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译] 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对新闻记者发表讲话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20年9 月2 日 [摘译] 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对新闻记者发表讲话 国务卿蓬佩奥:诸位上午好。很高兴见到大家。 * * * * 关于多边领域其他方面的情况,我期待下星期出席一系列网上会议,会见东盟(ASEAN)和印度-太平洋(Indo-Pacific)地区的对等官员。 我们将对范围广泛的问题进行讨论, 涉及COVID冠状病毒疫情、北韩、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香港和缅甸若开邦(Rakhine State)等。 我还将提出特朗普政府(Trump administration)如何恢复美中关系对等的问题。今天,我们继续进行这方面的必要工作。 多年来,中国共产党对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工作的美国外交人员制造了巨大的障碍。 具体而言,中国共产党采取一套不透明的批准程序,目的在于阻挠美国外交人员执行例行公事,出席各类活动,安排会议,以及与中国人民联系,特别是在大学校园内和通过报刊和社交媒体进行的工作。 今天,我宣布国务院已建立一项制度,要求在美国的中国高级外交人员访问大学校园和会见当地政府官员需经过批准。中国各使领馆在使团驻地以外主办超过50人的文化活动也需得到我方批准。 此外,我们正采取进一步措施确保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使领馆的正式社交媒体账户正确地被识别为政府账户,即中国政府账户。 今天,我部负责东亚-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Assistant Secretary of East Asia-Pacific Affairs)史达伟(David Stilwell)也在场。他将回答一些提问。 我们仅要求对等。我国外交人员在中国的活动权限应该与中国外交人员在美国的活动权限相对应。今天的措施将使我们朝这个方向迈出一大步。 关于中国的其他问题。 最近,副国务卿克拉奇(Krach)向美国各大学的管理委员会发函,提醒他们注意中国共产党对学术自由、人权和大学捐赠活动构成的威胁。 这些威胁可以采取各种形式,例如对研究工作的违规资助、盗窃知识产权、恐吓外国学生及不透明的人才招聘活动。 大学管理委员会可以通过采取几个关键步骤,帮助确保他们机构拥有干净的投资和干净的捐赠基金: 将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公司在捐赠基金中的投资公开,特别是那些在新兴市场指数基金中的投资。 断绝被列入商务部(Commerce Department)实体名单(Commerce Department Entity List)的中国公司的投资,这些公司助长践踏人权,军事胁迫和其他违规行为。 理解总统金融市场工作组(President’s Working Group on Financial Markets)发布的建议,该工作组审视了在美国股票市场上市的中国公司对投资者的风险。 继续专注中国,但转向边界以外: 我们希望印度-中国边境局势得到和平解决。从台湾海峡(Taiwan Strait),到喜马拉雅山(the Himalayas)以及更远的地方,中国共产党在采取一个明显和不断加剧的霸凌邻国的模式。 霸凌行为也明显表现在南中国海。上周,美国针对对中国共产党在那里的帝国主义行径负有责任的中国个人和实体实行了制裁和签证限制,那些行径包括进行非法的能源监视,在我们的盟国菲律宾和其他国家的经济区内从事活动。 ...
阅读更多»

美国务次卿:消除恐怖主义需防范于未然

华盛顿—美国国务部主管公民安全、民主和人权事务的次卿莎拉·休厄尔星期二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演讲时说,对抗暴力极端主义威胁的长期策略是防止下一个“伊斯兰国”的出现。 休厄尔说,尽管情报、军事和执法部门在反恐工作上取得成果,恐怖主义的发展趋势仍处于近代史上最严重的时期。恐怖主义网络继续在全球蔓延,新的威胁层出不穷,美国及其盟友的反恐策略必须从全面入手,以应对暴力极端主义得以发展和蔓延的深层次原因。 休厄尔指出,过去13年来,暴力极端主义在世界各地的冲突中迅速扩张,那些不具合法性、采取高压政策的政府让恐怖分子可以乘机伙同地方叛乱团体和犯罪网络在那些管制不严的地区利用人们的不满情绪发起行动。 休厄尔说,当前最受人关注的一种暴力极端主义是以“伊斯兰国”和博科圣地所代表的这一形式。与基地组织不同的是,这些组织不只是以偏执的教义以武装手段颠覆现有的国家权威格局,而是要扩张地盘、掠夺资源、控制人口,在巩固统治的同时推行那些毁灭性的极端思想。这些组织不仅造成了地区的不稳定,还对美国及盟友发动袭击,挑战二战后的世界秩序。 休厄尔认为,对抗暴力极端主义威胁的最有效途径是防止它的扩散,长期的策略应该是通过组建国际同盟防止下一个“伊斯兰国”的出现。 休厄尔说,使个人变得激进的原因包括无聊、世代之间的矛盾、寻找更多的生活意义、追求冒险、炫耀、希望获得接受、复仇等;而造成群体激进化的诱导因素有社会的排斥、政治权利被剥夺、经济地位低等等。 休厄尔还说,那些被边缘化和受到排斥的群体更容易受到恐怖分子的利用,因此必须要预见并监测这类容易被忽视的漏洞。决策者不仅要应对当下的威胁,更重要的是着眼于关注那些可能受到激进意识形态影响和可能与外国恐怖主义组织有共同目标的群体。 转载自VOA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