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发表的讲话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发表的讲话 德国马歇尔基金(German Marshall Fund) 比利时布鲁塞尔(Brussels) 2018年 12月4日 谢谢伊恩(Ian)的热情介绍。诸位早上好,谢谢你们今天与我一起出席活动。十分高兴来到这个美丽的地方,有机会谈谈你们从事的每一项工作,以及马歇尔基金面临的问题和我们地区面临的问题。 今天,在开始正式讲话前,我首先向美国第41任总统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George Herbert Walker Bush)表达我的敬意,否则我会感到极为遗憾,因为他应该得到这样的尊崇。你们很多人都知道他。他是一名斗士,不屈不挠地捍卫全世界的自由。他最初在第二次世界大战(World War II)期间担任战斗机飞行员,然后成为国会议员。他曾任驻联合国(United Nations)大使,后出使中国。此后他与我一样担任中央情报局(CIA)局长。我的任职时间比他长一些。然后他成为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的副总统。 通过与他亲身交往,我对他有一些了解。他是一位优秀的兄长、父亲、祖父和自豪的美国人。毫无疑问,美国是他唯一热爱的国家,胜于德克萨斯(Texas)。(笑声) 我真诚地相信,我今天来到以热爱自由著称的同胞乔治·马歇尔(George Marshall)的名字命名的机构,他一定感到很高兴。他也会因为看到在座的诸位感到振奋,因为有这么多忠诚于跨大西洋联盟的人士在联盟缔结后数十年仍然在这里汇聚一堂。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参加重建西方文明的有识之士,例如我的前辈马歇尔国务卿,都认识到只有美国发挥强有力的领导作用,并与我们的朋友和盟国戮力同心,才能团结全球各地的主权国家。 为此,当年我们为重建欧洲和日本,为稳定货币和促进贸易新建的各种机制担任坚强的后盾。我们为保障我们自身和盟国的安全共同创建了北约(NATO)。我们缔结了明文倡导西方自由和人权价值观的各种条约。 我们共同创建了各种多边组织,促进国与国之间的和平与合作。我们积极努力,切实坚持不懈地维护西方的观念,因为正如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在华沙(Warsaw)发表演讲时明确指出的,其中每一项都应该得到维护。 美国的领导作用使我们享有现代历史上人权最繁荣的时期。我们赢得了冷战(Cold War)的胜利。我们赢得了和平。在很大程度上由于乔治·H. W.布什进行的努力,我们使德国实现了统一。这正是特朗普总统大力弘扬的美国领导作用。 冷战结束后,我们听任这个自由的秩序开始受到侵蚀,在很多地方出现了衰退,有时使你们和世界其他地方一蹶不振。 多边主义往往被视为其本身的目的。我们签署更多的条约,就想象可以获得更多的安全。我们有更多的官僚人员,就能更好地完成工作。 情况究竟是否如此?我们现在面临的核心问题是,目前形成的体制,其今天存在的形态,考虑到当今世界的现状,是否行之有效?是否对世界所有的人民行之有效? 今天在联合国,维和使命数十年迟滞不前,并未更接近和平。联合国有关气候问题的条约被某些国家仅视为重新分配财富的工具。反以色列的偏见已经制度化。地区性大国联手将古巴和委内瑞拉等国选为人权理事会(Human Rights Council)成员。联合国创建之初是欢迎爱好和平的国家参加的组织。我不禁要问:如今联合国是否仍继续忠实地执行其既定的使命? 在西半球(Western Hemisphere),在包括古巴、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等国在内的地区,美洲国家组织(Organization of American States)是否为促进民主、人权、安全和经济发展的4大支柱做出了充分的努力? 在非洲,非洲联盟(African Union)是否为各国家成员促进了共同利益? 在我曾经工作过的工商领域,请考虑这个问题:按照章程,世界银行(World Bank)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应帮助受战争破坏的领土进行重建,促进私人投资和增长。今天,这些机构往往告诫某些经济事务管理不善的国家采取妨碍增长和排挤民营业者的紧缩措施。 在布鲁塞尔,欧洲联盟(European Union)及其前身为整个大陆实现了高度繁荣。欧洲是美国最大的单一贸易伙伴。你们的成功使我们获益良多。但是,如果不谈其他的话,Brexit(英国退出欧盟)拉响了一个政治警报。欧盟能否保证各国及其公民的利益置于布鲁塞尔的官僚之上? 这些都是很现实的问题。为此我导出以下的问题:坏分子利用我们缺乏领导者的机会从中为自己谋利。这是美国的收缩产生的恶果。特朗普总统决意扭转局面。 中国的经济发展并没有迎来民主和地区稳定,却导致更多的政治迫害和地区挑衅。我们欢迎中国加入自由秩序,但以前从未关注其行为方式。 中国经常性地利用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规则中的漏洞,给市场设限,强迫技术转让,盗窃知识产权。它知道,世界舆论无力阻止其奥威尔式(Orwellian)的践踏人权行径。 伊朗在签署了核协议之后没有加入到国际社会中来;它将新得来的财富用于恐怖主义分子和独裁者。 德黑兰(Tehran)关押着多名美国人质,其中鲍勃·莱文森(Bob Levinson)已经在伊朗失踪11年。伊朗公然藐视联合国安理会(UN Security Council)的决议,对国际原子能机构(International ...
阅读更多»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伊朗和中国的宗教迫害必须马上停止

在世界各地,来自无数信仰背景的信众最基本的人权遭受类似的践踏。今年早些时候,国务部接待了六名在美国的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维语部的维吾尔族记者。他们的报道表明中国当局可能正在新疆的改造营关押着至少数十万名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派。一名记者古丽恰克热-霍迦表示她的23名家庭成员都被关押在这一地区。她和其他人一样对自己家人是否平安所知甚少。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