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在美洲国家组织发表讲话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 在美洲国家组织发表讲话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19年1月24日   国务卿蓬佩奥:多谢诸位。美国是委内瑞拉的朋友,是委内瑞拉人民的朋友。我们目睹了委内瑞拉人长期以来受尽的苦难。我们了解他们的处境。现在已经下台的马杜罗(Maduro)专制暴政让这个国家及其人民处于窒息状态,久历艰辛,苦不堪言。 昨天,美国与委内瑞拉人民站在一起,出于对委内瑞拉民主的尊重,欣然承认国民议会(National Assembly)议长胡安•瓜伊多(Juan Guaidó)为委内瑞拉临时总统。诸位已经看到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和我为此发表的声明。 其他诸多国家,包括美洲国家组织的成员也已经承认现任临时总统。我们感谢这些国家的支持。 现在,美洲国家组织作为一个整体应该采取同样的行动。美洲国家组织的所有成员国都必须站在民主的立场上并尊重法治。所有承诺坚持《美洲民主宪章》(Inter-American Democratic Charter)的成员国现在都必须承认瓜伊多为临时总统。 辩论的过程已经结束。前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的政权属于非法政权。他的政权道德败坏,经济衰退,腐败成风,丝毫不讲民主。我重申:前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的政权属于非法政权。为此,我们视其所有的宣言和行动都是非法和无效的。 考虑到上述事实,我们呼吁委内瑞拉安全部队保证为临时总统瓜伊多的人身安全提供保护。我们获悉昨天有一些示威民众被杀害,100多人被逮捕。为此,我重申我们发出的警告,马杜罗政权的残余势力不得采取暴力镇压和平的民主过渡。 美国并非在一朝一夕之间达成这样的结论。我们经过了长时期的考虑,经过了艰难的体验,对各种事实进行了审慎的评估,才得出这样的结论。我们并不孤单。美洲国家组织大会(OAS General Assembly)也对这些事实表示同意。去年6月,美洲国家组织大会宣布前总统马杜罗的重新当选是一场无效的骗局。今年1月10日,美洲国家组织永久委员会(OAS Permanent Council)宣布前总统马杜罗的第二届任期为非法。 委内瑞拉国民议会成为该国通过正当程序民主选出的唯一合法的部门。 1月23日,根据委内瑞拉宪法第333和350款,国民议会议长胡安•瓜伊多宣布担任委内瑞拉临时总统。他宣布的决定获得国民议会的一致支持,最重要的是获得委内瑞拉人民的支持。 临时总统瓜伊多在公开演讲中还阐述了他为恢复国家民主采取的步骤,包括自由、公正、透明和真正的民主选举。 美国坚定地站在他一边。我们随时准备支持国民议会、委内瑞拉人民和临时总统为委内瑞拉恢复民主和尊重法治进行的努力。 我们也随时准备在一旦实际可行时,向委内瑞拉人民提供人道援助。今天我宣布,美国已准备好向委内瑞拉人民提供2,000万美元以上的人道援助。这些资金将用于帮助委内瑞拉人民应对严重的食品和医药短缺,以及国家政治和经济危机带来的其他严重影响。我们作出这一援助宣布是根据临时总统领导下的国民议会的请求。 作为委内瑞拉人民的朋友,我们随时准备向他们提供更多帮助,协助他们开始重建被可耻无能的非法马杜罗政权所摧毁的国家和经济。 我们对委内瑞拉民主希望和梦想的支持与世界一些急于力挺前总统马杜罗的专制政权的做法形成鲜明对比。哈瓦那(Havana)政权对马杜罗独裁统治的扶持怂恿首屈一指。马杜罗政权多年来靠从古巴输入安全情报官员来维持其非法统治。他们向委内瑞拉警察传授施行酷刑、镇压和控制公民的阴险技巧。马杜罗是古巴压制研究院的好学生。 我们呼吁美洲国家组织及其所有成员国,本着基本的正当和民主原则以及无可非议的实地事实采取行动。 我们每个国家——我们每个国家——都必须像《美洲民主宪章》所表述的那样,响应促进和捍卫民主的召唤;在座各位都是宪章签署国。 我们也呼吁我们的所有伙伴和负责任的美洲国家组织成员国拿出领导力量,承诺支持委内瑞拉的民主过渡以及临时总统瓜伊多在其中的关键角色。 我们期待迎接委内瑞拉重新返回负责任的民主国家的行列,并继续成为我们美洲国家社会的一员。我们期待尽早迎接委内瑞拉临时政府的美洲国家组织代表。我们期待与所有负责任的美洲国家组织成员国、委内瑞拉人民、我们的美洲间体系以及瓜伊多总统的临时政府一道努力,在委内瑞拉恢复民主。 我们——我们每个国家——具有一个重要机会,帮助委内瑞拉人民重新过自由生活。我请求我们的同事们再次召开外长会议,就委内瑞拉的和平民主过渡继续我们的对话。历史将记住我们是否向他们伸出援手。美国呼吁所有美洲国家组织成员作出正确决定,并且现在就作出这一正确决定。 谢谢各位。
阅读更多»

国务卿讲话:政府庆祝《人口贩运受害者保护法》获重新授权

国务卿讲话:政府庆祝《人口贩运受害者保护法》获重新授权 2019年1月10日 美国东部标准时间下午12:13 媒体声明 国务卿迈克尔·R·蓬佩奥 华盛顿DC 2019年1月10日 周二,总统签署了四项法案中的最后一项,使之成为法律。这四项法案共同重新授权并重申了2000年《人口贩运受害者保护法》(TVPA)原法案中突破性的保护措施,巩固了美国在全球打击一切形式的人口贩运的工作基础。 自2000年以来,TVPA一直是联邦全面打击贩运工作的基石,它体现了两党以及立法-行政合作打击人口贩运。国务部发挥主导作用,执行此项立法,并在国内外推进这一国家安全优先事项,即打击包括债务奴役、家庭奴役以及非法招募和使用儿童兵在内的一切形式的性贩运和劳动力贩运。 经过此次重新授权,联邦机构有充分条件改善和扩大它们的工作。对于国务部而言,这包括敦促其他政府采取更多措施来确认受害者并为他们提供创伤知情护理——无论受害者是否是公民,以及采用以受害者为中心的方式起诉作恶者。我们还将继续与其他政府、非政府组织、企业、幸存者和信仰团体合作,吸取经验教训并贯彻已知可行的策略,阻止人口贩子、关爱幸存者以及从源头上防止罪行发生。现代奴隶制在世界上根本没有立足之地。
阅读更多»

美国国务卿就“消除对妇女的暴力行为国际日”发表声明

新闻声明 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18年11月23日 对女性施暴的行为是一个每年影响到千百万人的全球性问题。每一位妇女和女童都应当享有没有暴力的生活。美国致力于促进性别平等以及防止并应对针对妇女和女童的一切形式的暴力行径,从家庭暴力和性暴力直到强迫婚姻和所谓的“名誉处死”。 消除针对妇女和女童的暴力要求我们所有人——各国政府、私营部门、公民社会和基于信仰的组织——都必须采取行动。为使这个全球性难题受到关注,美国郑重纪念11月25日“消除对妇女的暴力行为国际日”(International Day for the Elimination of Violence Against Women),以及同时启动的“16天打击暴力侵害妇女行为的维权行动”(16 Days of Activism Against Gender-Based Violence)。 美国自豪地采取行动响应今年“16天维权行动”的主题——“制止在工作领域暴力侵害妇女的行为”(Ending Gender-Based Violence in the World of Work)。增强妇女全面参与公民及经济生活的自主权的社会更加繁荣、更加和平。制止工作场所内外的暴力行径能够确保妇女发挥她们作为领导人、创业者和创新者的潜力。美国致力于向女性提供职业发展和技能培训,促进妇女创业及扩大获取资本的渠道,并在工作场所消除性别歧视。
阅读更多»

摘译国务卿讲话:与佩特·蒙多晨间秀的佩特·蒙多的采访

采访 迈克尔·R·蓬佩奥 国务卿 通过电话会议 2018年11月21日 问题:很高兴您接受采访。我们表示感谢。让我们首先来谈一谈关于卡舒吉之死的情况。总统出来表态;他因为对此事的处理遭到了一些批评。他说这都是为了“美国优先”这一政策。在共和党内似乎有一些反对意见,林赛·格雷厄姆还有其他一些人说至少我们必须要考虑一下制裁。您认为在有了中情局的报告之后,怎样才是处理沙特一事的最佳方式? 蓬佩奥国务卿:我们一直是非常明确的。我们会追究那些进行了这起谋杀的人的责任。我们已经这样做了。我们已经制裁了17个人 ,他们中的一些人在沙特政府中有非常高的职位。我们要确保美国总是支持人权。我们也看到了在我们的任期内,沙特确实朝着这一方向努力。虽然不是毫无瑕疵的记录,但是肯定是取得了进展的。 而且特朗普总统从他开始竞选时就清楚地表明,对他而言最重要的是确保美国是成功的,并且确保我们保护了美国人民。沙特阿拉伯王国一直是美国一个重要的国家安全伙伴,它与伊朗凶残的政权对抗,而该政权真正对美国人民构成切实的风险。我们决心确保美国和沙特之间保持强有力的关系,这样我们才能够保护美国。 问题:迈克尔·蓬佩奥国务卿今天在KCMO广播电台调频710参加我们的节目,佩特·蒙多(Pete Mundo)为您主持。国务卿先生,让我们谈谈北朝鲜。很显然,现在流传着一些关于2019年年初可能进行会面—金正恩和特朗普总统之间的又一次峰会—的说法。我们在这一关系中处于什么位置以及这两个国家之间的下一步可能是什么? 蓬佩奥国务卿:这是特朗普总统外交政策议程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们上任时美国人民面临的最大风险之一就是北朝鲜发射会对美国造成极大破坏的导弹的能力。我们现在已经让北朝鲜人不进行导弹试验了。他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进行过核试验了。我们继续与他们进行谈判,让他们实施金委员长—我有机会多次与他会面—让金委员长完成他做出的承诺:北朝鲜完全的、经核实的无核化。这将对美国、对该地区都是好事,对北朝鲜人民来说也是极好的,我确实希望在2019年初双方领导人之间将举行一次峰会。
阅读更多»

摘译: 国务卿蓬佩奥和财政部长马努钦谈制裁伊朗问题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2018年11月2日 公开简报会摘译 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和财政部长史蒂文·马努钦(Steven T. Mnuchin)谈制裁伊朗问题 通过电话会议 国务卿蓬佩奥:……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总统退出了存在致命缺陷的核协议并实施了一场旨在从根本上改变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行为的新行动。我们今天谈到的这场行动中的这一部分简单明了。其目标是剥夺该政权用来在全世界传播死亡和破坏的种种收入。我们的最终目标是迫使伊朗永远放弃其有实据可查的不法行径,并作为一个正常的国家行事。 今天,我和努钦部长将谈到根据总统的指示实现对伊朗政权的所作所为的这些根本性改变的诸多努力路线之一。这些经济制裁固然重要,但也只是美国政府改变阿亚图拉·霍梅尼(Ayatollah Khomeini)、卡西姆·苏莱曼尼(Qasem Soleimani)和伊朗政权的所作所为的全部努力之一。 11月5日,美国将重新实施作为核协议的一部分一度被取消的针对伊朗的能源、造船、航运和银行部门的制裁。这些制裁打击伊朗经济的核心领域。它们对于促成我们寻求该政权做出的改变具有必要性。 为了使总统的施压行动取得最大的效力,我们同其他国家密切合作,尽大幅度切断伊朗的石油出口。我们预期将向八个司法管辖区提供一些临时份额,但仅仅是因为他们显示出了原油的显著削减以及在很多其他方面的合作,并为做到原油零进口采取了重要措施。这些谈判还在进行之中。这些司法管辖区中的两个将根据他们协议中的内容完全终止进口。其他六个的进口水平将极大削减。 *             *             *             * 我们极具针对性的方针正在成功地保持油价稳定,维持在具有标杆性的布伦特(Brent)油价在2018年5月我们退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时的水平。这不仅对美国消费者和世界经济有益,而且还能确保伊朗在石油出口急剧下降的情况下不能增加其石油收入。我们将,我们预期,甚至在这些制裁生效之前就已经将伊朗原油出口削减了超过100万桶。   *             *             *             * 本届政府对凝析油和原油一视同仁,因为该政权在决定将其石油收入用于非法弹道导弹、恐怖主义、网络攻击,以及其他像丹麦上周所揭露的暗杀阴谋一样的破坏稳定的活动时并不区分这两者。 从今天开始,伊朗能花在上述那些行径上的石油收入将是零。让我再说一遍,将是零。伊朗从原油销售中所得的收入的百分之百将存入外国账户,伊朗只能将其用于人道主义贸易或非制裁商品和服务的双边贸易。 这些新制裁将加速我们已经实施的制裁的极其成功的效力。我们采取的最大施压行动已使里亚尔(rial)大幅贬值,鲁哈尼(Rouhani)的内阁混乱不堪,而伊朗人民抗议腐败、虚伪政权的呼声更加响亮。 说到这里,我们今天的行动针对的是伊朗政权,而不是已在该政权之下苦难深重的伊朗人民。这就是我们一直而且将会保持我们的制裁中的很多人道主义豁免的原因,其中包括食品、农产品、医药和医疗设备。 我现在将请努钦部长讲话。 马努钦部长:非常感谢。自从特朗普政府执政以来,财政部就致力于在全球阻止伊朗破坏稳定的活动。我们展开了有大规模参与的对伊朗施加经济压力的行动,伊朗在全球仍是恐怖主义的最大支持国。迄今我们发布了对伊朗的19批制裁,作为施加最大压力的做法之一,我们明确了168个制裁目标。我们追究了伊朗政权用于资助其恐怖主义代理势力和真主党(Hizballah)及哈马斯(Hamas)、在也门的胡塞武装组织(Houthis)和在叙利亚的残暴阿萨德(Assad)政权的金融网络。 180天的最后期限在美东标准时间11月4日星期日午夜11时59分结束。从11月5日星期一开始迅速启动恢复最近一轮制裁,它们针对伊朗的能源、航运、造船和金融业。伴随星期一的行动,财政部还将在我们实施封锁的实体名单上增加700个名字,其中包括过去根据《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予以放松制裁的数百个目标,以及300多个新目标。这比我们历来所做的要多得多。基于伊朗核协议所取消的针对个人、实体、船只和飞机的涉及伊朗许多经济层面的制裁将得到重新实施,其中包括伊朗的能源行业和金融行业。我们通过我们施加最大压力的行动声势传递一个信息,即美国要大力贯彻我们的制裁。任何躲避制裁的金融机构、公司或个人都将冒失去与美国金融系统的关系和与美国或美国公司做生意的风险。我们的目的是确保不让国际资金流入伊朗政权财库。 我要就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信息系统谈几点,因为近几星期我接到许多关于它的提问。我谈四点。第一,SWIFT与其他任何实体没有区别。第二,我们已经忠告SWIFT,财政部在必要时将大力运用自己的权威继续对伊朗政权施加强力经济压力,如果SWIFT对被定为制裁目标的某些伊朗金融机构提供金融信息服务,它将受到美国制裁。第三,我们已忠告SWIFT,必须在技术可行的最快时间内切断与被我们定为目标的任何伊朗金融机构的联系,以免遭受制裁。第四,与我们过去的做法一样,与非制裁对象实体的人道主义交易可以使用SWIFT信息系统,就像以前做的一样,但是银行必须非常当心这些不是伪装交易,否则将面临某些制裁。多谢 。 *             *             *             * 蓬佩奥国务卿:……我们期待让伊朗人民有机会并在为让伊朗人民有机会拥有他们所希望的政府而努力——那将是一个不搜刮国家财富和将其用于在全球从事恶毒活动的政府。我指的是,现在这是一个在欧洲展开暗杀活动的政权,不仅在那些国家里谋杀伊朗公民,而且杀害生活居住在那里的百性,那些欧洲国家的公民。这是我们正在努力改变的行为,我们的每一项努力都是为了要使伊朗人民有机会得到不仅他们想要有而且应该有的政府。 *             *             *             * 蓬佩奥国务卿:……我们不能允许在阿拉克(Arak)和福尔多(Fordow)的核武器和核武器系统开发继续下去。我们将在星期一全面说明我们将对继续开发采取什么行动,防止那些设施从事通过扩散给世界带来危险的事。我们将向你们提供详细情况。这是一个长而复杂的回答,但我们将高兴在星期一早上回答。 *             *             *             * 蓬佩奥国务卿:……没错,伊朗方面会竭尽全力逃避这些制裁——对此我不感到奇怪。他们会把船关掉,他们会试图用私人船只去做,他们会试图找到不与美国打交道的第三方提供保险机制。伊朗逃避这些制裁的做法有一长列。你们都应认识到这是有原因的。这些制裁比以往任何向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施加的都严厉得多。所以他们要如此拼命地找到逃避途径。 我不会谈我们对付逃避的办法。办法很多,各种各样,而且不要误解:美国完全有准备尽我们的一切可能防止伊朗逃避,不仅对原油制裁和金融制裁,而且对所有目标和所有即将在星期一重新实施的其他制裁以及已有的制裁。  
阅读更多»

摘译:国务卿访谈:劳拉·英格拉汉姆秀

2018年10月31日,东部夏令时间下午1:29 国务卿迈克尔R.蓬佩奥 电话访谈 2018年10月31日 问:国务卿先生,CNBC昨天报道,北朝鲜据称正在为迎接国际检查人员而对其核和导弹场所进行准备。 能不能给我们讲讲——我知道几天之内你就会和你的北朝鲜对口官员见面,不过北朝鲜的最新进展是怎样的呢? 蓬佩奥国务卿:我无法就实地发生的事说太多,但我可以明确的是,当我和金委员长在三个,三个半星期前在一起时,他承诺允许美国检查人员来查看两个重要场所。我们希望能在不久之后让他们去那里。这是我下周将与对口官员谈论的一件事。然后,我们确实有意让特朗普总统和金委员长在不久之后会面,希望可以是在明年初,届时我们可以在消除来自北朝鲜的核威胁方面取得重大突破。我——我们仍然很高兴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进行过核试验,而且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发射过导弹,不过仍然有很多工作要做,金委员长已经向我表明——就像我对你说的那样明白,劳拉——他有无核化的意向,我们将竭尽所能协助他将这一承诺履行到底。 … 问:国务卿先生,我想把话题转移到中国,因为我们在最近几周没有看到任何让你我感到意外的事,因为我们一直在关注中国人窃取我们的知识财产以及贿赂,试图贿赂外国官员的问题, 包括在美国这里在不同时间——商务官员,抱歉——以期获取技术,制造、航空等领域的关键技术。现在我们已经出台了这个针对芯片制造商的禁令,它引起了很多关注,而且它正在试图——我想我们正在试图在国家安全问题上针对中国的这家国有芯片制造商。这一做法将会怎样契合我们针对中国——这个扩张性的庞然大物——的总体激进立场? 蓬佩奥国务卿:从长远来看,中国可能是我们国家面临的最大挑战,国家安全挑战。你们看到了十名中国人因据称盗窃知识财产—与航空相关的知识财产—而受到正式指控。这是一个已经延续了多年的故事。这是第一届已经准备好反击中国的政府,我们在所有领域都正在这样做。因此,半导体的这一部分的契合点就在于它是我们战略努力拼图的一部分,旨在反击中国的这一持续努力。它始于贸易。我们希望,而特朗普总统也已经要求与中国进行公平、对等的贸易。我们已经要求他们不要窃取我们的知识财产。我们时常谈到中国正在发生的对维吾尔人宗教自由的严重侵犯。我们非常担心中国将把世界各地许多国家的人民,非洲、中美洲和拉丁美洲的人民,置于债务陷阱之中,这一陷阱将给这些国家造成数十年的苦痛。 说服中国在商业和有关国际法的规则方面像正常国家般行事,是一个在特朗普总统指引下的合众国政府各部门多管齐下的努力。
阅读更多»

摘译:迈克尔·蓬佩奥国务卿 休·休伊特秀电话访谈

访谈 迈克尔·蓬佩奥国务卿 休·休伊特秀电话访谈 2018年10月26日 问:欢迎回来,迈克尔·蓬佩奥国务卿。国务卿先生,早上好。 国务卿先生,过去两周里我采访了彭斯副总统和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现在是你。那两位都指出在我们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战略立场上有一个明显的转向,而我想问:我发现我们公开谈中国时的调子有所变化,是这样吗?有没有过这样的时候,就是总统说,这样,我来和习主席唱白脸,你们三个—马蒂斯部长、你,迈克·蓬佩奥、约翰·博尔顿,还有副总统,你们来唱红脸?比如在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会议上有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 蓬佩奥国务卿:没有,休。事情的真相是,这与我们自本届政府成立以来所秉承的战略始终是一致的,即:承认我们两国之间关系的竞争本质,并且中国已经采取了给美国人民带来风险的行动。无论这种风险是来自知识财产盗窃,还是不公平的贸易规则,还是在南中国海的活动,还是他们在太空的持续扩张,抑或是他们发展军队的举措,这些行动中的每一项都已受到来自美利坚合众国的强而有力的回应,并且我们将继续这样做。这并非一时的决定,而是这一届政府认识到中国的行为发生了变化,而美国需要对这样的行为变化作出回应。 问:蓬佩奥国务卿,您是一位西点(West Point)毕业生。这个小时开始时,我请到了西点退役上将斯坦利·麦克里斯特尔(Stanley McChrystal)上我的节目,他谈到了郑和船队下西洋以及习主席现在如何用它作为中国全球扩张主义的言论工具。你认为他的设想有任何限度吗,还是这基本上是习主席的一个21世纪属于中国的战略? 蓬佩奥国务卿:我想如果你看看习主席已表明的意图,你就能清楚地看到中国有一个不同于他们五年前,甚至两、三年前有过的计划。你能从他们在全世界使用他们的资金的能力中看到这一点。我已谈到过这一点。我在巴拿马时谈到过这一点,并且我前往世界各地。我提醒各国,我们欢迎在一个公平、对等的基础上同中国的商贸竞争,但当中国在有关国家贿赂高层领导人以换取有损于该国人民的基础设施项目时,我认为这种金钱帝国建设的设想便是会对那些国家中的每一个都有害的,而且显然对美国利益构成威胁,我们也将会处处予以反对。 问:还有两个有关中国的具体问题:您是一位以强调全世界的宗教自由——不仅仅是在国内——而著称的国务卿。联合国有关部门估计中国目前关押了多达100万维吾尔人,而总部设在香港的人权组织认为这个人数在200万到300万人之间。中国对此强烈否认。国务院对于这类营地设施的真相有何看法? 蓬佩奥国务卿:这些营地设施显然是中国削弱中国人民行使宗教自由的能力的一种做法。我们已看到了多种不同的形式。我们已经看到,教堂更难以在他们的建筑屋顶上放十字架。我们已经看到,宗教自由活动以过去数年从未有过的方式遭到禁止。这些都是对宗教自由的真正的威胁,而且这是特朗普(Trump)总统已指示本届政府严肃对待的。我们不仅在全世界正在剥夺宗教自由的国家谈论这个问题,而且开始利用美国的努力及全球性努力来抗击那些剥夺最基本的人权的行径。的确,国际宗教自由日(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Day)即将到来,而且这将是国务院着重讨论的。 问:令我担心的有关中国的另一件事是他们的网络能力。我的看法是,利用分散式应对武器以及一种为人所知的以牙还牙意愿才能最好地防止网络珍珠港(Pearl Harbor)事件的发生。我们做到前者了吗,对于我们做到后者的承诺和能力存在任何疑问吗? 蓬佩奥国务卿:对于后者不应存在任何疑问。我们有应对的能力,而且我们制定了一项应对的战略,总统也已阐明,如果有必要予以应对,我们就会这么做。至于分散性,我相信我们今天的灵活应对能力远远超出了我们面临这种网络威胁的过去任何一个时候。 问:我认为选举将证明对华政策得到了权威性的表述,会得到选民拥护。我认为情况会是这样。我们拭目以待。近来的一个焦点是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遭残杀。他是在《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的我的一个同事,虽然我不认识他——不见得熟悉他。国务卿先生,这方面有新消息吗? 蓬佩奥国务卿:没有多少消息。我们在继续一点点地更多了解发生了什么情况,卡舒吉先生是怎样遭到惨害。你看到了沙特检察官昨天明确表示,这是一起有预谋的屠杀,我们在继续了解实情。国务院采取了步骤,开始展开调查,以便将罪魁祸首法办——或者,如果有资料证明,将对践踏人权者实行制裁,而且我们确保不让那些人中的任何人旅行到美国。 总统非常明确地表示,我们将把罪魁祸首绳之以法,但表示美国与沙特阿拉伯王国的关系具有重要、长期和战略利益,并表示我们将双轨并举——保护我们的利益和将罪魁祸首绳之以法。 问:这非常有益和恰当。与此同时,一些评论员把这起谋杀当成一个机会,扩大到抨击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在也门的作为。你能否向观众说明伊朗发射导弹是怎么回事——我想这发生了34次;现在数字可能更高——从也门发射到沙特阿拉伯?我们这里所说的不是鞭炮。我们说的是从也门发射了弹道导弹。它们怎么会到那里?伊朗的导弹怎么会到那里? 蓬佩奥国务卿:休,首先,从也门向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发射的弹道导弹数量比你指出的36次高几十倍。 问: 哇。 蓬佩奥国务卿:第二,那些导弹来自于——支持它们的硬件和软件来自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我们在硬件上看到了,我们从遥测数据知道,我们从海上作出的实际拦截知道,它们非常清楚地显示了来源。所以,这里所看到的是伊朗对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发起的代理战争。对此我们已经表明我们将以什么样的最佳力量防范,我们在支持阿联酋和沙特阿拉伯为击落这些导弹所作的努力。 想想看,休,如果其中一颗击中——实际上击中利雅德(Riyadh)机场一架飞机,这将给美国造成巨大的经济影响,而且其实有可能使飞经那个国际机场的美国人丧生。伊朗的这些行径非常令人不安。我们已经敦促我们的欧洲伙伴协助我们击退这种活动,而且全世界都应明白,伊朗的行动正在给商业民航带来危险。 问:现在来说输出境外暴力,我们一向予以谴责,理应如此,正像在俄罗斯格鲁乌(GRU)情报人员在英国进行神经毒剂攻击和沙特特工在土耳其的情况一样。但是,我这样说对不对,即世界上最大的恐怖主义暴力输出国其实是伊朗,程度超过所有其他国家? 蓬佩奥国务卿:所有国家望尘莫及,而且这点无可置疑。每个机构,每一个报告恐怖主义问题的联合国机构都指出,伊朗是世界最大的恐怖主义支持国。因此,从现在开始一个星期后,或许从现在开始一个星期稍稍过后,11月5日凌晨,美国针对伊朗的有史以来最严厉的制裁将重新生效。 *             *             *             *
阅读更多»

摘译: 国务卿蓬佩奥对媒体的讲话

2018年10月23日 东部夏令时间下午 6:44 国务卿迈克尔R.蓬佩奥 新闻简报厅 华盛顿DC 2018年10月23日 … 国务部将继续寻求所有相关事实,与国会协商,与其他国家合作,并努力追究那些对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遇害负有责任的人。鉴于美国目前可获得的信息,本届政府现在也正在采取适当的行动。 我们至少已确定了一些负有责任的个人,包括那些在情报部门、皇家法院,外交部和其他沙特政府部门的人,我们怀疑他们与卡舒吉先生之死有牵连。我们正在采取适当的行动,包括撤销签证、列入签证警报系统和其他措施。我们还与财政部合作,审查“全球马格尼茨基”制裁对这些个人的适用性。 这些处罚不会是美国对此事的最后回应。我们将继续探索其他措施,以追究责任人的责任。我们正非常清楚地表明,美国不会容忍这种通过暴力使卡舒吉先生—一位记者—噤声的残忍行为。我们继续与沙特阿拉伯王国保持强有力的伙伴关系。总统和我都不满意这个情况。 我们与沙特阿拉伯的共同战略利益依然存在。我们继续认为,保护美国和追究杀害卡舒吉先生的责任人的双重要务是可以实现的。 …
阅读更多»

摘译:国务卿讲话:与美国之音的格莱塔·范·萨斯特伦(Greta Van Susteren)的访谈

访谈 国务卿迈克尔R.蓬佩奥 喜来登酒店 墨西哥城,墨西哥 2018年10月19日   问:在你来墨西哥之前,你曾前往巴拿马。你为什么要在巴拿马停留? 蓬佩奥国务卿:美国在安全问题上、在反毒品问题上的长期合作伙伴。我认识巴雷拉总统已有一段时间了,我想回到那里和他们谈谈几个问题,在这些问题上我们两国之间还有更多工作要做,其中包括我们对中国在整个中美洲和巴拿马以及南美洲的投资的关切,并确保我们在巴拿马和美国共同努力的广泛问题上相互理解。我们也与他们有着重要的经济关系,我想要确保他理解我们欢迎来自他们的投资,理解我们也希望在他的国家建立美国投资。 问:你怀疑中国在巴拿马投资的动机吗? 蓬佩奥国务卿:是的。 问:以何种方式? 蓬佩奥国务卿:看,我们在全世界看到了这件事的发生。巴拿马是幸运的;他们是一个拥有实体经济和不断增长的国内生产总值的成熟国家,因此相对于其他一些国家而言,他们处于一个相当不错的位置。但我们看到了中国在全世界许多国家的掠夺性活动,他们带着大量金钱出现在那里,然后在此之上提出附加条件,从而使该国人民在两年、五年、十年之后处境糟糕。 我们认为非常重要的是,如果中国人想要投资,那很好,但它需要以透明、开放的方式进行,并且符合他们所投资的国家的人民的最佳利益,而不是设定一些限制,如果该国无法偿还他们所承担的债务,那么中国人就会对该国施加这些限制。 问:那你如何说服巴拿马拒绝中国的金钱呢?美国是否必须开始行动并进行自己的投资? 蓬佩奥国务卿:像巴拿马这样的国家,情况很简单。他们想成为西方社会的一部分,对吧?他们希望按照规则、按照法治来行事,且没有腐败。他们希望从事有益于自己人民的活动,并希望有经济能力这样做。他们并没有处于这样的境地,那就是他们的国家贫困到他们必须要得到钱,即使拿到钱的条件是苛刻的。 因此,你只要谈如何帮助确保美国将在那里提供替代方案,而且其他西方国家也将在那里确保他们了解,从长远看,参与真正有益于自己人民的商业活动符合其人民的最佳利益。 问:嗯,中国似乎确实正在那里留下更多印迹,特别是考虑到大约一年前巴拿马承认了中国而不是台湾。看起来,中国确实正在进入这一地区。 蓬佩奥国务卿:是的,中国在这方面是有意图的。再说一次,我们对中国的商业投资没有任何问题。这是他们参与世界竞争的权利。我相信,如果我们在世界各地与他们竞争,我们会做得非常出色。但我们不能接受的、以及我们需要确保每个国家都理解的是,当他们出现并且看起来好得令人难以置信时,那几乎可以肯定是不能置信的。 问:你有没有向中国提出过这件事,关于他们在西方的贸易—关于他们在巴拿马的运作? 蓬佩奥国务卿: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特别提到过巴拿马,但我确实提到过,我们认为他们的国有企业的商业做法不符合世界各地的良好行为。
阅读更多»

摘译: 蓬佩奥国务卿接受TVN电视台的萨布丽娜·巴卡尔的采访问答

美国希望巴拿马人民以及该地区受益,因此我们想要确保当一些国家进行投资时,包括中国在内,他们以符合国际法并使巴拿马人民获益的方式进行。我们已经看到有时是这种情况,但其他时候中国没有这样行事。而我们非常希望这个国家获益,并希望确保每个人对于中国对他们的国家和这个地区的投资都睁大眼睛看清楚 。
阅读更多»

国务卿蓬佩奥和中国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在开会之前的讲话

讲话 迈克尔R. 蓬佩奥 国务卿 北京钓鱼台 2018年10月8日 蓬佩奥国务卿:杨主任,很高兴见到你。谢谢你今天接待我。非常感谢。我期待着一场好的交谈。正如你所说,我们就许多问题、在许多方面有分歧,我们互相倾听并努力克服这些分歧以找到建设性的解决方案,这是值得和重要的,这样我们才能为我们两个国家取得良好的结果。 我很高兴与你分享我在过去两天所做的有关韩朝半岛去核化的工作,但是我期待探讨影响我们两国和我们两国人民的一系列广泛的问题,我也期待今天与你进行良好、坦诚、有建设性的对话。 非常感谢你,杨主任。
阅读更多»

国务卿蓬佩奥和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开会之前的讲话

国务卿迈克尔R. 蓬佩奥和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开会之前的讲话 讲话 迈克尔R. 蓬佩奥 国务卿 北京钓鱼台 2018年10月8日 蓬佩奥国务卿:谢谢王外长。谢谢你欢迎我来北京。我确实真的想来这里与你讨论。(听不清)你所描述的问题,我们有根本性分歧。我们对中国已采取的行动严重关切,我期待今天有机会就此逐一讨论,因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关系。 我确实想和你分享我昨天对金正恩委员长的访问以及我们已经取得的进展,并且想确保针对我们之前探讨过的共同使命—韩朝半岛的无核化,我们正在一起努力。所以我知道,有关此问题以及我们两国间更广泛的关系,我们将会进行良好、坦诚、坦率的对话。 我感到遗憾的是,你们选择不举行我们两国之间的战略对话。这本来可以是一个重要的机会,让我们来讨论这些可以为我们两国人民带来机遇的长期、重要的问题。 谢谢你今天接待我。我期待着我们的谈话。
阅读更多»

摘译: 美国国务卿接受福克斯新闻劳拉·英格拉哈姆采访

采访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 门罗厅(Monroe Room)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18年9月19日 问:国务卿先生,多谢你今晚接受我们采访。我们的确表示十分感谢。 国务卿蓬佩奥:劳拉,很高兴见到你。 问:伊朗是新闻热点。你的特使布赖恩·胡克(Brian Hook)说道:我们希望与伊朗打交道,但需要与伊朗达成条约。伊朗领导人说:不行。他们似乎这样认为:在这个时候,我们不希望与美国有任何交往。出现了什么情况? 国务卿蓬佩奥: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从开始执政起就十分明确地指出,上一届政府采取的措施对美国不利,坦率地说,对全世界不利。为此,我和布赖恩正努力促使伊朗采取正常国家的行为,即不再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支持恐怖的国家,停止通过代理方发射导弹,停止袭击我们的使领馆。一旦我们解决了这些基本问题,特朗普总统已明确表示,我们欢迎伊朗重新加入国际社会,但是他们的革命狂热导致他们成为不良分子。他们需要改弦易辙。如果他们这样做,我们就可以因势利导。 * * * * * * * * * * 问:另外,减少接受难民的数量引起了很大的震动。这是特朗普总统在竞选期间提出的另一个问题:进行极为严格的审查,为了我国的安全。下一个财政年度减少到30,000人。热情支持本届政府的鲍勃·梅内德斯(Bob Menendez)称之为“残酷和短视”。另一个团体“人权第一”(Human Rights First)说:这属于“我们人性的堕落“。国务卿先生,你对此有什么反应? 国务卿蓬佩奥:美国是文明史上最慷慨的国家,在这方面一贯如此,并将在特朗普总统领导下继续发扬光大。为了美国人民,我们希望进行适当的调整。几乎20年以来,我们已经接受了400多万合法永久居民。我们继续接受更多的人,其数量超过了世界大多数其他国家。但是我们需要做好安全方面的工作。我们需要保证,应该让处境最为困难、受伤害最大的人员,在临近他们本国最适合的地方得到照顾。这并不等于不关心,而是出于好意和关心,是得体的做法。这是我们应该对待我们人类同胞的方式,是我们特朗普政府所承诺的事项。 * * * * * * * * * * 问: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 Commission on International Religious)将中国和沙特阿拉伯列为违反人权最严重的国家,我记得沙特阿拉伯名列第3。我昨天想到这个问题,因为想到前苏联和我们都很敬重的里根总统(President Reagan);我们以前并没有与苏联有很多的贸易往来,不仅仅是因为核武器的缘故,而且也因为他们当时在人权方面的做法。考虑到我们对待北韩和古巴等国家的方式,你怎样解释与沙特阿拉伯和中国如此广泛的贸易关系?在对待违反人权的问题上似乎存在选择性的对待。 国务卿蓬佩奥:当你努力促进美国利益的时候,情况经常如此。你必须衡量有关的各个方面,还需要考虑每一个国家本身的情况。我认为,我们在这方面历来保持高度的一致性,我们保证做到只要发现问题就会表示关注。我在涉及中国的问题上这样做,在我们发现宗教少数派受到虐待的每一个地方都这样做。我们就在这个场地举办了第一届宗教问题部长级会议,反响很大,几乎每一个宗教的代表都出席了会议,共有80个代表团。本届政府高度关注全世界各地的宗教自由,包括中国等地。 * * * * * * * * ...
阅读更多»

国务卿关于文总统和金委员长峰会成果的讲话

2018年9月19日  美国东部夏令时间下午02:44 新闻公报 迈克尔·R·蓬佩奥 国务卿 华盛顿DC 2018年9月19日 美国祝贺文在寅总统和金正恩委员长在他们的平壤峰会取得的成功结果。 我们欢迎文总统和金委员长再次确认关于韩朝半岛完全去核化的新加坡联合声明,包括在美国和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检查人员在场的情况下永久拆除宁边的所有设施。 我们也欢迎金委员长的决定,即完成之前宣布的在美国和国际检查人员在场的情况下拆除东仓里发射场,以此作为朝向北朝鲜最终、经完全核实的去核化的一项举措,正如金委员长与特朗普总统在新加坡峰会上同意的那样。 美国愿意在这些重要承诺的基础之上立即参与谈判以转变美朝关系。 今天早上,我邀请朝鲜外相李勇浩下周在纽约会面。我们两人都已经定下日程,出席在那里举行的联大会议。同样,我已邀请北朝鲜代表与我们的北朝鲜问题特别代表斯蒂芬·比根尽早在奥地利维也纳会面。这将标志着谈判的开始。谈判旨在通过北朝鲜快速去核的进程转变美朝关系,同时在韩朝半岛建设一个持久、稳定的和平机制。按金委员长的承诺,这一进程将于2021年1月完成。
阅读更多»

国务卿蓬佩奥对媒体的讲话, 2018年9月17日

对媒体的讲话 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 条约厅(Treaty Room) 华盛顿特区(Washington, DC) 2018年9月17日 蓬佩奥国务卿:各位下午好。美国预期在2019财政年度(Fiscal Year 2019)办理最多可达31万难民和庇护人申请。基于新的难民人数上限,我们提出安置最多达3万难民,同时办理28万人以上的庇护申请。美国境内现已有80万等待审批的庇护申请者。这些巨大的数字是对美国作为基于保护目的而接纳移民和提供援助的世界最慷慨国家的长期历史的延续。 2000年以来,美利坚合众国接收了150多万难民或申请庇护的人。2001年以来,美国从难民来源国永久接纳了410万人为完全合法的永久居民。美国基于保护目的而接纳的人数规模还包括千千万万根据其他移民类别——如人口贩运受害者、获人道保释者、获临时保护的人,以及特殊少年移民——而获得临时和永久人道主义保护的人。 除上述努力之外,美国2017财政年度在全球提供的人道援助达80亿美元以上,超过其他任何国家。必须将今年提出的难民人数上限放在美国提供的许多其他形式的保护和援助的整体中考虑。 此外,在看待难民上限数字时,不应将它与其他大规模人道主义项目脱离开来。有些人会将难民上限视为美国承诺帮助全球危境中的人的唯一指标。这是不对的。 其他国家在谈到它们的人道保护努力时强调,它们既对难民也对寻求庇护者提供帮助。美国也应这样。今年的难民上限反映出在我国寻求避难的人数大幅增加,导致大批庇护申请案积压,公共开支加大。面对运作处理待审的80多万个庇护申请案的艰巨现实,必须重新明确重点,划分主次。这项挑战的规模之大是任何国家不能相比的。 出于对美国国家安全利益和对恢复我国不堪重负的庇护体制的健全性的双重考虑,美国将把重点放在解决已经在美国境内的人的人道保护案。 今年的难民上限也反映出我们的承诺,即按照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所指示,在致力于保护全球危境中的人的同时,重视美国人民的安全和福祉。我们必须继续对申请者进行负责任的审查,防止让有可能加害于我国的人进入我国。 今年,我们已经看到了过去体制纰漏的证据。它接收的一个外国人后来被发现是伊斯兰国组织(ISIS)成员,还有一些其他有犯罪背景的人也被接纳。美国人民必须有完全的信心,相信每一个被允许在我国重新安家的人都接受了彻底调查。安全调查需要时间,但它极其重要。 全球被迫流离失所的人有6800万以上,远远超过每年可以在其他国家得到重新安置或庇护的人数。因此,必须明确说明,我们对处境最危的人的支持不局限于美国的移民制度。 正如特朗普总统在《国家安全战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和在去年联合国大会(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的讲话中所确立的,我们将通过努力在距离难民和其他流离失所人原国最近的地方提供援助以便让更多流离失所的人能够得到救助和保护,来保持我们持久的人道主义承诺。 美国坚决把使难民能够在条件允许时安全和自愿返回自己国家——这是大多数难民最希望的解决办法——作为首要行动路线。这项战略反映着我们对取得最佳人道援助结果的深切承诺。帮助大多数人的最佳办法是提倡与伙伴和盟友分担责任,努力结束当初造成流离失所状况的冲突,并且以更明智的方式发放外援。 将重点放在帮助海外难民还可以最大化地利用我们的资源。我们在离难民家园较近的地方能够比在美国国内为千千万万更多的人提供住所、食品和医疗,速度也更快。最根本的目标是要为有需要的人提供尽可能好的照顾和安全,我们制定的路线就是为了实现这一崇高目标。 本届政府改进的难民政策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并扩大我们为全球各地有需要的人提供帮助的能力。我们将继续帮助世界上处境最危的人,同时绝不忽视我们为美国人民服务的首要职责。我们是,并且将继续是世界上最慷慨的国家。 感谢各位聆听。
阅读更多»

摘译:国务卿蓬佩奥媒体讲话, 2018年9月14日

周三,特朗普总统签署了一项行政令,该行政令明确表示我们的政府不会容忍外国干涉我们的民主程序。选举是我们民主的基础,保护选举廉正关乎保卫主权和美国的国家安全……正如该行政令所明示,如果俄罗斯或任何其他外国政府,抑或是代表它们行事的人士干涉美国选举,他们将会立即面临严重的后果。该项行政令规定,对被认定参与过选举干涉的外国人士采取强制性制裁。它还针对有可能破坏或干涉我国经济的行为规定了额外的措施。如果某国的政府批准、指示、资助或支持了选举干涉,我们会对其予以追究。 国务部将继续与其他机构密切合作,来识别和揭露针对美国选举的外国干涉—无论干涉发起者是哪个实体。我们还将继续与我们在世界各地的伙伴合作,抵御这些对民主的威胁—无论它们在哪里、以何种方式露出苗头。 — 昨天是非常好的一天,是令人骄傲的一天。经过参议院的确认,特朗普总统向我们的四位官员授予了职业大使的职位—国务部最优秀的四位:Philip Goldberg、David Hale、负责政治事务的我的副国务卿Michele Sison,以及 Dan Smith。 这是外事勤务中级别最高、最富声望的职位。他们都应倍感骄傲。我知道我为他们感到骄傲。美国人民也应该为能有Philip Goldberg、David Hale、Michele Sison,和 Dan Smith 代表我们的国家而感到骄傲。通过多年的服务,他们都证明了他们出色的外交技巧和领导风范是我们格外需要的,并且他们正在履行职责。同时,他们也是一种激励。他们是了不起的领导者。我代表我所有国务部的同事向他们表示祝贺。 — 俄罗斯已然试图通过进行语言上的修改来积极企图破坏联合国安理会决议以及联合国负责评估制裁合规情况的1718委员会的工作。我希望1718委员会能秉承其历史一贯做法—保持独立,实事求是地报告事实,并且不允许某一国家—此处即俄罗斯—单独起草文字进行插入修改。我希望委员会能发布他们本来意图发布的原始文件,因为它显示了与制裁和违反制裁相关的明确活动。这十分重要。确定下来的制裁时间支撑的不是美国的制裁,而是全世界通过联合国安理会实施的制裁。 你的问题还要更宽泛一些。美国一如既往地致力于继续执行那些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我们相信这些决议对于特朗普总统的努力是至关重要的—即说服金委员长韩朝半岛的完全、最终无核化是必要的,并且其实现方式需要让世界可以看到:金委员长对于他将如何为北朝鲜人民提供一个更好的未来的核心理解已经发生了这样的战略性转变。金委员长在新加坡峰会上这样 说过,同时我们仍在继续与朝鲜进行多次对话,讨论如何做到履行在新加坡峰会期间作出的所有承诺。
阅读更多»

蓬佩奥国务卿在9.11恐怖袭击周年纪念日的声明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即时发布 蓬佩奥国务卿声明 2018年9月10日 9.11恐怖袭击周年纪念日 明天我们将纪念17年前9月11日在恐怖袭击中丧生的近3000人。明天也是J·克里斯托弗·史蒂文斯大使(J. Christopher Stevens)、格伦·多尔蒂(Glen Doherty)、肖恩 ·史密斯(Sean Smith)和蒂龙·伍茲(Tyrone Woods)在利比亚不幸遇难的六周年。 9.11事件受害者的不同国籍和利比亚的袭击提醒我们,恐怖主义是一个全球性问题,需要每个主权国家的努力才能打败它。通过打击极端主义和促进全世界的稳定与自由,外交在反恐中发挥着核心作用。尽管我们在过去17年已取得长足进展,我们消灭恐怖主义的工作现在依然继续进行。美国国务部的所有雇员自豪地与世界各地的伙伴并肩努力,我们不会动摇追求和平、安全和正义的决心。 明天我们与全球各地的人们一道缅怀9.11事件的遇难者。那些逝去的生命永远不会被忘记。我们继续为军人们祈祷指引、智慧和保护,他们每天为了保卫世界与恐怖主义战斗,无论危险还是和平的时刻,我们祈祷我们的国家和世界都能团结。 # # #
阅读更多»

蓬佩奥国务卿和马蒂斯部长:美印2 + 2对话闭幕致辞摘录

新德里, 印度 2018年9月6日 蓬佩奥国务卿: 这是我作为国务卿首次访问印度,我很荣幸能来到这里参加如此重要和成功的活动。今天晚些时候,马蒂斯部长和我将与莫迪总理会面。我们期待着讨论如何最好地推进美印关系,在他和特朗普总统领导下,这一关系正处于新增长时代。 今天的2 + 2会议象征着我们日益密切的伙伴关系。我们就我们的双边关系、共同的未来以及我们如何合作以促进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进行了许多富有成效和前瞻性的对话。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民主国家,美国和印度共同的价值观将我们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我们有责任推动反映这些价值观的一个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法治、国家主权、良好的治理、对基本自由和权利的保护; 自由、公平和对等的贸易关系; 以及和平解决领土和海洋争端。 …… 在经济问题上,特朗普总统认识到印度经济在这个世界上最具活力、发展最快的地区中发挥着富有成效作用的长期战略重要性。 他专注于确保美国、印度和所有国家能负责任地通过公平贸易和投资从一个开放、自由的印太地区获益。 作为特朗普总统承诺的一个例证,最近仅在几周前,商务部长宣布了印度的“战略贸易授权”一类地位。这将进一步促进美国对印度的高科技出口。 美国将继续与印度和这一地区所有其他国家实行伙伴关系经济。我们致力于释放我们的私营部门无与伦比的潜力,以满足这一地区发展、能源和基础设施的需求,并创造一个企业和国家在遵守规则时能蓬勃发展的环境。 马蒂斯部长: 自从印度1947年独立以来,我们两国共同对自由有着基本的尊重和热爱。印度独立仅仅3年后,尼赫鲁总理访问了美国—我引用他的话—“踏上了发现美国的思想和心灵的旅程”。今天,蓬佩奥国务卿和我带着近70年前尼赫鲁总理访问华盛顿时同样的精神,促进我们两国热切盼望的合作。正如你们刚刚所听到的那样,今天这一成功和极富成效的会议,即我们两国的第一次部长级2 + 2会议,进一步加强了我们牢固的国防关系。 我们重申了对彼此主权的最高尊重,并致力于共同努力建立一个以法治支撑的安全、有保障、繁荣和自由的印太地区。 我们赞赏印度作为该地区地理前线的稳定力量的角色。你们国家比许多国家都更了解,和平与繁荣只有在所有人都尊重领土完整、航行自由、免于强迫的原则时才能实现。所有这些对基于规则的秩序都至关重要。借用莫迪总理的话,只有这样,国家无论大小,才能在他们自由而无所畏惧的选择下繁荣兴旺。我们将继续共同努力加强和扩大印度作为首要防御伙伴的角色,将我们的关系提升到与我们最亲密的盟友和伙伴关系相称的水平。今天,正如你们所知,我们通过签署《通信兼容与安全协议》迈出了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一步。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协议加深了我们两军之间的合作以及我们共享最先进防御技术的能力,使我们双方更加强大。
阅读更多»

国务卿蓬佩奥第51届东盟外长会议及相关会议讲话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新加坡 2018年8月4日 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在第51届东盟外长会议及相关会议(51st ASEAN Foreign Ministers’ Meeting and Related Meetings)上的讲话 媒体见面会(Press Availability) 国务卿蓬佩奥:各位早上好。我荣幸地来到新加坡出席我的第一个东盟(ASEAN)部长级会议。我首先要感谢维文(Balakrishnan)外长主持会议。我们重申了我们牢固的双边关系,而且很高兴在6月来过新加坡之后再回到这里。 我们依然感谢新加坡为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在6月的首脑会晤成功提供的支持,而且我们赞赏新加坡在过去的这一年中为促进一个有韧性和创新性的东盟所做的不懈努力。我还有幸有机会同李总理(Prime Minister Lee)商讨至关重要的、战略性的美国-新加坡伙伴关系。 而且我想在这里也默哀片刻,代表美国向老挝人民就最近发生的不幸造成生命损失的水坝坍塌事件表示慰唁。我们有救灾专家正在实地支持老挝有关当局及国际人道主义组织并提供所需的援助。我们还向缅甸最近发生的洪水和滑坡灾害以及印度尼西亚地震灾害中的受害者表示慰唁。 在我几天来以东盟为核心的参与接触过程中,我转达了特朗普总统对于这个重要性不断增加的关键地区的承诺。安全一直是我们的有关对话中的一个主要重点。作为我们增进印度-太平洋(Indo-Pacific)区域性安全的承诺的一部分,美国非常高兴地宣布提供近3亿美元的新资金,用于在整个地区增强安全合作。这笔新的安全援助将推动我们共同的要务,特别是增强海事安全、建设人道援助及维和能力,以及增进抗击跨国威胁的项目。 我还强调了对北韩保持施加外交及经济压力的重要性,以实现金委员长(Chairman Kim)所同意的北韩最终的、完全可核实的去核化。应当谨记的是这不仅仅是一个美国的安全目标;而且清楚的是,我们在东盟内的合作伙伴及盟友都知道北韩去核化对于他们的自身安全有多么重要。我敦促他们严格执行所有制裁,其中包括完全制止对运往北韩的石油的非法船对船转驳行为。 我们看到了有关俄罗斯允许同北韩公司合资经营,并为北韩外籍劳工发放新的工作许可的报告。如果这些报告被证明是准确的——而且我们有充分理由相信这一点——那么这就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第2375号决议(UN 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 2375)。 我想提醒每一个支持这些决议的国家,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而且是我们将同莫斯科(Moscow)商讨的。我们希望俄罗斯方面以及所有的国家都遵守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决议并执行对北韩的制裁。任何有损于全世界实现北韩最终全面去核化目标的违犯行为都将是美国会非常严肃地对待的问题。 此外,我在东盟这里提出了有关中国对南中国海的军事化的关切,以及在该地区保持一种基于规则的秩序的重要性。我们还商讨了推动在反恐怖主义方面的合作,其中包括应外国恐怖主义武装分子返回该地区的威胁,以及网际安全。 我们在重申支持缅甸正在进行的民主转型的同时,还提出了解决在若开邦(Rakhine State)的人道主义危机所必需的重要步骤。 就上述及其他关键性安全问题取得进展对于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至关重要。东盟仍将处于这项努力的核心。在一个自由的印太地区,每一个公民都能不受限制地行使他/她的基本权利。 至于良好治理的问题,我们为柬埔寨选举既不自由也不公正而感到遗憾。柬埔寨人民理应得到更好的对待。 在经济上,特朗普总统认识到这个全世界最具竞争力的一个地区的长期战略重要性。印太地区一直是而且仍将是一个主要的经济增长引擎,特朗普总统想要确保美国及所有国家都能负责任地获取所有现有的及未来的种种机会的惠益。这正是美国承诺要做的,依据我们的价值观、法治、透明制度及良好治理。 正如我在本周早些时候所言,美国奉行合作关系经济学;我们寻求伙伴合作,而不是支配垄断。本周早些时候在美国商会(United States Chamber of Commerce)主办的印度-太平洋工商论坛(Indo-Pacific Business Forum)上,我阐述了特朗普政府为促进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而制定的经济战略,并谈到了美国在该地区的商务接触为什么对于我们增进和平、稳定及繁荣的使命至关重要。 美国公司企业是致力于世界繁荣的首要力量。当各国同美国公司合作时,他们能够确信自己正在与之合作的是全世界最审慎的、经营得最好的、最透明的公司。作为对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的美国经济承诺的一个新时代的首期款,我在论坛上宣布了价值1.13亿美元的新的美国政府资源,以支持未来的基础性领域:数字经济、能源以及基础设施。 此外,目前特朗普政府正与国会(Congress)共同推动“建设法案”(BUILD Act)的通过。该法案现已经美国众议院(U.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批准,有待美国参议院(United States Senate)采取行动。根据这项法案,政府的发展融资能力将增加一倍以上,达600亿美元,用于支持美国民营部门对海外战略机会进行投资。上述计划属于战略性投资,目的在于促进我国伙伴与作为推动世界繁荣最强动力的美国公司进行交往。 在我本星期宣布的1.13亿美元拨款中,1,000万美元用于为支持经济规划提供资金,其中大多数用于美国-东盟联通行动计划(U.S.-ASEAN Connect)。美国将继续与我国的伙伴一起支持地区安全、公平和对等的经济伙伴关系及良好治理,从而使印度-太平洋地区各独立国家在实现自由与和平的同时繁荣昌盛。 去年,我们庆祝东盟成功50周年。今年,我们在庆祝美国-东盟战略伙伴关系取得丰硕成果的同时,期待东盟继续在印度-太平洋地区发挥核心作用, ...
阅读更多»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接受亚洲新闻台Lin Xueling采访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18年8月3日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接受亚洲新闻台(Channel NewsAsia)Lin Xueling采访 丽思卡尔顿美年酒店(Ritz-Carlton Millenia Hotel) 新加坡新加坡市 问:在出现各种贸易战的情况下,美国是否对全世界陷入衰退状态做好了准备? 国务卿蓬佩奥:美国将一贯是亚洲,特别是东南亚的一个伟大的伙伴。很高兴再次来到新加坡。我与对口部门的官员全天举行了良好会谈,讨论美国为保证我们印度-太平洋(Indo-Pacific)地区实现自由、公平和开放做出的承诺。 至于贸易,这也是我们要求解决的问题。我们希望每一个国家都能崛起。我们希望各国都有机会发展贸易,购买美国产品,同时向美国出售产品。对于这些问题,总统(听不清)。我们是一个贸易极为自由的国家。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大力支持贸易。 问:但是对于自由贸易来说,现在关税似乎是将会造成摩擦的因素。 国务卿蓬佩奥:我们希望的是撤销壁垒。这个问题已存在数十年之久。这个系统存在很大的不公平。我们本届政府只希望其中能够取得平衡。总统已经明确表示:零关税、零补贴、零非贸易壁垒。只要同意加入,我们就照此办理。美国正力图降低贸易系统的摩擦。我们一旦做到这一点,相信新加坡这样的国家和其他地区必将繁荣昌盛,美国也不例外。 问:对于这些关税(听不清)的回旋是否有一个时间表?是否会有某种界限,你们会说,不必了,就这样,现在走得太远了? 国务卿蓬佩奥:是的,我们希望与我们交往的每一个国家都能修补自身的系统,实现公平、对等、遵守法治——这些都是美国希望看到的结果。我们希望尽快实现,不要等太久。 问:“尽快”的意思是? 国务卿蓬佩奥:我们希望早在十年前就实现了。但是坦白地说,上一届政府和美国都没有为保证美国受到公平待遇做好准备。这就是总统希望看到的结果。他仅希望贸易开放、自由而已。我们要求印度-太平洋地区做到这一点。我们要求新加坡,要求东南亚做到这一点。这一点已势在必行。我们相信,一旦做到这一点,全球经济就会增长,东南亚经济就会增长,同时美国经济也会增长。 问:自特朗普-金正恩在新加坡举行首脑会晤至今已快两个月了。我们是否离北韩去核化更近一些了? 国务卿蓬佩奥:那是当然的。我们当然离得更近了。两位首脑来到这里,相互做出了历史性的承诺。金正恩委员长承诺去核化。这符合联合国安理会(UN Security Council)一贯的要求。有两项决议要求北韩做到这一点。美国也相应做出了承诺。我们表示,我们准备改善两国关系,为北韩提供更光明的未来。我们仍然坚持这项承诺。上星期北韩履行承诺,开始归还美军人员的遗骸,我们感到很高兴。我们希望这个进程继续进行。我们相信,金委员长会坚守去核化的承诺。全世界都寄希望于此。 问:但是你也说过,必须要各个国家继续保持对北韩的制裁。如果已经取得了这么大进展,为什么不放松制裁? 国务卿蓬佩奥:因为我们必须把制裁保持到完成之日。因此,无论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取得多大进展——顺便说一下,这些不是美国的制裁——必须让世界知道这点——这些是国际制裁。每一个国家都支持了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那些制裁将一直保持到我们完全实现北韩去核化。因此,无论我们取得多大进展,那些制裁都将继续保持。 但是,到那一天,到我们实现了全世界都在要求的那一天——我们欢迎那一天——北韩人民就将有更光明的前景。 问:那么你们完全没有所谓胡萝卜制,也就是某种循序渐进的方式,随着北韩开始去核,你们会放松某些制裁? 国务卿蓬佩奥:联合国安理会决议非常明确。在这个过程中肯定会出现一些动向。我们已经举行了会晤。我们在交往,这将增进我们两国间的信任。这些都符合情理。但是就制裁而言,联合国已经表态;世界已经表态。 问:时间举足轻重。所有人已经——是的,你说得对,所有人都在注视着,但是我们都想知道:这将出现在什么时候?你认为北韩去核化将出现在什么时候?因为没有期限会让所有人非常紧张。 国务卿蓬佩奥:世界应该不像两位领导人举行首脑会晤前那样紧张,在那之前我们的处境很不一样,时常有导弹发射,核试验。自从6月12日以来,那些都没有发生过。我们对此感到高兴。去核化的最终时间表将由金主席确定,至少在部分程度上。这个决定由他来作。他作出了承诺,我们非常希望在未来数周和数个月内我们能朝那个目标取得实质进展,让北韩人民很快走上通往更光明未来的道路。 与会者:谢谢。 问:谢谢你,蓬佩奥先生。 国务卿蓬佩奥:非常感谢你,林。很高兴见到你。
阅读更多»

国务卿蓬佩奥会见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

简报 2018年8月3日 国务卿蓬佩奥会见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 以下内容来自发言人希瑟·诺尔特: 今天,国务卿迈克尔·R.· 蓬佩奥在新加坡会见了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蓬佩奥国务卿强调了追求一个可产生有意义结果的建设性美中关系的重要性。他强调了我们对于北朝鲜最终、完全可验证的去核化的共同承诺——正如金委员长所同意的,他还强调了继续实施联合国安理会所有相关决议的重要性。蓬佩奥国务卿还讨论了我们双边关系中的其他的优先事项,如美国对中国在南中国海正在进行的军事化的关切。
阅读更多»

简报: 促进印度-太平洋地区的自由和开放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18年7月30日 简报 促进印度-太平洋地区的自由和开放 今天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对印度-太平洋工商论坛(Indo-Pacific Business Forum)发表讲话,启动特朗普政府(Trump Administration)印度-太平洋战略的经济与商务支柱的行动。国务卿蓬佩奥在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对美国工商界高层领导人和外国要员详细讲述了美国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交往为什么对美国促进和平与繁荣的使命至关重要。 印度-太平洋工商论坛表明,本届政府集整个政府的力量,坚定要求促进印度-太平洋地区的自由和开放。与国务卿蓬佩奥一起出席会议并发表讲话的本届政府高级官员有: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能源部长里克·佩里(Rick Perry)、美国国际发展署(U.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署长马克·格林(Mark Green)、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verseas Private Investment Corporation)总裁兼首席执行长雷•沃什伯恩(Ray Washburne)与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执行总裁兼主席格里什(Ambassador Gerrish)。 国务卿蓬佩奥强调美国民营部门可为保障印度-太平洋地区可持续的、财政上负责的经济未来发挥关键作用。他宣布一些新的行动计划,要求在数字经济、基础建设和能源领域加速美国私人投资,支持可为美国创造工作岗位的出口机会。他还重申,本届政府支持“改善发展投资使用法案”(Better Utilization of Investments Leading to Development Act),使美国政府的发展融资能力增加一倍以上,达600亿美元,用于支持美国民营部门为海外战略机会进行投资。 国务卿蓬佩奥预定8月1日至5日前往印度-太平洋地区访问,与地区伙伴讨论美国的经济和战略方针。他将首途马来西亚,讨论加强综合伙伴关系(Comprehensive Partnership)事宜,促进共同安全与经济利益。他下一站前往新加坡会见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和外长维文(Vivian Balakrishnan),并出席东盟地区论坛(ASEAN Regional Forum)、东亚峰会部长级会议(East Asia Summit Ministerial)、美国-东盟部长级会议(U.S.-ASEAN Ministerial)和湄公河下游行动部长级会议(Lower Mekong Initiative Ministerial)。他最后前往印度尼西亚,讨论促进双方共同安全和双边贸易及投资目标等问题。 国务卿蓬佩奥在印度-太平洋工商论坛发表讲话时宣布美国新启动1.135亿美元的行动计划,支持未来的基础领域:数字经济、能源和基础设施。这笔款项体现了与印度-太平洋地区进一步发展交往的战略投资,同时促进我国本身的经济,在国内创造工作岗位。国务卿蓬佩奥宣布的各项计划详情如下: 数字连通和网络安全合作关系(Digital Connectivity ...
阅读更多»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谈“美国对印度-太平洋地区经济前景的构想”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18年 7月 30日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谈“美国对印度-太平洋地区经济前景的构想”(America’s Indo-Pacific Economic Visio) 印度-太平洋工商论坛(Indo-Pacific Business Forum) 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 诸位早上好。很高兴与诸位见面。谢谢汤姆( Tom)的美言。 感谢美国商会今天上午邀请我出席这次活动并主办这个重要的印度-太平洋工商论坛。 我很高兴看见今天众多美国工商领导人也与我们一起出席会议。我曾长期从事这一行,大家可能忘记我曾以此为业,后来才参加竞选国会(Congress)的席位,完全变了一个人。 我知道国务部和本届政府的人员也在场。我还看见几位在这里常驻的和来自外国首都的大使。 感谢诸位出席这次会议并在我们为世界各地全体人民实现繁荣之际作为美国和我国工商业的伙伴相互合作。 我还感谢我的同事罗斯部长(Secretary Ross)、佩里部长(Secretary Perry)、格林署长(Administrator Green)、格里什大使(Ambassador Gerrish),以及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verseas Private Investment Corporation)首席执行长雷•沃什伯恩(Ray Washburne),他是我从商时期的好友。你们出席这次会议真正体现了这是整个政府的使命,有助于进一步巩固我们与印度-太平洋地区的经济联系。 今天上午我准备谈谈特朗普政府(the Trump Administration)为促进印度-太平洋地区自由和开放采取的战略,以及为什么美国工商业的参与具有重要意义,因为这是我们促进和平、稳定和繁荣使命的一个重要方面。 去年,特朗普总统在越南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首席执行长峰会(APEC CEO Summit)期间首先提出了印度-太平洋地区自由和开放的设想。国家安全战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也对这个设想进行了详细说明。 印度-太平洋地区从美国西海岸起至印度西海岸止,毫无疑问是美国对外政策的一个重要方面。我很快会详细谈到这一点,因为这个地区是未来全球经济最强大的动力之一,而且今天已经如此。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和平与繁荣对美国人民和全世界都至关重要。正是因为如此,印度-太平洋地区必须实现自由和开放。 有些人可能不太熟悉我们关于印度-太平洋地区“自由和开放”的用语。我想简单谈谈本届政府对使用这个用语的解释: 我们说希望印度-太平洋地区实现“自由”,是指我们希望所有的国家都能捍卫自己的主权,不受他方胁迫。在国内层面上,“自由”意味着良好的治理,保障公民享有各项基本权利和自由。 我们说我们希望印度-太平洋地区实现“开放”,是指我们希望所有的国家享有海上和空中的开放通道。我们希望和平解决领土和海上纠纷。这对于国际和平和各国实现本国的梦想至关重要。 在经济方面,“开放”意味着公平和对等的贸易、开放的投资环境、国家间透明的协议和为促进地区关系加强相互联系,因为这些都是可持续增长的途径。 美国对印度-太平洋地区自由和开放的承诺由来已久。我所代表的国务部于1794年就在当年被称为“Calcutta”的加尔各答(Kolkata)建立了领事馆。 在座的大多数人都是美国企业界的代表。美国企业家在印度-太平洋地区从事贸易和投资的时间甚至更长。我不想在这里详谈全部历史,但我需要指出,美国为我们今天在印度-太平洋各地看到的增长、发展和繁荣发挥了基本的推动作用。 我们遵循这样一个伟大的宗旨进行交往:在所到之处,美国都希望发展伙伴关系,不谋求霸权。 第二次世界大战(World War II)结束后,我们与日本一起结成了伟大的联盟,促进了经济繁荣。 上世纪50年代,韩国受到战争的重创。美国在铁路、港口等基础设施领域提供援助和投资,帮助我们的韩国朋友奠定了复苏和繁荣的基础,建立了全世界最伟大的经济体之一,现在已有足够的实力为其他国家的发展提供援助。 ...
阅读更多»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与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尼基·黑利(Nikki Haley)发表讲话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2018年7月20日 联合国总部 纽约州纽约市(New York, New York) 国务卿蓬佩奥:诸位下午好。我首先对好友黑利大使及其在联合国(United Nations)工作的杰出团队表示赞赏。今天早晨,她为促进美国在北韩问题和其他诸多事务上的利益发挥的领导作用得到明显的证明。她身后有一支优秀的团队配合工作。为此谢谢你,尼基。 今天我来到这里的主要目的是会见联合国安理会(UN Security Council)成员,以及韩国和日本代表,详细介绍这个月早些时候我前往北韩进行的工作以及在那里取得的进展。我还有机会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Guterres)会晤,就这个问题和其他问题进行讨论。 安理会成员一致赞同最终以全面可核实的方式实现北韩去核化的必要性。金委员长对此已表示同意。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实施严厉的制裁至关重要。 联合国安理会成员,进而包括联合国全体会员国,都一致同意对北韩全面加强制裁。我们期待有关国家继续履行承诺。制裁如果不能得到执行,成功实现去核化的前景就会很渺茫。目前,北韩正非法向国内偷运石油产品,其数额之大远远超过了联合国设定的额度。根据目前发生的情况,这些非法的船对船转驳是最显见的手段。 今年头5个月以来,这种转驳行为至少发生了89次,目前仍在继续。美国提请联合国所有的会员国履行各自的责任,制止非法的船对船转驳行为。我们还要求各国加强各自的制裁行动。 我们还必须制止其他规避制裁的形式,例如海上偷运煤炭、陆上跨境走私和北韩在某些国家的外籍劳工等。北韩的网络盗窃行为及其他犯罪活动也为该政权攫取了大量收入。凡此种种必须被制止。 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对于北韩去核化的前景仍然表示乐观。我也同样如此,因为正在出现进展。特朗普政府希望,有朝一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DPRK)能够在联合国成为我们中间的朋友,不再陷入失道寡助的境地。可以设想,如果DPRK的核武器和导弹项目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成为联合国安理会讨论的议题会是什么情景。我们将会把精力用在我们的世界面临的如此众多的紧迫问题上。 我相信,这个情况有可能实现,特朗普总统也认为如此。但是这需要我们全面加强制裁才能实现。同时还需要金委员长遵守他在新加坡亲口对特朗普总统做出的承诺。今后的道路并不平坦;这需要花费时间。但是我们希望为我们所有的人促进全世界的安全,使北韩获得更光明的未来,仍然是我们的目标。这个希望仍然没有变。 谢谢你,黑利大使。 黑利大使:非常感谢。我非常感激我的朋友蓬佩奥国务卿今天前来与安理会见面。 以下情况为我们所知。一年半以前我上任时,我们最大的关注是北韩。所有人都在思忖,不知什么时候又会出现新试验,所有人都在思忖什么时候又会出现新的威胁,全体国际社会都清楚,必须有所行动。安理会完成了艰巨的任务,通过了三套大规模制裁措施,禁止其所有出口,90%的贸易,30%的石油,驱逐所有劳工并制定了时间表,确保停止一切合资项目。所有这些连同国际社会联合起来,驱逐外交人员,断绝关系,以及总统的强硬姿态,这一切的确共同使北韩坐到了桌前。 现在,北韩和美国开始有一些谈判。在这同时,我们和安理会以及国际社会必须对那些谈判给予支持。而我们支持那些谈判的最佳方式,就是不放松制裁。我们正在看到的情况是,某些国家想使用豁免,某些国家说,“让我们取消制裁”,某些国家希望想有更多行动。我们所——我感谢蓬佩奥国务卿来这里,我们所继续重申的是,我们在看到北韩对他们去核化的承诺有所反响前,什么都不能做。我们必须看到某种行动。因此,在那一行动出现前,安理会要保持坚定,国际社会——我们要求你们在我们前进时保持坚定。 我们正在遇到的问题是,我们的一些朋友决定要绕开规则。你们看到了违背石油禁令的情况。我们已经,正如蓬佩奥国务卿所说,看到那种情况发生了89次。我们有船对船转驳的照片证明。我们的朋友,我们决定要做的是,让我们团结起来,让我们确保制止这种情况。因此,美国昨天提出制止向北韩进一步运送一切精炼石油。中国和俄罗斯给予阻止。 中国和俄罗斯的阻止向我们说明什么?他们是不是在告诉我们他们想继续提供这种石油?他们声称需要更多信息。我们不需要更多信息。制裁委员会拥有它需要的信息。我们都知道这种情况在进行。我们今天对中国和俄罗斯施加压力,要求他们继续为处理这种情况给予有利协助,帮助我们继续进行去核化。 因此,我认为,这是在国务卿、韩国外长以及我们的日本朋友之间进行了非常坦率交谈的一天,安理会也作出表示:如果我们希望看到成功,我们就必须看到金委员长作出反响,我们就必须坚守底线直至反响出现。总之,这是非常成功的一天,安理会有望保持团结,继续向我们的成员施加压力,不使该进程半途而废。谢谢。 问:国务卿先生—— 诺尔特女士:三个简短——三个简短的问题。里奇·埃德森(Rich Edson),福克斯新闻(Fox News)。 问:谢谢你。国务卿先生,联合国大使黑利提到俄罗斯对于执行制裁并不那么有帮助。总统在同普京总统(President Putin)会谈后提到普京总统将就北韩提供帮助。俄罗斯是在违背同总统达成的一项共识吗?而且是——两位总统在会晤时还达成了哪些共识? 国务卿蓬佩奥:执行制裁是一个持续的进程。俄罗斯人在很多方面都是有帮助的。当然自从最开始的联合国安理会各项决议之时,俄罗斯人已做了很多事情来执行这些制裁,而且我们对此深表感谢。但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我们需要继续这么做。我们需要确保全世界不会开始将这视为——这不是一项要北韩去核化的美国的要求;这是全世界的要求,而且我们需要全世界继续参与。 因此,当我们发现任何国家,不论是俄罗斯还是其他国家,没有为执行它而出力的问题时,我们就将确保我们向他们提供信息,以便让他们都能看到而且全世界也都能看到,我们还将要求全世界每个国家都尽一份力。 诺尔特女士: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台(CBS News)的凯莉(Kylie)。 问:国务卿先生,只想进一步问一个有关俄罗斯的问题,因为这似乎是今天华盛顿的每个人都在谈论的。为什么总统邀请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来白宫(White House)是个好主意?美国会从这次访问中有什么收获? 国务卿蓬佩奥:是的,我很高兴两个非常重要的国家的两位领导人继续会晤。如果这次会晤在华盛顿举行,我认为都会很有利。这些对话是极其重要的。我们的高级别领导人在全世界各地都在同我们与之存在深刻分歧的人会晤。普京总统和特朗普总统继续进行对话以解决我们两国之间所面临的困难问题,对于美利坚合众国(United States of America)人民是极有价值的。我认为这有着巨大意义,而且我非常希望这次会谈将于今年秋天举行。 诺尔特女士:最后一个问题,路透社(Reuters)的米歇尔(Michelle)。 问:谢谢你。国务卿先生,你认为北韩现在需要采取哪些具体步骤表明他们承诺实现去核化?另外涉及俄罗斯的问题,俄罗斯国防部长今天早晨说,他们 已经向华盛顿提出有关数百万叙利亚难民返回的建议。他们说,这是以普京总统和特朗普总统达成的协议为依据的。你是否看到这份建议,他们达成的协议又是什么? 国务卿蓬佩奥:我想先回答第二个问题。对此进行了大量的讨论。特朗普总统与普京总统为解决叙利亚的问题以及我们可能让难民返回的途径进行了讨论。总统向我介绍了他们进行的对话。对于全世界来说,重要的问题是,在正确的时间,通过自愿的机制,使这些难民能够回到自己的国家。这正是我们一贯为之进行的努力。这是联合国的斯特凡·德米斯图拉(Staffan de Mistura)为同样的一些问题一贯从事的工作。普京总统与特朗普总统的确讨论了这个问题。目前为寻求实施的途径进行了大量的讨论,美国当然希望能够参与其中,为实现叙利亚的这个解决方案做出贡献,这一点毫无疑问。 你的第一个问题关系到我们需要看到做了些什么。这实际上很明显,不是吗?这不是我的——不取决于我说需要做些什么。金委员长做出了承诺。金委员长不仅告诉特朗普总统,而且也告诉文总统(President Moon),他将实现去核化。对于其范围和规模已经达成一致意见。北韩人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至于去核化的范围如何,这一点已毫无疑问。 所以,我们需要看到什么?我们需要看到金委员长根据向全世界做出的承诺采取行动,其中并没有太多的奥妙,但事实如此。 诺尔特女士:好。谢谢诸位。谢谢诸位。 问:还有一个问题,国务卿先生? ...
阅读更多»

国务卿蓬佩奥在2018年选择美国投资峰会上的讲话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特区 2018年6月22日 国务卿迈克尔·R·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 在2018年选择美国投资峰会(SelectUSA Investment Summit)上的讲话 盖洛德全国度假与会议中心(Gaylord National Resort & Convention Center) 马里兰州奥克森希尔(Oxon Hill, Maryland) 各位早上好。我不会给你们所有31种风味,因为它们不在我的预备讲稿中。说实话,其实我从卖冰淇淋的工作里学到很多东西,也就是你们都知道的,对,勤奋 ,诚实,随时随刻拿出你的最佳表现,而这往往会给你的生活,你所在团队的经历,或者你在努力帮助使之成功的生意,带来好的结果。 感谢罗斯(Ross)部长的美言介绍。感谢你们所有人,千里迢迢来参加的国际投资人,以及今天在座的美国工商界朋友。 还要感谢各位从美国各地来参加大会的州长和州代表。这确实使它成为一次不平凡的活动。 正如威尔伯(Wilbur)所说,我曾当过国会议员,我曾当过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局长,但我仍然认为我在心里是一个制造人。我在堪萨斯州威奇托(Wichita, Kansas)经营两家制造公司,干了十五年。第一家是航空制造业机械厂。我们从事焊接。我们有铣床和车床。我们的产品销售给波音(Boeing)和洛克希德(Lockheed),塞斯纳(Cessna)、雷神(Raytheon)和湾流(Gulfstream),以及世界各地所有机体制造商。那个企业发展到年资超过一亿美元。 后来我受聘主管一个类似但是在油田行业的公司,我们的客户包括哈利伯顿(Halliburton)和斯伦贝谢(Schlumberger)以及一些油田生产巨头。在我经营的每一分钟,我的公司都因国际合作而受益。 我们直接——我们直接受益于外国直接投资,它们提供了像我们在堪萨斯州威奇托那样的工作岗位,如今数量在美国达到700万个以上。这对美国有利,对美国工人有利,也对投资人有利。 那么你们要问,为什么国务卿今天在这里?你们听到了财政部长和商务部长的讲话。但你们一定知道,全球商务取决于有成功的国际关系。你们在寻找拥有最佳人才,最强能力的人的地方,最透明和有法治的地方,私人企业享有最大国际品牌曝光度的地方,最终能得到最大投资回报率的地方。 不会让你们感到意外,我深信,而且我相信我今天早上能够在这里证明,这个地方是美利坚合众国。(掌声)这不仅因为这是我们的国家,而且因为这是最理想的时刻。现在是投资人来这里,把你们的商务和你们的人带到这里来的最好时刻。 首先,我们拥有极多的优势。我在经营两个小公司的时候亲自看到这点。我们有着不可思议的创业和创新文化。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商品和服务市场。我们享有极大的政治稳定,法治无与伦比。我们拥有世界一流的高等院校和技术中心。我们也与国际伙伴一道,形成了由私营行业带动的金融体系和经济模式。 这些优势多年来一直是美国的生命线。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的政策——他的经济政策使我们的优势成为让我们成倍繁荣的更加强大的力量。有种迷思认为美国在退出世界,我不得不对你们说,那只不过是迷思而已。特朗普总统的议事日程是历届总统中最亲商务,最主张国际贸易的。它改变了美国经济的格局,而你们的公司会想要在其中占有一席之地。 我们能够看到的好处有,降低个人和企业税收,大大减少规章制度——这是我作为小企业主的时候最难较量的方面之一,美国经济规章制度给我们造成负担——我们支持国内能源生产,我知道佩里(Perry)部长已经谈到这点,并且有一个对商务真正开放的政府的明确支持。正如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本月早些时候所说,美国这里的“反商务战争已经结束”。“反成功战争已经结束[而且]反能源战争已经结束。”[掌声] 有信心的雇主准备提供好薪酬,以及最低失业率——针对所有人口类别,这些是新政策以及态度转变带来的红利,给美国和全球繁荣带来新的复兴。 由于总统的政策,国际公司和投资人正在全速奔向这里。你们要让自己到这里站在淘金浪潮的前沿。 例如,一个叫做美国哈瑞宝(Haribo of America)的德国糖果子公司正在在威斯康辛州的普莱森特普雷里(Pleasant Prairie, Wisconsin)建造甜品业中最大规模的设施之一——这也是它在美国第一次建厂。 这个2.42亿美元的项目将在美国这里创造大约400个新工作岗位,斯科特·沃克(Scott Walker)说,这座新设施将是威斯康辛州历史上海外投资带来的对全新企业的最大宗投资之一。他向我保证还将有更多。 在东岸(East Coast),北卡罗来纳州罗利(Raleigh, North Carolina)将成为由印度信息技术和咨询公司印孚瑟斯技术公司(Infosys)建立的北卡罗莱纳州技术和发明中心(North Carolina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Hub)所在地。 印孚瑟斯技术公司计划在未来两年内在美国创造一万个就业岗位。作为该计划的一部分,它预期在2021年前为这个中心招聘2000名美国雇员。 ...
阅读更多»

国务卿蓬佩奥与中国官员进行会晤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即时发布 简报 2018年6月14日 蓬佩奥国务卿与习近平主席、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等中国官员进行会晤 以下内容来自发言人希瑟·诺尔特: 6月14日,迈克·蓬佩奥作为美国国务卿第一次访问中国,在北京与习近平主席、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和外交部长兼国务委员王毅进行了会晤。蓬佩奥国务卿确认,我们有兴趣建立一个有建设性的、重结果的美中关系。 在与中国领导人的会晤中,国务卿提到了6月12日特朗普总统与北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加坡的历史性峰会的关键成果。国务卿强调了美国实现韩朝半岛完全、可核查和不可逆的无核化及促成一个持久稳定的和平机制的决心。国务卿向中国领导人强调了全面落实联合国安理会关于北朝鲜的所有相关决议的重要性,并确认若平壤迅速去核,则北朝鲜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蓬佩奥国务卿重申我们对南中国海哨点的建设和军事化深为关切,因为这些行动加剧紧张,导致争端复杂化和升级,危及贸易的自由开展,并破坏地区稳定。蓬佩奥国务卿重申美国致力于确保美国和中国有一个公平、平衡的贸易和投资关系。蓬佩奥国务卿还重申了通过常规交往处理双边关系中一系列其他问题的重要性。
阅读更多»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与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于会晤前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与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于会晤前 2018年6月14日 北京,中国 王国务委员:(中文) 蓬佩奥国务卿:谢谢。谢谢你如此亲切的接待。再次见到你真是太好了,上次你访问华盛顿时我们有机会相处。我很激动作为国务卿第一次来到这里。很多年前,我曾作为商务人士来到这个国家。我开始欣赏贵国人民的才干、能力及美好的品质。今天能够以官方身份来到这里真是太好了。 新加坡峰会距今已过去了两天,我很高兴与你分享我们认为我们搜集到的一些见解,但我想感谢你对特朗普总统及其工作的和善言辞,特朗普总统所做的工作使我们得以来到这一步,我们现在相信我们有一条前进的道路,这条道路可以真正地、多年来第一次在半岛创造和平。 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无法实现这一目标的风险依然存在,但我确实相信世界建立了适当的条件,我确实相信特朗普总统和金委员长举行了一次精彩的会晤,在此次会晤中他们致力于坚持不懈地努力实现这些目标,我认为这些目标也是世界所希望的。 所以我们感谢你所做的一切,帮助我们使得这次峰会得以发生,我们对此表示感谢。 为达到最终成果,中国和美国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阅读更多»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的讲话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外交部 大韩民国首尔(Seoul) 2018年6月14日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的讲话 主持人: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的韩、美、日外长级会议(Foreign Ministers Meeting)联合记者会现在开始。今天来到我们这里的有康京和(Kang Kyung-wha)外长、蓬佩奥(Pompeo)国务卿和河野(Kono)外相。 *             *             * 蓬佩奥国务卿:非常荣幸在首尔与康外长和河野外相一起站在这里。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和金正恩委员长(Chairman Kim Jong-un)的历史性首脑会晤带来一个极其关键的历史时刻。美国、韩国和日本的三边合作对我们的努力——对我们有关北韩去核化的努力行之有效起了关键作用,它无疑是让我们有机会在新加坡举行这次首脑会晤的关键。 今天我们三方之间举行的讨论反映了我们三国将为这项努力取得最后成功而继续合作的决心。今天,两位外长和我讨论了特朗普总统与金正恩委员长首脑会晤的成果以及在整个去核化进程中保持密切协调的重要性。 特朗普总统与北韩领导人金正恩两天前的首脑会晤确实标志着美国-北韩关系的转折点。金正恩公开承诺完全去核化是朝着使东北亚,的确也是使整个世界,获得永久和平与稳定迈出了重要一步。 正如总统所说,这将是一个过程,而且不是一个容易的过程。与我们的盟国,大韩民国和日本,保持密切协调一致,将对取得成功至关重要。全世界应该放心,美国、大韩民国和日本继续决心实现使北韩完全、可核实和不可逆转地去核化。美国与这两个国家的联盟绝对牢不可破。康外长、河野外相和我建立了密切的友谊,我们将继续在北韩问题上密切协作,共同向前推进。 特朗普总统表明,如果金正恩实现去核化,北韩和北韩人民将有光明的前途。去年11月他在首尔这里向国会发表讲话时,描绘了那种美丽的愿景。我们可以看到北韩成为一个强大、与国际连接、安全和繁荣的国家,完全融入国际大家庭。金正恩在新加坡表示,他也看到这一愿景。我们非常希望看见他为实现这一愿景采取下步行动,因为美国已经作好给历史翻开新篇章的准备。谢谢各位。
阅读更多»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举行新闻发布会

白宫 新闻秘书办公室 即时发布 2018年6月11日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举行新闻发布会 新加坡JW 万豪酒店(JW Marriott) 新加坡时间下午5:42   桑德斯(SANDERS)女士:下午好,多谢诸位耐心等待。当然这也是值得的。欢迎来到新加坡,欢迎来到新闻中心。我们不会占用太多的时间。 我将请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讲话。他会就明天即将举行的首脑会晤回答一些具体问题。以后,我们还会继续在这里回答其他后续问题。多谢诸位。 国务卿先生。   国务卿蓬佩奥:下午好。关于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与委员长金正恩(Kim Jong Un)即将举行的首脑会晤,我想先介绍一些新情况。总统在星期六曾说过, 这的确是一项和平的使命。 今天下午,总统与日本首相安倍(Prime Minister Abe)和韩国文总统(President Moon)通了话。今天早些时候,我国大使金成(Sung Kim)率代表团会见了外务省副相崔善姬(Choe Son Hui)及他率领的北韩——请原谅,她率领的北韩代表团。今天下午磋商继续进行,甚至到我们现在坐在这里时仍在继续。他们实际上行动很迅速。我们预期他们将很快会就后勤事务达成最后方案,甚至比我们预期的还快。 在谈到首脑会晤前,我想先谈谈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的一篇报道。这篇报道称,对于撤销北韩武器项目的问题,作为相关会谈的一部分,美国团队缺乏技术方面的专长。我想直接谈谈这篇报道。 3个多月以来,一个跨机构的工作小组每星期多次举行会议,负责处理与撤销北韩武器项目有关的技术和后勤事务。这个小组有来自政府各机构的100多名专家,其中有负责撤销核武器的军事部门的专家、能源部(Department of Energy)的专家,包括能源部试验室拥有博士学位的人员和专家,以及情报系统负责北韩问题的官员等。这些专家还负责处理北韩的核、化学、生物和导弹项目。 这些专家包括数十名拥有博士学位的人员,他们具有核武器、燃料循环、导弹、化学和生物武器方面的专长。他们在核工程、物理、化学、航天、生物等相关领域拥有高级学位。 我们在新加坡当地有一个团队,其中包括在总统领导下处理大规模毁灭性武器问题的最高级的专家,可以处理会谈可能提出的任何技术问题。 任何有关美国政府各机构似乎缺乏有关的技术专长,或者在新加坡当地缺乏这些技术专长的说法都是错误的。 北韩以前曾向我方确认愿意实现去核化。我们很希望看到事实证明这些言辞是否真诚。我们两位领导人面对面坐下来会谈的事实就表明有巨大的潜力可以有所成就,将大大有利于我们两国人民和全世界。 特朗普总统认为,金正恩获得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好机会改变双方关系的轨迹,同时为他的国家带来和平与繁荣。我们希望这次首脑会晤将为今后的建设性会谈创造条件。多年来美国达成的诸多相关协议皆软弱无力,现任总统将保证任何可能达成的协议都能有效地解决北韩的威胁,不再重蹈覆辙。 我们希望通过与北韩的外交达到的最终目的并没有改变。朝鲜半岛实现完全、可核实和不可逆转的去核化是美国愿接受的唯一结果。制裁行动将继续进行,直至北韩完全以可核实的方式撤销其大规模毁灭性武器项目。如果外交无法向正确的方向推进——我们希望将继续向这个方向推进——相关的措施将得到加强。 特朗普总统看到金委员长希望获得安全,并准备确保没有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北韩也是一个安全的北韩。总统还表示,如果他们采取正确的步骤,会以开放的态度对待北韩获得扩大外国投资的渠道和其他经济机会。 所有首脑会晤的准备工作已经妥善完成。今天下午,总统会见了新加坡的李总理。这是一个向新加坡总理表示感谢的重要机会,感谢他作为伙伴方为这次首脑会晤成为现实提供帮助。新加坡有4,000多家美国公司从事经营活动。新加坡是一个长期的商业伙伴。我们感谢他们为首脑会晤成为现实提供帮助。 总统还有机会看望我国驻新加坡大使馆的团队并感谢他们为这次首脑会晤取得成功进行了不懈努力。例如,明天首脑会晤期间,将有来自世界各地的5,000多名新闻媒体成员报道这次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 特朗普总统将充满信心,以积极的态度和希望取得切实进展的期望出席这次会晤。他已经明确表示,如果金正恩实现去核化,北韩就会有一个更光明的未来。明天,对于金委员长是否真正抱有同样的期望,我们将看到迄今最为明确的迹象。 我很高兴回答几个问题。 桑德斯女士:马克·兰德勒(Mark Landler),《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 问:国务卿先生,你刚才说你们的目标是实现在朝鲜半岛的完全、可核实和不可逆转的去核化。我想知道这是否代表你们对以前的立场稍有改变,因为你们历来只是谈完全、可核实和不可逆转的去核化,而现在你实际加上了“在朝鲜半岛”这几个字,而这部分体现着北韩所寻求的,即半岛去核化。你们立场的有所改变吗? 国务卿蓬佩奥:政策没有改变。我们确实是准备提供必要的安全保证使北韩参与这一去核化。也就是说,我们有准备采取行动让他们充分确定,他们可以放心去核化不会给他们带来不好的后果。而且正相反:它将会给北韩人民带来更光明、更美好的未来。 桑德斯女士:梅杰·加勒特(Major Garrett),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 News). 问:继续刚才那点,国务卿先生,在安全保证伞下,它会不会包括美国从韩国撤军?这是你们有准备直接与北韩讨论的吗? 国务卿蓬佩奥:我不想谈我们迄今讨论的任何细节。我只能这样说:我们有准备作出与以前提供的——美国以前愿意提供的——不同的、独特的安全保证。我们认为这既有必要,也是合适的。 ...
阅读更多»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举行记者会

2018年6月7日 (开场讲话部分摘译) 詹姆斯·布雷迪新闻简报厅(James S. Brady Press Briefing Room) 美国东部夏令时间下午3:49 国务卿蓬佩奥:……诸位下午好。很高兴今天能在这里与大家见面。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在执政早期就坚持要求解决北韩构成的威胁。我们的国家面临这个威胁已历时太久。 特朗普总统一贯并继续要求为美国和全世界消除北韩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和弹道导弹项目造成的威胁。这些项目对我们的国土、我们的盟国及其伙伴和更广泛的不扩散机制造成了威胁。北韩过去的行为还明确说明,除了构成主要的威胁外,北韩向造成危险的其他行为方进行扩散。北韩有基础设施为后援,也是需要关注的问题。 2017年初,特朗普政府决定采取我们称之为“最大程度施加压力”的政策。这项行动对北韩实施了有史以来最严厉的经济和外交制裁, 目的在于创造各种条件,促使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DPRK)采取去核化的战略决策,因为这是其实现自身安全的最佳途径。 美国发挥领导作用,动员国际社会向金正恩委员长和全世界发出一个强烈的信号,强调我们决不容忍DPRK拥有非法的武器项目。总统做出富有胆略的决策,决定会见金正恩委员长,正是由于这项行动威力十分强大,目标极为明确。总统的政策直接促成了这次具有历史意义的首脑会晤,预定6月12日在新加坡举行。 3月8日,金正恩委员长表示希望尽快会见特朗普总统。3月 9日,我在平壤(Pyongyang)会见金正恩委员长,说明了美国对去核化的期待。 当时,我们还争取使金东哲(Kim Dong-chul)、 金尚德(Tony Kim)和金东哲(Kim Hak-song)3名美国人获释。我们视之为金正恩委员长表示善意的信号。 美国与北韩已为筹备这次首脑会晤进行了多次直接会谈。北韩已向我方确认愿意实现去核化。目前,为了支持特朗普总统即将出席的首脑会晤,目前政府各机构正全面展开工作。以白宫(White House)和国务部(State Department)为首的先遣团队正在最后落实后勤方面的准备,并将在新加坡逗留至首脑会晤开始。总统正继续密切注视事态的每一项进展,同时听取他的国家安全事务团队的日常汇报。 两位领导人将坐到桌前这个事实说明,双方是非常认真的。我们迄今使用的外交模式与过去的做法不同。我们的做法让我们有希望在过去的努力未能达到的方面取得真正的成功。 特朗普总统抱有希望,但是他也对前往首脑会晤抱有清醒的目光。我们看到过去搁置了多少不尽意的协议。你们可以确定,特朗普总统绝不会接受糟糕的协议。美国一再明确表示 ,朝鲜半岛以完全、可核实和不可逆转的方式实现去核化是我们将能接受的唯一结果。 总统认识到北韩拥有极大潜力,他期待可以开始取消对DPRK制裁的那一天。但是,在DPRK完全和可核实地消除其大规模毁灭性武器项目之前,这是不可能的。 特朗普总统和金委员长肯定也将讨论对DPRK的安全保证,建立和平条规,改善我们两国间关系。直到我们达到目标,国际社会与美国一道对北韩政权实施的措施将一直存在。如果外交不能走向正确方向,这些措施将增加。在整个过程中,美国一直与日本和韩国团结一致,针对北韩的威胁作出反应。 我将旅行……在首脑会晤后与日本和韩国同僚会晤,继续与他们协调。我也将在新加坡首脑会晤后到北京停留。我将向他们提供进展情况,强调全面实施对北韩的所有制裁的重要性。 特朗普总统认识到北韩渴望安全,并有准备确保让一个没有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北韩也是安全的北韩。 特朗普总统表明,如果金正恩实现去核化,北韩和北韩人民将有更光明的前途。我们可以想见一个强大、相连、安全和繁荣的融入国际大家庭的北韩。我们认为,美国和北韩人民能够创造一个基于友谊与合作而不是不信任与恐惧的未来。 我们认为,金委员长也看到这个积极的未来前景,我们致力于找到前进的道路。我们设想并且希望那种看法是真诚的。 我们期待着几天后抵达新加坡……。
阅读更多»

国务卿就天安门广场事件二十九周年发表讲话

新闻声明 迈克·蓬佩奥 国务卿 华盛顿DC 2018年6月3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989年6月4日,在天安门广场及附近发生了对和平示威的暴力镇压,在事件29周年之际,我们记得无辜生命的惨痛逝去。 正如刘晓波就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发表的缺席讲话中所说,“六四冤魂还未瞑目。” 我们与国际社会其它各方一道敦促中国政府,对被杀害、被拘留或失踪的人作出公开彻底的说明,释放那些因努力让天安门广场事件不被遗忘而遭监禁的人,并停止对参与示威的人及其家人进行持续骚扰。 美国认为保护人权是所有国家的基本责任,我们敦促中国政府尊重所有公民的普世权利和基本自由。
阅读更多»

国务卿蓬佩奥在媒体见面会上的讲话

国务卿的讲话:国务卿在媒体见面会上的讲话 2018年5月31日东部夏令时间3:48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的讲话 纽约市Lotte Palace Hotel的Spellman Room 2018年5月31日 蓬佩奥国务卿:大家下午好。正如你们所知,除了我与金英哲副委员长的会晤外,我们还有团队在新加坡和非军事区与北朝鲜的对应官员一起为特朗普总统和金正恩委员长预期在新加坡举行的峰会做准备。通过这些系列会议,我相信我们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今天,我和金副委员长讨论了我们的国家如何走到一起,如何利用我们的两位领导人通过未来愿景所创造的这一独特机会,他们已如此清晰地阐述了这一愿景。金副委员长现在正计划前往华盛顿递交金正恩委员长的亲笔信。 提议的峰会为特朗普总统和金正恩委员长勇于引领美国和朝鲜进入一个和平、繁荣和安全的新时代开创了历史性的开端。我们两国面临我们关系中的一个关键时刻,如果让这个机会付诸东流,这无疑是不幸的。 在我与金正恩委员长在平壤以及今天与金英哲副委员长的会谈中,我已经很清楚地表明了特朗普总统与美国的目标是始终如一且众所周知的:即完全、可核查及不可逆的韩朝半岛无核化。特朗普总统还明确表示,如果金正恩去核,北朝鲜的道路更加光明。我们展望一个强有力的、连通的,同时也是安全、繁荣的北朝鲜,它既保持其文化传承,但又融入国际社会。 我们认为,通过共同努力,美国和北朝鲜人民可以创造一个由友谊与合作而非不信任、恐惧与威胁所定义的未来。我们真诚地希望金正恩委员长与我们一样对未来有这样积极的愿景。我们希望两位领导人都能够在参加新加坡峰会时——如果这次峰会得以进行的话——睁大双眼,对未来的各种可能性有清晰的认识。如果这些会谈取得成功,它将是真正具有历史意义的。如果我们能够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改变世界的进程,它将需要来自金正恩委员长的大胆领导。 特朗普总统和我都相信金委员长是能够做出这样决定的领导人,在未来几周和几个月内,我们将有机会验证情况是否如此。 我很高兴回答几个问题。  诺尔特女士:我们的第一个问题——请一个一个地来——来自彭博社的尼克·沃德姆斯。尼克,请讲。  问题:谢谢。国务卿先生,昨晚国务部告诉我们,美国将在这次峰会召开前寻求北朝鲜的一个历史性承诺。今天你提早结束了与金英哲的会谈。你能谈谈为什么这么做吗?你有没有得到你所寻求的承诺?美国和北朝鲜现在是否就无核化意味着什么达成了一致?  蓬佩奥国务卿:这是一个(听不清)的事情。我们并没有提早结束会谈。我们有一系列我们想要确保涵盖的事项,我们确保我们对彼此的期望都已明确的议题。我们做到了这些。这是一个困难而艰巨的挑战。毫无疑问。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在这里取得了进展,同时在其他正在进行会谈的场所也取得了进展。今天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取得了我们在纽约市这里可以取得的进展。 诺尔特女士:我们的下一个问题来自《华尔街日报》的迈克尔·戈登。 问题:国务卿先生,继续刚才的话题,一位国务部高级官员——昨晚也曾和我们交谈过——也表示,美国希望说服北朝鲜其安全不取决于核武器。您现在已经和他们进行了三次会面,并与他们一起度过了数个小时。您觉得在这方面是否已取得了成功呢,还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困难也就是为什么特朗普总统现在正在谈论举行两三次峰会的可能性,而不是试图在一次会议中解决这些问题中最困难的部分? 蓬佩奥国务卿:是,这是——看,毫无疑问。特朗普总统、这届政府完全了解这个问题有多难。很久以来,北朝鲜将其核项目视作为其政权提供所需安全。现在要努力达成一系列谅解,使北朝鲜人相信特朗普总统所说的话。如果我们能够实现这一目标,如果北朝鲜人事实上准备实现无核化——这包括他们核项目的所有组成部分——如果我们使他们相信,实际上他们更安全,实际上真正威胁他们安全的是继续抓住核武器项目不放,而不是相反。我们围绕这点已经进行了很多次会谈。当然,真正的考验来自于我们真正实现这一目标的时候,但是关于我们如何继续前行,关于今后什么样可能的道路才能使我们既能实现世界要求的北朝鲜无核化又能实现为让我们实现无核化北朝鲜所需的安全保证,我们已经进行了很多次会谈。 诺尔特女士:下一个问题来自ABC新闻的玛莎∙拉达茨。  问题:蓬佩奥国务卿,你称它为一个提议的峰会。明天我们是不是能知道它是否会举行?而且,你曾直面副委员长。你已经和他同处一室。是什么导致了这一进展?一直以来这就像坐过山车一样。峰会曾经被取消;我们从怒火中烧走到这一步。所以,谈谈是什么导致了这一变化,以及你是否担心它会倒退回去? 蓬佩奥国务卿:玛莎,我曾有机会两次会晤金正恩委员长,而且迄今已与金英哲副委员长举行过三次会晤。我花了很长时间与他们每一位会面。我认为他们正在思考一条可以产生战略性改变的前进道路,一个他们国家以前未曾准备作出的改变。这显然将是他们的决定。他们将不得不做出改变。他们将不得不选择——正如我刚才所说,他们将不得不选择一条与他们国家几十年来所走道路截然不同的道路。任何人不应感到惊讶的是,一路上会有一些瞬间显示这条路并非笔直,会有看似困难的事,以及似乎存在绊脚石的时刻——有时也许甚至令人感到无法逾越。 我们的使命无比清晰。那就是继续向前推进——总统已指示我向前推进,以验证我们能够实现这一结果的命题。所以我知道每个人每分钟每小时都在关注这件事。这将会是一个花费数天、数周才能解决的进程。将会有困难的瞬间,将会有艰苦的时刻。我也已经与他们进行了一些艰难的谈话。他们也给了我对等的回应。这里有——我们经历这一挑战已经有几十年, 因此人们不应因为有一些看似具有挑战、困难和不能弥合之事的瞬间而感到惊讶、害怕或被吓退。我们的使命是去克服它们以便实现这一历史性的结果。  问题:关于提议的峰会,明天我们能不能知道究竟是否将有这一峰会?  蓬佩奥国务卿:不知道。不知道这一问题的答案。  诺尔特女士:最后一个问题来自福克斯新闻的亚当∙ 夏皮罗。 蓬佩奥国务卿:我想再说一句,玛莎,尽管我们或许不知道明天会怎样,我要告诉你我们在过去72小时朝着设置正确的条件已经取得了实际进展——因此你的问题实际是关于是什么样的条件。这些条件将特朗普总统和金正恩委员长置于一个我们认为通过他们俩人会晤可以实现实际进展的位置。如果我们所处的位置让我们感到没有真正的机会令他们俩人会晤,那么对谁都没有好处。我们在过去72小时已经取得了实际进展。 诺尔特女士:来自福克斯的亚当。 问题:蓬佩奥国务卿,你谈到半岛的完全无核化,所以我的问题是关于这个问题以及对我们盟友的影响。如果未来协议的一部分是让美国在韩国的驻军缩减的话,关于将韩国和我们的亚洲盟友——比如日本——暴露在可能更大的中国影响力下,美国有什么关切? 蓬佩奥国务卿:我今天不会、在谈判期间任何时间也不会谈论协议形式的构成。 那是—— 那些应该是有所保留的事情,以便领导者们拥有做出正确决策所需的全部自由。 所以关于缩减,这显然是一个国防部的问题。今天我不打算说这个。 我可以说的是:我想,我现在担任国务卿三十多天了。韩国人、日本人和美国人之间就我们如何解决北朝鲜问题的方法上没有分歧。我在那与我的对等官员交谈了,我在那也与文总统交谈了。我们理解他们的关切。我们理解可能对他们构成的风险。我们达成的协议将为所有那些国家提供一个都能同意的结果。 问题:但是,有可能会创造出一个——我找不到一个更好的词——中国可能填补的真空吗?无论是经济、政治、还是军事的? 蓬佩奥国务卿:中国人今天在世界各地做出举动。让我们讲清楚。这样的风险无处不真实存在,并不仅仅在这个特定的区域。我们敏锐地意识到这一点,而且我——我有信心我们正在谈论的有关北朝鲜的事情不会在任何重大程度上增加这样的风险。我们不会对韩国人或日本人那样做,他们是我们在该地区最重要的两个盟友。 诺尔特女士:好的,大家。谢谢你们。 蓬佩奥国务卿:非常感谢。 诺尔特女士:十分感谢。很高兴见到你们。 问题:我们要去新加坡吗?  
阅读更多»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就发布2017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发表讲话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2018年 5月29日 诸位早上好。很荣幸今天早晨能与诸位一起发布2017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这份报告见证了美国为维护和倡导世界各地宗教自由发挥的历史性作用。 宗教自由是美国的生命线,是当年促使清教徒从英格兰(England)来到这里的动因。我国的开国元勋认识到,这是我们的第一项自由。为此,他们通过第一修正案(First Amendment)明文宣告了这一点。詹姆斯·麦迪逊(James Madison)在担任总统或国务卿前的多年内曾写道,“良知乃所有财产中最神圣之物。” 宗教自由在美国创建之初具有关键意义。捍卫宗教自由对我们的未来至关重要。 宗教自由不仅属于我们,也是全球人人享有的权利。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坚定地支持积极争取宗教自由的人们。我们的副总统支持他们。我也同样如此。 倡导解放和宗教自由有助于促进美国的利益。在宗教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及和平集会的自由等基本自由受到攻击的时候,我们就会面临冲突、不稳定和恐怖主义。然而,倡导这些自由的各地政府和社会则更安全、更稳定、更和平。 所以,由于上述所有的原因,捍卫和促进全球对宗教自由的尊重是特朗普政府的一项重点使命。我们的国家安全战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明确指出,“我国的创始者认识到,宗教自由不仅是建国的原则,而且也是上帝(God)赋予每一个人的恩赐,是繁荣社会的一项基本权利。”我们坚定地承诺促进世界各地的宗教自由,不仅现在如此,未来同样如此。 今天,布朗巴克(Brownback)大使和我准备谈谈这个问题。我们通过对他的任命强调了上述承诺。今天能与我的朋友和堪萨斯州(Kansan)同乡一起出席这次活动,我感到十分荣幸。国际宗教自由理应是一项当务之急。布朗巴克大使和我,随着他在前方引路,将继续强调问题的紧迫性。 大使和我们在国际宗教自由事务办公室(Office of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的团队已经在整个联邦政府内不知疲倦地努力工作,与我们在国务部和海外使馆工作的同事及非政府组织(NGO)、外国伙伴方一起在各地捍卫宗教自由,遍及全球最遥远的角落。 这份报告体现了美国外交人员为保护美国和普遍的价值从事的艰苦工作。我为我的团队完成这份报告感到十分自豪。公布2017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道对我们捍卫宗教自由的使命至关重要。报告揭示了世界各地宗教自由的现状。报告汇集了200个国家和领土的政府、恐怖主义团伙及个人采取侵犯和践踏行为的报告,为此我们可以共同努力解决这些问题。 我有一些具体的事例。但考虑到时间问题,我不在这里一一列举。但是应该指出的是,我们正与世界各地的国家共同努力,强调宗教自由仍然是问题所在,同时在问题未受到重视地方为之大声疾呼。 州长——请原谅,布朗巴克大使将为诸位介绍更多的详情。另外,我们很高兴地宣布,今年晚些时候我们将庆祝国际宗教自由法(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Act)诞生20周年。这项法律增强了美国对宗教自由的承诺和为受迫害者提供帮助的决心。今年也是联合国(UN)世界人权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诞生70周年。世界人权宣言强调人权的重要性,其中也包括宗教自由的权利。 全世界已经取得重要的进展,但我们仍然有很多工作需要做。为此,我很高兴地宣布美国将第一次主办促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Ministerial to Advance Religious Freedom)。这次会议预定今年7月25-26日在国务部举行。 我期待迎接志同道合的政府派遣有关官员以及代表国际组织、宗教社团和公民社会的人士赴会,再次重申我们对宗教自由作为一项普遍人权的承诺。我们预期这次部长级会议将开创新的局面。这次会议不仅仅是一次讨论,同时也将注重行动。我们期待寻求各种具体的方式抗击迫害行为,保障所有人的宗教自由得到进一步尊重。 这次部长级会议还将是我第一次作为国务卿主持会议的机会。这是一次国际性很强的会议。宗教自由的确是一项普遍的人权,我将为之奋斗,我们在国务部的团队将继续为之奋斗,我知道特朗普总统也将为之奋斗。美国不会作为旁观者不闻不问。我们将投身其中,支持所有的人争取自己最基本的人权。 感谢诸位拨冗莅临。布朗巴克大使,感谢你将有关资料编录成帙。我期待与你一起为之努力。  
阅读更多»

国务卿蓬佩奥在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听证会发表声明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2018年5月23日 ​​​​ 证词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 在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House Committee on Foreign Affairs)听证会发表声明 国务卿蓬佩奥:谢谢你们。谢谢你,罗伊斯(Royce)主席。谢谢你,恩格尔(Engel)资深成员。很高兴再次见到你们两位。谢谢你们,尊敬的委员会各位成员,我曾有幸同你们共事。回到这里真是太好了。 我感谢能有这个机会来讨论2019年国务部(State Department)的预算要求 — 罗伊斯主席:国务卿先生,如果我们调整一下话筒可能会 — 国务卿蓬佩奥:好的。现在怎么样?可以吗? 罗伊斯主席:非常好。 国务卿蓬佩奥:好的。很好。 谢谢。今天上午我想谈谈国务部和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的预算。 为了实现国家安全战略所阐明的目标,我们有一项规划。今天你们将听到其具体内容。拟议中的提案体现了我们明智地、有效地使用纳税人的钱的义务。 我们的提案还表明美国必须为实现整个国际社会的共同目标而履行一种成比例的财政承诺。现在是其他国家——特别是那些国内生产总值(GDP)高的国家——为了我们的共同目标承担起更大的责任并贡献更多资源的时候了,不论是粉碎恐怖主义分子、制止伊朗的邪恶行径、增强北约(NATO)同盟、消除传染性疾病,还是其他更多的工作。我们期待我们的伙伴和盟友提供良好帮助以及良好的财政支持。 特朗普总统致力于外交这个实现美国对外政策目标的首要方式。我也如此。我们必须维护美国作为一个真正的全球强国的历史作用,其第一直觉和压倒性倾向是利用外交来解决全球性挑战。我们已从筹备仍定在6月12日的同北韩的历史性峰会的工作中看到了这一点。我们拥有解决一个重大的国家安全挑战的数十年难逢的机会。我们睁大眼睛审视历史教训,但我们也乐观地认为我们能取得一个对全世界都非常好的成果。我们的态势将不会改变,直到我们看到迈向全面的、可核实的、不可逆转的朝鲜半岛(Korean Peninsula)去核化的可信步骤。 星期一,我公布了实施总统的伊朗战略的新方向。我们将施加前所未有的金融压力,同国防部的同仁协同展开遏制努力,而且可能最重要的是支持伊朗人民,并展示同伊朗达成一项新协议的前景——它仅仅需要改变其行径。我们寻求同尽可能多的伙伴、朋友和盟友合作,以实现终止伊朗的所有核威胁及非核威胁的共同目标。 总统的首要重点工作是保障美国人民的安全。这次将73亿美元用于安全援助的要求将有助于保护美国人在国内和海外的安全,而且我期待着今天更多地谈到这些。国务部将继续主导北韩去核化的国际努力——并防止其他行为方非法获取大规模毁灭性武器作为他们的运载手段,同时加强伙伴国家采取同样举措的能力。反扩散是特朗普总统的国家安全议程的首要重点。 这次预算要求还包括57亿美元用于支持继续击溃在每个地方都对美国人构成威胁的ISIS以及其他跨国恐怖主义和犯罪团伙的联盟努力。国务部和国际发展署将保持应对当地滋生这些威胁的种种条件的项目。而且我们将认真努力吸引更多的捐助方来支持所有这些努力。 美国的繁荣和国家安全有赖于一个强大的、日益发展的美国经济。这次预算要求将22亿美元用于帮助刺激美国的经济增长,通过扩大美国投资市场,并确保伙伴国家能够全面参与全球经济。 美国发出的信息是高尚的,必须随时随刻与全世界分享。罗伊斯主席,您提到了全球接触中心(Global Engagement Center)。我们将利用现有的5,500多万美元来从事其原有的两项使命,抗击极端主义,以及抗击受国家唆使的假信息散布。我们将不会容忍俄罗斯干预我们2018年的选举。很多工作已经完成,但还有很多工作仍有待完成。请放心,我们将采取适当的反制措施来应对俄罗斯继续采取的行径。 最后,请让我向你们介绍国务部内部的最新进展。我们的工作人员是最重要的资产。自担任国务卿以来,现在是三周零两天,我的首要工作重点之一一直是确保全世界最优秀的外交团队已完全做好准备,而且有能力在每个地方开展工作。我正在派出一个个团队,让他们代表美国人民从事他们最擅长的工作。 上周,我召集了我的第一次员工大会,在会上阐明了我的愿景,并承诺将同我们的所有员工作为一个团队展开工作。三个星期来,他们给了我极大的支持;我听取了他们的建议,并极为依赖他们的专长。有很多挑战依然存在。 我最初的举措之一就是着手让团队回到实地。我们取消了对符合标准的家庭成员的招聘冻结;乃至进一步扩大到取消对全体外交和文职人员的招聘冻结。所有外交人员和文职人员的聘任都将与资金水平相符,但冻结已经取消了。 为了帮助团队在实地工作,我还明白我们必须努力完成在前沿的一些系统的技术方面的工作。我知道我们的专业人员需要这种协助才能有效地展开工作。 说到这里,主席先生,我愿意结束我的声明,而且它已送交存档。我乐意回答您和委员会提出的问题。
阅读更多»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与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新闻发布会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2018年5月23日 讲话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与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 新闻发布会 本·富兰克林厅(Ben Franklin Room) 国务卿蓬佩奥:各位下午好。我今天很高兴在华盛顿(Washington)接待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作为国务卿举行第一次会谈。谢谢你。很高兴见到你。 众所周知,总统和本届政府要求与中国发展建设性的、注重成果的关系。我很高兴听到王国务委员说,北京也有同样的目标。我们进行了很好的会谈。 我们谈到为总统于6月 12日会见金正恩(Kim Jong-un)的准备工作。我有机会听取中国的看法,赞赏他们对美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DPRK)和全世界面临的这次机会发表的观点。 我们讨论了我们坚持对北韩施加压力的做法,继续要求全面执行联合国安理会(UN Security Council)有关北韩的各项决议,直至我们看见朝鲜半岛(Korean Peninsula)以完全、可核实及不可逆转的方式实现去核化。我们今天强调,我们继续期待所有的国家,包括中国,履行各自的义务,全面执行相关措施。 中国、美国、韩国、日本——我们都全面承诺,如果平壤(Pyongyang)愿意实现去核化,将为DPRK实现光明的未来。在这个时刻到来之前,压力将继续实施。我强调总统的坚定决心,要求保障平衡和公平的贸易和投资关系。我们知道有关的讨论正在进行。我们的贸易团队将继续就这些对于我们两国都十分重要的问题定期接触。 我还提出我们对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军事化的关注。我们进行了良好的讨论。我们在与中国的关系方面还有其他的重要事务,例如防止阿片从中国流入美国,保护美国的知识产权,倡导人权和宗教自由等。 我们进行了很好的讨论,都希望我们两国能够发展良好关系,像我们两位领导人所做的那样,从而我们可以共同为我们两国完成一些大有裨益的工作。我期待在不太遥远的将来前往北京访问,继续我们今天进行的讨论。  
阅读更多»

伊朗核协议之后:新的伊朗战略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2018年5月21日 讲话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 伊朗核协议之后:新的伊朗战略 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 詹姆斯(James)女士:早上好。(掌声)欢迎来到传统基金会。我是凯·詹姆斯(Kay James),有幸担任这里的会长。我们非常荣幸地欢迎我们的贵宾,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再次莅临传统基金会。是的,我说的是再次莅临。你们当中有些人可能会记得当时的众议员蓬佩奥于2015年9月9日在这里发表了讲话。当时他的到来深受欢迎,讲话主题非常及时。那次讲话的题目是“前进的道路:为存在缺陷的伊朗核协议提供替代方案”(A Pathway Forward: An Alternative to the Flawed Iran Nuclear Deal)。今天我们很高兴欢迎我们的朋友以美利坚合众国(United States of America)国务卿的新身份与我们会见。我们不仅很高兴欢迎他来到这里,而且的确感到很荣幸;他就任国务卿后选择在传统基金会第一次公开发表讲话。 我们这里的学者致力于推进个人自由和国家安全。国务卿的到来对他们的工作所产生的积极影响是很好的肯定。所以我想对国务卿蓬佩奥说声谢谢。 我想所有在座的各位和在线观众都对国务卿蓬佩奥相当了解,但请允许我介绍他非凡的职业生涯中的几个亮点。国务卿蓬佩奥在西点美国陆军学院(United States Military Academy West Point)以年级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后来在柏林墙(Berlin Wall)倒塌前,曾任装甲兵军官在“铁幕”(Iron Curtain)沿线巡逻。他还曾在美国陆军第四步兵师(4th Infantry Division)装甲兵七支队二营(2nd Squadron, 7th Cavalry)服役。退役后,他就读并毕业于哈佛大学法学院(Harvard Law School),曾担任《哈佛法律评论》(Harvard Law Review)编辑。然后,他在民营领域成功地发展自己的事业,创立了塞尔航天公司(Thayer Aerospace)并担任首席执行长,之后成为“前哨国际”公司(Sentry International)总裁。 国务卿蓬佩奥的公共服务始于当选堪萨斯州(kansas)第四国会选区(4th Congressional District)众议员。他在国会任期内所做的工作受到高度尊崇,其中包括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能源与商业委员会(Energy and Commerce Committee)以及众议院班加西专案委员会(House Select Benghazi ...
阅读更多»

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声明纪念“反对同性恋恐惧症、跨性别恐惧症和双性恋恐惧症国际日”

STATEMENT BY SECRETARY POMPEO On the International Day Against Homophobia, Transphobia, and Biphobia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国务卿蓬佩奥(POMPEO)发表声明纪念“反对同性恋恐惧症、跨性别恐惧症和双性恋恐惧症国际日”(International Day Against Homophobia, Transphobia, and Biphobia) 美国坚决保护基本自由和普遍的人权。我国建国的基本原则是,我们都生来平等,人人享有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在全世界各地,有太多的政府继续逮捕和迫害本国公民,仅仅因为他们是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变性者和跨性别者(lesbian, gay, bisexual, transgender or intersex)。70多个国家将恐惧和偏见列入法律条文,以刑事论处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变性者和跨性别者的状态或行为。在某些地方,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变性者和跨性别者受到死刑的惩罚。 美国坚决反对采取刑事、暴力的方式和在住房、就业和政府服务等方面严重歧视的行为对待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变性者和跨性别者。我们通过公共和民间外交促进对人权的关注,为面临危险的人士提供紧急援助,并对迫害他们的人员实施签证限制和经济制裁。 在“反对同性恋恐惧症、跨性别恐惧症和双性恋恐惧症国际日”到来之际,美国与世界各地的人民共同强调所有人的尊严和平等,不论性别取向、性别认同或性别表达或性别特征。人权具有普遍性。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变性者和跨性别者与任何人一样都有权获得同样的尊重、自由和保护。
阅读更多»

蓬佩奥国务卿发表莱麦丹斋月贺词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2018年5月15日 蓬佩奥国务卿发表莱麦丹斋月贺词 我代表美国国务部,向全世界穆斯林致以最美好的祝愿,祝莱麦丹斋月(Ramadan)和平、吉庆。 对共度斋月的人而言,这是一个虔敬、慷慨助人及检视精神内心的时候。莱麦丹斋月还是一段社区共度的美好时光,往往在同亲朋好友重新相聚中度过。穆斯林受到召唤共聚一堂,为那些不太幸运的人慷慨解囊。 美国及全世界穆斯林每天都在为他们的社区作出宝贵贡献,千百万人将以提供服务及回馈邻里的特殊方式来纪念这个月份。由于认识到这一点,我国驻世界各地的很多使馆和领馆每年都举办莱麦丹斋月活动,让致力于我们增进和平、稳定和繁荣的共同目标的穆斯林以及其他信仰的人士共聚一堂。这些对话和合作是我国外交的核心实力之一,通过伙伴关系以及尊重多样性为更强大的社区铺平道路。 在神圣的斋月开始之际,我祝愿所有欢度斋月的人都有一个非常愉快、兴旺的吉庆斋月(Ramadan Kareem)。
阅读更多»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接受美国广播公司“本周”节目记者乔纳森·卡尔专访谈话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专访谈话 沙特阿拉伯利雅得(Riyadh) 2018年4月28日 问:蓬佩奥国务卿,感谢你在以国务卿身份第一次出访就来到我们的节目中。 国务卿蓬佩奥:谢谢,乔纳森。很高兴来到这里。 问:那么我想首先从我们看到的金正恩迈入韩国的那些不可思议的画面谈起——这是我们首次看到一个北韩独裁者这样做。这是一个怎样重大,怎样重要的时刻? 国务卿蓬佩奥:是的,乔纳森,我认为它是件大事。它有重要意义。这个道路上的每一步都重要。目标仍然一样:完全的、可核实的、不可逆转的去核化。这一直是我们政府的目标。特朗普总统向北韩施加了压力,而且看来它给我们带来了这种开端,一个真正将会让世界发生改变的机会,如果我们能够实现它的话。 问:让我们来看看更多你与金正恩会面的引人注目的照片,你们两人并肩站在那里。当时你脑子里想到什么? 国务卿蓬佩奥:我是在执行使命,乔纳森。我带着一个使命,开始去为特朗普总统与金正恩的会晤打前站。我们希望确实知道北韩,金正恩,是准备讨论最重要的事宜,从而让我们有理由,有基础,举行总统和主席会谈。当时我的注意力非常集中在这点上。 问:总统说,会晤,你们两人的会晤,完全不是计划中的,而它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这是怎么发生的? 国务卿蓬佩奥:我是带着使命去的。我的目的是实现总统为我制定的目标。当时变得很清楚,我将有机会与金正恩会面,讨论一些细节,但是更重要的,是要判断这里是否存在让我们两国实现这点的机会。我回来后,向总统汇报了讨论情况。它是有成效的。仍有大量工作需要做,但我们至少在此有机会去做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 问:作为中央情报局(CIA)局长,显然你用很多时间,中情局用多年时间、资源,努力解读北韩领导层,努力理解金正恩。你从与他的会晤中了解到什么? 国务卿蓬佩奥:任何时候你有机会与一个人面对面见面,都能让你对他们的想法,对他们是否真正有准备做某种有历史意义的和不同以往的事,有更好的了解。我们有着与北韩谈判的长久历史。一再发生的是,他们采取了行动,而结果发现那些承诺是假的或不可信的,或者他们不能实现。我的目的是努力辨明是否有真正的机会。我相信有。谁知道最终的讨论会怎样。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但我感到很有希望,特朗普总统设定的条件给我们带来这个机会。 问:总统说,你在此后与金正恩有着良好的关系——一种良好的关系。你有吗? 国务卿蓬佩奥:我们进行了良好的交谈。我们讨论了重要事务。他有非常充分的准备;我希望我也同样。我们就我们两国面临的最艰巨问题进行了深入交谈。我带着特朗普总统的明确使命声明。当我离开那里时,金正恩对这个使命有确切的理解,就像我今天所陈述的完全一样,而且他同意他准备进行讨论,并制定有助于我们实现那一目标的路线图。只有时间能说明我们是否能实现这点。 问:所以你到那里去是为了安排金正恩和总统的首脑会晤,或者为这件事进行某些工作。你怎么看这件事。你有什么评估?我们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金正恩会见后有可能见到的最好结果是什么? 国务卿蓬佩奥:有好几件事,我们希望能够达到目的。我谈到释放被拘押的美国人员,然后我们谈到很多有关完全、可核实及不可逆转的机制有可能是什么情况的问题。为此,但两位领导人—只有他们才能做出这些决定—将举行会晤,他们可以确定有关的路线;他们可以规划一定的目标;他们然后可以指示下属团队实现这个目标。最好的结果将是,双方一致同意为达到目标而努力,并指示下属团队付诸实施。 问:我想为你放一段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在加入本届政府前,但在刚刚宣布准备举行这次会晤后发表的讲话。对于与北韩人谈判,他是这样说的:“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问:你怎么知道北韩政权在说谎?答:他们很会摇唇弄舌。” 很显然这是约翰·博尔顿在担任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前说的话。他现在正在为这次会晤进行工作。在核问题上,我们看到在克林顿(Clinton)总统时期、布什(Bush)总统时期、欧巴马(Obama)总统时期,至今经历了北韩3名不同的领导人,他们都违反了诺言,对于与金正恩的会晤,你是否的确相信会有任何结果? 国务卿蓬佩奥:乔纳森,本届政府正拭目以待。我们了解历史;我们了解其中的风险。我们将会采取十分不同的对策。我们将采取与过去不同的方式进行谈判。我们将要求采取上述步骤。我们特意使用“不可逆转”这个词。我们将要求采取这些可以表明达到去核化目的的步骤。我们不会轻信诺言。我们不会轻信言辞。我们将观其行,必求其功。在此之前,总统已经十分明确地表明,我们将坚持施加压力,直到我们达到目的。这一次大不相同。所以,在每一个问题上,两国都不能仅依靠言辞。我们必须实际达到目的,金正恩和我有机会谈到总统指出的这个方向。 问:所以你对他正色直言。你与他谈了一个小时。你说这是一次有益的谈话。总统说发展了不错的关系。总统还曾称他为疯子。并非只有总统称金正恩为疯子。你如何与一名被认为是疯子的人建立关系? 国务卿蓬佩奥:我不想做太多的想象,也不想只看表面文章。我需要看行动。这也是特朗普总统的要求。我们建立了一个联盟。一个外交联盟已经建成,共同对金正恩施加压力。特朗普总统及其施压行动是金正恩希望举行这次会晤的原因。我们政府的目标是达到预定的结果。对于总统会见金正恩一事,我们正是希望达到这个目的。 问:你是否认为他已经真正改弦易辙?我的意思是,就金正恩此人而言,他在上台后杀了他叔叔,对他的同父异母兄弟下毒,为发展北韩的核设施及其导弹能力比他父亲有过之而无不及,为加强军备比他祖父有过之而无不及。你是否的确认为他在这个问题上会改变主意,真的想放弃这个国家现在值得骄傲的东西,放弃其核项目? 国务卿蓬佩奥:金正恩将必须做出决定。他必须做出重大的决定。他是否希望施压行动继续下去?他是否希望特朗普总统继续让他处于今天面临的处境? 或者,他是否期待发生重大和不同的改变,发生以前从未发生的改变? 我不知道事态会如何发展。正如总统所说的,只有时间能证明。但是我们已经确定了一项使命,我们有义务采取外交方式,努力寻求和平解决方案,使美国人民避免金正恩及其核武库的威胁。这是确定的使命。这是确定的目标。只有时间能证明我们是否能够实现这个目标。 问:而且你已经阐明这是完全、不可逆转地解除他们的核项目,消除核武器,消除这种能力。他会得到任何—— 国务卿蓬佩奥:是的,先生。 问:他在这么做之前会得到任何回报吗,还是在全面、不可逆转地解除那个核项目之前会有任何取消、消除制裁,给予任何奖励的措施? 国务卿蓬佩奥:乔纳森,本届政府一直都很明确。我们将看一看谈判如何进展,但我们将采取同过去的努力完全不同的方式说服北韩消除他们的核武器项目。我们拭目以待,乔纳森。 问:但它完成之前不会有什么?没有局部步骤? 国务卿蓬佩奥:乔纳森,我们拭目以待。 问:你当了15个月的中央情报局(CIA)局长。你有感知,你获得了——你看到过有关于此的所有情报。我们看到过有关评估。你确信我们真正了解北韩核项目的程度吗?我们知道他的核弹都在哪里吗?我们知道目前他的所有核设施都在哪里吗? 国务卿蓬佩奥:乔纳森,我不会谈及有关的任何细节。 问:好的,我只想问你是否确信有关评估。我没有问你评估是什么。你是否相信——因为他——他过去藏匿过核能力—— 国务卿蓬佩奥:乔纳森,乔纳森,我不会——我不会在今天上午这个节目中谈及情报事务。我为此感到抱歉。我只是—你明白我肯定不能那么做。 问:那如果在这个问题上外交努力失败,会有军事方案吗?有没有一个消除那个核项目的现实的军事方案? 国务卿蓬佩奥:总统一直都很明确,乔纳森。我们不会听任金正恩威胁美国。我们不会听任他发展一个让美国人民面临风险的项目。 问:我想放一段你于7月在阿斯彭论坛(Aspen Forum)讲过的话—— 国务卿蓬佩奥:乔纳森,对不起。乔纳森,对不起。我要——我很抱歉。我得走了。 问:我能——我能在我们离开这里之前再问你一个问题吗? 国务卿蓬佩奥:当然。 问:我想放一段你于7月在阿斯彭论坛讲过的话:“北韩人民,我能肯定,是可爱的人民而且也希望看到他下台。正如你们可能都知道的,他们在那里的生活并不太好。”那是在7月。现在——从那以后,你去过北韩了,你当面会晤过金正恩。你是否仍然认为北韩那里的人民希望看到他下台? 国务卿蓬佩奥:乔纳森,我仍然相信我那晚讲过的话。北韩人民生活在非常艰苦的条件之下。我相信金正恩参与这个对话的原因之一是,特朗普总统以及的确还有全世界所采取的施压行动使他们处于一种甚至更脆弱、更艰难的地位。而且因此我感到乐观。我们将努力工作,看看是否能找到一种解决方式,让北韩人民能够切实过上更好的生活。 问:我们感谢国务卿蓬佩奥,他从沙特阿拉伯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