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夫人旅行日志:游览故宫

米歇尔·欧巴马 2014年3月21日 上午09:24东部夏季时间 说明:本博文是第一夫人米歇尔·欧巴马撰写的系列文章之一,意在与美国年轻人分享她的中国之行。您可以通过  WhiteHouse.gov/First-Lady-China-Trip 阅读到第一夫人的所有博文。 在访问北京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后,彭女士带着Sasha、Malia、我的母亲和我去位于北京中心位置的故宫。 2000多年来(直到1912年),中国由许多不同朝代或家族的皇帝统治,一代代地传递统治地位。在将近500年的时间里,故宫就是皇帝的家。 正如其名字所示,故宫(紫禁城)大到足以成为一座城市—它包括了近1,000栋建筑和近10,000间房屋。 1925年,中国新政府将故宫改为博物馆,这让像我们一样来自全世界的游客都有机会在这些美伦美奂的房间内外漫步。 尽管规模宏大,但故宫最有趣的一些部分实际上很小。雕刻精致复杂的玉石和大理石,色彩斑斓的琉璃瓦充满了这些房间,讲述关于古代中国历史的故事。天花板上覆盖着精致的雕刻图案。建筑物的屋顶上立着微型雕塑,数个世纪前它们就在那里注视着历届帝王。 故宫太大了,一次参观不可能看完,不过亮点有以下这些:交泰殿装饰的龙有近14,000条。太和殿是皇帝坐在龙椅上观看寿辰庆典和举行登基及册封等仪式的地方。然后是御花园,在那里你可以沿着小路和亭台漫步,欣赏美丽的假山,鲜花和柏树。 我们非常喜欢我们的故宫之行,只希望有更多的时间来看遍所有景点。但是话说回来,我不确定,真的能有足够时间来充分地欣赏这个非同寻常的地方所有的艺术和历史。
阅读更多»

第一夫人旅行日志:与北京大学的美国和中国学生见面

米歇尔•欧巴马 2014年3月22日  上午08:19 东部夏季时间 本博文是第一夫人米歇尔•欧巴马撰写的系列文章之一,意在与美国年轻人分享她的中国之行。您可以通过 WhiteHouse.gov/First-Lady-China-Trip 阅读第一夫人的所有博文。 今天上午,我有幸访问了北京大学并与中国学生以及留学中国的美国学生交谈。北京大学成立于一百多年以前(1898年),是中国最知名的大学之一。今天听众中的美国学生来自许多不同的大学,通过在中国学习,他们得以亲身体验在这个国家的日常生活,练习他们的汉语,并与中国学生结成终生的友谊。 正如我在 今天的讲话 中所说,这些经历代表的远比以开心的方式度过一个学期要多。当今日益全球化、日益相互联系的经济中,美国的企业要与全世界的企业做生意并相互竞争。目前,懂得一门外语并且了解一种外国文化其实是工作中应有的一种重要素质。 此外,我们今天面临如此多的挑战 — 如气候变化、经济机会和疾病 — 都是共同的挑战,这意味着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单独应对这些问题。所以很快,就将靠你们这一代和世界各地的青年领袖一起合作来解决这些问题。而通过出国留学,理解与你们自己不同的文化和社会,你们能够开始为那种合作奠定基础。 但请不要误会,你们不一定非要坐上飞机去看世界并接触来自其他国家的人。我今天告诉学生们,如果你们在家里、学校或图书馆能用电脑上网,那么只要点击一个按键,你就可以把自己送到世界任何地方并与各大洲的人民建立联系。当然,你可以这样做是因为在美国,思想和信息可以在互联网上自由流动。正如我今天所说,我们的宪法第一修正案保障我们所有人的言论自由权,而且我国政府对于我们可以在网络上、电视上和报纸上能说什么几乎没有限制。 中国政府对互联网和新闻媒体都有限制,但是当我丈夫和我旅行时,我们觉得谈论我们美国所信仰的东西是很重要的. 这就是我们如何开始对话,通过它让国家之间更好地了解彼此的价值观和信仰。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我在 演讲 里讲到,在美国,我们如何得以相信,当每个人的声音都能得到倾听,并且人们可以自由、公开地质疑和批评他们的政府的时候,我们是最强大的。那就是我们如何得以发现真相,了解我们的社区、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世界正在发生什么。那也是我们如何决定哪些思想是最好的——通过倾听每个人的观点,然后自己进行判断。 这个过程有时会让人又困惑又沮丧。但就像我今天说的,我不会用它去和世界上的任何东西交换,因为这些活跃的思想交流造就了我们。这就是我们如何互相挑战、互相学习,这也确保我们的政府真正在倾听它所服务的人民的声音。我丈夫和我为每一天都能参与这个过程而感到格外幸运。 演讲结束后,我与在北京大学学习的一些中国和美国学生见了面——我们同时通过视频和一些身在美国、聚在加州斯坦福大学的高中生和大学生连线。我们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其间同学们分享了他们在中国留学的经历。好几位同学承认在来中国之前,他们有过各种担忧—他们担心他们的中文不够好,他们将很难适宜新的环境,他们将比以前离家更加遥远。但是他们都同意,通过克服这些忧虑,他们学到了更多,也成长了更多,这是他们以前从未想象到的。 一位同学也说到他对出国留学费用的担心,其他很多同学可能都会有这样的担心。我强调,海外留学应该适合来自各种背景的学生—任何种族、任何社会经济水平的学生。因为我相信,这种多样性造就了我们–是它使我们的国家如此强大并充满活力—并且我们的海外留学项目应该帮助我们向世界展示美国的真实面孔。这就是为什么我的丈夫支持十万强这样的项目,它们使来自不同背景的学生都有机会留学海外。 因此,无论你来自何方或你的父母有多少钱,我希望今天看到这篇博文的读者都会考虑有一天留学海外。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