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部发言人诺尔特关于提勒森国务卿和杨洁篪会晤的讲话

“2018年2月8日,提勒森国务卿在国务部主持了与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的双边会晤。他们一致认为,继续保持一个建设性和富有成效的合作关系,以合作应对共同挑战及坦率处理我们的分歧是重要的。会晤期间,双方重申了特朗普总统和习主席致力于继续向北朝鲜非法核武器和导弹项目施压的决心。他们就实现一个公平对等的双边经济关系的必要性,以及阻止致命毒品流通的共同措施进行了讨论。提勒森国务卿和国务委员期待在2018年上半年的下一次外交与安全对话中继续就这些及其他议题进行讨论…我们与中国有着广泛的关系。显然,我们有合作领域,即我们就北朝鲜问题及无核化的重要性有着一致看法。在这个问题上,我们预期、我们希望中国会做得更多,因为我们知道在坚持联合国安理会针对北朝鲜实施的已有决议和制裁方面,他们可以做得更多。我们并不是在寻求与中国政府对立。我们只是在识别中国已采取的破坏基于规则秩序的行动。我们的对话是深入而广泛的。它们除了包括贸易和国家安全问题之外,还可以包括网络问题,还可以包括人权。民主是经常出现的话题,新闻自由也会被提起。”—国务部发言人希瑟·诺尔特
阅读更多»

国务卿雷克斯·提勒森关于美国在西半球的互动

讲话 国务卿雷克斯·提勒森 关于美国在西半球的互动 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 德克萨斯奥斯汀   强有力的、对其人民负责的制度和政府也保护他们的主权免受潜在的掠夺性的行为主体的危害。这些行为主体现在正在我们的半球出现。 中国—一如它在世界各地的新兴市场所为—提供了一条看似有吸引力的通向发展之路。但在现实中,这往往涉及用长期依赖换取短期利益。 试想一下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和美国版本之间的区别。 中国所提供的,总是有代价的—常以国家主导的投资为形式,通过自中国输入的劳工、繁重的贷款和不可持续的债务来实现。中国模式提取宝贵的资源来供给它自己的经济,往往不顾当地法律或人权。 如今,中国正在拉丁美洲获得立足之地。它正在用经济方略将这一地区拉入自己的轨道。问题是:代价是什么? 中国现在是智利、阿根廷、巴西和秘鲁最大的贸易伙伴。虽然这种贸易带来了好处,但许多中国人采取的不公平的贸易做法也损害了这些国家的制造部门,造成失业,同时降低了工人的薪资。 拉丁美洲—拉丁美洲不需要只寻求让自己人民受益的新帝国强权。中国以国家主导的发展模式让人想起过去,它并不一定要是这个半球的未来。  
阅读更多»

新闻声明: 关于朝鲜最近一次导弹发射

雷克斯•W•提勒森 国务部长 华盛顿DC 2017年11月28日 美国强烈谴责北朝鲜向日本海发射一枚疑似洲际弹道导弹,不分青红皂白地威胁其邻居、该地区,以及全球稳定。 朝鲜对核武器及其投掷手段肆无忌惮的追求必须得以逆转。国际社会必须共同继续向北朝鲜发出一致的信息,即朝鲜必须放弃其大规模毁灭性武器项目。所有国家必须继续采取强有力的经济和外交手段。除实施所有现行联合国制裁外,国际社会还必须采取更多的措施来加强海事安全,包括截阻进出朝鲜的海上货运交通的权利。 美国将会同加拿大召开联合国司令部派遣国家会议,包括大韩民国、日本和其他主要受影响国家来讨论国际社会如何对抗北朝鲜对国际和平的威胁。 眼下,外交选项仍是可行开放的。美国依然致力于寻求和平道路来实现无核化并结束北朝鲜的好战行为。
阅读更多»

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以“确定下一个世纪我们与印度的关系”为题发表讲话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2017年10月18日 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 International Studies)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多谢约翰(John)。再次来到这座大楼的确很高兴。我问过约翰,这座大楼是否达到了我们在这个工程启动时所有的期望。我看到在场的很多人都为将设想变成现实发挥了重要作用。我知道,他告诉我今天有4个活动同时在这里进行。我说,“很完美,完全符合我们原来的设想。” 为此,我还对11年来在场的诸多人士表示感谢,我有幸在本中心董事会服务多年,同时感谢诸位对我的指点。我在这里工作期间的交往使我收获良多。我感谢约翰的友好情谊。在这段时间内,他始终是一位亲密的好友。为了使我有能力完成为国效力需要做的工作,这一点的确始终很重要。所以,很高兴来到这里,同时感谢有机会回到这座大楼。 首先,我祝我们在美国、印度和全世界庆祝光明节(Diwali)的所有的朋友节日快乐。节日往往伴随着燃放焰火的活动,但我不需要任何焰火;我身边已经有太多的风火。(笑声)。所以,我们不谈焰火。 我与印度的关系可以追溯到1998年,距今几乎已有20年。当时我开始处理与印度能源安全有关的事务。我到印度访问多次,当然是在这么多年内。我很荣幸当年与印度有关方面发展商务往来。今年我也很高兴以国务卿的身份与印度领导人一起工作。我很期待下星期以官方身份第一次重返德里(Delhi)。这次访问恰逢美印关系和美印伙伴关系最好的时期。 众所周知,今年是纪念我们两国关系70周年的日子。当年杜鲁门总统(President Truman)在华盛顿迎接到访的尼赫鲁总理(Prime Minister Nehru)时说,根据命运的安排,我国的发现原来是为了寻求通往贵国的新航道。我希望您的访问也将是发现美利坚合众国(United States of America)之旅。 太平洋(Pacific)和印度洋(Indian Ocean)将我们的国家世世代代连接在一起。当年弗朗西斯・斯科特・基(Francis Scott Key)在印度制造的明登号军舰(HMS Minden)上撰写的歌词成为我国的国歌。 展望下一个100年,重要的是,印度洋-太平洋地区作为我们共同历史的核心继续保持自由和开放。这正是今天上午我对你们发表讲话的主题。 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和莫迪总理(Prime Minister Modi)以超越以往任何领导人的坚定意志,要求建立具有胆略的伙伴关系,不仅使我们两个伟大的民主政体受益,而且也使其他努力进一步实现和平与稳定的主权国家受益。 莫迪总理今年6月的来访突出说明,在我们战略关系的这个新时代,双方已在很多领域携手合作。 双方的防务联系正日益发展。我们正为协调双方打击恐怖主义的行动进行前所未有的努力。本月初,一艘运送美国原油的船只抵达印度,明显说明我们扩大了能源合作。特朗普政府坚决要求通过各种途径大幅度促进美国与印度进一步发展伙伴关系。 对我们今天来说,这一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印度是全世界最大的民主政体。双方的密切关系以我们两国人民 —我们的公民、工商领导人和我们的科学家之间的联系为动力。 去年有近120万美国访客前往印度。印度有166,000多名学生在美国学习。近400万美国印度裔以美国为家。他们作为医生、工程师和发明者,以及为身穿军装为国效力而自豪的军人为他们的社区作出贡献。 随着双方的经济联系日益密切,我们为我们的人民发现了更多的机会。美国600多家公司在印度经营业务。仅在过去两年内,美国的直接投资增加了500%。去年,我们的双边贸易达到约1,150亿美元的最高水平,我们准备在这个基础上再接再厉。 我们通过共同努力建立了经济合作的稳固基础,同时期待为进一步扩展开拓更多的途径。全球创业峰会(Global Entrepreneurship Summit)宣布下个月第一次在南亚(South Asia)的海得拉巴(Hyderabad)举行会议,成为特朗普总统和莫迪总理要求促进创新、扩大工作机会和为加强我们双方经济寻求新途径的明显例证。 在我们双方的军队举行联合演习之际,我们发出了强有力的信息,强调我们坚决保护全球公共利益,保护我们的人民。今年的马拉巴(MALABAR)演习是迄今我们最复杂的一次演习。来自美国、印度和日本海军最大的舰艇第一次在印度洋展现自己的实力,鲜明地展示了印度洋-太平洋三个民主政体联合力量的雄姿。我们希望今后几年其他国家的加入。 去年,美国国会(U.S. Congress)以压倒性的多数确定印度为主要防务伙伴(Major Defense Partner)。为了与印度作为主要防务伙伴的地位相配合,同时维护双方扩大海上合作的共同利益,特朗普政府提出了一份防务方案供印度考虑,其中包括护卫者无人机(Guardian UAV)。我们珍惜印度为全球安全和稳定发挥的作用,准备确保他们拥有更强的实力。 过去10年来,双方打击恐怖主义的合作已大幅度扩展。数千名印度安全人员与美方人员一起为提高自身的能力接受训练。美国和印度相互交流有关审查已知和嫌疑恐怖主义分子的情报。今年晚些时候,我们将就确认恐怖主义分子的问题举行新的对话。 今年7月,我们签署了确认圣战者游击队(Hizbul Mujahideen)为外国恐怖主义组织(Foreign Terrorist Organization)的文件,因为美国和印度肩并肩打击恐怖主义。利用恐怖作为政策工具的国家只能看到他们的国际信誉和地位日益萎缩。每一个文明国家都有义务打击恐怖主义的恶行,没有选择的余地。美国和印度正在该地区主导这方面的行动。 但是另外还有一个更重大的转型正在发生,必将对今后100年产生深远的影响:美国和印度正进一步成为战略日益融合的全球伙伴。 印度和美国不仅对民主有着共同联系,而且对未来有着共同的愿景。 ...
阅读更多»

提勒森国务卿媒体会讲话摘录 2017年8月1日

雷克斯·W·提勒森 国务部媒体会上的讲话 下文为讲话中与美中、美朝关系相关的部分 北朝鲜是我们在上任伊始就首先面临的诸多威胁之一,它也是我们感到迫切需要处理的第一个政策领域。我认为,正如你们中的许多人在过去几个月所看到的那样,这一威胁已经以我们预期的方式成为现实。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早就认定这是一件极其紧迫的事,而北朝鲜方无疑已经向我们证明了此事的紧迫性。 我们发起了一场我称之为“和平的压力”的持久和持续的加强的活动,因为我们现有的选项是有限的,我认为你们所有人都非常理解这一点,特别是如果我们认为我们在很短的时间内运作。所以我们觉得恰当的做法首先是寻求对北朝鲜政权施加和平的压力,让他们产生坐下来和我们及其他各方会谈的意愿,但同时他们也要明白,这些会谈的一个条件是:北朝鲜若拥有核武器或是有能力向该地区的任何一方投掷这些核武器,则没有未来,更不用说是针对美国家园。 我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已经寻求与中国结成伙伴。中国的确占与北朝鲜经济活动的90%。中方已向我们非常清楚地表明我们有着相同的目标:一个无核化的韩朝半岛。他们不认为北朝鲜拥有核武器符合他们的利益,正如我们并不认为北朝鲜拥有核武器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中国有办法施压和影响北朝鲜政权,因为没有其他任何一方拥有这一重要的经济关系。 我们已经向中方非常清楚地表明,我们当然不会将北朝鲜的局势归咎于中方。这一局势只能归咎于北朝鲜方。但我们的确相信中国因为这一重要的经济活动而拥有一种特殊且独一无二的关系,能够以无人能及的方式影响北朝鲜政权。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继续呼吁他们利用这种对北朝鲜的影响力来为我们进行有成果的对话创造条件。若北朝鲜在来到谈判桌旁时以为自己将保留核武器,我们不认为这样的对话会是有成果的。所以这才是我们致力的目标所在。 我们已经重申了我们对北朝鲜的立场:我们正在做的是,我们不寻求政权更换;我们不寻求政权崩塌;我们不寻求加速半岛重新统一;我们不寻求借口将我们的军队派往三八线以北。而我们正试图向北朝鲜方传达这样的信息:我们不是你们的敌人,我们不是你们的威胁,但你们对我们正构成不能接受的威胁,我们必须作出反应。我们希望在某一时刻,他们会开始明白这一点,明白我们愿意坐下来和他们进行关于未来的对话,这样的未来将给予他们所寻求的安全以及北朝鲜未来的经济繁荣,从而推动整个东北亚的经济繁荣。 向北朝鲜政权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将是一项持续的努力,因为我们的其他选项显然不是特别有吸引力。 现在,说到这一点,我想 – 我想要认可两个人,在我讲话的同时,我要表扬一些人。在头六个月里,正如你们所知,我们主要是由担任代理助理部长职务的人,借助我们的大使们,以及组织的力量,一直在开展这一活动。我为我们已经取得的成就感到十分自豪。在应对北朝鲜的过程中,苏森·索恩屯代理助理部长和久瑟夫·云大使在帮助我们发展和实施对北朝鲜政策方面一直表现出色。苏森·索恩屯还在我们与中国的关系中起到关键作用。而且我认为重要的是每个人都明白不由北朝鲜来定义与中国的关系。 我们与中国的关系显然要广泛得多。而且如果你回头去看特朗普总统和习主席在马尔阿拉歌的峰会,那次峰会有很大一部分是关于美中关系应当是何种模样的讨论。自从中国对外开放以来,伴随着尼克森历史性的访问、采纳“一个中国”政策,以及三个文件和协议,美中关系就已经被定义。这给我们带来了中国和美国之间一段长时间的无冲突时期,为中国的巨大经济增长和繁荣创造了条件,美国和世界其他各方也从中看到了利益。这已经定义了我们过去40到50年的关系。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相信我们正有点处于这一关系的转折点,因为中国现已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且他们对全球经济的重要性也将继续增长。应当由什么来定义这一关系的未来50年?这些是我们与中方在最广泛的轮廓下进行的讨论:我们应当如何定义这一关系,我们如何确保造福两国和世界的经济繁荣可以持续下去,在我们有分歧的地方 – 因为我们将会有分歧,我们也的确有分歧 – 我们将以一种不会导致公开冲突的方式处理那些分歧。这是过去的政策已经取得的成功。这是我们必须要延续的成功,但我们认识到条件已经改变,单靠过去可能对我们中的任何一方都没有好处。 所以这些是我们与中方进行的非常深入的谈话和讨论,而且,我们通过如北朝鲜局势等许多事项来考验这一关系。我们能够在拥有共同目标的地方一起努力应对这一全球威胁吗?在我们有分歧的地方 – 在南中国海,而且我们有一些贸易分歧需要解决 – 我们能够以不导致公开冲突的方式努力克服这些分歧,并找到对我们双方都好的解决方法吗? 我认为,从马尔阿拉歌产生了一些对彼此非常重要的承诺。我们建立了四个非常高级别的对话。我们过去与中方之间有许多,许多对话 – 超过20个对话 – 但我们感觉这些对话的级别不足以处理我们的关系这一问题,所以中方同意指定非常高级别的人士,因此我们就有了四个对话。外交与安全对话由我本人和马提斯部长与对应的中国官员领导。我们已经召开了两次外交与安全对话。经济与贸易对话已经举行了两次会晤。那是由马努钦部长和罗斯部长领导的。我们还有其他两个对话尚未召开:执法与网络安全;以及社会或人民间交流。 所以,这些对话实际上是为了帮助我们探究对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和两个重要的军事力量来说存在的难题,我们想要如何应对这些问题,而且它们已经 – 我认为它们到目前为止对我们很有好处,它们非常有助于我们推动对彼此利益的理解,所以我们将会继续这些对话。而且,我想再一次感谢苏森·索恩屯助理部长帮助推动这些对话。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