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总统就在阿富汗和南亚的战略问题发表讲话

白宫(THE WHITE HOUSE) 新闻秘书办公室(Office of the Press Secretary) 2017年8月21日 特朗普总统就在阿富汗和南亚的战略问题发表讲话(中译文) 迈尔斯-亨德森联合基地大厅(Joint Base Myer–Henderson Hall) 弗吉尼亚州阿灵顿(Arlington, Virginia)  多谢诸位。谢谢你们。请就座。 副总统彭斯(Vice president Pence)、国务卿蒂勒森(Secretary of State Tillerson)、内阁各成员、邓福德将军(General Dunford)、副部长沙纳汉(Deputy Secretary Shanahan)和达根上校(Colonel Duggan)。特别感谢迈尔斯堡(Fort Meyer)的男女军人和驻海内外的每一位美国军人。我们勇敢的水兵在海上不幸发生冲撞事件后遭受伤亡,我们向他们的家属以及从事搜救工作的人员表示慰问和祈祷。 今晚我在这里提出我们今后在阿富汗和南亚(South Asia)的行动规划。 但是,我在详细介绍我们的新战略前,希望先对今晚在座的军人,对在各驻地观看的人员,对在国内聆听的全体美国人讲几句话。 自我们的共和国成立以来,我国涌现出一批特殊的英雄人物。他们大公无私,英勇卓绝,坚忍不拔,在人类历史上无可比拟。为了我们的国家,为了我们的自由,美国的每一代爱国者都在战场上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息。 他们度过自己的一生,尽管停止了呼吸,但以自己的行动实现了完全的永生。以他们为保卫我们的共和国树立的英雄榜样,我们可以得到启迪,找到我们国家为实现团结、愈合创伤和维持上帝之下的统一国家(one nation under God)所需要的力量。我们军队的男女军人作为一个团队,肩负共同的使命,心怀共同的责任感并肩作战。他们超越种族、族裔、信仰和肤色的各种界限,齐心效力,共同牺牲,完全戮力同心。这是因为所有的军人都是兄弟姐妹。他们都是同一个大家庭的成员。这就是美国大家庭。他们以同样的誓言表示效忠,为同一面旗帜战斗,按照同一个法律生活。共同的目标、相互信任和对我国及相互间无私的忠诚将他们凝聚在一起。 士兵们都了解,我们作为一个国家经常会忘记,对我们群体某一个成员的伤害就是对我们全体的伤害。当美国的一部份受到伤害,我们大家都会受到伤害。当一位公民受到不公正的对待,我们全体都会遭受苦难。忠诚于我们的国家要求人们相互间忠贞不渝。热爱美国也要求人们热爱美国全体人民。 我们向爱国主义敞开胸怀,成见就没有立足之地,偏见就没有容身之地,同时也不存在容忍仇恨的余地。我们派遣年轻的男女军人前往海外进行我们的战争,他们应该回到一个国内不存在争斗的国家。我们如果不能相互间和平共处,就无法成为世界和平的力量。 我们派遣我们勇敢的军人赴海外击败我们的敌人,我们将永操胜券。与此同时让我们从内部为弥合我们的分歧寻求勇气。我们要求这些男女军人以我们的名义作战,让我们向他们做出简单的保证,他们从战场返回家园的时候,将看到这个国家已经恢复了以爱和忠诚达成的神圣团结。正是这样的爱和忠诚使我们团结如一人。 由于美国军队和我国在世界各地的众多盟国保持警觉和能力, 9/11那样严重的恐怖事件在我们的土地上不再重现。但没有人会忘记当年的一切。 我们必须认识到目前的现实。我今晚在这里将谈到这一点。近16年前的9/11袭击事件导致生命和财产遭受巨大损失,如今美国人民已经厌倦了没有胜利的战争。在阿富汗问题上,这种情绪尤为明显。这是一场美国有史以来历时最长的战争——至今已有17年之久。 我能体会美国人民的挫折感。我还能理解他们在对外政策上的挫折感。太多的时间、能源、金钱,最重要的是人的生命用于按照我们自己的模式重建有关国家,却没有争取我们至高无上的安全利益。 正是因为如此,我在就职后立即指示国防部长马蒂斯(Secretary of Defense Mattis)及我的国家安全团队对阿富汗和南亚的全部战略选项进行全面审议。 我最初的意图是撤出。我历来喜欢按照本能行事,但是我有生以来经常听人说,你坐在椭圆形办公室(Oval Office)的办公桌旁作出的决定会完全不同。换句话说,也就是当你成为美国总统后。所以我从各个角度详细研究了阿富汗问题。经过多次会议,花了几个月的时间,上星期五我们在戴维营(Camp David)与我的内阁和将军们为完成我们的战略举行最后的会议。我对美国在阿富汗的核心利益问题得出了三个基本结论。 首先:我们的国家必须得到有尊严和持久的结果,使已经付出的巨大牺牲不至于付诸东流,特别是已经牺牲的生命。为我国效力的男女军人参加作战,他们应该得到一个能够取得胜利的计划。他们应该得到所需要的工具和他们赢得的信任参加作战,直至获得胜利。 其次:迅速撤出的结果是可以预料的,但也是不可接受的。9/11事件作为我国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恐怖主义袭击来自在阿富汗的精心策划和指挥,因为这个国家的政府为恐怖主义分子提供了温床和庇护所。 匆忙撤出将创造一个使恐怖主义分子,包括伊斯兰国(ISIS)和‘基地’组织(Al Qaeda)可以迅速填补的真空,如同9/11前的状态。众所周知,美国错误地在2011年匆忙撤出伊拉克。结果我们艰苦奋斗获得的成果落入作为敌方的恐怖主义之手。我们的士兵亲眼目睹一座座城市被称为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团伙占据。他们曾为解放这些城市,为赢得胜利流血牺牲。我们过早撤出造成的真空为伊斯兰国的扩张、发展、招募和发动袭击提供了安全庇护所。我们不能在阿富汗重犯我们的领导人在阿富汗犯过的错误。 第三点,也是最后一点,我得出结论,我们在阿富汗及其更广泛地区的安全面临迫在眉睫的威胁。 ...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