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卿雷克斯·提勒森关于美国在西半球的互动

讲话 国务卿雷克斯·提勒森 关于美国在西半球的互动 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 德克萨斯奥斯汀   强有力的、对其人民负责的制度和政府也保护他们的主权免受潜在的掠夺性的行为主体的危害。这些行为主体现在正在我们的半球出现。 中国—一如它在世界各地的新兴市场所为—提供了一条看似有吸引力的通向发展之路。但在现实中,这往往涉及用长期依赖换取短期利益。 试想一下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和美国版本之间的区别。 中国所提供的,总是有代价的—常以国家主导的投资为形式,通过自中国输入的劳工、繁重的贷款和不可持续的债务来实现。中国模式提取宝贵的资源来供给它自己的经济,往往不顾当地法律或人权。 如今,中国正在拉丁美洲获得立足之地。它正在用经济方略将这一地区拉入自己的轨道。问题是:代价是什么? 中国现在是智利、阿根廷、巴西和秘鲁最大的贸易伙伴。虽然这种贸易带来了好处,但许多中国人采取的不公平的贸易做法也损害了这些国家的制造部门,造成失业,同时降低了工人的薪资。 拉丁美洲—拉丁美洲不需要只寻求让自己人民受益的新帝国强权。中国以国家主导的发展模式让人想起过去,它并不一定要是这个半球的未来。  
阅读更多»

国务卿雷克斯·提勒森接受CNN采访

CNN爱丽丝•拉博特(Elise Labott)的采访 采访 雷克斯·提勒森 国务卿 华盛顿DC 2018年1月5日 问题:我们从北朝鲜开始吧。 昨晚有一个大新闻,就是北朝鲜和韩国在为下周的会谈作准备,北朝鲜现在回到谈判桌。这是否也许是与美国会谈或核会谈的开端? 提勒森国务卿:我认为现在讲还太早。 我们需要等等看他们会谈的成果如何。昨天上午特朗普总统与文总统进行了很好电话交谈,我参与了这次通话,他们打算讨论奥运会 ——很显然这是韩国即将举办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活动——以及北朝鲜有可能参与这届奥运会。 就我们理解,这是会谈的内容。所以我觉得现在得出任何结论还有点早。 问题:但这可能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说明也许北朝鲜想参与一点。 提勒森国务卿:我们拭目以待,拭目以待。也许吧。 我知道有些人猜测这可能是他们开放渠道的第一次努力。 但是,如你所知,我们已经对北朝鲜开放渠道有一段时间了,所以他们的确知道如何与我们联系,当——如果并且当他们准备好与我们交往的时候。 问题:也许你会是下一个。 提勒森国务卿:我们拭目以待。 问题:你是否能解释一下美国的北朝鲜政策是什么,因为我觉得美国人有点困惑。 北朝鲜要在承诺会谈之前,是不是必须放弃他们的核计划? 提勒森国务卿:我们的政策是韩朝半岛的完整、可核查和不可逆转的无核化。 这也是该地区每一方都普遍持有的政策……这是中国声明的政策。 这是俄罗斯声明的政策。 因此从地区来看,周边地区的所有国家以及国际社会在这一政策上都是一致的。我们如何抵达最终的终点,最终的、全面的无核化、可核查和不可逆转性,很显然这将需要一些时间。所以我们如何开始谈还有待决定,但显然我们需要北朝鲜发出一个信号,表明他们理解,这些会谈必须通向上述结果。实现它的路径,那就是此番谈判的本质。要实现这些目标就要有舍有得…… 这个目标从未改变过。 问:因为就像你所说,并不是他们坐下来说“我们准备好了”就可以谈了。这不现实。但听起来他们必须显示出一些意愿,这样就能商定会谈如何进行了。 国务卿提勒森:我们必须有一致的观点,即: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在谈,这就是这些会谈的目的。而正是通过这些会谈,北朝鲜才可以真正规划道路,为自己实现一个更安全的未来,也为他们的人民实现一个更繁荣的未来。因此,这些会谈对北朝鲜有非常积极的成果,正如它对整个地区的安全会有积极成果。这就是此番谈判的本质。 问:你认为–人们都在谈总统关于核按钮的推文,但现在北朝鲜正在和韩国谈。你认为强硬的措辞在这里奏效了吗? 国务卿提勒森:我认为,北朝鲜理解的措辞是,尽管我们的目标是通过外交努力实现无核化–总统对此也一直很明确−但如有必要,这些外交努力是有一个强有力的军事选项为支持的。这并非首选,总统也明确表示这并非他的首选。但为努力确保我们的外交努力获得全面支持,很重要的是,北朝鲜及该地区其它各方要理解其事关之重大。而我认为,目前为止,外交努力在国际社会一直都得到了很好的支持。如果你看看与制裁有关的三项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决议、对这些制裁的参与,以及若干国家远远超越安全理事会决议,自发在经济和外交上执行单边行动,我认为这显示了总统已向世界证明这是多么事关重大。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取得外交成果。 但是北朝鲜人必须明白这一点,他们也必须明白,在制裁行动以及其它行动方面,对他们的惩罚将继续下去,而且只会变得更加严厉,直到他们确实走上一条道路,实现全世界希望实现的目标。 问:这听起来像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如果你愿意—保留会谈的可能性,但如果会谈行不通,军事行动—这可能是你和总统将继续的方案。 国务卿提勒森:你也可以这么形容它。我没必要把我们所有的牌都摆出来。… 国务卿提勒森:我们的2017年是极具成果的一年。而且我在这里的11个月是一段格外具有挑战性的时期,因为当总统就职时,我们有如此多的政策,是总统在竞选中提出的,同时总统也向美国人民表明他打算将一些政策转向一个不同的方向。让你的伙伴、你的盟友和你的对手明白你已经采取了行动,在第一年中这样做需要付出很多努力。 在我看来,我们的2017年是非常成功的一年,对我们的政策进行转向,并且帮助我们的伙伴理解这些政策。现在我们已经开始实施和执行这些政策了。 我认为,我们的2018年会是极具成果一年。还是那句话,国务部每天都在更好地理解我们要做什么,而我期待有一个非常、非常成功的2018年。 问:一整年? 国务卿提勒森:我打算一整年都在这里。
阅读更多»

天安门广场28周年-提勒森部长声明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提勒森部长声明 2017年6月4日 天安门广场28周年 今年是中国政府暴力镇压天安门广场及附近发生的和平抗议28周年。 我们再次呼吁中国对因1989年6月4日的事件而丧生、被关押、或失踪的人作出彻底说明。我们敦促中国停止骚扰要求纠正平反的家人,并释放因致力于不忘天安门广场而被监禁的人。 美国认为,保护人权是所有国家的基本责任。我们敦促中国政府尊重其所有公民的普世权利和基本自由。
阅读更多»

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对美国国务部员工发表讲话

5月3日,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在美国首都华盛顿(Washington)对美国国务部(U.S. Department of State)员工发表讲话。以下是讲话中有关美国对东亚和太平洋地区政策的摘译。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 对美国国务部员工发表讲话 迪安∙艾奇逊会议厅(Dean Acheson Auditorium)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17年5月3日 *          *          *          * 首先谈谈我对我们的外交政策如何贯彻“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的原则持有的看法。我认为,我的看法是,在国家安全和经济繁荣领域,的确需要考虑美国优先。这并不意味着以其他人为代价。我们的伙伴关系和盟国对我们在上述两个领域获得成功具有重大意义。但是,我们在过去20年取得进展的同时——你们中间有些人可能会联想到全世界风云变幻的后冷战(post-Cold War)时代,也有些人会考虑到中国自后尼克松(post-Nixon)时期以来发生的演变,以及中国逐渐上升为经济大国,现在又发展成军事大国——我们在参与这些变化的同时与很多有关的新兴经济体发展关系,推动经济活动,倡导发展贸易。但我们对以往处理问题的方式似乎有些迷失,结果出现了一点失衡的现象。我认为——诸位已经听到总统谈到这一点,他实际谈到的问题就是:你们看,事情已经出现失衡的现象,这些关系对我们的确很重要,这些联盟的确很重要,但是我们必须使之恢复平衡。 因此,无论是我们要求北约成员切实承担他们的义务,虽说那是一些理念上的义务,我们理解——是希望承担的义务,我们认为很有必要使它们具体化。当我们与贸易伙伴打交道时——有些事情稍微超出了限度,有些失衡——我们必须使之恢复平衡,因为那种情况不符合美国人民的利益。 那么,这不一定是牺牲其他国家的利益,但它一定要与其他国家一起来做。因此,在我们围绕这些观念制定政策时,这是我们所要支持的。但是最终,它是在加强我们的国家安全和为美国人民促进经济繁荣,而且同样,我们是与许多伙伴一起来做。 *          *          *          * 目前,我认为还有必要牢记,我们所有的外交政策行动都以我们的基本价值观为指导原则:我们的价值观涉及自由、人类尊严、对待人民的方式等。这些都属于我们的价值观。这些并非我们的政策,而属于价值观范畴。我认为,由于价值观很重要,需要使之得到很好的理解,政策则可以变通。政策的确有所变化。政策应该有所改变。政策需要有适应性的改变——我们的价值观永远不变。价值观贯穿始终,保持不变。 为此,我认为,在我们考虑制定我们的政策和实施我们的政策时,我们很多人面临的实际挑战是:我们如何展现我们的价值观?在某些情况下,如果以某人采纳我们的价值观为我国安全工作的前提,我们很可能无法实现我们的国家安全目标,也无法维护我们的国家安全利益。如果过于强调其他人必须以采纳我国历史上长期形成的价值观为前提,实际上就会为我们促进我们的国家安全利益、我们的经济利益的能力造成障碍。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重视这些价值观。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倡导和不追求世界各地的自由、人类尊严和人民得到的待遇。我们对此始终不渝。我们在所到之处一如既往背负在肩。 但是,我认为——我认为我们所有的人都必须认识到政策与价值观的区别。在某些情况下,对于如何对待人民的问题,我们的确应该以人们采取某些行动为政策性接触的前提。他们理应如此。我们应该提出这样的要求。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每一种情况都适用。所以,我们的确应该考虑,在世界上与我们交往的每一个国家或每一个地区,我国的安全利益是什么,我国经济繁荣的利益在那里,然后我们可以倡导和促进我们的价值观,我们应该如此——但是可以通过政策做到。价值观永远不变。 所以,我要求诸位只要——你们对这个问题有某种程度的思考,我认为这很有益处,因为我知道,在我考虑如何为同时推动所有这些工作制定政策的时候,这对我来说可能是最困难的问题。这是一个实际的挑战。我常听到世界各地的政府领导人说:你们不能对我们提出这样的要求,我们无法走得那么快,我们无法适应得这么快,知道吗?所以,问题在于,在我们的价值观永远不变的同时,如何改善我国的国家安全和经济利益。 *          *          *          * 诸位都很清楚,我们在来到国务部的时候,在本届政府上任和宣誓就职的时候,随即面临的问题是北韩的严重局势。众所周知,上一届政府的奥巴马总统(President Obama)曾告诉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这将是你面临的最大的威胁,你必须加以处理。他说得很对。 情况的确如此——就在眼前。所以立刻引起了注意。这是我们着手的第一个政策领域,涉及我们的整体战略是什么,以及我们希望如何贯彻执行。在进行评估的时候,对我们,对我来说,需要了解的重要的问题是,首先,我们的盟国在哪里?然后,与我们的盟国进行联系,确保我们的盟国与我们对局势都有同样的看法——例如我们在韩国的盟友,我们在日本的盟友。 其次,要与其他地区强国就他们的看法进行接触交流。因此,使中国以及现在使俄罗斯明确表明他们的政策一如既往是有助益的;他们——他们的政策是实现朝鲜半岛(Korean Peninsula)去核化。当然,我们在多年前就尽了我们的努力。我们将全部核武器撤出了韩国。所以,现在我们有着共同的目标,而这非常有益,基于它将可以制定各种政策方针和战略。 许多人说,哎呀,这就是我们已经试了一遍又一遍的同样做法——我们向平壤(Pyongyang)政权施加压力,他们无动于衷,最后陷入僵局。但我认为,区别在于,我们这次的方针是,我们要检验这样一个原定观点,当时,有关人员来和我一起审视情况时所基于的观点是,中国对平壤政权的影响力有限,或者他们施加影响的情愿度有限。所以我对总统说,我们必须检验这点,我们将通过大力倾力于他们来检验这点,这是我们与中国接触交往的一个有利起点。 所以,这就是我们一直在做的,在大力倾力于中国,考量他们对运用他们的影响力,他们与北韩政权交涉的情愿度。所有这些所基于的,是我们对实现半岛去核化的极其强大的决心和我们对半岛以及这一地区安全联盟的承诺,对我们重要盟国日本和韩国的承诺。 所以,这里开展的是具有压力的行动。我可以说,我们现在的数值表上的刻度是5或者6,强烈要求世界所有国家彻底贯彻联合国安理会(UN Security Council)有关制裁的决议,因为没有一个国家完全贯彻了那些决议。因此我们在倾力于那些国家,要求他们彻底贯彻决议。我们告诉他们,我们在注视着你们的行动。当我们看到你没有在贯彻,我们看到一些公司或看到一些个人在违反这些制裁时,我们将告诉你,我们将要求你解决问题。如果你不能解决或者你出于你们内部政治原因不愿意解决,我们将解决。我们将基于第三国制裁规定对他们实施制裁。 所以,我们对我们的意图非常开诚布公和透明,我们要求世界各地的伙伴也采取自身行动。我们希望你们将掌控怎样去做。我们不是要替你们掌控,但是我们对你们将怎样做有所期待。所以,我们正在施加这种压力。我们正在为增加制裁做准备,如果北韩的行动最终需要增加制裁的话。我们希望北韩政权会对此作出思考,并得出结论,另有一条通向未来的道路。我们知道,他们想要核武器是因为该政权认为那是他们保障未来的唯一途径。 我们明确——我们一直向他们明确表示,这不是要更换政权,这不是要政权倒台,这不是要加速半岛重新统一,这不是我们在寻找理由跨过38线。我们一直在努力把我们的信息非常、非常明确和坚定地传递给他们,即你们未来的安全和经济繁荣只能通过你们坚守去核化的承诺来实现。 这就是我们现阶段的情况。我们是在——我可以说,我们这项战略现在是在20%到25%的阶段。到目前为止,我们的评估是,就我们从其他国家得到的反响而言,情况将会是我们所希望的那样,但是我们仍有大量工作要做,以便继续保持压力。因此,这就是各局和驻外使团正在协助我们所做的工作,即继续发出平稳、坚定的信息,内容继续针对北韩,但尚不谈论我们的意愿和我们希望得到什么。我们随时可以也有准备在条件合适时进行谈判。但是你们已经听我说过,我们不会通过谈判走到谈判桌前。那是平壤过去20年来的做法,即要我们必须通过谈判让他们坐到谈判桌前。我们将在他们根据正确条件准备坐下来时,坐下来。这就是关于北韩的情况。 如果我转而谈到中国的话,因为这的确直接将我们引到我们对中国的对外政策上,我们确实必须评估中国的状况,正如我所言,从尼克松时代起一直到我们所处的今日现状,我们看到索契(Sochi)——北京奥运会(Beijing Olympics)好似一个转折点。它们对中国而言是巨大成功。它们让中国具备了重要地位。中国也是在那个时候真正感到自己的分量的,而且这理所当然。他们取得了很大成就。他们推动5亿中国人民摆脱贫困并迈入了中产阶级。他们还有10亿人口需要推动。 因此,中国面临着自己的挑战,我们希望同他们合作,并考虑到他们在我们的关系中所要应对的情况。我们的关系必须认清我们在整个东北亚地区都有安全利益,在整个太平洋地区都有安全利益,我们应当就如何应对这些问题同他们合作。而这涉及在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建岛的问题,以及那些岛屿的军事化问题,而且显而易见,我们还有重大的贸易问题要同他们探讨。 ...
阅读更多»

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在联合国安理会关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问题的部长级会议上发表讲话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2017年4月28日 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在联合国安理会关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问题的部长级会议上发表讲话 2017年4月28日 联合国(United Nations) 纽约市,纽约州(New York, New York) 国务卿蒂勒森:感谢秘书长(Secretary General)发表了最有帮助的简报。现在我准备以美国国务卿的身份发表一份声明。感谢给我在安理会(Security Council)发表讲话的机会。 根据联合国安理会第2321号决议(UN 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 2321),要求北韩放弃核武器和弹道导弹项目是安理会明文确定的目标。 过去20年来,为阻止这些项目采取的具有良好意愿的外交努力未能奏效。只有首先撤销这些项目才能实现东北亚(Northeast Asia)的和平、稳定和经济繁荣。 由于北韩接二连三进行爆炸和导弹试验,每一次都使东北亚和全世界进一步走向不稳定和边界冲突。 北韩对首尔(Seoul)或东京(Tokyo)发起核攻击已成为实际存在的威胁。 北韩发展攻击美国本土的能力只是时间问题。 实际上,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DPRK)一再扬言准备发起这样的攻击。有鉴于此,美国决不能熟视无睹。在北韩导弹射程内的安理会其他成员也不能袖手旁观。 多年来,北韩始终采取既有的行为方式,悍然违反联合国安理会发布的第2321号和2270号决议等多次决议,破坏全球核不扩散事务的进程。人们毫无理由相信北韩会在目前多边制裁的框架下改弦易辙。 长期以来,国际社会对北韩始终采取被动应对的方式。这样的方式必须到此为止。 现在如果不对全世界这个最紧迫的安全问题采取行动,就很可能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我们曾经说过,战略忍耐的政策已寿终正寝。在此有必要重申这一点。继续忍耐只能意味着接受北韩拥有核武装。 我们如果继续拖延,就会坐失良机。 在威胁日益上升的情况下,我们所有各方都必须不失时机地对北韩施加新的压力,促使北韩脱离这条危险的道路。 我敦促安理会赶在北韩前采取行动。 我们必须共同采取新的方式,进一步对北韩政权施加外交和经济压力。 美国新采取的方略出于我们对本国国家安全的考虑。很多对自身安全感到担忧的国家也对此表示欢迎。这些国家都关注北韩为什么如此顽固地坚持并非自身所需的核能力。 我们的目标不是更换政权。我们也不想威胁北韩人民或造成亚太地区不稳定。多年来,我们从韩国撤走了我们自己的核武器,并向北韩提供援助,以此证明我们对缓解局势并使关系正常化的意愿。自1995年以来,美国向北韩提供了13亿美元以上的援助,我们期待在北韩一旦开始解除其核武器和导弹技术项目时,恢复我们的援助。 北韩如果想获得它所希望的安全、经济发展和国际承认,那么为了其自身利益,它就必须解除其核武和导弹项目。北韩必须明白,肆无忌惮的行为绝不会带来尊重。在我们能够考虑会谈之前,北韩必须采取具体步骤,减少其非法武器项目对美国和我们的盟国的威胁。 我提议所有国家从今天开始采取三项行动: 首先,我们呼呼联合国成员国彻底落实各自在北韩问题作出的承诺,其中包括第2321号和第2270号决议所规定的所有措施。 未能彻底执行这些决议的国家有损联合国的信誉。 第二,我们呼呼各国中断或降低与北韩的外交关系。北韩利用外交便利为其非法核武和导弹技术项目提供资金,限制其外交活动将切断其所需资源的流动。鉴于北韩近来的举动,与北韩保持正常关系是不可接受的。 第三,我们必须让北韩在金融上更加孤立。我们必须对支持核武和弹道项目的北韩实体和个人实行新的制裁,同时加强已有制裁。美国也非常愿意看到有关国家和人员承认自己的失误,自行改正行为,但是我们会毫不犹豫地对支持北韩非法活动的第三国实体和个人实施制裁。 我们必须通过切断直接资助北韩核武和导弹项目的贸易关系,达到最大程度的经济压力。我呼呼国际社会暂停接受北韩客籍劳工,并禁止北韩的进口,特别是煤炭进口。 我们都必须尽各自的一份努力,但是,鉴于中国占北韩贸易的90%,中国对平壤(Pyongyang)独具特殊的经济影响力,其作用因此而格外重要。美国和中国就这个问题进行了非常有成效的交流,我们期待着在中国已有行动上采取进一步行动。 最后,正如我们过去所言,应对未来挑衅行径的所有选择方案都必须摆在桌面上。外交和金融力量杠杆将得到一种在必要时以军事行动抗击北韩攻击的意愿的支持。我们更倾向于以一种谈判达成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但我们坚决保护我们自己和我们的盟友防范北韩的进犯。 这次新的施压行动将得到迅速实施,痛击北韩利益。 我知道一些同北韩的关系以某种方式为其带来净收益的国家可能不愿意实施对北韩施压的举措。 但北韩发动一次核攻击的灾难性后果超出了任何经济惠益。我们现在必须勇于面对严峻的事实并做出艰巨的选择,以防今后产生灾难性后果。 不存在一切照常这种选择。 这个问题还有一个道德层面。各国到现在都必须明白,帮助北韩政权就意味着助纣为虐。 北韩为一个它并不需要的核项目注入了数十亿美元,而北韩人民却在忍饥挨饿。 该政权寻求核武器的行径无益于其自身的国家安全,亦无益于身陷暴政的人民的福祉。 我请求国际社会帮助我们保障安全并维护人类尊严。 在我身为美国国务卿首先进行的几次出访中,我向非军事区(DMZ)远处瞭望,看到了北韩扰攘不宁的土地。边境的那一边是一个苦难深重的国家,被时间所凝固。 虽然全世界能看到平壤熠熠生辉的大楼,但镇压和饥馑之灾在这块土地上已经肆虐了60多年了。 ...
阅读更多»

习主席抵达前提勒森国务卿在西棕榈滩机场的讲话

“特朗普政府继续致力于与中国的合作,以实现相互间尊重、安全和繁荣的共同目标。这样做的时候,我们不会回避坦率的讨论,这对减少我们之间的分歧十分必要。我希望习主席、第一夫人彭女士、以及整个中国代表团的美国之行愉快,我们也期待与他们进行讨论。”- 习主席抵达前提勒森国务卿在西棕榈滩机场的讲话。点击此处阅读讲话全文: https://www.state.gov/secretary/remarks/2017/04/269540.htm
阅读更多»

国务卿提勒森访问中国,2017年3月18-19日

    美国国务卿雷克斯·提勒森3月18日至19日前往北京,对中国展开首次正式访问。 他会见了习近平主席、杨洁篪国务委员和王毅外长,以寻求一个与中国的建设性及以成果为基础的关系。 以下来自国务部网站(英文):  https://www.state.gov/secretary/travel/2017/t3/index.htm 03/19/17  提勒森国务卿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会谈 ; 发言人办公室,华盛顿特区 03/19/17  提勒森国务卿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谈前的讲话 ;  提勒森国务卿,人民大会堂福建厅,中国北京 03/18/17  提勒森国务卿与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会谈前的讲话 ;  提勒森国务卿,钓鱼台,中国北京 03/18/17  提勒森国务卿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 ; 提勒森国务卿,钓鱼台,中国北京 03/18/17  提勒森国务卿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会谈前的讲话 ;  提勒森国务卿,钓鱼台,中国北京
阅读更多»

提勒森国务卿会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委员杨洁篪

    供即时发布 简报 2017年2月28日 提勒森国务卿会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委员杨洁篪 下文来自代理发言人马克·托纳: 美国国务卿雷克斯·提勒森今天会见了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并肯定了美中两国建设性的双边关系和定期高层交往的重要性。国务卿与国务委员讨论了改善和保持世界上最大两个经济体间互惠互利经济关系的重要性。他们还讨论了共同关心的领域,包括北朝鲜的核项目。国务委员邀请国务卿访问北京,国务卿对国务委员表示了感谢,并表示有兴趣在不久的将来进行这次访问。
阅读更多»

新闻公告:美国国务卿提勒森同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通电话

通报全文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DC 2017年2月21日   以下来自代理发言人马克·托纳:   今天,美国国务卿雷克斯•提勒森与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通电话。国务卿提勒森和国务委员杨洁篪肯定了建设性的双边关系所具有的重要性。 双方同意我们需要解决朝鲜对区域稳定构成的威胁。国务卿和国务委员还讨论了经济和贸易议题,以及在反恐、执法和跨国犯罪方面合作的可能性。
阅读更多»

新闻稿:提勒森国务卿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长王毅的会晤

简报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D.C. 2017年2月17日 下文来自代理发言人马克·托纳: 今天,雷克斯·提勒森国务卿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长王毅进行了首次会晤。提勒森国务卿与王部长提到了领导人之间最近的通话,并讨论了在以建设性方式解决分歧的同时,推动双边合作的努力。提勒森国务卿还强调了北朝鲜核计划和导弹项目所构成的日益严重的威胁,并敦促中国使用所有可用手段来减缓北朝鲜破坏稳定的行为。两人还讨论了为贸易和投资创造一个公平竞争环境的必要性。
阅读更多»

结识美国新任国务卿雷克斯·提勒森

  足迹踏遍全球的美国石油公司总裁、工程师出身的雷克斯·提勒森(Rex Tillerson)2月1日经参议院投票通过出任国务卿,成为特朗普总统的首席外交顾问。 从前任约翰·克里(John Kerry)手中接过这一职务的提勒森,是继美国第一任国务卿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以来的第69位国务卿。其间有五位国务卿获得过诺贝尔和平奖(Nobel Peace Prizes)。 雷克斯·韦恩·提勒森(Rex Wayne Tillerson)于1952年3月出生在得克萨斯州的威奇托福尔斯(Wichita Falls, Texas),父母亲博比·乔·和帕蒂·苏·提勒森(Bobby Joe and Patty Sue Tillerson)育有三个子女,他排行第二。父亲是面包推销员,曾经为从事美国童子军(Boy Scouts of America)的工作而宁愿降低收入。 童子军活动渗透在提勒森一家人的血液中。童子军的行为准则( 英文 )对提勒森来说始终是一种试金石。他13岁就成为童子军的“鹰级”(Eagle Scout)队员,后来担任过童子军组织的主席。 提勒森曾随家人从威奇托福尔斯搬到俄克拉何马州的斯蒂尔沃特(Stillwater, Oklahoma),后又搬到得州的亨茨维尔(Huntsville)。据提勒森2015年在得州理工大学(Texas Tech University)的一个讲话中说,他小时候家境不富裕。 提勒森说,他“从未间断过打工”,干过割草,餐馆勤杂工,16岁时就在俄克拉何马州立大学(Oklahoma State University)的工程系大楼里当清洁工。他说,最初他对什么是工程师一无所知,但在了解了以后,便立志要当工程师。 提勒森在13岁取得童子军鹰级队员资格。(Boy Scouts of America) 身为鼓手的提勒森获得了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仪乐队分配给工程系学生的奖学金。一开始他读得很吃力,曾经怀疑自己是否是上大学的材料。但是,在一位教授的帮助下他坚持下来,并且以很好的成绩结业。 埃克森公司将这位刚出校门的土木工程师送到得州的卡提(Katy)。提勒森说,“我当时什么都得做。我对石油行业一无所知。”他在公司晋升很快,28岁担任经理,最终成为得州石油核心地区和周边数个州的业务主管。 1995年,埃克森公司将他派往刚刚摆脱内战的也门。他在萨那(Sana’a)生活了两年。 而后,他被派往俄罗斯,旨在达成在萨哈林岛(Sakhalin Island)和里海(Caspian Sea)附近钻井的一系列错综复杂的协议。提勒森在俄罗斯的14个月里,俄罗斯更换了六位总理,第六位是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 提勒森表示,对他在也门和俄罗斯最有帮助的是“做到非常透明”,让他和埃克森公司的立场毋庸置疑。 在俄罗斯的使命之后,1999年新合并的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ExxonMobil)将120个项目交到他手中。提勒森形容说,“我是在飞机上度日,所有时间都花在在世界各地穿梭……同政府建立关系。” 他说,“我从来没有立志当总裁和CEO”。然而,公司将他提拔为高级副董事长,并有意让他接任公司最高主管。2006年他成为公司董事长。 在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确认听证会上的一个轻松时刻。(© AP Images) ...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