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卿讲话:向北看:突出美国的北极焦点

讲话 迈克尔· R·蓬佩奥 国务部 芬兰 罗瓦涅米 2019年5月6日 世界长久以来都感受到北极磁铁般的吸力,但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强烈。 出于我稍后将会解释的原因,该区域已经成为权力和竞争的竞技场。而八个北极国家必须适应这一新的未来。 在其最初的20年里,难能可贵的是,北极理事会可以几乎心无旁骛地专注于科技协作、文化事宜、环境研究 — 都是重要的话题,非常重要,而且我们应该继续做这些。 但是在接下来的100年,我们不再有这种难能可贵了。 在北极,我们正在进入战略接触的新时代,还包括对北极及其领地以及对我们在该区域所有利益的新威胁。 在我们坐下来召开明天的正式理事会会议之前,我想发表一下意见,让大家了解利害攸关以及我认为我们可以一起对此做些什么。 让我们先从最基本的原则入手:美国是一个北极国家。但是即使在购买阿拉斯加之前,我们在这里的利益可回溯数百年。 现在在这里,我们已经历了数代人。这是我们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欣赏它的时候。这是美国作为北极国家和为了北极的未来站起来的时刻。因为北极远非西沃德时代的许多人所认为的贫瘠偏远地区,它身处机遇和富饶的前沿。它拥有全球未开发石油的13%、全球未开发天然气的 30%,以及大量的铀、稀土矿物、黄金、钻石和数百万平方英里的未开发资源。渔业资源丰富。 其核心 — 北冰洋 — 正在迅速呈现出新的战略意义。 近海资源 — 正在帮助各沿海国家 — 是重新竞争的对象。 海冰的稳步减少正在开辟新的通道和新的贸易机会。这可能会使亚洲和西方之间的旅行时间缩短多达20天。 北极海上航道可能会在之前到来 — 可能会成为21世纪的苏伊士运河和巴拿马运河。这把我带向了我的第二点。 第二点是这样的:为了善用北极 — 北极大陆,包括非北极国家在内的所有国家都应该有权利在此区域内以和平地方式参与接触。 美国相信自由市场。 我们从经验得知自由公平的竞争,开放、依据法治,可产生最好的结果。 但市场上的各方都必须遵守同样的规则。 违反那些规则的人就该失去他们参与该市场的权利。 有尊重和透明度才能进入市场。 我们来谈谈中国。 中国在北极理事会拥有观察员身分,但该身分的前提是基于它对北极国家主权的尊重。 美国要中国遵守这一条件,并在该区域内负责任地做出贡献。 但是中国的言行引起了对其意图的质疑。 北京自称为”近北极国家”,但中国距北极最近的距离有900英里。 只有北极国家和非北极国家,不存在第三个类别,有他项宣称也不代表中国有权得到任何东西。 这并不是说我们不欢迎中国的投资– 的确,恰恰相反。 美国和北极国家欢迎透明的、反映出经济利益和国家安全抱负的中国投资。 2012年至2017年, 中国在北极投资了将近900亿。 它在计划建造基础设施,从加拿大到西北地区,延伸至西伯利亚。 就在上个月,俄罗斯宣布将北海航道与中国的海上丝绸之路连接起来的计划,该计划将会开发从亚洲至北欧的新航道。 另外,中国已经在北极海上开发新的航道。 这是我们非常熟悉的模式的一部分。 ...
阅读更多»

国务卿蓬佩奥在艾奥瓦州得梅因的讲话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19年3月4日 美国的农业带:日益繁荣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 世界食品奖荣誉大厅(World Food Prize Hall of Laureates) 艾奥瓦州(Iowa)得梅因(Des Moines) 2019年3月4日 下午好。请。诸位下午好。谢谢诸位。谢谢诸位。我经常想到,我往往被称为第70任国务卿,这的确很酷。但是我想到的是,总统是第45任,所以轮到我的时候,按任职的序列高了很多。(笑声)我在讲话中会留神这一点。 谢谢诸位的莅临。我期待——今天我有一些话要说。然后我很高兴回答你们想问的问题。同时也多谢诸位在艾奥瓦州欢迎我。 今天我在这里度过了不平凡的一天。我的妻子苏珊(Susan)出生在艾奥瓦城(Iowa City)。她现在就坐在我的左边。她母亲毕业于艾奥瓦大学(University of Iowa),感到很自豪。所以,我们的儿子尼克(Nick)和我曾与他外祖母一起多次观看鹰眼球队(Hawkeye)的美式足球比赛。 (笑声和掌声)不错,我知道我此时得到了大概一半的掌声,不错。(笑声) 与在堪萨斯州大同小异。(笑声) 当然,苏珊在堪萨斯州(Kansas)长大,但她在她祖父母居住的珊瑚村(Coralville)度过了很多时光。所以,对于她这样一位女士的情况,不论好坏,我将一切都归功于你们。(笑声) 在场的还有一位特殊的人物,也是艾奥瓦人,刚刚介绍了我。他始终是在中国问题上代表美利坚合众国(United States of America)发挥积极作用的巨大力量。请再次对布兰斯塔德(Branstad)大使为国家付出的努力表示感谢。(掌声) 几分钟前,我与雷诺兹(Reynolds)州长进行了15分钟的交谈,感到很愉快,很高兴。诸位在艾奥瓦州从事的工作十分杰出。谢谢诸位。望你们得到保佑。祝你们好运,同样感谢你们今天到场。多谢。(掌声) 我感谢诸位邀请我来到这个美不胜收的地方,感谢世界粮食奖(World Food Prize)今天对我的接待。我知道奎恩(Quinn)大使也希望出席,但我知道他今天在伦敦(London)有一件更重要、更有意义的活动,即领取因抗击柬埔寨种族清洗获得的奖项。他在那里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这成为他不在这里的很好的理由。(笑声) 美国国务院很自豪地作为伙伴与这样一个组织共同努力。这个组织为帮助全世界解除饥饿做出了如此大量的贡献。你们每一天都在为美国增光,我时常前往世界各地,成为其中的受益者。我也很激动地告诉诸位,经过两年的中断,世界粮食奖得主名单宣布仪式(World Food Prize Laureate Announcement Ceremony)将再次由美国国务院主办。我本人将主持这次活动。我将主持仪式。我对此满怀期待。(掌声) 来到艾奥瓦州令我很激动。感到不同凡响。昨晚我们飞到这里,请相信我,离开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才有机会呼吸到新鲜空气。(笑声)我还亲身体验到为什么农民是美国的脊梁,为什么粮食保障如此重要,以及你们诸位,艾奥瓦人民,为帮助全世界每一个角落实现这一点付出的努力。 我早年在堪萨斯州被称为温菲尔德(Winfield)的地方度过了很大一部分夏季时光。那里是我叔叔吉姆(Uncle Jim)拥有的家庭农场。这些经历属于我一生中最特殊的时刻之一。 我记得农场旁有一块标语牌写道,“一名堪萨斯农民可养活你们120多人。”(笑声)我坚信,我们如果驾车经过艾奥瓦州各地的高速公路,都会看见类似的标语。我知道这是千真万确的。 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有一句著名的语录,“我宁愿在我的农场劳作,也不想成为天下的帝王。”我也相信他的确这样认为。 我想谈谈美国的农业和创新,以及我们与中国的关系。众所周知,两者深深地相互交织在一起。 1980年,当时的广东省省长,现在是一位十分著名的人物,率领第一个中国省长代表团来美国访问,直接来到这里,来到艾奥瓦州。 几年后,他儿子追随父亲的脚步也来到这里访问,并且与州长建立了友谊。今天,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与习主席相互交往,努力保证我们能够正确处理这个重要的关系。 你们都了解,富饶的艾奥瓦州的确吸引了很多中国领导人。他们都希望了解这个州繁荣的秘诀。但是他们并没有接受艾奥瓦州成功的原则性要素,这就是自由企业和辛勤的工作,以及一个核心的观念,即允许个人拥有自主权,维护自己的尊严,引领潮流,善于把握机会,敢于承担风险,并创建自己的事业。 毫无疑问,如果政府以强硬手段对经济政策指手画脚,我们都知道生产率就会下降。创新必然戛然而止。而且人民会愈益困苦。只有自由市场才能长期改善生活。 这些自由市场的原则、公平竞争的精神使美国公司成为成功和质量的全球标准。 今天早些时候,我有机会参观了农业科技公司科迪华(Corteva)的设施。 很了不起。科迪华这样的公司树立了一个楷模,说明经济自由、创造发明、敢于承担风险的精神、宽松的监管环境可以使美国农业成为世界的典范,保持其他任何国家都不可能比拟的生命力。 ...
阅读更多»

摘译: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国情咨文”的杰克·塔珀采访

2019年2月24日 采访 迈克尔· R·蓬佩奥 国务卿 华盛顿DC 2019年2月24日 蓬佩奥国务卿: [我们]建立了一个联盟,我们通过联合国建立起来的一个巨大的全球联盟,来施加压力,从而允许我们开始开展到目前已经进行了有六七个月的真正的谈判。对于特朗普总统和金委员长见面时,他们将朝着实现金委员长作出的承诺迈出一大步,我是抱有希望的。金委员长承诺他会去核化。我们希望他将在未来一周朝着这一点迈出一大步。 蓬佩奥国务卿:要记得核心的制裁,核心的联合国安理会决议下的制裁。我们已经一贯地表示全面、可核实的去核化,这是解除这些制裁的标准。这一政策自从,我认为是自从特朗普总统就职之日起,就没有变过。 蓬佩奥国务卿:关于除了放弃他的核武器之外的其它选项,我们和金委员长说得非常清楚了,其他选项就是继续作一个受排挤的国家,继续作一个无法进行贸易、无法增长、无法照顾自己国民的国家。我们已经说过,放弃核武器要好得多,对于金委员长本身、他的高级领导层、北朝鲜的所有人来说都要好得多。并且我们也告诉过他们,将有真正的机会,全世界的国家都将到来,让他的经济情况看起来更像韩国的经济情况,而不是目前北朝鲜现有的经济情况。诸如此类的事情。我有过这些对话。
阅读更多»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发表的讲话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发表的讲话 德国马歇尔基金(German Marshall Fund) 比利时布鲁塞尔(Brussels) 2018年 12月4日 谢谢伊恩(Ian)的热情介绍。诸位早上好,谢谢你们今天与我一起出席活动。十分高兴来到这个美丽的地方,有机会谈谈你们从事的每一项工作,以及马歇尔基金面临的问题和我们地区面临的问题。 今天,在开始正式讲话前,我首先向美国第41任总统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George Herbert Walker Bush)表达我的敬意,否则我会感到极为遗憾,因为他应该得到这样的尊崇。你们很多人都知道他。他是一名斗士,不屈不挠地捍卫全世界的自由。他最初在第二次世界大战(World War II)期间担任战斗机飞行员,然后成为国会议员。他曾任驻联合国(United Nations)大使,后出使中国。此后他与我一样担任中央情报局(CIA)局长。我的任职时间比他长一些。然后他成为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的副总统。 通过与他亲身交往,我对他有一些了解。他是一位优秀的兄长、父亲、祖父和自豪的美国人。毫无疑问,美国是他唯一热爱的国家,胜于德克萨斯(Texas)。(笑声) 我真诚地相信,我今天来到以热爱自由著称的同胞乔治·马歇尔(George Marshall)的名字命名的机构,他一定感到很高兴。他也会因为看到在座的诸位感到振奋,因为有这么多忠诚于跨大西洋联盟的人士在联盟缔结后数十年仍然在这里汇聚一堂。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参加重建西方文明的有识之士,例如我的前辈马歇尔国务卿,都认识到只有美国发挥强有力的领导作用,并与我们的朋友和盟国戮力同心,才能团结全球各地的主权国家。 为此,当年我们为重建欧洲和日本,为稳定货币和促进贸易新建的各种机制担任坚强的后盾。我们为保障我们自身和盟国的安全共同创建了北约(NATO)。我们缔结了明文倡导西方自由和人权价值观的各种条约。 我们共同创建了各种多边组织,促进国与国之间的和平与合作。我们积极努力,切实坚持不懈地维护西方的观念,因为正如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在华沙(Warsaw)发表演讲时明确指出的,其中每一项都应该得到维护。 美国的领导作用使我们享有现代历史上人权最繁荣的时期。我们赢得了冷战(Cold War)的胜利。我们赢得了和平。在很大程度上由于乔治·H. W.布什进行的努力,我们使德国实现了统一。这正是特朗普总统大力弘扬的美国领导作用。 冷战结束后,我们听任这个自由的秩序开始受到侵蚀,在很多地方出现了衰退,有时使你们和世界其他地方一蹶不振。 多边主义往往被视为其本身的目的。我们签署更多的条约,就想象可以获得更多的安全。我们有更多的官僚人员,就能更好地完成工作。 情况究竟是否如此?我们现在面临的核心问题是,目前形成的体制,其今天存在的形态,考虑到当今世界的现状,是否行之有效?是否对世界所有的人民行之有效? 今天在联合国,维和使命数十年迟滞不前,并未更接近和平。联合国有关气候问题的条约被某些国家仅视为重新分配财富的工具。反以色列的偏见已经制度化。地区性大国联手将古巴和委内瑞拉等国选为人权理事会(Human Rights Council)成员。联合国创建之初是欢迎爱好和平的国家参加的组织。我不禁要问:如今联合国是否仍继续忠实地执行其既定的使命? 在西半球(Western Hemisphere),在包括古巴、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等国在内的地区,美洲国家组织(Organization of American States)是否为促进民主、人权、安全和经济发展的4大支柱做出了充分的努力? 在非洲,非洲联盟(African Union)是否为各国家成员促进了共同利益? 在我曾经工作过的工商领域,请考虑这个问题:按照章程,世界银行(World Bank)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应帮助受战争破坏的领土进行重建,促进私人投资和增长。今天,这些机构往往告诫某些经济事务管理不善的国家采取妨碍增长和排挤民营业者的紧缩措施。 在布鲁塞尔,欧洲联盟(European Union)及其前身为整个大陆实现了高度繁荣。欧洲是美国最大的单一贸易伙伴。你们的成功使我们获益良多。但是,如果不谈其他的话,Brexit(英国退出欧盟)拉响了一个政治警报。欧盟能否保证各国及其公民的利益置于布鲁塞尔的官僚之上? 这些都是很现实的问题。为此我导出以下的问题:坏分子利用我们缺乏领导者的机会从中为自己谋利。这是美国的收缩产生的恶果。特朗普总统决意扭转局面。 中国的经济发展并没有迎来民主和地区稳定,却导致更多的政治迫害和地区挑衅。我们欢迎中国加入自由秩序,但以前从未关注其行为方式。 中国经常性地利用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规则中的漏洞,给市场设限,强迫技术转让,盗窃知识产权。它知道,世界舆论无力阻止其奥威尔式(Orwellian)的践踏人权行径。 伊朗在签署了核协议之后没有加入到国际社会中来;它将新得来的财富用于恐怖主义分子和独裁者。 德黑兰(Tehran)关押着多名美国人质,其中鲍勃·莱文森(Bob Levinson)已经在伊朗失踪11年。伊朗公然藐视联合国安理会(UN Security Council)的决议,对国际原子能机构(International ...
阅读更多»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伊朗和中国的宗教迫害必须马上停止

在世界各地,来自无数信仰背景的信众最基本的人权遭受类似的践踏。今年早些时候,国务部接待了六名在美国的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维语部的维吾尔族记者。他们的报道表明中国当局可能正在新疆的改造营关押着至少数十万名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派。一名记者古丽恰克热-霍迦表示她的23名家庭成员都被关押在这一地区。她和其他人一样对自己家人是否平安所知甚少。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