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南中国海的空洞承诺

中国在南中国海的空洞承诺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摩根·奥特葛斯 2020年9月27日 五年前的2015年9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站在白宫玫瑰园表示,“中国无意寻求军事化”斯普拉特利群岛(Spratly Islands),中国的前哨也不会“瞄准或影响任何国家”。然而中国反而对这些有争议的前哨进行了不计后果和挑衅性的军事化。他们部署了反舰巡航导弹,扩大了军事雷达和信号情报能力,建造了数十个战斗机机库,并建造了能供战斗机起降的跑道。 中国共产党使用这些军事化的前哨作为胁迫平台来宣示控制北京并无合法海事索求权的水域。这些水域成了数百艘海上民兵船只和中国海警船只的集结地。这些船只经常骚扰民用船只并妨碍邻国的正当执法活动、海上捕鱼和油气开发。 中国共产党言而无信,不兑现其承诺。近几个月来,我们看到了数量空前的国家在联合国对中国在南中国海的非法海事索求表示正式反对。我们敦促国际社会继续对这种不可接受和危险的行为提出反对,并向中国共产党明确表示我们将追究其责任。美国将继续与我们的东南亚盟友和伙伴站在一起,抵制中国为在南中国海上建立掌控而采取的胁迫性措施。
阅读更多»

助理国务卿史达伟参加东亚峰会2020年高级官员会议

助理国务卿史达伟参加东亚峰会2020年高级官员会议 2020年7月23日东部夏令时间下午04:29 发言人办公室 阅读原文: https://china.usembassy-china.org.cn/assistant-secretary-david-r-stilwells-participation-in-the-east-asia-summit-2020-senior-officials-meeting/
阅读更多»

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出席新闻发布会并发表讲话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20年7 月15日 国务卿蓬佩奥:…… 昨天,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签署了《香港自治法》 (Hong Kong Autonomy Act)并通过总统行政命令宣布采取一系列行动。 他曾在5月指出,如果中国以一国一制对待香港,我们也必须如此。 习总书记选择违背中国共产党——通过在联合国(UN)登记的条约对香港做出的承诺。他没有必要这样做,但他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我们必须实事求是地对待中国,不能单凭我们的愿望。 其他国家正在得出相同的结论。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已停止执行与香港的引渡条约。 我预定星期一动身前往英国和丹麦。我可以确定,中国共产党及其对全世界自由人民的威胁将成为首要议题。 英国做出了值得赞赏的决定,禁止华为设备进入本国5G网络,并从现有网络中逐步移除相关设备。我们必然会花时间讨论这个问题。英国已加入美国和目前众多其他民主国家的行列,成为“清洁国家”,成为拒绝不可信赖的5G承包方的国家。与此同时,很多主要的电讯公司,例如Telefonica公司、Telco Italia公司和 NTT公司等都已成为“清洁运营商”。 我在结束伦敦(London)之行后,对于会见丹麦王国的有关官员同样感到振奋。这将是一次愉快的旅行。 今天,美国还宣布了我方对华为的决定。 国务院将对某些中国雇员实施签证限制,即华为等在全球为采取侵犯和践踏人权行为的政权提供重要支援的中国技术公司的雇员。 关于中国的最后一点:星期一,我们第一次高度明确地宣布了我们对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的政策。那里不是中国的海上帝国。如果北京违反国际法,自由国家却毫无反应,历史就会表明中国共产党将径直夺取更多的领土。这种情况在上一届政府期间曾经发生过。 我们的声明给予东盟(ASEAN)领导人以重要的支持。他们已经宣布,南中国海的争端必须通过国际法解决,不接受“强权即公理”的法则。 中国共产党对中国人民的所作所为已经恶贯满盈,但是自由世界决不容忍北京倒行逆施…… 问:国务卿先生,如果可以的话,有两个关于中国的问题。 国务卿蓬佩奥:可以,请讲。 问:昨天,特朗普总统发表长篇讲话表示,自从他上一次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以来,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这说明,我们两国在最高层实际上没有任何接触。现在看来每一天,或一星期有几次,你们两人中总有一位或者两人都为惩罚中国政权逐步宣布某些新的措施。但我不认为,你现在站在这里会告诉我们,过去几个月以来,事态的进展没有伴随这种形式的接触,且可以发现中国的行为有任何改变。所以,你是否基本上通过各种逐步的措施表明一些姿态而已?然后我还有下一个问题。 国务卿蓬佩奥:詹姆斯,你为什么不提出第二个问题,我可以一并作答? 问: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提问,但不是一回事。 国务卿蓬佩奥:我不介意。如果你提出第二个问题,我会一并作答。 问:国务卿先生,一年多前我们对你做了一次采访。当时我问你,你是否认为伊朗是邪恶的政权,你回答得很干脆,“是”。我想知道,你作为特朗普政府的成员,作为经验丰富的国际关系学者和实际工作人员,或者简单地说,作为虔诚的基督教徒(Christian),你是否认为中国也是邪恶政权。 国务卿蓬佩奥:我先回答第一个问题。你刚开始时提到,总统昨天说他很久没有与习近平通话了。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3月份曾进行过一次通话。但对于他们究竟什么时候进行上一次通话,我需要听白宫(White House)怎么说。但是曾经举行过高层对话。我曾前往夏威夷(Hawaii),就在不久前,我在那里会见杨洁篪后回来才几个星期。我们在国务院内继续保持各个层级的对话和交谈。美国政府的其他机构也是如此。所以两国之间进行了大量的交谈。 詹姆斯,更重要的是,这方面的交谈已经发生变化,坦白地说,这类交谈不同于我们以往的情况,不同于美国和中国共产党数十年来的情况。不是——我认为——我认为中国领导层认识到,情况不再如此,即美国允许我们两国间重要的商业关系导致美国人民面临危险的情况不再被接受。这就是已经发生的情况。 这一点不涉及政治。这关系到两大政党的好几届政府。长期以来,我们的政策说明,可以允许中国采取完全不对等的行为,采取对美国人民极为不公平的行为,坦白地说已到了使美国的国家安全面临危险的地步。所以我们开始逆转这种情况。还有很实际的工作需要做,但是你可以发现,过去两年半以来本届政府采取的每一项政策都反应了局势的逆转。 至于中国的行为,他们的反应如何?你已经看见他们使用的语言。你可以看见,我们已经产生了实际影响。我们将继续做我们需要做的事,保障美国人民的安全和安定,实现我们对公平和对等关系的一系列要求。这是最终的目的。我们希望中国人民生活美好。我们遇到的中国共产党却采取扩张主义、帝国主义、专制主义行径,将自由和民主置于危险的境地。我们正积极努力希望看到这种行为得到改变。 我们仍然还有工作需要做。这个政权不通报他们有关病毒的消息,导致超过100,000美国人丧生,全世界数十万人丧生,使全球经济遭受数万亿美元的损失,现在虽允许世界卫生组织开展调查,但我可以确信,这种调查彻头彻尾是粉饰性的。我——其中的原因——我希望我是错的。我希望能够是一次彻底的调查,查个底朝天。根据我对中国共产党行为的观察,在源于武汉的病毒问题上,他们矢口否认。他们销毁了样本;他们将准备谈论此事的新闻记者和医生带走,不允许他们做应该做的事,如同希望在全球范围和全球舞台上真正发挥作用的国家所做的那样:透明、开放、交流、合作。 而且中国还使用一个词——中国共产党谈到双赢与合作。合作不取决于使用什么美好的言辞或召开什么峰会,不取决于两国外长举行什么会议。合作要看行动。这就是我们对中国共产党所抱的期待。我们需要看到公平、对等的反应。我们希望他们遵守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充分履行他们承担的规定义务。我们希望,我们能够看到他们各方面的所有行为发生改变。在这些方面,他们很长时期以来都以不公平的方式对待美国。 你的第二个问题涉及中国和我们如何使用措辞。我就谈到这里——我关于中国的评论就到此为止,到刚才所说的为止,此前的—— 问: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他们是—— 国务卿蓬佩奥:什么。 问:——一个邪恶政权吗? 国务卿蓬佩奥:感谢你的提问。我今天发表的评论就到此为止。我要告诉你们,正在人权规模上发生的事情,我曾称之为世纪之殇。我坚持这些说法…… 问:两个问题,如果可以的话。第一个问题是关于中国和伊朗的。第二个问题是关于中国和台湾的。我想——你对伊朗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及军事伙伴关系的前景作何评估,你对有关美国的制裁进一步增强了这两个国家之间的同盟的批评作何反应? 另外一个,如果可以的话,关于台湾和中国。什么——你对中国因美国向台湾售武而威胁要对美国公司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实行制裁有何评论?国务院批准向台湾售武时的考量是什么?当美国政府执行《台湾关系法》(Taiwan Relations Act)时,美国公司应当受到惩罚吗?谢谢你。 国务卿蓬佩奥:好的。你的第二个问题很好回答——不应当,肯定不应当。我们的一家美国公司所从事的商务符合美国的对外政策,我们对台湾做出的出售武器的政策。我对中国共产党选择针对洛克希德·马丁发出这种威胁感到遗憾。这不是他们第一次针对一个从事美国和台湾之间的项目的美国承包商这么做,因而我对此感到遗憾。我希望他们将对此重新考虑,而且不会按他们昨天或是前天所讲的话去做。 你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伊朗和中国的。我的意思是,我们大家,都需要回顾一点历史,不是吗?想想很久以前——波斯(Persia)。还有那种关系,这并不是全新的。但我认为你们从有关报道中所看到的,而且是我们一直在关注的,是两个简单事项的证据。首先,延长武器禁运的必要性,对不对?现在我们有报告显示,不仅是美国国务卿相信当武器禁运失效时中国将向伊朗出售武器系统,而且伊朗人也相信中国将向伊朗出售武器系统。他们的确一直在为此努力,等待这一天,等待10月18日午夜这一武器禁运失效。我认为欧洲方面应当密切关注,并认识到这一风险是真切的,而且如果我们不能成功地延长联合国武器禁运,伊朗和中国共产党之间的活动就很可能在10月19日迅速地、强力地开始。 ...
阅读更多»

关于美国对中国在南中国海海事索求的立场

美国历来倡导印度-太平洋(Indo-Pacific)的自由和开放。今天,我们正在加强美国对该地区一个重要的、存在争议的地区——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的政策。我们明确表示:北京对南中国海大多数地区离岸资源的索求完全不合法,与其为控制这些资源采取的霸道行为如出一辙。
阅读更多»

发言人奥塔格斯关于南中国海的声明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19年8月22日 发言人摩根·奥塔格斯(Morgan Ortagus)发表声明 关于中国升级对越南在南中国海长期从事油气开采活动的胁迫行为 美国高度关注中国继续干涉越南在索求涉及的越南专属经济区(Exclusive Economic Zone)长期从事的油气开采活动。此事对中国有关和平解决海上纠纷的主张提出了严重质疑,其中包括对东盟-中国《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准则宣言》(ASEAN-China Declaration on the Conduct of Parti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的承诺。 中国再次派遣政府拥有的勘测船,在武装护航的情况下于8月13日进入越南万安滩(Vanguard Bank)临近水域。这是北京为恐吓其他索求方停止在南中国海开发资源采取的升级行动。 近几个星期,中国采取一系列挑衅性行动干涉东盟各索求方长期、公认的经济活动,试图迫使各方拒绝与外国油气公司建立伙伴关系,只与中国国营企业合作。在万安滩一例中,中国正对越南与俄罗斯某能源公司及其他国际伙伴的合作施加压力。 中国的行动破坏了地区和平与安全,阻挠东南亚国家开发价值约2.5万亿美元的未开发油气资源,强行使这些国家承担经济代价,同时表明中国无视各国根据1982年《海洋法公约》(Law of the Sea Convention)在本国经济专属区内从事经济活动的权利。中国已于1996年批准该公约。 美国公司在全世界油气资源勘探和开采活动中保持领先地位,包括在外海和南中国海地区。为此,美国强烈反对中国采取任何行为威胁或强迫伙伴国家停止与非中国公司合作或以其他方式骚扰这些国家的合作活动。美国坚定地支持我国印度-太平洋(Indo-Pacific)地区伙伴和盟国的能源安全,要求保障全球市场不间断地获得地区生产的油气产品。
阅读更多»

中国在南中国海针对油气活动的胁迫

中国在南中国海针对油气活动的胁迫 新闻声明 国务部发言人摩根·奥特葛斯 2019年7月20日 美国对中国在南中国海干涉石油和天然气活动的报道表示关切,包括越南长期的勘探和生产活动。中国针对其他声索国的海上石油和天然气开发的一再挑衅行为威胁到地区能源安全,破坏了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能源市场。 正如蓬佩奥国务卿今年早些时候指出的那样,“中国通过胁迫手段阻碍南中国海的发展,阻止了东盟成员国利用超过2.5万亿美元的可开采能源储量。” 中国在南中国海有争议的前哨进行的填海造岛和军事化,以及其他非法南中国海海事声索的努力,包括利用海上民兵恐吓、胁迫和威胁其他国家,破坏了该地区的和平与安全。 中国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让东盟国家接受旨在限制他们与第三方公司或国家结成伙伴权利的“行为准则”条款,这进一步表明其有意控制南中国海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 美国坚决反对任何声索方胁迫和恐吓以主张其领土或海事声索。 中国应停止其霸凌行为,不要从事这种挑衅和破坏稳定的活动。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