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译] 迈克尔·蓬佩奥国务卿与媒体见面

迈克尔·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国务卿与媒体见面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特区 2020年10月21日 新闻发布厅(Press Briefing Room)  [摘要] 蓬佩奥国务卿:…… * * * * ……。本周日我将动身前往印度、斯里兰卡、马尔代夫,然后到印度尼西亚。我将在每一站讨论广泛的双边议题,但也将努力与那些国家找出最佳途径,确保我们一道合作维护自由和开放的印度-太平洋(Indo-Pacific)。 * * * * ……。我肯定我的会晤也会讨论自由国家如何通过共同努力,消除中国共产党带来的威胁。 在这方面有好消息。本周五,欧盟高级代表约瑟夫·博雷尔(Josep Borrell)和我将启动关于中国的美国-欧盟对话。我相信,这个讨论将深化我们在这个重要问题上与欧盟朋友的长期接触。 例如,欧洲方面和我们一样,也对环境感到担心。就在本周,中共发布了一个“事实清单”,那个——“事实清单”是放在引号里的——“事实清单”试图转移对它自身可怕的环境记录的注意。让我给你们几个真正的数据要点。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无人可比——第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对造成世界海洋大约30%的塑料污染的确负有责任——这超过任何其他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世界上非法的野生物和木材产品的最大消费国——又是第一名。悬挂中华人民共和国旗帜或它拥有的船只不断地在其他沿海国家辖区的水域进行非法捕捞或过度捕捞,尤其是在非洲、亚洲和南美洲。 我们正在反击中国共产党在国内这里作宣传。今天,我宣布国务院将六家在美国运作的设在中国的媒体公司为外国使团。它们都由外国政府实质所拥有或受其有效控制。我们不对这些媒体在美国发布的内容给予任何限制。我们只是要确保美国人民,信息消费者,能够区分自由媒体报道的新闻和中国产党自身散布的宣传。它们不是一回事。 我还要指出,上周特朗普(Trump)总统公布了《关键与新兴技术国家战略》(National Strategy for Critical and Emerging Technologies),从根本上说明了美国将如何保持在常规武器、人工智能、半导体和太空技术上的全球领导地位。鉴于中国共产党和俄罗斯谋求在这些领域争夺取代美国的领导地位,我们在上述每个领域中的竞争优势变得更加重要。 * * * * 也在上周,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Bob Lighthizer)和我以及约瑟夫·塞拉(Joseph Cella)在线同斐济签署一项协议,为美国和斐济发展两国间的商务关系举行定期对话打开大门。对比本月初发生的一个情况,当时中国外交官未经邀请出现在一个由台北驻斐济贸易代表处组织的活动上。他们开始对来宾拍照,被要求停止拍照,与人打起来,打架,导致台北贸易办事处一位工作人员头部受伤。我们祝愿我们的台湾朋友平安恢复健康。遗憾的是,这不是我们第一次听说中国外交官举止不当。 * * * * 问:……。你如何看待印度尼西亚拒绝美国提出的让海上侦察机在那里降落和加油的提议?这个提议是——看来与五角大楼的报告相似,即中国想把那个基地用作在印度尼西亚的军事后勤。那么这与那事有关吗?美国的提议是要把中国从印度尼西亚推开吗? 蓬佩奥国务卿:……。但是毫不奇怪,美国坚信,符合东南亚,而这当然包括延伸到中南亚的整个一片地区的利益的是,符合他们的最佳利益的是,确保他们的主权受到保护,抵制对他们的基本权利——他们的海上权利,他们的主权权利,他们在国内按自己的方式行事的能力——的不断侵蚀,这些不断受到中国共产党的威胁。 * * * * 问:……。面对中国飞机越来越多地进入台湾领空,美国反对单方面改变台湾海峡(Taiwan Strait)的现状吗?你对具有一种战略清晰度以阻止可能发生的中国侵犯有何想法?谢谢。 蓬佩奥国务卿:我对我们对台湾的愿望和希望没有任何新内容可以宣布,我们的期待是,中国共产党将遵守他们的承诺。对中国共产党向来都归结到这一点:他们作出承诺,他们对世界作出承诺。我们已经看到他们几乎在一切地方都违背承诺。对,我们看到他们违背了对香港人民的承诺。我们看到他们对奥巴马(Obama)总统的承诺是,他们不会在南中国海(South China ...
阅读更多»

美-澳-印-日磋商(“四方会谈”)

新闻通告 发言人办公室 2020年9月25日 来自美国、澳大利亚、印度和日本的高级官员于2020年9月25日召开视频会议,就促进自由、开放和包容的印度-太平洋地区所需的共同努力进行了磋商。与会的四个民主政体讨论了如何共同努力来应对COVID-19大流行、提高透明度并抵制虚假信息,同时保护该地区长期以来享有的基于规则的秩序。 与会官员们注意到数字互联和安全网络的重要性,进而讨论了如何促进使用受信任的供应商,特别是在第五代(5G)网络方面。 官员们探索了如何在国际最佳做法(如G20高质量基础设施投资原则等)的基础上在反恐、海上安全、网络安全、区域互联,以及高质量基础设施方面加强协调。与会者还强调了需要在关键矿物、医疗物资和药品等行业改善供应链。 官员们重申了他们的国家对东盟的中心地位以及东盟主导的区域架构的强有力支持。他们探索了如何在湄公河次区域、南中国海,以及整个印度-太平洋地区开展合作,从而共同支持国际法、多元主义、地区稳定和疫情大流行后的恢复工作。 四国承诺继续定期磋商,包括高级别官员和部长级磋商。
阅读更多»

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出席新闻发布会并发表讲话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20年7 月15日 国务卿蓬佩奥:…… 昨天,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签署了《香港自治法》 (Hong Kong Autonomy Act)并通过总统行政命令宣布采取一系列行动。 他曾在5月指出,如果中国以一国一制对待香港,我们也必须如此。 习总书记选择违背中国共产党——通过在联合国(UN)登记的条约对香港做出的承诺。他没有必要这样做,但他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我们必须实事求是地对待中国,不能单凭我们的愿望。 其他国家正在得出相同的结论。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已停止执行与香港的引渡条约。 我预定星期一动身前往英国和丹麦。我可以确定,中国共产党及其对全世界自由人民的威胁将成为首要议题。 英国做出了值得赞赏的决定,禁止华为设备进入本国5G网络,并从现有网络中逐步移除相关设备。我们必然会花时间讨论这个问题。英国已加入美国和目前众多其他民主国家的行列,成为“清洁国家”,成为拒绝不可信赖的5G承包方的国家。与此同时,很多主要的电讯公司,例如Telefonica公司、Telco Italia公司和 NTT公司等都已成为“清洁运营商”。 我在结束伦敦(London)之行后,对于会见丹麦王国的有关官员同样感到振奋。这将是一次愉快的旅行。 今天,美国还宣布了我方对华为的决定。 国务院将对某些中国雇员实施签证限制,即华为等在全球为采取侵犯和践踏人权行为的政权提供重要支援的中国技术公司的雇员。 关于中国的最后一点:星期一,我们第一次高度明确地宣布了我们对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的政策。那里不是中国的海上帝国。如果北京违反国际法,自由国家却毫无反应,历史就会表明中国共产党将径直夺取更多的领土。这种情况在上一届政府期间曾经发生过。 我们的声明给予东盟(ASEAN)领导人以重要的支持。他们已经宣布,南中国海的争端必须通过国际法解决,不接受“强权即公理”的法则。 中国共产党对中国人民的所作所为已经恶贯满盈,但是自由世界决不容忍北京倒行逆施…… 问:国务卿先生,如果可以的话,有两个关于中国的问题。 国务卿蓬佩奥:可以,请讲。 问:昨天,特朗普总统发表长篇讲话表示,自从他上一次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以来,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这说明,我们两国在最高层实际上没有任何接触。现在看来每一天,或一星期有几次,你们两人中总有一位或者两人都为惩罚中国政权逐步宣布某些新的措施。但我不认为,你现在站在这里会告诉我们,过去几个月以来,事态的进展没有伴随这种形式的接触,且可以发现中国的行为有任何改变。所以,你是否基本上通过各种逐步的措施表明一些姿态而已?然后我还有下一个问题。 国务卿蓬佩奥:詹姆斯,你为什么不提出第二个问题,我可以一并作答? 问: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提问,但不是一回事。 国务卿蓬佩奥:我不介意。如果你提出第二个问题,我会一并作答。 问:国务卿先生,一年多前我们对你做了一次采访。当时我问你,你是否认为伊朗是邪恶的政权,你回答得很干脆,“是”。我想知道,你作为特朗普政府的成员,作为经验丰富的国际关系学者和实际工作人员,或者简单地说,作为虔诚的基督教徒(Christian),你是否认为中国也是邪恶政权。 国务卿蓬佩奥:我先回答第一个问题。你刚开始时提到,总统昨天说他很久没有与习近平通话了。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3月份曾进行过一次通话。但对于他们究竟什么时候进行上一次通话,我需要听白宫(White House)怎么说。但是曾经举行过高层对话。我曾前往夏威夷(Hawaii),就在不久前,我在那里会见杨洁篪后回来才几个星期。我们在国务院内继续保持各个层级的对话和交谈。美国政府的其他机构也是如此。所以两国之间进行了大量的交谈。 詹姆斯,更重要的是,这方面的交谈已经发生变化,坦白地说,这类交谈不同于我们以往的情况,不同于美国和中国共产党数十年来的情况。不是——我认为——我认为中国领导层认识到,情况不再如此,即美国允许我们两国间重要的商业关系导致美国人民面临危险的情况不再被接受。这就是已经发生的情况。 这一点不涉及政治。这关系到两大政党的好几届政府。长期以来,我们的政策说明,可以允许中国采取完全不对等的行为,采取对美国人民极为不公平的行为,坦白地说已到了使美国的国家安全面临危险的地步。所以我们开始逆转这种情况。还有很实际的工作需要做,但是你可以发现,过去两年半以来本届政府采取的每一项政策都反应了局势的逆转。 至于中国的行为,他们的反应如何?你已经看见他们使用的语言。你可以看见,我们已经产生了实际影响。我们将继续做我们需要做的事,保障美国人民的安全和安定,实现我们对公平和对等关系的一系列要求。这是最终的目的。我们希望中国人民生活美好。我们遇到的中国共产党却采取扩张主义、帝国主义、专制主义行径,将自由和民主置于危险的境地。我们正积极努力希望看到这种行为得到改变。 我们仍然还有工作需要做。这个政权不通报他们有关病毒的消息,导致超过100,000美国人丧生,全世界数十万人丧生,使全球经济遭受数万亿美元的损失,现在虽允许世界卫生组织开展调查,但我可以确信,这种调查彻头彻尾是粉饰性的。我——其中的原因——我希望我是错的。我希望能够是一次彻底的调查,查个底朝天。根据我对中国共产党行为的观察,在源于武汉的病毒问题上,他们矢口否认。他们销毁了样本;他们将准备谈论此事的新闻记者和医生带走,不允许他们做应该做的事,如同希望在全球范围和全球舞台上真正发挥作用的国家所做的那样:透明、开放、交流、合作。 而且中国还使用一个词——中国共产党谈到双赢与合作。合作不取决于使用什么美好的言辞或召开什么峰会,不取决于两国外长举行什么会议。合作要看行动。这就是我们对中国共产党所抱的期待。我们需要看到公平、对等的反应。我们希望他们遵守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充分履行他们承担的规定义务。我们希望,我们能够看到他们各方面的所有行为发生改变。在这些方面,他们很长时期以来都以不公平的方式对待美国。 你的第二个问题涉及中国和我们如何使用措辞。我就谈到这里——我关于中国的评论就到此为止,到刚才所说的为止,此前的—— 问: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他们是—— 国务卿蓬佩奥:什么。 问:——一个邪恶政权吗? 国务卿蓬佩奥:感谢你的提问。我今天发表的评论就到此为止。我要告诉你们,正在人权规模上发生的事情,我曾称之为世纪之殇。我坚持这些说法…… 问:两个问题,如果可以的话。第一个问题是关于中国和伊朗的。第二个问题是关于中国和台湾的。我想——你对伊朗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及军事伙伴关系的前景作何评估,你对有关美国的制裁进一步增强了这两个国家之间的同盟的批评作何反应? 另外一个,如果可以的话,关于台湾和中国。什么——你对中国因美国向台湾售武而威胁要对美国公司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实行制裁有何评论?国务院批准向台湾售武时的考量是什么?当美国政府执行《台湾关系法》(Taiwan Relations Act)时,美国公司应当受到惩罚吗?谢谢你。 国务卿蓬佩奥:好的。你的第二个问题很好回答——不应当,肯定不应当。我们的一家美国公司所从事的商务符合美国的对外政策,我们对台湾做出的出售武器的政策。我对中国共产党选择针对洛克希德·马丁发出这种威胁感到遗憾。这不是他们第一次针对一个从事美国和台湾之间的项目的美国承包商这么做,因而我对此感到遗憾。我希望他们将对此重新考虑,而且不会按他们昨天或是前天所讲的话去做。 你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伊朗和中国的。我的意思是,我们大家,都需要回顾一点历史,不是吗?想想很久以前——波斯(Persia)。还有那种关系,这并不是全新的。但我认为你们从有关报道中所看到的,而且是我们一直在关注的,是两个简单事项的证据。首先,延长武器禁运的必要性,对不对?现在我们有报告显示,不仅是美国国务卿相信当武器禁运失效时中国将向伊朗出售武器系统,而且伊朗人也相信中国将向伊朗出售武器系统。他们的确一直在为此努力,等待这一天,等待10月18日午夜这一武器禁运失效。我认为欧洲方面应当密切关注,并认识到这一风险是真切的,而且如果我们不能成功地延长联合国武器禁运,伊朗和中国共产党之间的活动就很可能在10月19日迅速地、强力地开始。 ...
阅读更多»

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以“确定下一个世纪我们与印度的关系”为题发表讲话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2017年10月18日 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 International Studies)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多谢约翰(John)。再次来到这座大楼的确很高兴。我问过约翰,这座大楼是否达到了我们在这个工程启动时所有的期望。我看到在场的很多人都为将设想变成现实发挥了重要作用。我知道,他告诉我今天有4个活动同时在这里进行。我说,“很完美,完全符合我们原来的设想。” 为此,我还对11年来在场的诸多人士表示感谢,我有幸在本中心董事会服务多年,同时感谢诸位对我的指点。我在这里工作期间的交往使我收获良多。我感谢约翰的友好情谊。在这段时间内,他始终是一位亲密的好友。为了使我有能力完成为国效力需要做的工作,这一点的确始终很重要。所以,很高兴来到这里,同时感谢有机会回到这座大楼。 首先,我祝我们在美国、印度和全世界庆祝光明节(Diwali)的所有的朋友节日快乐。节日往往伴随着燃放焰火的活动,但我不需要任何焰火;我身边已经有太多的风火。(笑声)。所以,我们不谈焰火。 我与印度的关系可以追溯到1998年,距今几乎已有20年。当时我开始处理与印度能源安全有关的事务。我到印度访问多次,当然是在这么多年内。我很荣幸当年与印度有关方面发展商务往来。今年我也很高兴以国务卿的身份与印度领导人一起工作。我很期待下星期以官方身份第一次重返德里(Delhi)。这次访问恰逢美印关系和美印伙伴关系最好的时期。 众所周知,今年是纪念我们两国关系70周年的日子。当年杜鲁门总统(President Truman)在华盛顿迎接到访的尼赫鲁总理(Prime Minister Nehru)时说,根据命运的安排,我国的发现原来是为了寻求通往贵国的新航道。我希望您的访问也将是发现美利坚合众国(United States of America)之旅。 太平洋(Pacific)和印度洋(Indian Ocean)将我们的国家世世代代连接在一起。当年弗朗西斯・斯科特・基(Francis Scott Key)在印度制造的明登号军舰(HMS Minden)上撰写的歌词成为我国的国歌。 展望下一个100年,重要的是,印度洋-太平洋地区作为我们共同历史的核心继续保持自由和开放。这正是今天上午我对你们发表讲话的主题。 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和莫迪总理(Prime Minister Modi)以超越以往任何领导人的坚定意志,要求建立具有胆略的伙伴关系,不仅使我们两个伟大的民主政体受益,而且也使其他努力进一步实现和平与稳定的主权国家受益。 莫迪总理今年6月的来访突出说明,在我们战略关系的这个新时代,双方已在很多领域携手合作。 双方的防务联系正日益发展。我们正为协调双方打击恐怖主义的行动进行前所未有的努力。本月初,一艘运送美国原油的船只抵达印度,明显说明我们扩大了能源合作。特朗普政府坚决要求通过各种途径大幅度促进美国与印度进一步发展伙伴关系。 对我们今天来说,这一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印度是全世界最大的民主政体。双方的密切关系以我们两国人民 —我们的公民、工商领导人和我们的科学家之间的联系为动力。 去年有近120万美国访客前往印度。印度有166,000多名学生在美国学习。近400万美国印度裔以美国为家。他们作为医生、工程师和发明者,以及为身穿军装为国效力而自豪的军人为他们的社区作出贡献。 随着双方的经济联系日益密切,我们为我们的人民发现了更多的机会。美国600多家公司在印度经营业务。仅在过去两年内,美国的直接投资增加了500%。去年,我们的双边贸易达到约1,150亿美元的最高水平,我们准备在这个基础上再接再厉。 我们通过共同努力建立了经济合作的稳固基础,同时期待为进一步扩展开拓更多的途径。全球创业峰会(Global Entrepreneurship Summit)宣布下个月第一次在南亚(South Asia)的海得拉巴(Hyderabad)举行会议,成为特朗普总统和莫迪总理要求促进创新、扩大工作机会和为加强我们双方经济寻求新途径的明显例证。 在我们双方的军队举行联合演习之际,我们发出了强有力的信息,强调我们坚决保护全球公共利益,保护我们的人民。今年的马拉巴(MALABAR)演习是迄今我们最复杂的一次演习。来自美国、印度和日本海军最大的舰艇第一次在印度洋展现自己的实力,鲜明地展示了印度洋-太平洋三个民主政体联合力量的雄姿。我们希望今后几年其他国家的加入。 去年,美国国会(U.S. Congress)以压倒性的多数确定印度为主要防务伙伴(Major Defense Partner)。为了与印度作为主要防务伙伴的地位相配合,同时维护双方扩大海上合作的共同利益,特朗普政府提出了一份防务方案供印度考虑,其中包括护卫者无人机(Guardian UAV)。我们珍惜印度为全球安全和稳定发挥的作用,准备确保他们拥有更强的实力。 过去10年来,双方打击恐怖主义的合作已大幅度扩展。数千名印度安全人员与美方人员一起为提高自身的能力接受训练。美国和印度相互交流有关审查已知和嫌疑恐怖主义分子的情报。今年晚些时候,我们将就确认恐怖主义分子的问题举行新的对话。 今年7月,我们签署了确认圣战者游击队(Hizbul Mujahideen)为外国恐怖主义组织(Foreign Terrorist Organization)的文件,因为美国和印度肩并肩打击恐怖主义。利用恐怖作为政策工具的国家只能看到他们的国际信誉和地位日益萎缩。每一个文明国家都有义务打击恐怖主义的恶行,没有选择的余地。美国和印度正在该地区主导这方面的行动。 但是另外还有一个更重大的转型正在发生,必将对今后100年产生深远的影响:美国和印度正进一步成为战略日益融合的全球伙伴。 印度和美国不仅对民主有着共同联系,而且对未来有着共同的愿景。 ...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