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 美国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安全合作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新加坡 2014年8月4日 简报: 美国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安全合作 七十多年来,美国的接触参与促进了印度-太平洋地区(Indo-Pacific region)的自由、开放和繁荣。总统的国家安全战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将促进印度-太平洋地区的自由开放定为我们最重要的事务之一。美国致力于确保海上和空中自由,推动市场经济,支持良好治理,不让主权国家受到外部胁迫,同时使伙伴国家能够保护和增进基于规则的秩序。在东盟地区论坛(ASEAN Regional Forum)8月4日会议上,蓬佩奥国务卿(Secretary Pompeo)宣布,准备提供将近3亿美元安全援助,增进整个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安全关系。这项援助包括2.905亿美元外国军事资助(Foreign Military Financing),用以加强海上安全,人道援助/救灾以及维和能力;850万美元用于打击跨国犯罪的国际毒品和执法(International Narcotics and Law Enforcement)基金。在作出此项资金承诺不久前,蓬佩奥国务卿和本届政府其他高级官员在华盛顿(Washington DC)的印度-太平洋商务论坛(Indo-Pacific Business Forum)上宣布了新的经济和发展行动计划,表明了美国对印度-太平洋地区既在经济和安全交往,也在援助方面作出的强有力的整体政府承诺。 安全援助资助将涵盖在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蒙古、尼泊尔、太平洋群岛、菲律宾、斯里兰卡、越南等地的以下几方面项目: 海事安全 海事领域的自由与开放是印度-太平洋战略的一个基石,对美国国家安全至关重要。作为这项战略的一项内容,美国将与印度-太平洋地区各地伙伴一道努力,通过人控和无人空中系统提高有沿海雷达协助的海域察觉力(maritime domain awareness),建立用于快速展开人道援助/救灾行动的海事平台,增进信息交流机制以使安全和防务机构建立起行动层面的联系。 东南亚和太平洋群岛:美国将与东南亚和太平洋伙伴一道努力,帮助这些国家有效监视其专属经济区(Exclusive Economic Zones),应对跨国威胁。援助将集中在提供培训和后勤支持,以增进海域觉察力和巡逻能力,同时发展专业化和维护保持力,协助伙伴国家发展防务和安全机构。 孟加拉湾行动计划:孟加拉湾(Bay of Bengal)自然资源丰富,是连接印度洋(Indian Ocean)与东亚的咽喉航道之所在。美国目前与印度分享商业航运信息,并且将与孟加拉湾其他伙伴一道努力,其中包括孟加拉国和斯里兰卡,以提高印度洋地区民用和军用海事运作各方的能力,对新生威胁的识别、信息分享和反应等相关领域作出改进。 人道援助/救灾援助 为预防和应对自然灾害作出努力将减少生命损失和灾难带来的经济后果。美国的人道援助/救灾支援将集中在提高搜救(Search and Rescue)能力,制定减少灾难风险战略,以及为在需要时提供短期解决办法提供后勤支持。 维持和平行动 印度-太平洋国家是联合国维和使命的稳定贡献国,孟加拉国、印度、印度尼西亚、斐济和尼泊尔一直是维和部队的前十名贡献国。美国将继续与印度-太平洋地区的伙伴一道努力,加强地区和全球的维和能力,致力于通过提供促效能力,解决危急的使命短缺需要。 打击跨国犯罪 美国将支持南亚和东南亚的地区努力,通过打击非法贩运人口、毒品和商品,扩大安全部门和执法机构与新兴民主政体的合作,促进安全和讲求效率的商务,以及加强法治反腐败,来增进边境安全,打击跨国犯罪。
阅读更多»

简报: 促进印度-太平洋地区的自由和开放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18年7月30日 简报 促进印度-太平洋地区的自由和开放 今天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对印度-太平洋工商论坛(Indo-Pacific Business Forum)发表讲话,启动特朗普政府(Trump Administration)印度-太平洋战略的经济与商务支柱的行动。国务卿蓬佩奥在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对美国工商界高层领导人和外国要员详细讲述了美国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交往为什么对美国促进和平与繁荣的使命至关重要。 印度-太平洋工商论坛表明,本届政府集整个政府的力量,坚定要求促进印度-太平洋地区的自由和开放。与国务卿蓬佩奥一起出席会议并发表讲话的本届政府高级官员有: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能源部长里克·佩里(Rick Perry)、美国国际发展署(U.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署长马克·格林(Mark Green)、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verseas Private Investment Corporation)总裁兼首席执行长雷•沃什伯恩(Ray Washburne)与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执行总裁兼主席格里什(Ambassador Gerrish)。 国务卿蓬佩奥强调美国民营部门可为保障印度-太平洋地区可持续的、财政上负责的经济未来发挥关键作用。他宣布一些新的行动计划,要求在数字经济、基础建设和能源领域加速美国私人投资,支持可为美国创造工作岗位的出口机会。他还重申,本届政府支持“改善发展投资使用法案”(Better Utilization of Investments Leading to Development Act),使美国政府的发展融资能力增加一倍以上,达600亿美元,用于支持美国民营部门为海外战略机会进行投资。 国务卿蓬佩奥预定8月1日至5日前往印度-太平洋地区访问,与地区伙伴讨论美国的经济和战略方针。他将首途马来西亚,讨论加强综合伙伴关系(Comprehensive Partnership)事宜,促进共同安全与经济利益。他下一站前往新加坡会见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和外长维文(Vivian Balakrishnan),并出席东盟地区论坛(ASEAN Regional Forum)、东亚峰会部长级会议(East Asia Summit Ministerial)、美国-东盟部长级会议(U.S.-ASEAN Ministerial)和湄公河下游行动部长级会议(Lower Mekong Initiative Ministerial)。他最后前往印度尼西亚,讨论促进双方共同安全和双边贸易及投资目标等问题。 国务卿蓬佩奥在印度-太平洋工商论坛发表讲话时宣布美国新启动1.135亿美元的行动计划,支持未来的基础领域:数字经济、能源和基础设施。这笔款项体现了与印度-太平洋地区进一步发展交往的战略投资,同时促进我国本身的经济,在国内创造工作岗位。国务卿蓬佩奥宣布的各项计划详情如下: 数字连通和网络安全合作关系(Digital Connectivity ...
阅读更多»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谈“美国对印度-太平洋地区经济前景的构想”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18年 7月 30日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谈“美国对印度-太平洋地区经济前景的构想”(America’s Indo-Pacific Economic Visio) 印度-太平洋工商论坛(Indo-Pacific Business Forum) 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 诸位早上好。很高兴与诸位见面。谢谢汤姆( Tom)的美言。 感谢美国商会今天上午邀请我出席这次活动并主办这个重要的印度-太平洋工商论坛。 我很高兴看见今天众多美国工商领导人也与我们一起出席会议。我曾长期从事这一行,大家可能忘记我曾以此为业,后来才参加竞选国会(Congress)的席位,完全变了一个人。 我知道国务部和本届政府的人员也在场。我还看见几位在这里常驻的和来自外国首都的大使。 感谢诸位出席这次会议并在我们为世界各地全体人民实现繁荣之际作为美国和我国工商业的伙伴相互合作。 我还感谢我的同事罗斯部长(Secretary Ross)、佩里部长(Secretary Perry)、格林署长(Administrator Green)、格里什大使(Ambassador Gerrish),以及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verseas Private Investment Corporation)首席执行长雷•沃什伯恩(Ray Washburne),他是我从商时期的好友。你们出席这次会议真正体现了这是整个政府的使命,有助于进一步巩固我们与印度-太平洋地区的经济联系。 今天上午我准备谈谈特朗普政府(the Trump Administration)为促进印度-太平洋地区自由和开放采取的战略,以及为什么美国工商业的参与具有重要意义,因为这是我们促进和平、稳定和繁荣使命的一个重要方面。 去年,特朗普总统在越南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首席执行长峰会(APEC CEO Summit)期间首先提出了印度-太平洋地区自由和开放的设想。国家安全战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也对这个设想进行了详细说明。 印度-太平洋地区从美国西海岸起至印度西海岸止,毫无疑问是美国对外政策的一个重要方面。我很快会详细谈到这一点,因为这个地区是未来全球经济最强大的动力之一,而且今天已经如此。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和平与繁荣对美国人民和全世界都至关重要。正是因为如此,印度-太平洋地区必须实现自由和开放。 有些人可能不太熟悉我们关于印度-太平洋地区“自由和开放”的用语。我想简单谈谈本届政府对使用这个用语的解释: 我们说希望印度-太平洋地区实现“自由”,是指我们希望所有的国家都能捍卫自己的主权,不受他方胁迫。在国内层面上,“自由”意味着良好的治理,保障公民享有各项基本权利和自由。 我们说我们希望印度-太平洋地区实现“开放”,是指我们希望所有的国家享有海上和空中的开放通道。我们希望和平解决领土和海上纠纷。这对于国际和平和各国实现本国的梦想至关重要。 在经济方面,“开放”意味着公平和对等的贸易、开放的投资环境、国家间透明的协议和为促进地区关系加强相互联系,因为这些都是可持续增长的途径。 美国对印度-太平洋地区自由和开放的承诺由来已久。我所代表的国务部于1794年就在当年被称为“Calcutta”的加尔各答(Kolkata)建立了领事馆。 在座的大多数人都是美国企业界的代表。美国企业家在印度-太平洋地区从事贸易和投资的时间甚至更长。我不想在这里详谈全部历史,但我需要指出,美国为我们今天在印度-太平洋各地看到的增长、发展和繁荣发挥了基本的推动作用。 我们遵循这样一个伟大的宗旨进行交往:在所到之处,美国都希望发展伙伴关系,不谋求霸权。 第二次世界大战(World War II)结束后,我们与日本一起结成了伟大的联盟,促进了经济繁荣。 上世纪50年代,韩国受到战争的重创。美国在铁路、港口等基础设施领域提供援助和投资,帮助我们的韩国朋友奠定了复苏和繁荣的基础,建立了全世界最伟大的经济体之一,现在已有足够的实力为其他国家的发展提供援助。 ...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