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野心和技术:中国共产党对美国出口管制政策的挑战

历史、野心和技术:中国共产党对美国出口管制政策的挑战 2020年8月4日美国东部夏令时间下午1:24 国际安全与防扩散局助理国务卿克里斯托弗·阿什利·福特博士 哈德逊研究所 讲稿 阅读更多: https://china.usembassy-china.org.cn/history-ambition-and-technology-the-ccps-challenges-to-u-s-export-control-policy/
阅读更多»

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出席新闻发布会并发表讲话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20年7 月15日 国务卿蓬佩奥:…… 昨天,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签署了《香港自治法》 (Hong Kong Autonomy Act)并通过总统行政命令宣布采取一系列行动。 他曾在5月指出,如果中国以一国一制对待香港,我们也必须如此。 习总书记选择违背中国共产党——通过在联合国(UN)登记的条约对香港做出的承诺。他没有必要这样做,但他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我们必须实事求是地对待中国,不能单凭我们的愿望。 其他国家正在得出相同的结论。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已停止执行与香港的引渡条约。 我预定星期一动身前往英国和丹麦。我可以确定,中国共产党及其对全世界自由人民的威胁将成为首要议题。 英国做出了值得赞赏的决定,禁止华为设备进入本国5G网络,并从现有网络中逐步移除相关设备。我们必然会花时间讨论这个问题。英国已加入美国和目前众多其他民主国家的行列,成为“清洁国家”,成为拒绝不可信赖的5G承包方的国家。与此同时,很多主要的电讯公司,例如Telefonica公司、Telco Italia公司和 NTT公司等都已成为“清洁运营商”。 我在结束伦敦(London)之行后,对于会见丹麦王国的有关官员同样感到振奋。这将是一次愉快的旅行。 今天,美国还宣布了我方对华为的决定。 国务院将对某些中国雇员实施签证限制,即华为等在全球为采取侵犯和践踏人权行为的政权提供重要支援的中国技术公司的雇员。 关于中国的最后一点:星期一,我们第一次高度明确地宣布了我们对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的政策。那里不是中国的海上帝国。如果北京违反国际法,自由国家却毫无反应,历史就会表明中国共产党将径直夺取更多的领土。这种情况在上一届政府期间曾经发生过。 我们的声明给予东盟(ASEAN)领导人以重要的支持。他们已经宣布,南中国海的争端必须通过国际法解决,不接受“强权即公理”的法则。 中国共产党对中国人民的所作所为已经恶贯满盈,但是自由世界决不容忍北京倒行逆施…… 问:国务卿先生,如果可以的话,有两个关于中国的问题。 国务卿蓬佩奥:可以,请讲。 问:昨天,特朗普总统发表长篇讲话表示,自从他上一次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以来,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这说明,我们两国在最高层实际上没有任何接触。现在看来每一天,或一星期有几次,你们两人中总有一位或者两人都为惩罚中国政权逐步宣布某些新的措施。但我不认为,你现在站在这里会告诉我们,过去几个月以来,事态的进展没有伴随这种形式的接触,且可以发现中国的行为有任何改变。所以,你是否基本上通过各种逐步的措施表明一些姿态而已?然后我还有下一个问题。 国务卿蓬佩奥:詹姆斯,你为什么不提出第二个问题,我可以一并作答? 问: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提问,但不是一回事。 国务卿蓬佩奥:我不介意。如果你提出第二个问题,我会一并作答。 问:国务卿先生,一年多前我们对你做了一次采访。当时我问你,你是否认为伊朗是邪恶的政权,你回答得很干脆,“是”。我想知道,你作为特朗普政府的成员,作为经验丰富的国际关系学者和实际工作人员,或者简单地说,作为虔诚的基督教徒(Christian),你是否认为中国也是邪恶政权。 国务卿蓬佩奥:我先回答第一个问题。你刚开始时提到,总统昨天说他很久没有与习近平通话了。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3月份曾进行过一次通话。但对于他们究竟什么时候进行上一次通话,我需要听白宫(White House)怎么说。但是曾经举行过高层对话。我曾前往夏威夷(Hawaii),就在不久前,我在那里会见杨洁篪后回来才几个星期。我们在国务院内继续保持各个层级的对话和交谈。美国政府的其他机构也是如此。所以两国之间进行了大量的交谈。 詹姆斯,更重要的是,这方面的交谈已经发生变化,坦白地说,这类交谈不同于我们以往的情况,不同于美国和中国共产党数十年来的情况。不是——我认为——我认为中国领导层认识到,情况不再如此,即美国允许我们两国间重要的商业关系导致美国人民面临危险的情况不再被接受。这就是已经发生的情况。 这一点不涉及政治。这关系到两大政党的好几届政府。长期以来,我们的政策说明,可以允许中国采取完全不对等的行为,采取对美国人民极为不公平的行为,坦白地说已到了使美国的国家安全面临危险的地步。所以我们开始逆转这种情况。还有很实际的工作需要做,但是你可以发现,过去两年半以来本届政府采取的每一项政策都反应了局势的逆转。 至于中国的行为,他们的反应如何?你已经看见他们使用的语言。你可以看见,我们已经产生了实际影响。我们将继续做我们需要做的事,保障美国人民的安全和安定,实现我们对公平和对等关系的一系列要求。这是最终的目的。我们希望中国人民生活美好。我们遇到的中国共产党却采取扩张主义、帝国主义、专制主义行径,将自由和民主置于危险的境地。我们正积极努力希望看到这种行为得到改变。 我们仍然还有工作需要做。这个政权不通报他们有关病毒的消息,导致超过100,000美国人丧生,全世界数十万人丧生,使全球经济遭受数万亿美元的损失,现在虽允许世界卫生组织开展调查,但我可以确信,这种调查彻头彻尾是粉饰性的。我——其中的原因——我希望我是错的。我希望能够是一次彻底的调查,查个底朝天。根据我对中国共产党行为的观察,在源于武汉的病毒问题上,他们矢口否认。他们销毁了样本;他们将准备谈论此事的新闻记者和医生带走,不允许他们做应该做的事,如同希望在全球范围和全球舞台上真正发挥作用的国家所做的那样:透明、开放、交流、合作。 而且中国还使用一个词——中国共产党谈到双赢与合作。合作不取决于使用什么美好的言辞或召开什么峰会,不取决于两国外长举行什么会议。合作要看行动。这就是我们对中国共产党所抱的期待。我们需要看到公平、对等的反应。我们希望他们遵守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充分履行他们承担的规定义务。我们希望,我们能够看到他们各方面的所有行为发生改变。在这些方面,他们很长时期以来都以不公平的方式对待美国。 你的第二个问题涉及中国和我们如何使用措辞。我就谈到这里——我关于中国的评论就到此为止,到刚才所说的为止,此前的—— 问: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他们是—— 国务卿蓬佩奥:什么。 问:——一个邪恶政权吗? 国务卿蓬佩奥:感谢你的提问。我今天发表的评论就到此为止。我要告诉你们,正在人权规模上发生的事情,我曾称之为世纪之殇。我坚持这些说法…… 问:两个问题,如果可以的话。第一个问题是关于中国和伊朗的。第二个问题是关于中国和台湾的。我想——你对伊朗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及军事伙伴关系的前景作何评估,你对有关美国的制裁进一步增强了这两个国家之间的同盟的批评作何反应? 另外一个,如果可以的话,关于台湾和中国。什么——你对中国因美国向台湾售武而威胁要对美国公司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实行制裁有何评论?国务院批准向台湾售武时的考量是什么?当美国政府执行《台湾关系法》(Taiwan Relations Act)时,美国公司应当受到惩罚吗?谢谢你。 国务卿蓬佩奥:好的。你的第二个问题很好回答——不应当,肯定不应当。我们的一家美国公司所从事的商务符合美国的对外政策,我们对台湾做出的出售武器的政策。我对中国共产党选择针对洛克希德·马丁发出这种威胁感到遗憾。这不是他们第一次针对一个从事美国和台湾之间的项目的美国承包商这么做,因而我对此感到遗憾。我希望他们将对此重新考虑,而且不会按他们昨天或是前天所讲的话去做。 你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伊朗和中国的。我的意思是,我们大家,都需要回顾一点历史,不是吗?想想很久以前——波斯(Persia)。还有那种关系,这并不是全新的。但我认为你们从有关报道中所看到的,而且是我们一直在关注的,是两个简单事项的证据。首先,延长武器禁运的必要性,对不对?现在我们有报告显示,不仅是美国国务卿相信当武器禁运失效时中国将向伊朗出售武器系统,而且伊朗人也相信中国将向伊朗出售武器系统。他们的确一直在为此努力,等待这一天,等待10月18日午夜这一武器禁运失效。我认为欧洲方面应当密切关注,并认识到这一风险是真切的,而且如果我们不能成功地延长联合国武器禁运,伊朗和中国共产党之间的活动就很可能在10月19日迅速地、强力地开始。 ...
阅读更多»

[摘译] 蓬佩奥国务卿在记者会上就美国当前对外政策发表讲话

首先,香港人民面临的挑战。中国共产党背弃了大约23年前对他们做出的核心承诺。我们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为面临共产主义暴政的香港人民仗义执言。我愿意多谈谈这方面的问题。
阅读更多»

中国的709大抓捕之后五年的不公不义

中国的709大抓捕之后五年的不公不义 07/08/2020 08:13 PM 东部夏令时间 迈克尔·R·蓬佩奥,国务卿 五年前的7月9日,中国共产党(CCP)展开针对数百名辩护律师以及人权捍卫者的全国性打压,对他们实施监禁、质问和具政治动机的刑事起诉。“709大抓捕” 以该事件开始的日期—2015年7月9日命名,是为了恫吓一整个世代的律师和活动人士,要他们不敢代表或帮助中共认为威胁其绝对权力的任何人。该事件向世界展现了” 依法治国“ 的治国方法,而非一个以法治为基础的体制的意义。 余文生由于为2015年大抓捕的受害者辩护而遭秘密审判,6月17日被判刑,显示这个镇压的浪潮还在持续。在拘押像王全璋这样的人权律师们多年,且不准他们的家人和所选律师探访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未经正当程序便拘押了这些律师自己的辩护律师— 像是余文生和李昱函。即便在他们从监狱释放后,中国当局仍继续软禁部分人权律师(江天勇),吊销其他一些律师的执照( 王宇、唐吉田、李金星和文东海)。 中华人民共和国还针对和平的活动人士,像许志永和丁家喜,他们与人权律师一起工作,保护中国公民的权利,抵御政府官员的滥权行为。 美国敦促中华人民共和国履行其人权国际义务和承诺,以及中国国内维护人权和基本自由权的法律保障。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