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部发言人诺尔特关于提勒森国务卿和杨洁篪会晤的讲话

“2018年2月8日,提勒森国务卿在国务部主持了与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的双边会晤。他们一致认为,继续保持一个建设性和富有成效的合作关系,以合作应对共同挑战及坦率处理我们的分歧是重要的。会晤期间,双方重申了特朗普总统和习主席致力于继续向北朝鲜非法核武器和导弹项目施压的决心。他们就实现一个公平对等的双边经济关系的必要性,以及阻止致命毒品流通的共同措施进行了讨论。提勒森国务卿和国务委员期待在2018年上半年的下一次外交与安全对话中继续就这些及其他议题进行讨论…我们与中国有着广泛的关系。显然,我们有合作领域,即我们就北朝鲜问题及无核化的重要性有着一致看法。在这个问题上,我们预期、我们希望中国会做得更多,因为我们知道在坚持联合国安理会针对北朝鲜实施的已有决议和制裁方面,他们可以做得更多。我们并不是在寻求与中国政府对立。我们只是在识别中国已采取的破坏基于规则秩序的行动。我们的对话是深入而广泛的。它们除了包括贸易和国家安全问题之外,还可以包括网络问题,还可以包括人权。民主是经常出现的话题,新闻自由也会被提起。”—国务部发言人希瑟·诺尔特
阅读更多»

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和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 ) 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2017年6月21日 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和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 ) 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 迪安∙艾奇逊会议厅(Dean Acheson Auditorium)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国务卿蒂勒森:大家下午好。我很感谢马蒂斯部长、国务委员杨洁篪和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出席了一天十分富有成效的会议。 马蒂斯部长和我很高兴主办第一次外交安全对话(Diplomatic Security Dialogue)。双方在马拉阿歌庄园(Mar-a-Lago)首脑会晤期间一致同意采取这种形式的对话。这次对话是为实现双方首脑关于发展建设性、注重成效的双边关系确定的4个对话领域之一。 我们将在比以往更高的层次上继续进行由文职和军事机构主管官员参加的这些磋商。我知道,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期待今年晚些时候进行对中国的国事访问。 如我们以前所说,40年以来美国和中国经历了——双方关系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这些对话提供了一个契机,有助于双方考虑下一个40年双方如何交往,如何与对方相处。为了进一步发展这种关系,我们须在双方拥有共同安全利益的问题上扩大合作领域,如同我们今天所做的。但是我们还须直接和十分坦率地处理涉及我们面临的威胁和双方存在分歧的领域,从而我们可以缩小这些分歧,解决有关的问题。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DPRK)构成的威胁是今天该地区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我们双方都呼吁朝鲜半岛(Korean Peninsula)实现完全的、可核实的和不可逆转的去核化。我们要求DPRK按照联合国安理会(UN Security Council)有关决议,停止其非法的核武器项目和弹道导弹试验。我们重申,我们坚持全面执行联合国安理会所有的相关决议。 例如,我们双方都同意,根据有关决议,我们两国的公司不应该与联合国指认的任何北韩实体有商务往来。中方了解美国视北韩为我们最严重的安全威胁。我们向中方重申,他们如果希望防止该地区局势进一步升级,就有外交方面的责任对该政权施加更大的经济和外交压力。 北韩通过洗钱、朝鲜海外人员的敲诈勒索和恶意的网络活动等一系列犯罪活动为其武器项目筹集款项。我们必须加紧努力切断这些收入来源。世界各国和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正为此共同努力。我们希望中方也能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美国仍然要求北方——坚持——坚决要求北韩为多次违反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承担责任。安理会有关决议明确禁止其核武器和弹道导弹项目。该政权为这些被禁止的项目挪用资源,使北韩人民遭受苦难。我们为此感到痛心。我们敦促DPRK政权为本国人民选择一条更好的道路。 我们还就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问题坦率地交换了意见。马蒂斯部长和我都明确指出美国的立场保持不变。我们反对通过南中国海前沿岛礁的军事化改变原来的现状,反对未得到国际法支持的过分的海上领土主张。我们主张维护航行和飞越的自由。 在这个问题上,中方已经承诺按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等公认的国际法原则和平解决纠纷。双方在对话期间还决定进一步合作抗击恐怖主义构成的全球性威胁。我们期待中方采取具体有效的方式为伊拉克政府提供帮助,保证该国在打击伊斯兰国(ISIS)和开始漫长的重建工作之际实现长期稳定和经济增长。 双方在讨论下一个40年的问题时涉及的一个重要方面是——增进我们双方军队和两国政府之间的互信和降低风险的长期努力。以双方为空中和海上空间问题已经做出的努力为基础,美国和中国的文职和军事团队开始就涉及太空、网络空间、核力量和不扩散等战略方面的新领域进行讨论。我们必须在这些领域促进稳定,制定强有力的国际标准。我们需要中方发挥重要作用。 最后,我们讨论了本届政府将如何维护美国人民和人权等普遍价值。我们不会避而不谈我们对中国人权纪录表示的关注。在今天的会议期间,我直言不讳,坦诚相见。为了增进我们双方的合作和缩小分歧,磋商并不足以解决问题。我们今天达成的行动项目为扩大合作的领域奠定了基础。我们期待进行下一次这个层次的磋商和我们两国首脑的会晤。 现在请马蒂斯部长讲话。 马蒂斯部长:好的,谢谢你,国务卿蒂勒森。下午好,女士们、先生们。对国务卿蒂勒森的报告做几点补充,让你们了解一些国防部的观点。这是一个我们两国展开哲理性磋商的一个独一无二的机会,涉及我们如何讨论这些问题以及讨论前面的道路,我们共同迎来对方官员,杨国务委员和房将军。 在这次由我们两国总统在马阿拉歌庄园峰会上同意举行的首轮对话中,我们有机会一窥一个我们能够创建的互惠互利的未来。正如国务卿蒂勒森提到的,美国寻求同中国建立一种有建设性的、注重成效的关系。像我们刚刚完成的外交与安全对话这样的大事反映了我们提升并集中展开我们的双边磋商的努力。我致力于改善美中防卫关系,使它继续成为我们整体关系中的一个稳定性因素。我们两国能够而且正在以互利互惠的方式进行合作。 我们侧重于有助于在我们两军之间更大地降低风险、在我们之间打开并保持有效的沟通渠道,以及在我们力所能及的领域扩大合作范围的机制。与此同时,我们确实在存在分歧的领域管理我们的分歧,而且虽然我们两国之间的竞争肯定会发生,但冲突却不是不可避免的。 今天下午,我们重申了北韩的核导弹项目是对亚太地区的和平与安全的一个威胁。我们还重申了我们进行合作的坚定承诺,其中包括通过联合国,以实现我们让朝鲜半岛去核化的共同目标。与此同时,我们还将继续采取必要措施,保卫我们自己及我们的盟友。 我们还讨论了该地区其他地方的航行自由以及在海上空间和平解决有关纠纷的重要性,并讨论了在南中国海缓解紧张局势及降低风险的方式。在我们就这个问题保持公开对话的同时,美国将继续在国际法允许的地方飞行、航行及作业。 第三,美国和中国同意探索军事合作的新领域,其中包括旨在提高透明度和相互理解的军官交流,以及探讨国务卿蒂勒森所提到的战略问题。我们欢迎有机会同中国有关官员就战略议题进行接触以讨论我们的分歧,而且现在将在我们能够合作的领域向前推进。 谢谢你们。 诺尔特女士(MS NAUERT):我们今天要回答两个问题。首先,请美国之音(Voice of America)的张蓉湘(Nike Ching)提问。请。 问:非常感谢您,国务卿蒂勒森先生。在您最近于3月访问中国后,来自休斯顿(Houston)的越南裔美国人潘婉芬(Sandy Phan-Gillis)被释放了。今天,在您同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进行磋商之后,我们是否能够期待有关被关押在北韩的另外三名美国人获释的好消息会很快传来? ...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