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国务卿沙利文参加G7外长会议

即时发布 简报 2019年4月6日 副国务卿沙利文参加G7外长会议 以下来自于发言人摩根·奥特葛斯: 副国务卿约翰·J·沙利文与负责政治事务的国务次卿戴维·黑尔(David Hale)一起在法国迪纳尔结束了两天的会议,带领美国代表团参加了G7外长会议。G7外长会议为外交部长们提供了就共同关心的政治和安全问题寻求共同点的机会。 在工作会议期间,沙利文副国务卿与G7同事一道,谴责伊朗在中东破坏稳定的活动,对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表示关切,呼吁在委内瑞拉实现和平、民主的过渡,并谴责在那里部署俄罗斯军队。 沙利文副国务卿鼓励G7伙伴在评估电信和基础设施项目时考虑国家安全,而G7代表集体承诺增进合作,来加强网络安全防御并阻止恶意网络活动。 为应对在利比亚加剧的军事行动,G7代表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敦促立即停止的黎波里附近的军事活动,并再次确认支持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以及秘书长特别代表加桑·萨拉姆(Ghassan Salame)为帮助利比亚人走向通往和平之路而进行的努力。 在G7外长会议结束时,美国与G7伙伴一起发表了G7外长会议公报。
阅读更多»

关于东盟部长级会议的特别简报会摘译

副国务卿约翰·沙利文(John J. Sullivan), 代理发言人罗伯特·帕拉迪诺(Robert Palladino) 乐天纽约皇宫宾馆(Lotte New York Palace Hotel) 纽约市,纽约州(New York, N.Y.) 2018年9月27日 帕拉迪诺先生:谢谢诸位莅临。今天我们很荣幸地请副国务卿约翰·沙利文为我们介绍东南亚国家联盟(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部长级会议的情况,以及美国在该地区的重点工作。先请副国务卿沙利文发表讲话,然后我们会回答一些问题。今天的简报会可列入正式记录,不见诸于影像,简报会结束后才可对外公布。副国务卿沙利文,请。 副国务卿沙利文:谢谢罗伯特。诸位下午好。承蒙你刚才的嘉言。谢谢你们今天给我几分钟的时间谈一些情况,首先介绍我刚刚联合主持的东盟部长级会议。我们在这里举行了会议。会议以老挝外长沙伦赛(Saleumxay)为联合主席。他是负责美国事务的国家事务协调员,承担今后3年美国与东盟关系的协调工作。 我会见了东盟所有10个成员的代表。我们重申美国-东盟的战略伙伴关系,讨论了美国对印度-太平洋(Indo-Pacific)地区自由和开放的承诺。处于这个地区核心地带的东盟由拥有多样性文化的独立国家组成,冀望在自由与和平的环境下共同繁荣。 在我们举行会议期间,我强调美国坚持维护国际法的承诺,其中包括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的航行自由。我们还讨论了东盟为全面执行联合国安理会(UN Security Council)对北韩的各项决议进行的努力。 自美国-东盟建立伙伴关系以来的41年里,我们取得了诸多的成绩。美国-东盟峰会(U.S.-ASEAN Summit)和东亚领导人峰会(East Asia Leaders Summit)预定11月15日在新加坡举行,我们全面承诺在会议期间进一步发展相互间的伙伴关系。现在我很高兴回答诸位的问题。 帕拉迪诺先生:让我们先从布隆伯格(Bloomberg)的尼克·沃德姆斯(Nick Wadhams)开始。 问:谢谢你。谢谢你,(听不清)国务卿。你能否谈谈会议室的气氛?今天安理会对于是否应该继续对北韩实施制裁或者取消制裁有很多分歧。据来自该地区的一些报道,亚洲各国都与中国有同样的看法,认为对于北韩问题应该采取逐步分期的方式,支持美国采取最大程度压力的力度正在减弱。很多国家希望有关制裁可以取消。你所接触的官员有什么想法? 副国务卿沙利文:这当然不是我今天会见的有关国家代表表达的看法。我们讨论了继续有必要执行联合国安理会各项决议。我们所说的并不是美国的意见,这些都是我们已经通过的联合国安理会决议,需要照此执行。对于我强调的立场,即世界和平、朝鲜半岛(Korean Peninsula)去核化与所有的国家——所有的国家都休戚相关,应该全面执行安理会各项决议,对这一点并没有任何分歧。 帕拉迪诺先生:让我们请路透社(Reuters)的戴维·布伦斯特伦(David Brunnstrom)提问。 问:谢谢。你能不能就时间框架说明一下情况,你们希望何时看到实现去核化?国务院发布一项声明说是2021年,但是总统昨天似乎暗示没有时间框架。是这个时间框架被取消了呢,还是仍定在2021年? 副国务卿沙利文:当然,我从与蓬佩奥国务卿(Secretary Pompeo)的谈话中知道,他正在做出人的能力所及的最大努力,连同跨部门机构的同事一道,尽快实现去核化。总统昨天的评论我认为是表示我们面临的挑战有多大。我将——总统把他对这点的想法告诉了你们,我全心全意支持。我认为那将是一个重大挑战。国务卿连同整个跨部门机构都在以最大的努力工作,以便尽快实现去核化。 问:我能就尼克的问题提个后续问题吗? 副国务卿沙利文:当然。 问:你说你听到——你说没有听到对实施现有制裁有不同意见。我的意思是,俄罗斯和中国今天在安理会会议上提出的主张之一是——嗯,尤其是俄罗斯,谈到要豁免某些南北韩双方已经同意的项目,而后中国谈到要更放宽松。 但你现在是不是说东盟国家与你们一样反对上述两点?我设想——我只是想确定——美国对上述两点均予以反对,直至出现一些实际动向或去核化,对吗? 副国务卿沙利文:当然。这个问题有两部分。我们寻求贯彻的联合国安理会决议不包含任何那些例外。我们不赞同那些。我们今天与——在东盟部长会议的讨论,我说的是我没有听到任何成员国家支持那些例外或任何例外,而这并不是说他们向我作出了肯定的声明将会反对一切。我不想替他们说话,但是在我今天共同主持的会议上没有提到那个问题。 问:谢谢。 帕拉迪诺先生:好,先生。后面那里。 问:是的。我们听到了马哈蒂尔总理(Prime Minister Mahathir)的讲话,他昨天在外交关系协会(CFR),今早在亚洲协会(Asia Society)发表讲话。关于南中国海你们对东盟国家的具体期待是什么?它们能做什么吗? 副国务卿沙利文:关于南中国海。这当然是另一个我们今天在部长会议上讨论的题目。我认为在场的成员是一致的,即所有人都承认,在南中国海存在主权争议。成员国中的每个国家以及美国正在寻求的不是由一个国家单边地而是根据国际法律的规范来解决那些主权要求的办法。 我们反对中国政府在南中国海的做法,不是因为我们认为我们要决定中国对南中国海某个具体景貌有无主权。我们希望国际法律得到遵守,通过一个和平程序,而不是一个国家的单边决定来解决那些主权要求,其中涉及数个不同国家——菲律宾、越南,等等,马来西亚。 问:但是有许多不同意见。东盟国家之间对中国没有共识。你看到有那种动向吗?那是——那是你的看法吗? ...
阅读更多»

关于促进网络空间负责任的国家行为部长级会议

特别简报会 约翰·沙利文(John J. Sullivan),副国务卿 罗伯特·帕拉迪诺(Robert Palladino),代理发言人 罗伯特·斯特雷耶(Robert L. Strayer),负责网络空间和国际通讯及信息政策的副助理国务卿 乐天纽约皇宫宾馆(Lotte New York Palace Hotel) 纽约市,纽约州(New York, NY) 2018年9月28日 帕拉迪诺先生:再次谢谢诸位,谢谢大家莅临会场。欢迎参加今天的圆桌讨论会。我们很荣幸副国务卿约翰·沙利文 ,副国务卿沙利文能为我们谈谈今天早晨他出席的关于促进网络空间负责任的国家行为部长级会议。他将先发表讲话,然后很高兴回答一些问题。负责网络空间和国际通讯及信息政策的副助理国务卿罗伯特·斯特雷耶也出席我们的活动。副助理国务卿斯特雷耶也将回答问题。 今天的简报会可列入正式记录,不见诸于影像,简报会结束后才可对外公布。感谢诸位莅临,副国务卿沙利文,请。 副国务卿沙利文:谢谢,罗伯特。大家好。很高兴来到这里。今天早晨我主持了有关促进网络空间负责任的国家行为的会议,出席会议的都是志同道合的国家。我们的目标是遏制网络空间的恶意行为。以美国为首进行的国际努力要求促进和维护网络空间的开放性、操作互通性、可靠性和安全性。 在今天早晨的会议上,我们讨论了有关的战略,一方面要求抗击网络威胁,另一方面维护因特网为自由人民和自由国家带来的诸多利益。 上星期,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发起美国倡导的国际网络安全框架由3个部分组成。首先,负责任的国家必须遵守国际法义务。其次,和平时期不具备约束力的负责任的行为规范为各国提供了重要的指导,我们正努力进一步使之发扬光大。第三,执行政治信心建设的相关措施有助于网络空间实现稳定。 由此,各国的行为如果有悖于这项框架,必须承担后果。今天,我呼吁志同道合的伙伴与美国一起努力,要求有关国家为恶意的网络活动承担责任。 以上是一个简短的介绍,我很高兴进入下一个环节,回答你们提出问题。罗伯,我不知道你是否有进一步补充。 斯特雷耶先生:没有补充。 副国务卿沙利文:很好。 帕拉迪诺先生:让我们从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的尼马尔(Nirmal)开始。 问:好的,海峡时报。有些国家对网络安全和网络空间、因特网、脸书(Facebook)、WhatsApp等因特网社交媒体平台涉及的各种问题进行大力干预,采取介入方式并大力进行监管和干预。在某些方面被认为违背了这些因特网平台的开放性。我只想问一问,你对此有什么看法?这些与美国的做法恰恰相反,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副国务卿沙利文:好的,因特网,网域是一个开放的系统。美国政府参与其中,国务院参与其中,例如推特(Twitter)、Twitter, Instagram、脸书等等。我们所谈的是民族-国家的行动违背长期以来形成的关于正当使用网络空间的规范,例如我们在2016年美国选举期间看到的干预行为,还有过去大约一年半病毒WannaCry和Petya进行的网络攻击。 我们今天在部长级会议上讨论的问题之一是我们需要加以确定,进一步确定这些规范,确定国家不得逾越的界限。如果出现逾越的情况,就必须为逾越界限承担后果,承担代价沉重的后果, 问:你谈到不遵守规范的国家承担后果的问题,你能够谈谈是什么样的后果?在这些情况下,根据你谈到的情况,俄罗斯在2016年的干预会有什么后果— 副国务卿沙利文:我们已经看到,不论根据法律还是监管条例,已经使从事不适当网络活动的国家行为者承担了后果。我们最近宣布了我国的网络战略,在这项战略制定期间,对于违反网络规范的行为,并不说明我们不积极保护我们的网域和不要求承担代价和后果。所以我们追究网络攻击,我们已经对从事网络攻击的有关方面进行了惩罚。 我们采取的国家网络战略,是美国15年来的第一次,的确需要—我们的确需要更新,将我们的网络战略纳入更广泛的国家安全战略。所以,制定有关国家和其他方面使用网域的行为规范,并要求违反这些规范的方面承担后果,是美国与盟国和伙伴及志同道合的国家持续进行的工作。 帕拉迪诺先生:提问。 副国务卿沙利文:先生,请。 问:好。你们是否有任何讨论——有许多网络攻击好像属于某种灰色范畴,你们对把什么考虑作为一种界限,比如网路战争行动,有没有任何讨论? 副国务卿沙利文:我们今天花时间——我们今天的焦点集中在,大部分主要是,尚不足以被定为使用武力,被定为战争行动的那些活动。有些网络活动将会是灾难性的,会造成巨大的生命和财产损失,那会相当于于一种——会是——一种战争行动。 我们注重在——我们拥有对那种情况作出反应的手段,总统有,美国有。我们今天的讨论大部分注重在尚为构成使用武力的恶意网上活动,也就是尚未达到会被大家认为的战争行动。我们集中在界定行为规范,并且通过联合国政府专家小组(UN with the GGE , Group of Government Experts)——我们希望它将再次举行会议——界定国家将遵守的行为规范,以及如果不遵守将承担的后果。 副国务卿沙利文:请彭博通讯社(Bloomberg)和路透社(Reuters)提问。 问:副国务卿先生,我是彭博通讯社的尼克·沃德姆斯(Nick Wadhams)。只有两个问题。一个是:你们在中期选举前注意到了任何攻击或钓鱼信邮或无论什么其他行动的企图吗?那是不是——无论俄罗斯还是其他敌对方面,你们看到了有攻击突然增多或与中期选举有关的任何担忧情况了吗? 再有,关于总统有关中国的评论,他谈到中国干预的时候,人们有些不清楚他是不是只是指在艾奥瓦州(Iowa)一些报纸中的那些插页。有中国在选举前在网络上干预的证据吗? ...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