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总统在2021年网上慕尼黑安全会议发表讲话

白宫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21年2月19日 东厅(East Room) 美国东部标准时间上午11:17 总统:多谢大使先生。很高兴见到安杰拉(Angela)和伊曼纽尔(Emmanuel)。我们刚刚利用早上的一部分时间——按华盛顿当地时间——进行了交谈。但是我想对所有的人表示问候并感谢,你们———在慕尼黑会议(Munich Conference)主办这次特别会议。 如你所说,数十年来,我曾出席慕尼黑安全会议——作为美国参议员,与两院同事一起强调跨大西洋伙伴关系的重要性;3次作为美国副总统与会,包括在我们上任后最初几个月发表奥巴马-拜登(Obama-Biden)政府的第一个国际外交政策演说。 如你所说,两年前我在慕尼黑发表最后一次讲话,当时我是普通公民;我是一名教授,不是民选官员。但当年我曾说,“我们会再次回归。”我言出必行。美国已经回归。 今天我作为美国总统,在我的政府执政之初发表讲话,向全世界发出一个明确的信息:美国已经回归。跨大西洋联盟已经回归。我们不再回首既往;我们瞩望前程,同心协力。 归根结底,跨大西洋联盟是一个坚实的基础——坚实的基础——我们的集体安全和我们的共同繁荣都建立在这个基础上。依我之见,欧洲和美国的伙伴关系是,而且始终必须是我们希望在21世纪完成所有使命的基石,与我们在20世纪所做的一样。 我们今天面临的挑战有所不同。我们正处于一个转折点。与当年我作为参议员,甚至作为副总统发表讲话的时候相比,全球态势已经发生转变。新的危机要求我们高度警觉。我们不可仅关注可能分裂世界的国家之间的竞争,也不能仅关心如果我们不进行合作就可能一损俱损的全球性挑战。我们必须两者兼顾,与我们的盟国和伙伴步调一致。 为此,我需要消除任何现存的疑虑: 美国将与我们的欧洲联盟(European Union)伙伴和欧洲大陆各地的首都——从罗马(Rome)到里加(Riga)——一起应对我们共同面临的一系列挑战。 我们继续支持欧洲实现完整、自由与和平的目标。美国全面坚持对我们北约联盟(NATO Alliance)的承诺。我欢迎欧洲为保障我们共同防御的军事能力日益增加投入。 众所周知,对我和美国而言,对于我们而言,我们将坚守条款——我们将坚守第5条款(Article 5)。这是一个保证。对一国的进犯就是对全体的进犯。这是我们不可动摇的誓言。唯一援引第5条款的情况是9/11美国受到袭击的时候。你们,我们的盟国与我们共同打击“基地”组织(al Qaeda)。在阿富汗事务推进的过程中,美国坚持与我们的北约盟国和伙伴进行密切磋商。 我的政府强烈支持外交程序—— 目前为结束这场历经20年的战争正在进行的程序。我们仍然坚持要求阿富汗永远不再为恐怖主义对美国及我们的伙伴和我们的利益发动袭击提供基地。 我们的欧洲伙伴还与我们共同抗击伊斯兰国(ISIS)。 就在本星期,北约各成员的国防部长同意大幅度扩大在伊拉克的训练和咨询使命。这对于目前持续打击伊斯兰国的行动具有重要意义。我们不能允许伊斯兰国死灰复燃,卷土重来,威胁中东(Middle East)、欧洲、美国和其他各地的人民。 目前美国正在对我们本身在世界各地的军事态势进行全面审议,与此同时我已下令停止从德国撤回美国军队。我还撤销了前任政府对美国能够以德国为基地的军队人数实施的限额。 我知道——我知道过去几年我们的跨大西洋关系受到了压力和考验,但是美国决心——决心恢复与欧洲发展关系,与你们磋商,重新赢得我们有信誉的领导地位。 正如有关消息所说,今天早些时候,我出席了7国集团领导人第一次会议。我发表的讲话谈到迫切需要为抗击COVID-19疫情、全球经济危机和气候危机加剧等问题协调多边行动。 实现这些目标将取决于一个核心战略主张:美国必须恢复美国永恒的优势,从而可以使我们从实力地位抗击今天的各种挑战。这意味着重新更好地建设我们的经济基础;恢复我们在国际机构中的地位;提升我们国内的价值观,在世界各地为捍卫这些价值大声疾呼;使我们军队的实力现代化,同时发挥外交领导作用;再次振兴使全世界所有的人民更安全的美国的联盟和伙伴关系网络。 你们知道,我希望我们的民主同伴将和我们一道进行这项至关重要的工作。我们的伙伴关系经受过多年磨练和发展,因为它们根植于我们共同民主价值的富饶土壤中。它们不是交易性的。它们不是榨取性的。它们是基于对一个前景的展望,即每个人的声音都举足轻重,所有人的权利都受到保护,法治得到维护。 这一切都尚未充分实现——我们任何人都尚未完全实现这个愿景。我们继续朝着这个方向努力。而且在许许多多地方,包括在欧洲和美国,民主进程正在受到攻击。 我已经认识——我已经认识你们当中的许多人很久了,你们知道我是有话直说。所以让我与你们各位直截了当:我们正处在一场有关世界的未来与走向的根本辩论中。我们正位于一个转折点,一方面是一些人提出,鉴于我们面前的所有这些挑战——从第四次工业革命到全球疫情——独裁体制是走向未来的最佳途径,这是他们所提出的;另一方面则是一些人,他们理解民主为战胜那些挑战所必须。 历史学家将会把这个时刻作为一个转折点——如我所说——加以审视和著书立说。我相信——我全身心相信——民主将而且必然得胜。我们必须显示,在这个变化了的世界里,民主国家仍然能为我们的人民发挥作用。这一点,我认为,是我们振奋人心的使命。 民主不会偶然发生。我们必须捍卫它,为它而战,巩固它,振兴它。我们必须证明,我们的模式不是我们的历史遗物;它是重振未来希望的唯一最佳途径。如果我们与我们的民主伙伴一道努力,有力量,有信心,我知道我们将会战胜每一个挑战,超过每一个挑战者。 你们知道,我们必须共同为与中国的长期战略竞争作准备。美国、欧洲和亚洲如何一道努力,确保和平,捍卫我们的共同价值观,并且促进太平洋各地的繁荣,将是我们进行的最有重大影响力的努力之一。同中国的竞争将是激烈的。这在我的期待之中,也是我所欢迎的,因为我相信欧洲和美国连同我们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盟友过去70年来所努力打造的全球体系。 我们能够掌握通向未来的赛跑。但是,要做到这点,我们必须对它所需要的有历史意义的投资与合作关系有明确认识。我们必须保护——我们必须保护发明创造的空间、知识产权的空间以及能够通过开放和民主社会中的思想自由交流而蓬勃发展的创新天才。我们必须确保发展增长的好处得到普遍的和平等的分享,而不是仅仅让少数人受益。 我们必须反击有损于国际经济体系根基的中国政府的经济违规和胁迫行为。每一个国家——每一个国家——都必须按同样的规则行事。 美国和欧洲公司都必须把企业管理——企业管理结构——公布于众,并且遵守防腐败和防垄断的法规。中国公司应受同样标准的要求。 我们必须制定针对网络空间、人工智能、生物技术领域中的技术发展和行为规范的管理规则,从而使之用于让人们得到提升而不是受到压制。我们必须挺身维护民主价值,因为是它们让我们能够成就这一切,并反击那些希望实行垄断和将压制常态化的势力。 要知道,这也是——这也是我们将如何迎接来自俄罗斯的威胁。克里姆林宫(Kremlin)攻击我们民主国家,将腐败武器化,企图以此破坏我们的执政体制。俄罗斯领导人想让人们认为,我们的体制比他们的更腐败或与他们的同样腐败。但是世界知道,那不是事实,包括俄罗斯人——俄罗斯自己的公民。 普京(Putin)力图削弱欧洲——欧洲项目和我们的北约联盟。他想动摇跨大西洋的团结和我们的决心,因为对克里姆林宫来说,欺辱和威胁单个国家比同一个强大和紧密团结在一起的跨大西洋共同体打交道要容易得多。 这就是为什么——这就是为什么站出来捍卫乌克兰的主权和领土完整继续是欧洲和美国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关注。这就是为什么对肆无忌惮——对俄罗斯的肆无忌惮及其对美国、欧洲和世界各地电脑网络的入侵作出应对,对保护我们的共同安全变得十分重要。俄罗斯的挑战也许与中国的挑战不同,但它们同样真实。 这不是要将东方与西方对立。这不是我们想要冲突。我们希望有一个所有国家都能自由决定自身道路而不受暴力威胁或胁迫的未来。我们不能也绝不要回到冷战那种本能对抗和僵硬的集团状态。竞争决不能关闭在影响我们所有人的问题上的合作。例如,如果我们要在所有地方战胜2019冠状病毒病,我们就必须合作。 我的第一份总统国家安全备忘录着重于大幅增加卫生和人道主义应对措施以战胜COVID-19,并更好地预防及准备应对下一次疫情。 今天,我宣布美国承诺向COVID-19疫苗全球获取机制(COVAX)提供20亿美元,并允诺再追加提供20亿美元以敦促其他方面也加紧努力。 然而,即便在我们力争摆脱这场疫情的利齿时,埃博拉(Ebola)在非洲的再次爆发严酷地提醒我们必须同时做到最终能为卫生安全提供资金;增强全球卫生体系;并建立预警系统以便预防、发现及应对未来的生物威胁,因为它们将不断出现。我们必须共同努力,加强并改革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我们需要一个着重于应对生物威胁的联合国体系,能够迅速采取措施来激发行动。 同样地,我们不能再拖延或仅仅采取最低限度的行动来应对气候变化了。这是一场全球性的生存危机,而且我们都将受害——倘若失败我们就都将受害。 我们必须极快地加速我们大力遏制我们的排放的承诺,并相互问责,以达到我们的目标并增强我们的魄力。 正因为如此,作为总统,我立即重新加入了《巴黎协议》(Paris Agreement),而且今天,美国已经正式地重新成为《巴黎协议》的一方,而这项协议是我们帮助制定的。 在地球日(Earth ...
阅读更多»

美国、日本、欧洲联盟三方贸易部长会议联合声明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Office of the U.S. Trade Representative) 总统行政办公室(Executive Office of the President) 华盛顿特区(Washington, D.C.) 2018年9月25日 美国、日本、欧洲联盟三方贸易部长会议联合声明 (Joint Statement on Trilateral Meeting of the Trade Ministers of the United States, Japan, and the European Union) 日本经济贸易和产业大臣世耕弘成(Hiroshige Seko)先生,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E. Lighthizer)大使和欧盟贸易委员西西莉亚•玛姆斯托姆(Cecilia Malmström)女士于2018年9月25日在纽约(New York)会晤。 关于第三国非市场导向政策和做法问题的声明 部长们重申了他们对第三国非市场导向政策和做法的关注,并明确了解决这一问题的共同目标。一些第三方国家非市场导向政策和做法导致了严重的产能过剩,给其工人和企业创造出不公平的竞争条件,妨碍创新技术的开发和运用,破坏国际贸易的正常运作,包括使现有规则失效。 部长们重新提到,以市场为导向的环境是公平及对相互有利的全球贸易体系的基础,他们的公民和企业是在市场导向的条件下运作。他们讨论了正在采取的行动以及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采取的可能举措。 据此,三方部长指示各自的工作人员围绕显示企业和行业中存在非市场导向的政策和做法的各种因素或迹象作进一步讨论,增进有关第三国非市场导向政策和做法的信息交流,联系其他贸易伙伴一道定出维持市场导向条件的方法,并更深入讨论把强制执行和定立规则作为解决问题的手段。 关于产业补贴和国有企业的声明 部长们审视并肯定了对产业补贴和国有企业可能采取新规则的相关进展,旨在使他们的工人和企业得到更公平的竞争环境。部长们强调了获得公平竞争环境的重要性,鉴于一些第三方国家将国有企业发展成为国家优胜企业并使它们放纵国际市场——由此造成的扭曲对部长们各自国家的农民、工业生产商和工人造成不利影响。部长们认识已有的工作进展,以及继续有必要就加强有关产业补贴和国有企业的规则深化共识,包括如何制定有效规则来解决国有企业扭曲市场行为以及对抗尤有伤害力的补贴方式,如:国有银行的放贷与公司信誉不符,原因包括有隐性政府担保;政府或政府控制的投资基金以非商业条件进从事股份投资;非商业性债股对换;优惠原料价格,包括双重定价;为没有可靠重组方案的不良企业提供补贴;实行导致或保持过剩产能的补贴。 三边伙伴继续探讨如何提高不透明和不通报的代价,以及如何加强能力,掌握有关补贴的情况。 部长们还确定致力于继续共同努力,保持世贸组织(WTO)现有规则的效力。 在这一基础上,他们同意将加强相互间的讨论,并表示有意在2018年年底前推进各自内部措施,以便此后不久就一项更有效的补贴规则开始谈判。部长们强调,有必要确保主要贸易伙伴参与今后这些谈判。 关于第三国强制技术转让政策和做法问题的声明 部长们再次表达了他们的共识,即任何国家都不应通过使用合资要求、外国股权限制、行政审查和许可程序或其他方式要求或迫使外国公司向国内公司转让技术。部长们视这些做法应受指责。 部长们再次谴责政府支持不经授权侵入和从外国公司电脑网络窃取进而获得它们敏感商务信息和贸易机密并利用这一信息牟取商业利益的行为。部长们再次提到强迫技术转让的政策和做法给他们的工人和企业造成不公平的竞争条件,妨碍创新技术的开发和使用,并且破坏国际贸易的正常运作,他们将与志同道合的伙伴进行接触,建立共识。部长们还同意将对各种有害的技术转让政策和做法及其影响展开更深入的调查和分析。 部长们肯定了他们对采取有效措施制止有害的强迫性技术转让政策和做法的承诺,并将为此深化有关把强制执行和定立规则作为解决问题手段的讨论。 关于世贸组织改革讨论的声明 部长们对世贸组织需要改革持共同看法,并同意在其监督和监视职能方面,作为第一步联合提出一项有关透明度和通报的提案,呈交世贸组织货物贸易理事会(WTO Council ...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