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贸易代表公布2018年关于知识产权的特别 301报告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2018年 4月27日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今天,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公布2018年 特别301报告(2018 Special 301 Report),指出一些贸易伙伴未能充分或有效地保护和执行知识产权,或另行拒绝美国依靠知识产权保护的发明家和创新者进入市场。这份报告要求美国的贸易伙伴解决与知识产权有关的问题,特别关注列入一般观察名单(Watch List)和重点观察名单(Priority Watch List)的国家。 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表示,“美国企业家的思想和创造力促进了经济增长,有助于数百万勤劳的美国工人就业。这份报告向我们的贸易伙伴发出了明确的信息,强调保护美国的知识产权是特朗普政府(Trump Administration)的重中之重。” 据美国政府估计,知识产权密集的行业直接和间接地支持了美国 4,550万个工作,就业总人数中约有30%在美国。 这份报告重点关注与知识产权有关的贸易壁垒和外国可以为向知识产权密集产品开放本国市场的步骤。这些步骤有助于保护美国的工作机会,为工作增长创造机会,促进有益于全体美国人民的自由和公平的贸易。 2018年特别301报告的重要内容包括以下诸项: 美国贸易代表在重点观察名单或一般观察名单上列入36个国家。被列入重点观察名单的国家代表了今年最值得关注的问题,涉及未能充分或有效地保护或执行知识产权的情况,或者另行限制依靠知识产权保护的个人进入市场的行动。 美国贸易代表将阿尔及利亚、阿根廷、加拿大、智利、中国、柬埔寨、印度、印度尼西亚、科威特、俄罗斯、乌克兰和委内瑞拉等12个国家列入重点观察名单。今后一年这些国家的知识产权问题将面临密集的双边接触。 中国连续第14年被列入重点观察名单。长期存在的和新的知识产权问题值得进一步关注,其中包括中国强迫进行技术转让、阻挠有效执行知识产权的范围和广泛的侵权行为,例如盗窃商业机密、猖獗的网上剽窃和制造假货等。 印度也仍然在今年的重点观察名单上,原因是它在知识产权结构上的长期问题,并且没有取得足够的重大进展,尤其是在专利、版权、贸易机密以及执法方面,同时还存在一些在过去一年中出现的对美国产权所有者造成不利影响的新问题。 美国贸易代表今年将加拿大从一般观察名单降级至重点观察名单,原因是它未能在解决重要的知识产权执法问题上取得进展。主要问题包括边境总体执法不利,尤其缺少海关权威检查或扣押经由加拿大的可疑假冒伪造或盗版产品,与制药有关的知识产权保护和程序,版权保护欠缺,以及在保护地理标志方面缺乏透明度和正当程序。 美国贸易代表将哥伦比亚从从一般观察名单降级至重点观察名单,原因是它未能为履行美国-哥伦比亚贸易促进协议(United States-Colombia Trade Promotion Agreement)所规定的责任取得实质性进展,例如修改版权法。美国贸易代表同时宣布,将对哥伦比亚进行非定期审查(Out-of-Cycle Review),以评估它在解决上述问题以及其他一些问题上的进展。 美国贸易代表还将24个贸易伙伴列入一般观察名单:巴巴多斯、玻利维亚、巴西、哥斯达黎加、多米尼加共和国、厄瓜多尔、埃及、希腊、危地马拉、牙买加、黎巴嫩、墨西哥、巴基斯坦、秘鲁、罗马尼亚、沙特阿拉伯、瑞士、塔吉克斯坦、泰国、土耳其、土库曼斯坦、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乌兹别克斯坦,以及越南。鉴于这些国家的知识产权问题,有必要在2018-2019年增加双边接触。 美国贸易代表将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列入一般观察名单。沙特阿拉伯的问题是,它对医药产品知识产权的保护最近退步,加之原本长期存在的知识产权执法问题以及政府继续使用无执照软件问题。将阿联酋列入一般观察名单是由于它长期存在出售和转运伪造产品问题和建立集体管理组织问题,以及最近作出的可能不会充分和有效地为医药产品知识产权提供保护的政策改变。 美国贸易代表完成有关国家的非定期审查,科威特的位置保持不变,塔吉克斯坦被降级列入一般观察名单。科威特尚未使其版权制度与其国际承诺相符,而且仍需对执行其《2016年版权及相关权利法》(2016 Copyright and Related Rights Law)的规章进行必要的改进。塔吉克斯坦在非定期审查期间未能解决政府机构使用未授权的软件的问题。美国贸易代表宣布将启动对哥伦比亚、科威特和马来西亚的非定期审查,以便增进有关具体的知识产权机遇和挑战的接触和进展。 美国贸易代表强调同贸易伙伴的接触,以解决与药品和医疗设备方面的知识产权保护和执法相关的关切,使贸易伙伴为研究及开发新的治疗和治愈方法作出应有的贡献。查阅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有关药品和医疗设备问题的接触参与的简报,请点击 此处 。 特别301报告是对全球的知识产权保护及执法状况的年度审查报告。美国贸易代表遵照经修订的《1974年贸易法》(Trade Act of 1974)第182节每年进行特别301审查。 查阅2018年特别301报告英文全文,请点击 此处 。 公众参与 ...
阅读更多»

布兰斯塔德大使:知识产权的保护和强制执行不仅要求口头承诺

布兰斯塔德大使:1984年作为艾欧瓦州州长第一次来中国时,我搭乘一辆老式蒸汽火车,从北京前往河北省石家庄,为的是一个1983年我与河北省省长签署的姊妹州/省项目。当时我遇到了河北一个县的党委书记,他叫习近平。第二年他率领一个代表团访问了艾欧瓦。那之后的多年以来,我亲眼目睹了科技在推动中国经济转型中发挥的作用。 每年4月26日我们都庆祝世界知识财产日,肯定作者、艺术家、设计师和发明家的贡献。他们推动了创新,激发了创造力,这些创新和创造力对定义现代生活,支撑全球经济增长起到了帮助。 自2017年作为美国大使回到中国后,我有机会与我的老朋友、现任中国主席相聚,讨论过去40年来中国经济转型带来的机遇和挑战。 在我与他的几次交谈中,习主席表示,他认识到创新的重要性,并理解中国经济的未来取决于强有力的知识财产保护和强制执行。 因此,听到他4月10日在博鳌亚洲论坛上的讲话让我感到鼓舞。讲话中他承诺改善中国的知识财产保护和强制执行。美国随时准备好与他合作来实施这一愿景。 解决一个问题的第一步是承认它的存在。 尽管已取得进展,但大范围的制假在中国仍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在欧盟、日本和美国流通的假冒商品中,约有72%来自中国。 窃取商业机密的行为继续伤害着许多在中国的美国公司。今年1月,中国公司华锐风电(Sinovel)因窃取美国公司AMSC的技术而被判有罪,这导致该公司损失70%的员工和超过8亿美元的销售额。 与此同时,在中国,许多外国公司不被允许在公平的赛场上竞争。它们面临歧视性的许可条款,而且,作为做生意的一项条件,它们被迫进入合资企业,与中国合作方分享自己的知识财产。 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总统要求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来泰瑟(Robert Lighthizer)根据1974年的《美国贸易法》第301条,对与中国的技术转移、知识财产和创新有关的政策和做法进行彻底、透明的调查。 该报告于3月22日发表,它提供了215页的证据,显示不仅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和执法力度不够,而且其歧视性的做法是一个妨碍自由和公平贸易的国家产业政策的组成部分。 不必非得如此。当中国企业的知识财产受到保护时,即使北京不将赛场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倾斜,它们也可以具有创新性和全球竞争力。 我经常听到美国的首席执行官们说,他们希望继续在中国市场经营,但担心自己的知识财产会被窃取,或者他们将被迫转移自己的技术作为做生意的条件。 我也听到了北京这里的其他大使同样的诉苦。 这就是为什么一些国家已经宣布,它们将与美国一起要求在世贸组织就应对中国的知识财产的歧视性技术许可政策进行磋商。 事实上,中国对待知识财产的方式不是一个美国造成的问题,也不仅对美国来说是个问题。 习近平主席在博鳌的讲话表明,他认识到了这一点。 现在是中国领导层落实他的承诺、立即采取具体措施、铲平赛场、改善对所有公司——无论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的知识财产保护的时候了。 在这个世界知识财产日,如果我想去石家庄旅游,我现在可以用自己的智能手机买火车票,或者乘电动汽车出行。 想象一下,如果中国在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和执法方面取得更大的进步,未来40年它能取得什么样的成就。
阅读更多»

美国商务部长:美国的天才正遭受中国的攻击

“通过要求对华技术转让、以获取技术为目的收购美国初创公司等各种手段,中国正对美国的知识产权发起猛烈的攻势。” —罗斯 美国商务部设有专利及商标局,它的使命是保护美国创新者和他们的知识产权。该局的入口镌刻着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的一句话:“专利制度为天才之火添加(利益之)油。” 但今天,美国的专利制度及其保护的美国天才正遭受猛烈进攻。 根据美国知识产权盗用委员会(IP Commission)的数据,每年知识产权盗用和侵占对美国企业造成的损失达到6000亿美元。 想一想这意味着什么——每年相当于逾3%的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因知识产权盗窃、盗版和间谍活动而损失。中国是一个主犯:在边境缉获的假冒商品有87%来自中国。 但这个令人震惊的数据未能反映出中国企业和中国政府对待美国知识产权的态度中潜藏的更深层危险。 中国已经宣布了《中国制造2025》计划,目标是在半导体制造、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汽车、生物技术以及其他每一个可能在2025年以后拉动经济增长的高科技行业中占据主导地位。而美国依然是世界上最具创新力的国家,牢牢挡住中国的路。 但中国不是选择打造一个具备全球竞争力的自由市场经济来展开竞争,而是选择迫使那些想在华经营的美国企业转让专有技术和知识产权。 中国实现这一点的手段是,要求美国企业与中国企业成立合资公司,作为市场准入的先决条件;将美国企业在中国大多数企业中的所有权限制在50%或以下;以及在某些情况下,将技术转让作为产品销售合约的一部分。 中国政府和中国企业还采用这样的投资战略:一旦发现拥有突破性科技的美国初创公司,就以优于市场的条件投资这些公司。这些投资的首要考虑因素不是回报率,而是占有新技术,然后用于其他目的。 通过这类投资,中国企业无需支付专利费就能利用未来可能创造数十亿美元收入的突破性技术。对于这些美国高科技初创公司来说,在起始阶段获得几百万美元的超额投资至关重要,但相对于中国占据科技优势、涉及数十亿美元的长期目标,这只是一个零头。 中国人积极寻找那些在中国所欠缺的技术方面走在前列的美国公司,然后仔细地把这些公司列为目标,目的是获取它们的知识和技能。同时,寻求进入中国市场或者寻求中方资金的公司被迫交出它们的专利、最先进的研究和专业知识。 对美国知识产权的攻势还不止于此。更不为人所知的是中国律师在中国法院发起的反垄断行动,他们以某些专利造成非法垄断为由,促使其被宣布无效。想想这是多么违反常理。专利的整体理念是奖励专利发明者一段对该发明拥有排他权的时间。合法授权的垄断没有理由成为反垄断诉讼的目标。但中国愿意无所不用其极地获取美国的技术。 周一,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下达指示,以决定是否对中国的一些鼓励或要求对中国进行技术转让、从而可能危害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创新和技术的政策、做法或行动展开正式调查。 通过这一指示,特朗普总统正在履行另一个竞选承诺——考虑采取一切恰当手段来应对可能危害美国经济利益的中国贸易活动。他是第一位为应对这个极为重要的问题采取有意义的举措的总统。 通过这一行动,他采取了必要的战略性措施来保护数十年来促进美国生产率、支撑美国国家安全的创新基础。 技术进步将塑造我们的未来,在特朗普总统的注目下,我们的创新者将因为他们愿意承担风险、发明让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具创新性国家的新产品和服务,而获得回报。 与我们一样致力于创新、珍视公开竞争的盟友和伙伴也因中国的行为受损。他们也应该同样保持警惕。我们首先要保护我们的知识产权,但同时也将领头恢复以规则为基础的自由公平经济体系。   本文作者是美国商务部长(见文首图)
阅读更多»

知识产权日分享《喜悦》

为庆祝世界知识产权日,美领馆新闻文化处、美国专利贸易办公室和美国电影协会合作,在上海美国中心举办了电影《Joy》(中文名《喜悦》)放映与交流分享之夜。这是一部备受好评的电影,它讲述了一个女人从最初的一个创意开始到创建了自己的公司的真实故事。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知识产权事务负责人Michael Mangelson,美国电影协会亚太区副总裁兼大中华区负责人冯峰首先概述了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要性,然后讨论了电影中的知识产权(IP)元素,以提高公众对知识产权如何影响美国普通人生活的认识。Mangelson和冯先生与现场80位观众还进行了互动问答环节。想参与上海美国中心未来的活动,请关注我们在 豆瓣万社 的活动列表。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