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商务部部长佩尼·普里茨克在北京微软研究和创新中心的讲话

美国商务部部长佩尼·普里茨克在北京微软研究和创新中心的讲话 预备讲稿 2015年4月14日,周二 佩尼·普里茨克 感谢微软研究和创新中心接待我们。我非常高兴来到北京。 这是我作为部长的第三次访问,但是我曾以个人和职业身份多次来过这里。事实上,我的第一次访问是在1984年。我实实在在地见证了过去30年北京的转变。 我也非常高兴我的好朋友,佘尔伍德—兰德尔副部长在这里代表能源部参与这次历史性的访问。 这是我们政府的首个被命名为 “总统代表团”的贸易使团,它强调了欧巴马总统深深致力于一个强有力和建设性的美中关系。 我们访问的中心讯息是:有了负责任的伙伴关系,我们将一起做更多生意,并且通过这么做,我们将保护和改善我们的环境。 我们两个市场是这个星球上最大的—加在一起,我们占全球GDP的35%。 我们的人口总数超过16亿—仅略低于世界的1/4。 美中商品和服务贸易加在一起达国际贸易总量的约1/5。 我们的经济规模和覆盖面意味着我们共同取得的成就对国际事务有着广泛深远的影响。 正如欧巴马总统所说的—我引用一下:“美国欢迎一个和平、繁荣、稳定、在世界上扮演负责任角色的中国的持续崛起。而且,我们不止欢迎它,我们支持它。” 他已经与中国领导人一起努力把这一愿景转变为现实—推动促进更加开放的、更加以市场为驱动的双边贸易和投资政策。 作为负责加强美国与全世界经济纽带的机构,商务部在实现欧巴马总统对我们商业关系愿景的努力中发挥主导作用。 我们重新将商业置于我们伙伴关系的中心位置: 1.通过商业贸易联合委员会; 2.通过由“选择美国”(我们首个全政府的倡议)所建立的投资纽带,旨在吸引对美国的外来直接投资; 通过像这样的贸易代表团。 我们的态度是简单和直接的:我们想要更多的交往。 我们想一起做更多生意。 我们希望与中国有一个建立在共同利益和相互尊重基础上的关系。 在欧巴马总统11月访华期间,对待我们关系的这一态度处于核心位置。 我们两国元首的共同领导作用成就了减少危险排放的里程碑式协议。 美国同意在未来10年里将温室气体排放在2005年的水平上减少高达28%,而且; 中国同意,截至2030年,使碳排放量达到峰值,并增加中国能源供应当中非化石燃料的份额,如果不是更早。   实现这些承诺的决心来自世界上最大的两个能源市场,和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碳排放者,这将对我们星球的未来至关重要,也将为他人树立榜样。 在这一里程碑式协议的要求以外,中国的能源需求和环境挑战的规模是巨大的。中国消费世界上1/3的石油和世界上几乎一半的煤。 中国是最大的清洁能源市场,拥有多于其他任何国家的风能和太阳能,并且正在发展世界上最大的水电市场。 但是想要实现习主席11月所作的承诺,中国截至2030年仍需安装大约1000吉瓦的清洁能源产能。 换个角度来说:要达到清洁能源目标,中国从现在开始到2030年,每年需要安装相当于西班牙全部发电量的产能—全部只使用可再生能源。 中国致力于这一非凡的事业,不仅是为了实现其在气候变化上所作的承诺,而且是为了改善中国人民的生活和刺激经济发展。 以我们的经验来讲,我们明白将环境保护作为优先事项可以创造大量经济机会。 想一想美国自通过《洁净空气法》之后的四个十年所发生的。从1970年(当该法律被采用)直到2012年: 1.主要污染物排放降低了72%; 2.我们的GDP增长了219%,以及; 3.私营部门就业增长了88%。 美国的经历表明环境保护不会阻碍经济增长;它促进其增长。 劳工们更加健康,这意味着由于生病而损失的生产时间减少,以及少花钱在保健上。 投资者越来越多地被吸引到拥有洁净空气、洁净水和健康环境的市场—尖端人才想要居住的地方。 确实,当一国致力于减少污染时,创造和生产清洁技术的公司受益。 在新行业里带动了创新。 这便是为什么中国和美国都在去年11月的历史性气候协议中作出了相当大的承诺。 习主席对在2030年前使碳排放达到峰值和增加你们的能源供应当中非化石燃料份额的承诺是大胆且富有雄心的。 为了支持这个愿景,欧巴马总统让我们率领这个贸易代表团。 我们代表团的目标是: 拓展美中合作以支持十一月的气候协议; 探索美国企业支持中国的首要任务之一—智能城市和智慧发展的机遇; 在美国公司代表着黄金标准的部门—包括绿色建筑和交通、能源改造和能源效率、清洁空气和水技术等—带来美国的专长;  基于我们在能源和环境研究上的牢固关系为美国公司培育更多私营部门的机遇。   根本上,我们想让美国公司在建设中国的清洁能源未来上发挥更大的作用。 ...
阅读更多»

伊利萨贝斯∙佘尔伍德-兰德尔副部长于联合贸易使团访华期间在北京微软园区的讲话

2015年4月14日-上午8:17 伊利萨贝斯∙佘尔伍德-兰德尔博士 能源部副部长 谢谢洪博士的介绍。我还要特别感谢微软今天接待我们。 我们两个国家是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我们也是世界最大的碳排放者。 这意味着我们有力量来塑造我们星球的未来。 正如我们两国元首去年11月明确表示的,气候变化是“人类面临的最大威胁之一”。相应地,他们已经承诺共同努力应对这项挑战,包括宣布了这个贸易使团。 这个贸易使团不仅是去年历史性协议的一个产物,它还是一项国际努力中的重要一步,来为在巴黎的成功的会议打下基础。今年世界主要国家将在那里召开一次重要的气候峰会。11月的联合气候声明是美国和中国之间多年协作的成果。 2009年,也就是欧巴马总统上任第一年,我们启动了七项清洁能源联合倡议,包括重要的美国-中国清洁能源研究中心。 两年前,欧巴马总统提出了他的气候行动计划。在他于乔治敦大学宣布气候行动计划的讲话中,欧巴马总统特别提到了作为气候合作重要伙伴的中国和习主席。 去年秋天,在中国这里,欧巴马总统和习主席迈出了勇敢的一步,宣布我们两国关于后2020气候目标的一项历史性协议。 中国承诺在2030年前后达到碳排放峰值—并致力于更早达峰。中国还承诺到2030年将非化石能源占全部能源比例提高到20%左右—将目前来自核与可再生来源的能源比例提高近一倍。 同时,美国承诺到2025年将我们的排放减少26-28%。 美国-中国声明这一事实已经对我们正在世界各地进行的讨论的性质产生了巨大影响。它彻底地改变了整个讨论。 而正是在这个背景下,普里茨克部长和我,以及24家美国公司为这个贸易使团来到中国。 通过政府对政府对话,以及更重要的,通过企业对企业合作,我们可以推动将使履行我们国家雄心勃勃的气候承诺成为可能的技术、商业模式和政策。 莫尼斯部长将技术描述为彻底改变我们如何带来解决方案的因素。他用这个词并非偶然,因为正如我们元首关于气候的声明,低成本、低碳技术有改变全球气候局面的潜力。 降低绿色技术的成本使雄心勃勃的政策得以实现,并终将使得清洁能源目标实现起来容易得多。 降低这些技术的成本还使得较不发达经济体能够参与到向低碳未来的转向中—从而极大地提高我们可以产生的影响。 在能源部,我们参与了整个创新链来帮助迎接这一挑战。 从基础科学开始,能源部直接通过我们17个国家实验室推动最前沿的研究,并与大学和私营部门合作。 下一个环节是开发—将突破性科学转化为突破性技术。 能源部通过我们的能源高级研究项目局,也就是更为人熟知的ARPA-E,支持私营部门中的开发。ARPA-E支持开发我们相信将带来彻底改变的技术的公司。 创新链中的下一个环节是示范与部署。 能源部的贷款项目办公室支持新技术的初期部署—而我们已经为此投资超过300亿美元。 这些融资正在支持世界最大的风力发电场之一、数个世界最大的太阳能发电和热能存储系统,以及三十多年来首批即将在美国开始建设的新的核反应堆。 能源部与中国的合作从根本上讲专注于同样的方式:开发最前沿能源技术,降低成本,并增加部署。 有了低成本和可靠的清洁能源技术,当涉及到气候变化时,政府可以做出富有雄心的政策选择。 举一个具体的例子,我们在碳捕集,利用和储存(又称CCUS)的联合研究,开发和示范的努力,为减少煤的碳排放提供了巨大潜力。 中国消耗的煤比所有其他国家的总和还多 – 使之成为先进技术的一个主要市场, 如果目前被视为废弃物的碳可加以利用的话,也将成为一个主要受益者。 在美国,煤是我们“一揽子”能源战略的一个关键的组成部分,并将一些技术发展到试点项目的阶段,把碳注入到枯竭的油井中提取新油,或者使用捕集的碳来造肥料。 作为两国元首的历史性十一月气候声明的一部分,美国和中国同意就主要的碳捕集和封存与利用项目共同努力,两者都扎根于联合研究和开发工作以及商业部署。 通过合作,我们可以继续推进这些技术,降低成本,并使这一重要能源的使用更清洁。 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些在美国,随着新能源技术解决方案改变我们的市场,我们所见的成果。 首先,风能在美国迅速增长,预计到2030年将产生高达20%的美国能源需求。 其次,对消费者而言,太阳能光伏组件的成本自2008年以来下降了近80%,我们的太阳能装机容量是我们在2008年的17倍,太阳能产业增加就业机会的速度比美国经济的其他产业快10倍。 第三,LED灯持续的时间是白炽灯泡的25倍,而且高效 – 预计到2030年将为美国人每年节省超过300亿美元。 第四,电动车销量在美国和中国继续上升。 我们打算在上述这些成功的基础上,把继续部署这些技术和把下一代尖端技术发挥到极致并举,使我们的经济共同成长和随之而来的我们都寻求的减排成为可能。 我在这个讲话的开头指出,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碳排放者和最大的经济体,我们是向着巴黎的道路前行的最重要的国家其中的两个。一起,我们有改变历史进程的力量,真的。 而且,我们一起也可以开始铺设巴黎之后的路,那时世界可以转向我们—清洁能源的两个最大的生产者和消费者—寻求解决方案。 考虑到这一点,现在我非常荣幸地介绍美国商务部长,佩尼·普里茨克。 1977年我就认识了佩尼,我们在哈佛大学一年级的第一天结识。我们俩都在卡利佛尼亚出生并长大,而我们穿越美国到马萨楚西茨上学。然后她回到卡利佛尼亚斯坦福大学获得法律和商科学位。 从那时起,佩尼在公共和私营部门都以非凡的领导者而出众。在她涉猎的每个领域,她都是建设者。 她建立了许多成功的企业,其中包括凯悦的经典住宅,普里茨克地产集团和阿尔特米斯房地产伙伴公司。她在建立芝加哥这个了不起的城市中起到了领导作用,她住在那儿直到搬到华盛顿去担任商务部长一职。 几十年来,她一直是建设国家教育和艺术能力和我国政治生活中的一支重要力量,包括在欧巴马总统的历史性选举中设立了筹集到前所未有的资金总额的活动。 现在,我们很幸运,她在她目前的角色中建立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强有力的商业关系,并期待听她今天谈谈这一重要使命。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