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接纳威权政权

关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接纳威权政权 2020年10月13日 美国东部夏令时间下午04:08  迈克尔·R·蓬佩奥国务卿 2018年,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将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因该理事会长久以来一贯存在的反以色列偏见,以及其成员规则允许世界上最恶劣的人权侵犯者当选为该理事会的成员。在做出该决定之前,以及在退出之后,美国已敦促联合国成员国立即采取行动,在该理事会变得无可救药之前对其进行改革。遗憾的是,这些呼声没有得到关注,而今天联合国大会再次让包括中国、俄罗斯和古巴在内的人权纪录可憎的国家入选。委内瑞拉于2019年当选。 这些选举只不过进一步证明美国退出以及利用其他渠道和机会保护并推动普世人权的决定是正确的。例如,今年九月,美国在联合国大会高级别会议周期间主办了一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边会活动,侧重点是《世界人权宣言》的持续意义。去年,特朗普总统主办了一场有关宗教自由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活动。 美国对人权的承诺不是只停留在口头上。通过美国国务院的行动,我们惩罚了新疆、缅甸、伊朗还有其他地方的人权侵犯者。我们的承诺在联合国的《宣言》中讲得很清楚,也清晰地体现在我们的行动记录中。美国是世界上一股良善力量,并将永远保持下去。
阅读更多»

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虚伪性

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虚伪性 2020年6月20日 美国东部夏令时上午8:32 迈克尔·R·蓬佩奥国务卿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现在由委内瑞拉以及最近由古巴和中国组成,它长期以来一直并仍旧是独裁者和纵容独裁者的民主政体的庇护所。对于真正寻求促进人类尊严的人来说,这令人严重失望。即便如此,安理会昨天决定对一项关注美国警务和种族问题的决议进行表决,这是一个新的下限。 当前在美国关于乔治·弗洛伊德悲剧性死亡的公民讨论标志着我们民主的力量和成熟。美国人知道他们的自由受到宪法和强有力的法治的保护,因此公开地努力解决棘手的社会问题。我们对追究个人和机构的责任是认真的,我们的民主制度允许我们可以这样做。美国每天都在与世界各地的伙伴一起努力,他们与我们一样致力于基本自由。 不幸的是,理事会再次证明了我们在2018年退出的决定是明智的。如果理事会对保护人权问题是认真的,那么有很多合理的需求需要它关注,比如古巴、中国和伊朗等地的系统性种族不平等。如果理事会是诚实的,它就会认可美国民主的力量,并敦促世界各地的威权政权以美国民主为榜样,并要求他们的国家遵守我们美国人对自己使用的同样的高标准问责制和透明度。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