独立生产更多的能源。从欧洲到亚洲,我们是世界各国有史以来无可匹敌的各种联盟的核心。美国继续吸引勤奋努力的移民。我们的建国理念激励了全球各地的议会领导人和公共广场上新发起的各类运动。当台风袭击菲律宾的时候,当尼日利亚女学生被绑架的时候,当蒙面人占领乌克兰建筑物的时候,全世界都期待美国出手相助。(掌声)所以,美国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国家,而且至今仍然如此。这是上一个世纪的现实,也将是下一个世纪的现实。   但是,全世界正加速发生变化。这种情况提供了机会,也构成了新的危险。众所周知,由于9/11以来的技术状况和全球化,原来一些由国家掌握的权力已经掌握在个人手中,增强了恐怖主义分子造成危害的能力。俄罗斯入侵前苏联共和国的行为震撼了欧洲各国首都的神经,与此同时中国的经济崛起和军力所及的范围引起了邻国的不安。从巴西到印度,不断上升的中产阶级与我们展开竞争,各地政府要求在全球事务中获得更大的发言权。即使在发展中国家迎接民主和市场经济之际, 24小时不间断的新闻和社会媒体使人们无法对持续不断的宗派冲突、国家衰败和民众起义等上一代人可能不经意的事态视而不见。   你们这一代人的任务将是应对这个新的世界。我们面临的问题,你们每一个人将面临的问题,不是美国是否将发挥领导作用,而是我们将如何发挥领导作用 – 不仅仅是保障我们的和平与繁荣,而且让和平与繁荣扩展到全球各地。 但这不是一个新问题。至少从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担任总司令开始就有人发出警告,反对卷入不直接关系到我国安全和经济福祉的外部纠纷。今天,根据自封的现实主义学派的解释,叙利亚、乌克兰或中非共和国发生的冲突并不需要我们去解决。毫无疑问,经过代价高昂的战争和国内连绵不断的挑战,这种观点已经被很多美国人接受。   来自左翼和右翼的干涉主义者提出了另外一种观点,认为我们对这些冲突视而不见会导致我们自身的灾难;美国愿在世界各地使用武力是免受危乱的最后保障。面对叙利亚的暴政和俄罗斯的挑衅,美国如果不采取行动,不仅违背了我们的良知,而且会招致未来日益升级的侵略。   这两方面都可以引用历史资料支持自己的观点。但是我认为,不论哪一种观点都无法表达这个时刻提出的需求。21世纪的美国孤立主义并不是可取的方案,这一点绝对正确。对于我国边界以外的事态,我们不可选择置之不理。核材料如果得不到安全处理,就会对美国各城市构成危险。在叙利亚内战扩大到边界以外的情况下,好勇斗狠的极端主义团伙袭击我们的能力就会得到加强。地区性侵略行为如果不得到制止– 不论在南乌克兰、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还是全世界任何地方—最终都将影响到我国的盟邦,同时我国军队可能被卷入其中。我们不能无视我国边界以外的事态。   除了这些狭隘的解释之外,我认为,我们还面临一个现实的利害关系,涉及我们不可割断的自身利益,这就是保证我们子子孙孙成长的世界环境不再有女学生被绑架,不再有人因自己的民族、信仰和政治观点被杀害。我认为世界获得更大的自由和更多的宽容,不仅是道义之必需,而且有助于保障我们的安全。   但是,谈到我们在我国边界之外争取和平与自由符合我们自身利益的问题,这并不意味着对每一个问题都需要采取军事手段。自第二次世界大战(World War II)以来,我们所犯的一些代价最高昂的错误都不是因为我们采取克制态度,而是因为我们没有认真考虑到后果就匆忙进行军事冒险—没有争取国际支持和建立行动的合法性;没有坦白地将需要做出的牺牲告诉美国人民。豪言壮语往往成为头条新闻,但战争并不以口号为转移。艾森豪威尔(Eisenhower)将军对这个问题有刻骨铭心的体会。1947年,他在这里的毕业典礼上发表讲话说,“战争是人类最悲惨和最愚蠢的闹剧;蓄意或鼓动挑起战争是反对全人类的邪恶肮脏的罪行。”   * * * ...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