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人文交流2016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中国北京国家博物馆 致辞  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 美中人文交流高层磋商全体会议 国务卿克里:副总理女士,非常感谢!首先,我要明确告诉大家,我是完全准备好让更多的演唱来取代我演讲的(笑声)。我要感谢耶鲁大学通称Spizzwinks的男生清唱团(Yale’s Spizzwinks) 和清华大学清唱团。我的——耶鲁大学校长彼德·萨洛维(Peter Salovey)就坐在这里。耶鲁大学与中国一直保持着一种非常活跃和紧密的教育交往,我觉得我们大家应该一起向那些在开始为我们带来欢乐的人以及那些持续这一关系的人表示感谢。彼德,我们感激不尽。非常感谢您(掌声)。而且,令人非常欣慰的是,“有谁能帮我找到真爱?”依旧是人们在提的问题(笑声)。在耶鲁大学的时候,我曾花了很多的时间琢磨这个问题(笑声)。 尊贵的中美代表团团员们和副总理女士,感谢你们的盛情款待。非常感谢你们对美中人文交流高层磋商的远见卓识,我们真的——我们这里所有的人——对出席美中人文交流高层磋商第七轮会议感到荣幸之至。这是一个了不起的七岁的孩子,她成长得非常、非常好,我要你们知道(笑声)。我要感谢施腾格尔(Stengel) 国务次卿和郝平部长。非常感谢两位在这一工作上的组织才干。 我们的代表团做了很多了不起的工作。我的意思是说,大家确实都为这项工作作出投入。我会对所有人说这是外交工作中的上乘之作。这才是外交工作的真髓。这才是作出改变的途径。刚才在听两位学生演讲时,Yang Ja(ph),——对不起,名字我没听到—— 与会人员:汉娜·玛伦(Hannah Mullen)。 国务卿克里:汉娜·玛伦(ph)——多谢——她的普通话讲得无可挑剔,令人钦佩。我想,在你们两人身上集中体现了为什么大家有时需要超越政治,开始思考那些真正把人们凝聚在一起的东西,而且是很重要的东西。而且,当各位看到人们所说的科学合作时,这即是我们改变世界的途径,这即是我们改变国家之间关系的途径。 人们已经提到,自2010年美中人文交流高层磋商会议开始以来,在这一机制的赞助下已经推出了300多个项目,其中一些最有发展前途的项目是在教育领域。例如,根据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委员会和美国的传统黑人大学之间签订的一项协议,有188名来自各传统黑人大学的学生已经在中国选修课程,预计到明年年底这一人数将会扩大到600多名。 在美中人文交流高层磋商第一轮会议上,我们曾提出并设定了一个在4年内让10万美国人来中国学习的目标。我们已经实现了这一目标。去年9月,我们两国首脑欣然确定了一个更加充满希望和雄心勃勃的目标:到2020年,有100万美国人学习普通话。我们尚未达到这一目标,但我毫不怀疑我们会达到这一目标。目前学习普通话的美国学生人数已经是10年前的10倍。因此,如果我们能保持这样的速度,天——对我们能达到的目标来说——真是天高任鸟飞。今天,有30万中国年轻人在美国从事学术和学习。这在短短10年间就增加了5倍——同时,在中国教室中学习的美国人多于在任何西欧以外的国家。 所以,结论是一目了然的。在太平洋两岸,有更多的年轻人在学习对方的语言。他们在尝试体验彼此的文化,并亲自体会到美中之间的合作潜力。这一点极其重要,因为对未知感到恐惧是人的天性。如我们所知,很多年以来在我们之间被设置了许多障碍。一个可喜的事实是,教育和随之而来的知识是建立信心与信赖的大力士。我的意思是说,没有什么可以取代爬山时无所不谈进而结下的友情,这不仅只是对同学而言。因此,我们需要找到尽可能多的合作项目向各种不同领域推进,涵盖我们已经开始努力的6个支柱的每一个支柱。 除教育之外,我想强调指出,我们的医生们正在共同努力,以增进健康并解决由乳腺癌、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所带来的威胁。我们刚才稍微迟到的一个原因——对此我表示抱歉——是副总理和我刚才就我们应如何促进这一工作的发展进行了一次深入的交谈。我们致力于促进发展的其中一个方面是,在健康能力建设以及医疗卫生领域进行接触参与。 所以,这些工作将继续进行。我们的创新者与发明家们都在最新的科学技术领域里进行合作。我们的作家、音乐家和电影制片人正在艺术和文化领域探索新的合作场景。我们的运动员,我刚才在楼下正好遇到了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女队和一个中国女队,她们刚好以1:1踢平 ―― 这可能是一场友谊赛结束的最好形式——但在篮球、棒球、高尔夫、排球、游泳和水球等领域,我们都本着在人们之间建立纽带的精神而进行竞争。当然,没有人能够忘记,正是当年的体育和乒乓外交引发了我们两个国家之间关系的最初转变。我们两国正在一起将妇女的权利和平等问题放在一个前沿和中心的地位,因为尊重我们的母亲和女儿是促进家庭和社区进步与繁荣的基石。没有任何国家——没有任何国家——能够在让一半队员或是一半队员中的很大一部分人坐冷板凳的情况下,发挥其全部的潜力。 尽管我们已经取得了这些成就,但我不得不指出,仍然有几件事情引起我们的关注。我想以这一美中对话一贯持有的坦率精神强调指出,按照美国的观点,人民与人民之间的交流概念就是这样。这是人民与人民之间的交流;不是政府与人民或者政府挡在其中的交流。它是人民对人民的。这是一个使我们两国公民以一种真实、平衡和透明的方式进行沟通、竞争、学习和分享经验的机会。就像那种爬山一样,这是一个使他们能够摆脱政治而只是作为人类一分子赤诚相见的途径。 那么,当我们把它变成政策时意味着什么呢?它意味着,在获得信息和与人接触方面,美国的学校和代表在中国应当享有和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在美国所享有的同样的机会。这意味着,我们的交流计划对于美国和中国的学者、演讲人以及项目来说都必须是平等开放的。这意味着,美国的公共外交项目绝不应该受某种外部干涉而被取消或干扰——正如我向你们绝对保证的那样,我们绝不会试图限制在美国进行的无论什么样的中国项目。这也意味着,两国的非政府组织需要能够自由地帮助提议、组织、参与和安排那些可以增强我们两国之间相互了解的活动。 所以,我认为这是很重要的,并且我们——我们刚才非常敞开地谈过这个问题,而且刘女士向我们保证,有关非政府组织的新法律将不会不当干扰在中国运作的非营利组织的活动。我对我们刚才的谈话表示赞赏,我坚信,在这个新的法规实施时,它将是本着美中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机制的诚意来执行,从而让我们的人员和机构的合作更加容易,而不是更加艰难。 所以,副总理女士,在结束演讲之前,请允许我对您在美中人文交流高层磋商会议上所明显展现的真切开放的热情表示深深的感谢。您对此深信不疑,每个人都很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您对这一磋商机制以及我们的人文交流项目给予了大力支持。而且,上周日您欢迎我来到北京,并陪同我参观了精湛的乾隆花园,对此我再次亲自向您表达我的感激之情。就像我昨天所提到的,这个花园的修复是美中合作的产物。它是我们两国的公民日益渴望为我们两国利益而联手合作的一个标志。 至此,这是欧巴马政府最后一次参加美中人文交流高层磋商会议和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 (Security & Economic Dialogues)。今年秋季9月份,我将与欧巴马总统一起来这里参加G20峰会,我们对此充满期待。但是我只是想和大家分享一下,能够作为国务卿代表美利坚合众国对我来说是莫大的荣幸。我最值得骄傲的事情之一,就是我们为发展与中国的关系所付出的努力。我想举一个例子,但我并非有意在此触及任何敏感话题,在20世纪60年代,你们南边的一个邻国是我参加美国所打的一场战争的地方。当我回到美国以后,我反对这场战争,发出反战的声音。但是,我们用了20年的努力才实现了与越南的关系正常化。这花了我们很长的时间。由于缺乏外交上的理解和远见卓识,一场不该发生的战争发生了。而这却恰恰彰显了我们目前工作的重要性。 20年以后,就在几天以前,与欧巴马总统一道,我回到了这个国家,我们在那里有一所新的正在启动的大学,它将有学术自由,也是开放的和非营利性的,这代表着一个显著的了不起的转变。这个转变的出现是人文交流努力的结果,就像目前我们所做的一样。我之所以提到这一点,是因为我们此时此地所从事的是最重要的外交工作。在反映我们两国关系日益发展的众多统计数字中,有一个事实是,在美国已有350多所孔子学院和课堂。而在孔子智慧的众多教诲中,有一句话叫做“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 这是我所听说过的有关双赢命题之最好的定义。并且,我希望这恰恰是能够世世代代引导美中两国人民关系的一种思路。谢谢!(掌声)
阅读更多»

国务卿克里就美中关系发表讲话

约翰·霍普金斯高级国际研究学院(Johns Hopkins School of Advanced International Studies) 国务卿克里:谢谢。十分感谢你,纳泽(Dean Nasr)院长。我有幸很早就认识瓦利(Vali)。我在参议院工作期间,他就是一位十分重要的顾问。我记得,早年在为阿富汗、巴基斯坦问题,特别是阿富汗问题工作时,来到国务部与他和理查德•霍尔布鲁克(Richard Holbrooke)等人会见的情景。瓦利,谢谢你的莅临。感谢你为SAIS贡献你的智慧。 十分、十分感谢SAIS全体人员使我今天有机会来到这里,与你们谈谈涉及与中国的这种特殊关系的一些想法。这是很重要的关系。我很高兴来到这里,眼前有很多移动设备。(笑声)这是一个崭新的世界。我可以告诉你们,2004年我竞选总统期间,从来没有在讲话的时候面对这种长方形设备一字排开的阵势。(笑声) 那时候往往只有一个人,就是对方人员听你说的每一句话,为的是给你找麻烦,如果你没有自找麻烦的话。 无论如何,再过几个小时我就准备动身了。实际上,我会直接从这里前往机场– 按照国务卿经常性的出访规律 –今晚前往巴黎(Paris),明天举行会晤,然后去北京、马斯喀特(Muscat),讨论伊朗核项目问题,再回到北京出席与中国政府的双边会谈,然后返回,可能回到华盛顿(Washington)。但现在很多情况都没有定,很难说到哪里。所以我很高兴有机会在动身前与你们大家谈谈实际问题,谈谈一个关键的问题。 这所学院由保罗·尼采(Paul Nitze)和克里斯琴·赫脱(Christian Herter)在第二次世界大战(World War II)期间创建。我很自豪地说,两人都来自马萨诸塞州(Massachusetts)。(笑声)他们能够 — 你们已经读到有关他们的报道,他们有过人的睿智,即使在那个年代就预见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全世界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对外政策的制定者也必须随之作出改变,不仅需要跟上潮流,而且需要引领大势,提出自己的远见卓识,能够高瞻远瞩,认识到美国怎样才能保持强盛,发挥领导作用,引领其他国家,与其他国家共襄盛举,日益促进其他国家发挥自主能力。我们通过马歇尔计划(Marshall Plan)这样做了,你们很多人都可能知道,当年这个计划很受欢迎,成功地帮助各国进行重建,建立了民主政体,指出了新的方向。 此后70多年来,全世界简直毫无疑问地以超出赫脱和尼采想象的方式继续发生变化。我可以说,尽管宗教问题、激进的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成为头条新闻,构成了种种挑战,但形势已经向着更好的方向转化。无论如何局面在很大程度上得到改善,恰恰是因为这些有志之士进行了如此认真和创造性的分析工作,如同他们相信和希望的那样,实际上为世界变得更自由、更繁荣和更人道产生了影响。尽管有这些头条新闻,一些地方仍存在紧张局势,但世界的确已经如此。 美国伟大的哲学家约吉·贝拉(Yogi Berra)曾说过,“预测是很困难的工作,尤其是预测未来。”(笑声)他的确这样说过。(笑声) 我知道,对未来进行预测显然一贯存在风险,但我两项预测很有把握:亚太(Asia Pacific)是全球最有希望的地区之一,而且美国的未来、安全和繁荣与这个地区有紧密的关联,发生越来越多的联系。 8月份,我从缅甸和澳大利亚访问回来后,曾在夏威夷(Honolulu)的东西方中心(East-West Center)发表讲话,谈到欧巴马总统向亚太再平衡的问题及我们高度重视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泰国和菲律宾的长期联盟关系,以及我们与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和东南亚国家蓬勃发展的关系。我在当时的讲话中谈到体现再平衡战略的4个具体机会,或者说是希望实现的目标。 首先,开创可持续经济增长的机会,其中包括最后完成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的谈判。跨太平洋伙伴关系不仅仅是一个贸易协定,而且也是美国与其他太平洋国家联系在一起,同心协力实现共同繁荣的战略机遇。其次,推进清洁能源的革命有助于我们战胜气候变化,同时为全世界各经济体发挥激励作用。第三,增进该地区的各项机制,加强有助于促进该地区以规则为准绳和实现稳定的惯例,从而缓和紧张关系,促进地区合作。第四,倡导亚太各地人民在获得尊严、安全和机会的环境下生活的自主权。 这些都是我们再平衡的目标。这些都是我们正努力追求的目标。我们正与亚洲各地的盟国和伙伴共同努力。这些都是下星期总统将在北京举行的亚太经合(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会议及此后在缅甸举行的东亚峰会(East Asia Summit)期间与其他领导人进行讨论的目标。 再平衡的目标并不是影响某一个国家的战略举措,也不为了左右人们的行为,而是一个具有广泛包容性的邀请,希望各国加入这个向繁荣、尊严和稳定进军的行列。今天,我可以重申,欧巴马政府绝对承诺努力实现所有这些目标。 毫无疑问,我们再平衡战略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也关系到增进美中关系。为什么?因为加强我们两国的关系不仅有利于美国和中国,不仅关系到亚太地区,而且关系到全世界。这个学院有众多出类拔萃的校友,其中之一是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我们很高兴今天他也在座。感谢大使先生莅临。 大约一年前,崔大使在SAIS发表讲话,认为美中关系 “最重要,也最敏感;最全面,也最复杂;最有希望,也最具有挑战性。”所有这些特征都的确存在,但是我想冒昧地再加一条:美中关系对今日世界具有最重大的影响。确实如此。两国关系将为决定21世纪的走向产生诸多影响。 这意味着,我们必须正确地加以把握。这正是欧巴马总统自开始执政以来重点进行的工作。他6年多来努力进行的建设以及我们对今后两年继续进行努力作出的承诺是与中国发展重要的和富有成效的关系。正是因为如此,他和我都与中方有关官员面对面进行了数十次会晤。正是因为如此,去年6月习主席上任后不久,欧巴马总统作为东道主主持了森尼兰峰会(Sunnylands summit)。正是因为如此,我在几个星期前邀请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大使和代表团其他人员前往我的家乡波士顿(Boston)访问。我们在那里共同度过了一天半的时间,为我们双方的关系梳理新的机会。正是因为如此,下星期我将陪同总统前往中国,踏上近两年前我担任国务卿以来第4次访问中国的旅程。 中国的面积及其经济规模以及目前正在迅速发生的重大变化意味着,从根本上说我们双方的关系具有巨大的潜力。我们作为全世界两个大国和最大的经济体,有广泛的机会为众多的任何问题规划具有建设性的道路,从气候变化到全球贸易。而且很显然,我们这样做符合双方的根本利益。为此,我们双方的关系必须得到认真的管理和指导 — 不靠什么新的计谋,也无需故作姿态,而是树立长远的战略眼光,辛勤耕耘,凭借健全的外交和良好的关系。 不要忘记,不久前美中之间的联系仍然以相对狭隘的双边和地区性事务为中心。但是今天,拜双方的重点外交及欧巴马总统和习主席发挥领导作用之赐,我们两国正合作应对一些全世界前所未有的最复杂的全球性挑战。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因为我们两国正共同努力,密切合作,要求避免一个新兴大国和一个已确立的大国落入战略对手的历史性陷阱。我们正重点规划必要的步骤,保证我们不仅能够共同相处,而且相互合作。 美国的中国政策实际上以两大支柱为基点:建设性地管理我们的分歧 — 的确存在分歧 — 同时也建设性地在拥有一致利益的一系列广泛问题上协调双方的努力。毋庸置疑,我们非常清楚,美国和中国是两个非常不同的国家。我们的政治体制不同,历史不同,文化不同——而且很重要的是,我们对一些重大问题看法不同。两国领导人都认为,必须将我们的分歧摆在台面上,仔细讨论,并且管理和通过努力逐渐缩小这些分歧。坦白说,这些辩论不是公开进行,我们大部分谈话都不会见诸新闻。但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们,每当两国领导人会晤时,都会针对棘手的问题进行长时间讨论。 当我们说管理我们之间的分歧时,它并不是同意保留不同意见的代义词。例如,当谈到海上安全时——尤其是在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South and ...
阅读更多»

国务部长詹•凯里与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在他们会谈前的讲话

讲话 詹·凯里 波斯屯,马萨楚西茨 2014年10月18日 凯里部长:大家早上好。我只想说几件事。首先,我非常高兴欢迎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来波斯屯。我们有很多事要谈,昨晚就以很不正式的愉快晚餐开始了。可是中国和美国正在就许多问题合作,即使我们有一些分歧,我们尽量对其进行有效管理。但现在,特别是就埃博拉、阿富汗、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北朝鲜核局势,尤其是伊朗、以及ISIL(伊斯兰国)和反恐,还有气候变化。我们正在就许多领域努力工作。 因此,我们期待今天有一些好的讨论。另外,我可以报告一下,今天我们在伊拉克看到了向前的非常积极的一步,人们选出了内务部长和防务部长。这些本来是需要填补的关键职位,以协助组织针对ISIL的努力。因此,我们很高兴。我们祝贺阿巴迪总理,我们期待着在我们继续壮大联盟并向前迈进的时候与他们合作。 感谢你来到这里,国务委员。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