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正式重新加入《巴黎协定》

美国正式重新加入《巴黎协定》 美国东部标准时间 2021年2月19日 上午07:49 安东尼·J·布林肯国务卿 1月20日,拜登总统于就任首日签署文书,使美国重返《巴黎协定》。根据《协定》条款,美国于今天正式重新成为《协定》的成员国。 《巴黎协定》是一项前所未有的行动框架。我们知道这一点,是因为我们帮助设计了它并使之成为现实。《协定》的目的既简单又广泛:帮助我们所有人避免灾难性的全球变暖,同时提高世界各地应对我们已经看到的气候变化的影响的复原力。 虽然2016年我们加入《协定》意义重大,如今我们的重新加入同样意义重大,但我们在未来数周、数月和数年的行动甚至还要更加重要。 你们已经看到并将继续看到我们将气候变化纳入我们在各个层面上最重要的双边和多变对话之中。在这些对话中,我们在问其他领导人:我们如何才能一起做更多? 气候变化和科学外交绝不能再变成我们外交政策讨论的“附加项”。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现实威胁以及聆听我们的科学家在我们的内政外交政策优先事项中占有中心地位。在我们有关国家安全、移民、国际健康卫生工作的讨论中,以及在我们的经济外交和贸易会谈中,它们是至关重要的。 我们正在全方位地重新与世界进行接触,包括通过总统将在4月22日举办的领导人气候峰会。时间再放远一些,我们非常期待与英国和世界各地其他国家一起努力,使COP26气候峰会取得成功。
阅读更多»

2021年气候适应峰会开场致辞

2021年气候适应峰会开场致辞 美国国务院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21年1 月25 日 总统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发表讲话 主持人:欢迎克里先生。很高兴见到您。欢迎出席这次世界领导人举行的虚拟会议。的确很高兴见到您。请告诉我们美国是否有什么新的宏伟计划? 国务卿克里:完全可以,谢谢您。很高兴见到您。首先感谢吕特(Rutte)首相和荷兰政府主办这次重要和及时的会议。很荣幸能出席这次会议。也请允许我感谢秘书长古特雷斯(Guterres)坚持不懈为气候变化问题发挥领导作用。当然还有我的朋友潘基文(Ban Ki- moon),他对于我们谈判达成巴黎协议(Paris Agreement)并使协议生效发挥了重要作用。他始终是一名伙伴,不仅在气候问题上,而且涉及其他众多问题和挑战。 3年前,科学家对我们提出了十分严厉的警告。他们说,为了避免气候变化最恶劣的后果,我们仅有12年的时间。现在我们只剩下9年。我感到遗憾的是,我国已缺席了其中3年的时间。在美国,我们在一年内为3场暴风雨造成的灾害耗费了2,650亿美元资金——仅用于受灾后的清理整顿工作。去年,一场暴风雨就消耗了550亿美元。我们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必须正视一个千真万确的现实,因为防止损失或至少降低损失需要的资金少于清理整顿工作的代价。 现在,毫无疑问,我认为人人都需要认识到,最好的适应方案是实事求是地视危机为需要解决的紧急事务,采取更多的行动制止地球温度上升,以巴黎协议规定的1.5摄氏度为限。我认为越来越多的科学家确认1.5摄氏度是一个重要的节点。我们现在恰恰处于升幅可达3.7至 4.5摄氏度的状况,基本上使地球上最弱势和最贫困的人口陷入无法生存的境地。 为此,不论是公共意识,还是出于常识,都急需我们降低排放。拜登总统(President Biden)已经将抗击气候变化列为本届政府的第一要务。感谢上帝,我们现在有一位总统能够带领我们,告诉我们真相,牢牢地抓紧这个问题。而且拜登总统知道,我们必须前所未有地采取一切方式迎接这项加速恶化的挑战。他知道我们仅有很有限的时间加以控制。 为此,美国立即重新加入巴黎协议。我们愿尽我们的一切可能竭诚努力,确保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问题大会(COP26)的结果能导致有胆略的气候行动,使所有主要的排放国大幅度提高标准,同时使我们能够为保护最弱势的群体尽一份力量。 我们已经启动我们的相关工作,准备为美国迎接这项紧迫的挑战确定新的国家自主贡献。我们将根据实际情况尽快宣布我们的国家自主贡献。本届政府还愿为气候行动进行大量投资,不仅在国内纳入我们为更好地在Covid冠状病毒疫情后恢复生机进行的努力,而且在国际上,我们将履行我们对气候问题的财政义务。长期而言,争取在不迟于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并将升幅保持在1.5摄氏度范围内,仍然是为建设对气候问题的抗御和适应能力采取的最佳政策。除了对最富有和最有特权的人以外,升幅达3-4摄氏度的世界完全无法适应形势。与此同时,我们还必须建设抗御能力,保护各社区避免受气候变化的影响,而目前受到的影响已见诸于大气中的排放。现在,其中某些方面的影响已不可避免,因为已经出现暖化现象。但我们如果不立即采取大胆的行动,努力建设抗御气候变化的能力,就可能看到各方面的经济发展出现大幅度逆转。各地生活贫困和容易受气候影响的社区显然将付出最高的代价。 所以,美国将在3方面进行努力,强调高标准,强调抗御能力,强调适应能力。利用美国的发明和气候数据及信息更好地认识和管理气候危机,特别是在发达国家。我们将为各种适应和抗御计划大幅度提高财政流量,包括采取优惠的财政措施。我们将与双边和多边机构共同改善抗御工作的质量。我们将与美国和其他地方,发展中国家的民营部门共同倡导工商业与所依赖的社区发展更大程度的合作。 这是我国政府上上下下的坚定信念。现在每一个机构都成为我们气候工作团队的一员。只有共同努力, 我们才有能力建设抗御气候变化的能力。这对于挽救生命和实现我们对今后世世代代和目前生活极为艰难的人们承担的道德责任具有重大意义。 为此,我们很高兴能够重新回归。我想告诉诸位,我们在缺席4年后谦诚回归,将尽一切努力加以弥补。 主持人:克里先生,很高兴您能够重新回归。多谢您。全世界对美利坚合众国重建气候问题的雄心表示感谢。多谢。
阅读更多»

巴黎气候问题协议

巴黎气候问题协议 白宫 新闻秘书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21年1月20日 代表美利坚合众国的接受书 本人,约瑟夫·拜登(Joseph R. Biden Jr.),美利坚合众国总统,已对2015年12月12日在巴黎达成的巴黎协议(Paris Agreement)进行审阅和考虑,谨此代表美利坚合众国接受该协议及其包含的所有文献和条款。 2021年1月20日完成于华盛顿 约瑟夫·拜登
阅读更多»

关于美国退出巴黎协定

关于美国退出巴黎协定 11/04/2019美国东部标准时间下午03:44 迈克尔·R·蓬佩奥国务卿 今天,美国开始了退出《巴黎协定》的进程。根据《协定》的规定,美国向联合国正式提交了退出的通知。退出将于此通知书送达后一年生效。 正如特朗普总统在2017年6月1日的讲话中所指出的,他做出退出《巴黎协定》的决定,是因为美国根据该协定做出的承诺给美国工人、企业和纳税人带来了不公平的经济负担。美国已经减少了所有类型的排放,即使我们正在发展我们的经济,并确保我们的公民有机会获得负担得起的能源。我们的结果不言自明:从1970年到2018年,美国影响人类健康和环境的标准空气污染物排放量下降了74%。2005年到2017年,美国的温室气体净排放量下降了13%,尽管我们的经济增长了19%以上。 美国的做法结合了全球能源结构的现实,清洁、高效地使用所有能源资源和技术,包括化石燃料、核能和可再生能源。在国际气候讨论中,我们将继续提供一种现实和务实的模式——以现实世界记录的成果为基础——表明创新和开放的市场会带来更大的繁荣、更少的排放和更安全的能源来源。我们将继续与我们的全球伙伴一起努力,增强应对气候变化影响的能力,做好应对自然灾害的准备。正如我们过去所做的那样,美国将继续研究、创新和发展我们的经济,同时减少排放,并向我们在全球的朋友和伙伴伸出援助之手。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