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在联合国安理会多边主义问题公开辩论会上发表视讯讲话

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在联合国安理会多边主义问题公开辩论会上发表视讯讲话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21年5月7日 讲话 国务卿布林肯:上午好,下午好,晚上好。请允许我首先感谢中国和王外长发起这次有关联合国和国际秩序未来的重要讨论。也感谢联合国大会(General Assembly)主席博兹基尔(Bozkir)发挥的领导作用。 各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World War II)结束后共襄盛举成立联合国。在此之前,实际上人类所有的历史都奉行强权即公理的法则。以往,竞争不可避免会引发冲突。一个国家或国家集团的崛起必然导致其他国家的衰亡。 当年,我们各国共同选择了一条不同的道路。我们采纳了一系列相关原则,目的在于防止冲突,缓解人类的痛苦;承认并捍卫人权;支持通过持续的对话维护和改善为全体人民谋利益的体系。 实力最强大的各国恪守这些原则。他们同意采取某种自我克制的形式——正如杜鲁门总统(President Truman)所说,不能容许自己随心所欲,为所欲为——因为他们认识到现行的世界最终不仅有利于人类的利益,而且也符合本身的利益。尽管当时美国是地球上实力超强的国家,美国仍然为此躬体力行。这符合明智的自我利益。我们相信,其他国家的成功对我们自身至关重要。我们不希望实力较弱的国家觉得自己受到威胁,随之感到必须联合起来对付我们。 从此,我们始终面临严峻的挑战,例如冷战(Cold War)时期的分裂、 殖民主义的遗虐,以及全世界在面临大规模屠杀时的束手无措。如今,全球各地出现冲突、非正义和苦难的现象强烈地告诫我们还有多少未竟之志需要达成。 然而,自联合国成立以来,现代历史空前地展示了更和平与更繁荣的景象。我们避免了核大国之间的武装冲突。我们帮助数百万人摆脱了贫困。我们促使人权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这项具有胆略的事业,不论有多少不完美之处,已经取得了绝无仅有的成就。这项事业能够持之以恒,是因为绝大多数的人民和国家继续视之为自身利益、自身价值观、自身希望的体现。 但是,现在遇到了严重的障碍。 民族主义死灰复燃,压迫日益猖獗,国家之间的对抗愈演愈烈——同时有规可循的秩序遭到的攻击正在加剧。现在已经有人提出了多边主义合作是否仍然可行的问题。 美国相信,这不仅可能,而且关系重大。 多边主义仍然是我们应对重大全球挑战最好的工具——例如今天我们无法聚集在会议桌旁,不得不通过屏幕举行会议。我们在全球各地都能看到,COVID-19新冠疫情改变了生活,数百万人丧生,经济、卫生、教育、社会进步都受到摧毁性的影响。 气候危机是另一个巨大的威胁。我们如果不迅速采取削减排放的行动,将面临灾难性的后果。 我们建立多边体系,目的之一在于解决诸如此类的重大、复杂的问题,世界各地人民的命运都与之息息相关,没有一个国家——不论其实力多强——可以单独应对这些挑战。 为此,美国通过多边机制努力制止COVID-19新冠疾病,应对气候危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将恪守国际秩序的核心原则。 我们还将在有关问题上与任何国家共同努力 ——包括与我们存在严重分歧的国家。兹事体大,绝不允许分歧阻挡合作的道路。这项原则也同样适用于制止核武器的扩散和使用,提供挽救生命的人道主义援助,管理致命的冲突等。 与此同时,我们在看到有些国家破坏国际秩序,佯装我们一致赞同的规则并不存在,或者直接肆意背信弃义的时候,必将继续强烈进行抵制。为了现行体系兑现承诺,毕成其功,所有的国家都必须恪守不渝,切实遵行。 我们可以通过三个途径达到目的。 首先,所有的成员都应该履行自己的承诺——特别是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承诺,其中包括联合国宪章(UN Charter)、条约和公约、联合国安理会决议(UN 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s)、国际人道主义法律,以及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和确立各类标准的众多国际组织制定的规章和标准。 必须明确指出——美国并不想依靠这个有规可循的秩序压制其他国家。我们为建立和捍卫这个国际秩序进行了努力,同时这个秩序也导致一些与我们竞争最激烈的对手逐渐兴起。我们的目的很简单,即捍卫、维护和振兴现行秩序。 其次,人权和尊严必须在国际秩序中始终占据核心地位。 联合国的基本单元——如宪章的第一句话——不仅仅是国家,而且还有人民。某些人声称政府在自身边界内的行动是其内部事务,说什么人权属于主观的价值观,依各自的社会情况各不相同。然而,世界人权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以“universal”(世界性)一词开宗明义,因为我们各国一致认为,任何地方的每一个人都享有某些权利。强调国内管辖权并不等于任何国家可以任意对本国人民进行奴役、施加酷刑、造成人员失踪,实行种族清洗,或者采取其他方式侵犯他们的人权。   由此涉及到我谈的第三点,即联合国所基于的原则是成员国主权平等。 当一个国家要重新划定另一个国家的边界时,或者试图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去解决领土纠纷时,或者当一个国家声称有自己的势力范围可以命令或强迫另一个国家作选择和决定时,它没有尊重那项原则。当一个国家针对另一个国家散布假信息或以腐败作武器时,当破坏其他国家自由和公平的选举和民主机制时,或者当它迫害新闻工作者或海外的异议人士时,它是在蔑视那项原则。 这些敌意行动也会威胁联合国宪章责成本机构维护的国际和平与安全。 当联合国成员国——尤其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无视这些原则并阻止向违背国际法的国家追究责任时,其所传递的信息是,其他国家可以违反规则而不受惩罚。 我们所有国家都必须接受伴随我们自愿作出的承诺而带来的严格审视,无论它是多么困难。这也包括美国。 我知道,我们近年的一些行动有损于基于规则的秩序,并使其他国家对我们是否仍然坚守承诺产生了质疑。我们请世界不要以我们的言辞,而是以我们的行动作出判断。 在拜登-哈里森(Biden-Harris)政府领导下,美国已经重新积极参与多边机制。我们重新加入了巴黎气候协议,重新对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作出承诺,并且正在争取重新进入人权理事会(Human Rights Council)。我们在进行外交努力,重新回到对《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
阅读更多»

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在联合国安理会就叙利亚人道主义局势举行的简报与磋商会上发表讲话

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在联合国安理会就叙利亚人道主义局势举行的简报与磋商会上发表讲话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21年3月29日 国务卿布林肯:(续前)感谢你,巴尔弗医生(Dr. Ballour)在极度艰难的条件下为你的叙利亚同胞救死扶伤的义举,同时也感谢你进行坚强、果敢的努力,将叙利亚人民的经历告诉全世界——同时积极要求他们的权利得到尊重。  这个月恰逢叙利亚起义十周年。经过十年使叙利亚人民遭遇巨大灾难的冲突后,目前的局势依然严峻。我们获悉,估计现已有1,340万人——每3名叙利亚人中就有2人需要得到人道主义援助。叙利亚60%的人口面临饥饿的严重危险。 安理会每一个月都举行会议讨论叙利亚利的人道主义局势。各种惊人的数字不绝于耳。在这个过程中,很容易忽视其中每一个数字背后包含的事实是人类个体鲜活的生命。 最近 一名叙利亚母亲告诉新闻记者,她为喂养3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已经心力交瘁,后来必须做出选择。她说,“我不得不出售我的头发或者身体。”她出售自己的头发得到55美元。两天后,她以泪洗面为自己感到羞愧。她需要用这些钱为3个孩子购买燃料油、食品和衣服。这仅仅是一位母亲,一个叙利亚家庭。请注意,现在叙利亚有1,240万人的粮食没有保障,你们可以开始认识到到这场冲突造成了多大的人类灾难。 你们听到巴尔弗说,期待安理会带来希望,期待安理会带来希望。请想一想,我们都有自己的席位,我们说这些话,我们代表我们的国家。但是我们怎么就无法在我们心底里发现共同的人性,切实采取有意义的行动有所作为呢?怎么会如此呢?我自己有2名年幼的孩子。我猜想本理事会很多成员都有年幼的第二代或第三代子女。我们今天听到和讨论有关叙利亚儿童的情况,我在想到这些孩子的时候也会想到自己的孩子。我要求你们也做同样的事:想想你们自己的孩子,挖掘自己的内心,然后告诉你们的同事。尽管存在分歧,我们仍必须有所作为,为帮助人们找到某种方式采取行动。这就是我们的责任。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就是我们的耻辱。  与此同时,勇敢的人士甘冒生命的危险努力帮助继续成为袭击目标的叙利亚人民。3月21日,阿萨德(Assad)政权轰炸了阿勒颇(Aleppo)西部的阿塔勒布外科医院(Al-Atareb Surgical Hospital),据报道7人被害,我们获悉其中有2名有表亲关系的儿童,一名10岁,另一名12岁。这场袭击还导致15人受伤,其中有一名医生被弹片扎伤了眼睛,导致他永远失明。  这所医院已经在2014年遭到该政权的轰炸。我们听到洛科克医生(Dr. Lowcock)说,这所医院不得不转入地下,如果再次遭到轰炸,希望可以保障人们的安全。 但是洞穴并不能保障他们的安全。这所医院的坐标已经与联合国为首的消除冲突机制分享——我们听说再一次被分享——所以该政权已经知道医院的确切位置。阿塔勒布医院现在已经关闭,此前每一个月曾平均收治3,650名患者。在阿萨德政权轰炸医院的同一天,俄罗斯在唯一联合国授权的叙利亚过境运输点附近发动多次空袭,导致一名平民丧生,人道主义援助物资被毁,使为叙利亚人民运送援助物资的最有效的过境运输点陷入危险。 今天举行的会议以叙利亚人道主义危机为重点,同时也需要注意,消除这个灾难的唯一长期方案是,按照联合国安理会2254号决议(UN 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 2254)实现政治解决和永久解决冲突的方案。美国愿与我们的盟国和伙伴共同努力,继续支持联合国特使佩德森(Pedersen)为达到这个目标进行的工作。  但是,即使在为这个解决方案进行努力之际,我们仍不可忽视叙利亚人民的紧迫需求。我们今天已经听到无可争辩的有关陈述。很显然,这些需求,包括获得足够的食品和基本的医疗物资,无法通过阿萨德政权得到满足。所以,我们面临的问题仍然是:安理会能够为帮助叙利亚命悬一线的数百万人做些什么? 短期而言,我们知道答案,而且很简单:我们必须保证叙利亚人获得他们需要的人道主义援助。目前,为了使西北和东北地区的大多数人获得大多数援助物资,效率最高和效果最好的途径是通过各地的过境运输点。但是,安理会最近允许两个过境运输点的授权到期停用:西北部的巴卜萨拉姆(Bab al-Salaam),曾用于向约400万叙利亚人运送援助物资;以及东北部的阿亚罗比亚(al-Yaroubia),以往曾为叙利亚另130万人运送援助物资。 我们有责任保障叙利亚人获得挽救生命的援助,不论他们生活在哪里。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安理会当时不为这两个人道主义过境运输点给予重新授权实在不合情理。  今天这些过境运输点仍然被关闭也不合情理。这些过境运输点为更经济、更安全和更有效地运送援助物资提供了通道。在没有这些通道的情况下,运送援助物资的成本就会更高、危险更大、效率则更差。这还意味着,唯一剩余的过境运输点可因任何原因受阻——如上星期遭到俄罗斯军队的轰炸——援助工作可能被完全中止。 减少过境运输点也意味着有更多的联合国援助车队被迫要通过多条控制线,并为此要与各种武装反对派团体交涉,加长旅程。这会使援助物品在抵达叙利亚人民之前更可能受到耽搁或受到阻拦,并且更有可能使援助人员成为攻击目标。 有些人可能说,重新授权让人道援助过境和提供跨境援助会对叙利亚政权的主权造成某种侵犯。但是,主权从来不是为了保证任何政府有权让人民挨饿,不让人民得到救生医药,轰炸医院,或者践踏公民的任何其他人权。 本安理会的其他成员也许会说 ——就像他们在过去做的那样,我们应该更多依靠跨区协助为叙利亚人民送去援助,他们说这样更有效率。但是我们已经看到,依靠跨区协助使送到使叙利亚人民手中的援助减少——而不是增多。 不批准过境运输点显然不符合叙利亚人民的利益。它不是联合国专家或人道救援专家的建议。这与人道、中立、公道和独立的人道主义原则毫不相干。正如古特雷斯(Guterres)秘书长所说,为达到所有有需要的叙利亚人,“更大规模的跨区和跨境援助运输必不可少”。 向叙利亚难民施加压力,要他们返回叙利亚,包括返回在当局控制下的地区,也不符合叙利亚人民的利益,许多人害怕会因逃离而遭受报复,受到阿萨德安全部队的任意拘留、酷刑或甚至被杀害。我们与联合国的立场一致,即难民遣返必须是自愿的、知情的,并且应保证所涉人员的安全与尊严,否则就不应遣返。 当前的方式不合理,没有效率,站不住脚。它直接给叙利亚人民造成了更大苦难。 因此,让我提出一个不同方式:让我们重新授权开放两处被关闭的过境运输点,重新授权仍开放的一个过境点。让我们有更多的通道,而不是更少的通道,向叙利亚人民运送食品和药品。让我们做到用任何一种最安全、最快速的方法使援助抵达正在挨饿和因为缺少医药而奄奄一息的人们。让我们不要对叙利亚难民施加回国压力,直至他们感到自己能够安全和有尊严地这样做。 让我们简单明了地提出一个问题,以指导我们有关重新授权过境运输的决定以及向叙利亚人民提供援助的所有问题:什么将能最大地减轻叙利亚儿童、妇女和男人们的苦难? 如果我们提出这个问题,摆在本理事会前面的工作就是明了的:重新授权有关的过境运输点,停止助长阻碍援助,允许人道主义者和人道主义援助不受阻碍地进入,以便尽快达及需要救助的叙利亚人,不论他们身处哪里。 不受阻碍地达及叙利亚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不仅因为这场人道主义危机日益严重,而且因为COVID-19构成的威胁。 本理事会的每个成员都在各自的国家目睹了这场疫情的惨痛影响——它所夺去的生命,以及它如何摧毁着生计和经济。今天的叙利亚为这种病毒的扩散提供着最理想的条件。当一个人推撞着挤进排队领面包的拥挤的人群时,保持社交距离是不可能做到的。很多叙利亚人甚至没有洗手所需的可靠的净水和肥皂供给。在叙利亚,大约每10,000名平民才有一名叙利亚医生。幸存下来的医院依然遭到该政权及其支持者的袭击,就像我们在阿塔勒布(Al-Atareb)医院所看到的。 在叙利亚的医生、护士和医卫工作者已经因COVID-19而以令人惊愕的速度染病并死亡;而且这种情况只会恶化。也许在叙利亚最易于感染的人莫过于数千名正被无端地关押在该政权非人的监狱中的人——很多人是因为敢于大声反对其种种暴行——以及因这场持续的冲突而在国内流离失所的670万名叙利亚人。 安理会应对着如此众多的错综复杂的挑战。但这并非其中之一。在叙利亚的人民的生命取决于获得紧急援助。我们必须竭尽全力为将援助送达给他们开辟途径——打开通道,而不是关闭它们。 本理事会的成员都有一项工作要做。重新授权全部3条向叙利亚人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过境运输点。停止参与——关闭这些通道的袭击——或为其制造借口,停止攻击人道主义救援人员以及他们试图帮助的叙利亚平民。停止将数百万叙利亚人的生命所依赖的人道主义援助变成一个政治问题,期待安理会带来希望。期待安理会带来希望。期待安理会带来希望。 让我们结束这种等待。让我们采取行动。让我们帮助叙利亚人民。谢谢你们。
阅读更多»

国务卿蓬佩奥在联合国安理会就伊朗武器禁运问题发表讲话

由于美国前任政府谈判达成的核协议存在弊端,对全世界最令人发指的政权实施武器禁运预定10月18日到期,距今仅4个月。4个月。安理会需要进行抉择:按照联合国创始人的意愿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或者听任对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武器禁运过期,背弃我们各方矢志维护的联合国使命及其最终理想。
阅读更多»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在联合国安理会有关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问题的会议上发表讲话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联合国(United Nations) 纽约市,纽约州(New York, New York) 2018年9月27日 早上好。安理会(Security Council)第8,363次会议正式开始。 这次会议的临时议程是,防扩散/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这项议程已获得通过。 根据第37条规则,我邀请日本和韩国代表列席这次会议。此事已经确定。 我很高兴欢迎今天早晨出席会议的尊敬的部长们和代表们。现在安理会开始讨论议程的第2项。 我现以美利坚合众国(United States of America)国务卿的身份发表一份声明。 过去四分之一世纪以来,联合国一再明确表示,全世界决不接受北韩拥有核武器。这不仅是美国的立场,也是全世界的立场。 以往为制止北韩发展核与弹道导弹的外交尝试均不成功。但现在,我们现在看见新的一天露出了曙光。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自就职以来主导了施加压力的国际行动,结果实现了数十年来第一个外交突破。 在特朗普总统与金委员长(Chairman Kim)在新加坡举行历史性会晤期间,金委员长承诺向朝鲜半岛(Korean Peninsula)完全去核化的方向努力。对于美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关系的转变需要采取什么行动,两位领导人具有共同的个人理解。 美国继续与北韩接触,执行在新加坡做出的承诺。昨天,我与李勇浩(Ri Yong Ho)外长举行了十分积极的会晤,讨论了我们如何为实现新加坡联合声明所有的4项承诺取得进展。我们还讨论了有关特朗普总统与金正恩(Kim Jong-un)委员长第2次首脑会晤的问题。 我们决不能忘记我们如何走到这一步的过程:安理会采取制裁行动,施加具有历史意义的国际压力,才使之成为可能。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后实现去核化并得到充分核实前,我们有庄严的共同责任全面执行联合国安理会所有涉及北韩的决议。 特朗普总统已高度明确地表示,如果金委员长履行自己的承诺,北韩及其人民将获得更为光明的未来。美国将为促进这个光明的未来站在最前列。 我们希望看见这一天尽早到来。但是走向和平与更光明的未来只能通过外交和去核化实现。这意味着,北韩如果选择其他道路,将不可避免地陷入日益孤立和面临压力的处境。 联合国会员必须认真对待这个问题。联合国安理会的各项制裁必须继续积极实施,不可有任何松懈,直至我们实现了全面的、最后的、经过核实的去核化。安理会成员必须为这项努力做出表率。我们都必须相互督促。 特别是我们都有责任执行2397号决议(Resolution 2397)。这项决议降低了北韩进口精炼石油产品的年度限额。美国已经对此做出评估——我们可以高度肯定地说——今年已经突破了500,000桶的限额。 我们继续看到更多的精炼石油产品通过船对船转驳非法进口。联合国决议已明令禁止船对船转驳。作为联合国安理会成员,我们必须向有关船只的船长、业主和任何参与这些转驳活动的人员指出,我们正在对他们进行监视,他们必须停止这些非法活动。 我们都有责任切断北韩非法的煤炭进口。这些活动提供的资金直接用于其大规模毁灭性武器项目。 我们还有责任限制在我们边界内获得许可的北韩劳工人数。令美国感到忧虑的是,根据最近的报道,有关会员国,其中包括安理会成员正在接纳新的北韩劳工,违反了我们已一致通过的安理会决议的精神和条文。 制裁仍然是我们促使朝鲜半岛消除核武器总方针的一个环节。最后我想谈谈一些积极的方面。我们已经充分进入外交程序。我们希望——我们的确希望看到这项工作最后取得成功。根据最近特朗普总统与金委员长交换的意见,总统已指示我下个月为促进这个进程前往平壤(Pyongyang)会见金委员长。我对此感到很高兴。 我重申,北韩如果切实履行其承诺,最后实现全面可核实的去核化,北韩的未来会十分光明。这将促进美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关系的积极转变,为北韩人民开创更繁荣的局面,并实现永久和平。 我们希望印度-太平洋(Indo-Pacific)地区走向自由和开放,实现各国国富民强,主权在握,友好交往,繁荣昌盛,和平相处。但是,如果我们不能实现朝鲜半岛的转变,对该地区的这个希望将永远无法完整实现。我们正面临实现和平的前所有未有的外交突破口,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朝鲜人民、该地区和全世界将永远无法充分实现对未来的期望。 我在声明开始时曾表示,我们看到全世界与北韩的关系正露出新的一天的曙光。我们还不知道这一天将会出现什么结果。但是我们希望目前的外交突破将为北韩带来更光明的未来,为我们大家带来更安全的世界。 感谢诸位。我期待会议的讨论环节。 我现在请科威特副总理兼外长发言。  
阅读更多»

特朗普总统在联合国安理会防扩散简报会上发表讲话

白宫 新闻秘书办公室 2018年9月26日 联合国总部(United Nations Headquarters) 纽约市,纽约州(New York, New York) 美国东部夏令时间上午10:21 多谢诸位。安理会(Security Council)第8,362次会议正式开始。 这次会议的议程是,“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防止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扩散。” 该议程已经获得通过。 今天,我很荣幸主持这次联合国安理会会议。我也有幸欢迎今天到会的尊敬的各国元首、政府首脑、各部部长等领导人和代表。谢谢诸位。 我还热烈欢迎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莅临我们的会议。多谢你,秘书长先生。 现在安理会将讨论第二项议程。我以美利坚合众国(United States of America)总统的身份发表如下声明: 今天,很荣幸出席联合国安理会的这次简报会,讨论一项迫在眉睫的重要问题,涉及抗击致命的化学、生物和核武器及其运载工具的扩散。 世界各国早已认识到,某些武器危险之极,可导致大量苦难。防止这些武器的进一步发展、扩散和使用对我们大家都至关重要。 自我就职以来,美国已采取大胆的行动抗击这些罪恶凶险的威胁。 我们很多人都采取了正确的态度,高度重视核武器造成的危险。但是我们决不能忘记生物和化学武器构成的危险。 美国是率先单方面谴责使用化学武器的国家之一。自第一次世界大战(World War I)以来,我们主导了反对化学战争罪恶行径的国际性努力。 最近在叙利亚,我们已经两次目睹阿萨德(Assad)政权对无辜平民使用化学造成的严重后果。我感谢梅伊首相(Prime Minister May)和马克龙总统(President Macron)于4月通过两国密切的伙伴关系进行了各种努力。 叙利亚政权的屠杀行径得到俄罗斯和伊朗的支持。伊朗政权输出暴力、恐怖和骚乱,非法获得敏感物品,用于发展其弹道导弹项目,并向中东(Middle East)各地扩散这些导弹。 该政权是全世界支持恐怖主义的首恶分子,在该地区内外为冲突推波助澜。决不能允许这个罪恶累累的政权拥有核武器。 为此,我于今年早些时候宣布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 这项拙劣的单方面协议允许伊朗继续走制造炸弹的道路,并且使该政权获得最急需的现金流。当时他们遇到很棘手的严重问题。他们需要现金。我们却照付不误。 该协议签署以后多年来,伊朗的侵略行为有增无减。该政权利用根据协议新获得的资金支持恐怖主义,制造具有核能力的导弹,并煽动骚乱。 美国退出该协议后,开始对伊朗重新实施涉及核问题的制裁。美国所有涉及核问题的制裁预定11月初全面生效。各项制裁将全面生效。 此后,美国将考虑进一步实施制裁,以前所未有的严厉程度抗击伊朗所有的恶毒行为。任何个人或实体如不遵守这些制裁的规定将面临严重后果。 我请安理会所有成员与美国合作,确使伊朗政权改变行为,并且永远不得到核炸弹。 在说过上述一切之后,我要感谢伊朗、俄罗斯和叙利亚——在我非常有力的敦促和要求下——大大放缓了它们对伊德利卜省(Idlib Province)和那里300万居民的攻击,以便消灭3,5000名作为打击目标的恐怖主义分子。消灭恐怖主义分子,但我希望将克制继续保持。世界目视着。 也感谢土耳其帮助谈判实现克制。任何美国可以做的帮助解决这个问题以便挽救也许几十万,也许更多人的生命的事,我们都愿意而且能够做。我们随时可以帮助。 在我昨天对联合国大会(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的讲话中,我阐述了我的政府对打造更公正与和平的未来的承诺。 遗憾的是,我们发现中国一直在企图干扰我们即将在11月举行的2018年选举,给我的政府制造不利。他们不希望我,或者我们,获胜,因为我是有史以来第一位向中国进行贸易挑战的总统。我们正在贸易上获胜。我们正在各个层面获胜。我们不希望他们搅扰或干扰我们即将到来的选举。 正如我昨天也提到的,大家都看到了我们为北韩半岛——为朝鲜半岛(Korean Peninsula)实现和平打开新通道的历史性努力的成果。我们对此感到极为骄傲。 我欣慰地说,北韩自从去年11月以来没有进行过一次导弹试验。它从去年9月以来,没有进行过一次核试验。我们的人质得到归还。非常重要的是,美国英雄的遗骨正在返回家园。 6月,我与金正恩委员长(Chairman Kim ...
阅读更多»

摘译:国务卿蓬佩奥媒体讲话, 2018年9月14日

周三,特朗普总统签署了一项行政令,该行政令明确表示我们的政府不会容忍外国干涉我们的民主程序。选举是我们民主的基础,保护选举廉正关乎保卫主权和美国的国家安全……正如该行政令所明示,如果俄罗斯或任何其他外国政府,抑或是代表它们行事的人士干涉美国选举,他们将会立即面临严重的后果。该项行政令规定,对被认定参与过选举干涉的外国人士采取强制性制裁。它还针对有可能破坏或干涉我国经济的行为规定了额外的措施。如果某国的政府批准、指示、资助或支持了选举干涉,我们会对其予以追究。 国务部将继续与其他机构密切合作,来识别和揭露针对美国选举的外国干涉—无论干涉发起者是哪个实体。我们还将继续与我们在世界各地的伙伴合作,抵御这些对民主的威胁—无论它们在哪里、以何种方式露出苗头。 — 昨天是非常好的一天,是令人骄傲的一天。经过参议院的确认,特朗普总统向我们的四位官员授予了职业大使的职位—国务部最优秀的四位:Philip Goldberg、David Hale、负责政治事务的我的副国务卿Michele Sison,以及 Dan Smith。 这是外事勤务中级别最高、最富声望的职位。他们都应倍感骄傲。我知道我为他们感到骄傲。美国人民也应该为能有Philip Goldberg、David Hale、Michele Sison,和 Dan Smith 代表我们的国家而感到骄傲。通过多年的服务,他们都证明了他们出色的外交技巧和领导风范是我们格外需要的,并且他们正在履行职责。同时,他们也是一种激励。他们是了不起的领导者。我代表我所有国务部的同事向他们表示祝贺。 — 俄罗斯已然试图通过进行语言上的修改来积极企图破坏联合国安理会决议以及联合国负责评估制裁合规情况的1718委员会的工作。我希望1718委员会能秉承其历史一贯做法—保持独立,实事求是地报告事实,并且不允许某一国家—此处即俄罗斯—单独起草文字进行插入修改。我希望委员会能发布他们本来意图发布的原始文件,因为它显示了与制裁和违反制裁相关的明确活动。这十分重要。确定下来的制裁时间支撑的不是美国的制裁,而是全世界通过联合国安理会实施的制裁。 你的问题还要更宽泛一些。美国一如既往地致力于继续执行那些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我们相信这些决议对于特朗普总统的努力是至关重要的—即说服金委员长韩朝半岛的完全、最终无核化是必要的,并且其实现方式需要让世界可以看到:金委员长对于他将如何为北朝鲜人民提供一个更好的未来的核心理解已经发生了这样的战略性转变。金委员长在新加坡峰会上这样 说过,同时我们仍在继续与朝鲜进行多次对话,讨论如何做到履行在新加坡峰会期间作出的所有承诺。
阅读更多»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妮基·黑利就联合国通过2397号安理会决议讲话

“安理会在实施这些前所未有的制裁方面显示出的团结,反映了国际上对金氏政权行为的愤慨。”−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妮基·黑利在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2397号决议时说。 联合国安理会第2397号决议对北朝鲜的能源、出口和进口方面实施新的、强有力的制裁,并规定了新的海上措施,帮助打击北朝鲜的非法走私活动。点击 链接 了解详情。
阅读更多»

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在联合国安理会就北韩问题发表讲话

2017年12月15日 下午好。感谢诸位今天给我发言的机会。我代表美国感谢日本和外务大臣河野(Kono)为应对北韩日益增长的威胁举行这次部长级会议。 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就职伊始就指出北韩是美国国家安全面临的最严重的威胁。这个判断至今未变。 北韩政府在11月29日发射洲际弹道导弹后声称]已拥有打击美国大陆任何地点的能力。北韩的能力逐步增强说明,我们的安全和全世界的安全受到直接的威胁。我们不认为这些威胁性言辞是虚张声势。 北韩政权继续非法进行导弹发射和测试活动是其藐视美国、其亚洲邻国和联合国全体会员国的信号。 面对如此严重的威胁,无所作为对任何国家来说都不可接受。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一系列严厉的决议发挥主导作用,谴责北韩非法发展核武器及导弹项目并要求该政权承担后果。国际社会一贯采取坚定的态度,我们决不接受北韩拥有核武装。 联合国每一个会员国都必须全面执行联合国安理会现有的全部决议。有些国家尚未采取行动,或者迟迟未能执行安理会决议。你们的犹豫不决令人产生质疑,你们的投票是否仅仅是口头的承诺,并没有付诸行动。在面对这个全球性严重威胁之际,我要求尚未采取行动的国家考虑你们本身的利益、你们的忠诚度和你们的价值观。 我们认为,除了按照安理会决议对DPRK(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提出的最低限度的要求采取行动以外,还需要而且必须采取更多的行动。今年春季,美国发起了对北韩和平施加压力的经济和外交制裁行动,目的在于为北韩认真参加谈判建立相关条件,实现以全面、可核实的及不可逆转的方式放弃其核武器项目。今天,我们以前所未有的坚定决心继续采取这些行动。过去这一年,美国的很多盟国和伙伴加入了我们的行列,采取的行动超越了仅执行安理会决议的范围。我们要求这些国家继续通过各自的行动施加更大的压力。这样做可以进一步从政治上和经济上孤立北韩,断绝为其非法核武器及导弹项目提供的支持和资金来源。 我们尤其呼吁俄罗斯和中国施加更大压力,包括不仅限于全面贯彻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继续允许北韩劳工在俄罗斯境内奴工般条件下做苦工,进而其薪金得以被用于资助核武器项目,这令人对俄罗斯作为和平伙伴的承诺产生疑问。同样,随着中国原油流向北韩炼油厂,美国对中国在解决这个对其自身公民安全构成严重影响的问题上的决心提出疑问。 最近,北韩政权试图将联合国的制裁说成是有害于妇女和儿童。但虚伪的是,这个政权将数十亿经费花在核武和弹道导弹项目上,而让其人民陷于深深的贫困中。如果这个政权选择将自己人民的福祉放在发展武器之上,它是可以让北韩的妇女、儿童和普通百姓得到温饱与福利的。DPRK有一个选择:它可以改弦更张,放弃其非法的核武器项目,加入到国际社会中来,或者继续让其人民陷于贫困与孤立。平壤政权对其人民的福祉负有根本责任。 北韩宣称,开展核武器项目是使其政权得以生存的一个根本步骤。北韩的这一选择使它更不安全,使它的经济与世界经济更加隔绝孤立。 我们一直明确表示 ,捍卫我们国家的一切手段都放在考虑之中,但是我们不谋求,也不希望,与北韩交战。美国会采用一切必要手段抵御北韩的攻击,但我们仍然希望通过外交找到解决办法。正如我本周早些时候所说,只有在北韩持续停住其威胁举动时才可能开始谈判。北韩必须通过自己的努力回到桌前。压力动员必须也必将持续下去,直至实现去核化。与此同时,我们的通话渠道保持敞开。 我们今天的信息是这个机构以前听到过的,我们将继续重申:美国将不允许平壤政权要挟世界。我们将继续使北韩对其今天和将来的肆无忌惮和威胁性的举动承担责任。我们吁请这里每一个国家与我们一道,行使主权,保护我们所有的人民。我们吁请大家加入共同努力,让朝鲜半岛实现完全的和可核实的去核化。 谢谢。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