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世界卫生组织召集的COVID-19起源研究的联合声明

关于世界卫生组织召集的COVID-19起源研究的联合声明 媒体声明 发言人办公室 2021年3月30日 以下声明文本由美利坚合众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捷克、丹麦、爱沙尼亚、以色列、日本、拉脱维亚、立陶宛、挪威、韩国、斯洛文尼亚和英国的政府发布。 澳大利亚、加拿大、捷克、丹麦、爱沙尼亚、以色列、日本、拉脱维亚、立陶宛、挪威、韩国、斯洛文尼亚、英国和美利坚合众国政府在与世界卫生组织(WHO)、有着重要任务的国际专家们,以及国际社会的合作,以了解此次疫情起源的承诺依然坚定,这是为了改善我们共同的全球健康卫生安全和应对能力。我们共同支持不受到任何干涉和不当影响、COVID-19疫情起源的透明独立分析和评估。为此,我们一道对WHO近期在中国召集的COVID-19起源研究表达共同关切,同时强调合作以制定和使用一个迅速、有效、透明、基于科学的独立程序,以用于未来类似疫情爆发未知起源的国际评估之重要性。 WHO的使命对加强全球健康卫生和卫生安全是至关重要的,而我们全力支持其专家和工作人员,并赞赏他们要结束COVID-19疫情的不懈工作,包括要了解疫情如何开始和扩散。因为有着如此重要的任务,同样必要地,对SARS-CoV-2病毒起源的国际专家研究被严重推迟而且缺乏获取完整和初始的数据与样本的准入途径,我们必须表达共同关切。像这样的科学查访团应当在能够提出独立客观的建议与发现的条件下工作。我们表达这些关切,不只是为了能够对疫情起源有最多的了解,也是为这项研究下一阶段以及日后的卫生危机有一个及时、透明、基于证据的程序铺路。  我们注意到研究发现和建议,包括需要进一步研究动物以找出传人的途径,并敦促开启专家驱动的第二阶段研究势头。未来,WHO和所有成员国对准入途径、透明度和及时性必须再次承诺。在有成为大流行的可能性的未知病原造成的疫情严重爆发中,一个迅速、独立、由专家带头且不受阻碍的起源评估,对让我们的人民、我们的公共卫生机构、我们的产业和我们的政府能做出更好准备,成功应对这类疫情爆发和防止未来大流行,是至关重要的。独立的专家们能够全面获取所有人类、动物和环境相关数据、研究,以及能够与疫情爆发初期参与判定疫情如何出现的人员沟通,这是至关重要的。手头上有了所有数据,国际社会才可以独立评估COVID-19的起源,从这次大流行里汲取重要教训,预防未来疾病爆发带来的灾难后果。 我们强调一个强劲、全面、由专家带领的机制,在快速调查来源未知的疫情爆发中的需要,要所有利益攸关方全面且公开的协作,要根据透明、尊重隐私和科研诚信的原则。我们将协作并与WHO一道提高能力,改善全球健康卫生安全,激励公众对世界察觉、准备和应对未来疫情爆发的能力的信心和信任。
阅读更多»

重申和重振美国的联盟

重申和重振美国的联盟 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发表讲话 北约总部议事大厅(NATO Headquarters Agora) 比利时布鲁塞尔(Brussels) 2021年3月24日 国务卿布林肯:下午好。 几个星期前,我在开始担任国务卿后不久曾直接向美国人民发表讲话表示,我的首要工作是保证美国的对外政策能切实为他们谋利益——使他们的生活更安全,为他们的家庭和社区创造机会,并解决日益影响他们未来的全球性挑战。 我当时表示,我们切实为美国人民谋利益的一个重要途径是,重申和振兴我们在世界各地的联盟和伙伴关系。 为此,这个星期我来到布鲁塞尔。现在我直接从北约总部向诸位发表讲话。近75年来,北约联盟始终捍卫了欧洲和北美的安全和自由。 现在,美国人民在若干问题上相互有不同看法,但是联盟和伙伴关系的价值问题并不在其中。据芝加哥全球事务理事会(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最近进行的民意调查,美国每10人中有9人认为,维护我们的联盟是实现我国对外政策目标最有效的方式。9与10比例。其中的原因不言自明。他们看到我们面临的威胁,诸如气候变化、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经济不平等、中国的日益张扬等。他们认识到,美国与伙伴们同心协力处理这些问题比单枪匹马效果更好。我们的盟国也会这样说。 目前,世界局势与几十年前我们建立众多联盟的时期大相径庭,甚至与四年前的情况也完全不同。各种威胁层出不穷。竞争日趋激烈。权力的消长变幻无常。对我们联盟的信任出现动摇——相互间的信任和对我们的承诺坚定性的信心。在我们各联盟之间,甚至在联盟内部,对于我们面临的威胁以及如何抗击这些威胁的问题,我们并非一贯保持一致的看法。我们关于民主和人权的共同价值观正受到挑战——不仅来自我们各国的外部,而且也来自内部。新出现的威胁超过了我们为防范这些威胁建立的能力。  但是,上述变化都无法改变我们需要联盟的这个事实——现在需要,可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我们面临的挑战是,适应形势重振联盟,使之能够抗击今天的各种威胁,一如既往继续切实为我们的人民谋利益。 今天,我将谈谈如何实现这个目标的问题。 首先我将确定我们面临的共同威胁有哪些。其次,我将谈谈为了重申和振兴我们的联盟需要做些什么,使之不仅能够防范这些威胁,也能保护我们共同的利益和价值观。最后,我将阐述我们的盟国能够期待美国做些什么,以及我们反过来期待我们的盟国做些什么。 首先需要确定我们今天面临的最紧迫的威胁。    我认为可以分成三大类。 首先是来自其他国家的军事威胁。我们看到中国试图威胁航行自由,推进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军事化,采取日益精密的军事力量针对印度–太平洋(Indo-Pacific)各地的国家。北京的军事野心逐年扩大。再加上现代技术的现实情况,一度似乎远在世界另一边的种种挑战已不再遥远。我们还看到俄罗斯发展新的军事力量和战略,对我们的联盟构成了挑战,同时破坏了保证我们集体安全的有规可循的秩序。其中包括莫斯科(Moscow)在东乌克兰的侵略活动;军备的增长、大规模的演习和在波罗的海和黑海(Baltic and Black Sea)、东地中海(Eastern Mediterranean)、北方高纬地区(High North)的恐吓行动;其核能力的现代化;以及在北约土地上对持批评意见的人士使用化学武器。 除了中国和俄罗斯外,伊朗和朝鲜等地区性角色正在发展对美国盟国和伙伴构成威胁的核能力和导弹能力。 第二类是上述很多国家造成的非军事威胁——对我们的安全构成威胁的技术、经济和信息手段。其中包括通过散布假消息和以腐败为武器的活动在我们各民主政体内制造不信任,以及以我们重要的基础设施为目标的网络攻击和盗窃知识产权的行为。例如,中国对澳大利亚明目张胆的经济胁迫,俄罗斯利用假消息破坏对选举和安全有效的疫苗的信心等等——这些侵略性行为不仅对我们各国,而且对我们的共同价值观构成了威胁。 第三类是气候变化和COVID-19疫情等全球性危机。这些威胁并非由特定的政府造成——具有全球性。 气温上升、海平面升高和激烈暴风的增多,使军事备战、人员迁移形式和食品安全等所有的方面都受到影响。COVID-19疫情已十分清楚地表明,我们在卫生安全方面休戚与共,只有我们最薄弱的环节才能决定其坚固的程度。 我们还面临往往横跨上述各类别的全球恐怖主义。在我们显著降低恐怖主义威胁的情况下,这方面的威胁仍然很严峻,特别是因为某些团伙和个人得到政府的支持和提供的庇护所 ,或者在   不受管辖的空间得到藏身之处。    此外,在我们的联盟成立之初,上述很多方面的威胁还不属于优先考虑的问题,其中有些根本不存在。但这正体现了我们联盟的强大威力:善于适应形势——继往开来迎接新的挑战。  为此,下面谈谈今天我们怎样才能适应形势。  首先,我们必须继续坚持对我们联盟的承诺——同时维护作为其坚强后盾的共同价值观。  当美国遭遇9/11袭击的时候,我们的北约盟国立即一致援引第五项条款——对某一个成员的攻击就是对全体的攻击。这仍然是有史以来唯一一次援引第五项条款的事例——为了保护美国。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今天,我们的盟国可以期待我们采取同样的行动。正如上个月拜登总统(President Biden)在慕尼黑安全会议(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上所说的,你们得到我们坚持不渝的誓言:美国全面恪守对北约的承诺,包括第五项条款。 这是本星期我向我们的北约盟国重申的誓言。 奥斯汀(Austin)国防部长和我对我们在日本和韩国的盟友表示了同样的承诺,我们最近在那里完成了关于分担责任协议的谈判,这些协议将有助于在未来岁月里维护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和平与繁荣。 我们建立联盟是为了捍卫共同的价值观。因此,我们重新作出承诺就必须重申这些价值观以及我们所发誓保护的国际关系的基础,即自由、开放和基于规则的秩序。在这方面我们的使命已经摆在眼前。全球几乎每一个民主国家——包括美国——现在都在应对挑战。我们在同深重的不平等、系统性的种族主义、政治两极分化作斗争,每一个问题都降低我们民主的活力。 要靠我们来展现我们的体制所始终具有的最伟大的实力——我们的公民,以及我们对他们将使我们的社会和机制得到改进的信心。对我们民主体制的最大威胁并不是它们有缺陷——它们一向有缺陷。最大的威胁是我们的公民对民主制度有能力纠正这些缺陷和把建设更完美联邦的奠基承诺坚持到底失去信任。民主国家与独裁国家的区别在于,我们有能力并且愿意公开正视我们的缺陷,而不是佯装它们不存在,无视它们,或掩盖它们。 我们也必须要求彼此将这些价值观置于联盟的核心——对抗全球各地的民主倒退。当一些国家的民主和人权下滑时,我们大家必须大声疾呼。这是民主国家的做法:我们开诚布公地对待挑战。我们也必须通过加强民主制度的保护机制——如自由独立的媒体;反腐败机构;以及维护法治的机制——来帮助那些国家重新回到正确的方向。 这也是对我们的联盟作出重新承诺的含义。 第二,我们必须将我们的联盟现代化。 这要从改善我们的军事能力和备战能力做起,从而确保我们继续拥有强大可靠的军事威慑力。例如,我们必须确保继续使我们的战略核威慑安全、可靠、有效,尤其是面对俄罗斯进行的现代化。这对继续保持我们对盟国的有力可靠的承诺至关重要,即使是在我们采取步骤进一步削减核武器在国家安全中的作用的情况下。我们还将与我们的印度–太平洋盟国共同努力,应对那个地区多方面的复杂的安全挑战。 我们必须扩展能力,应对经济、技术和信息领域中的威胁。我们不能只打防守——我们必须采取积极的方针。 ...
阅读更多»

副总统哈里斯与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通话纪要

副总统哈里斯与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通话纪要 白宫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21年1月21日 今天,副总统哈里斯(Kamala Harris)与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总干事谭德塞博士通话,讨论了作为就职典礼后采取的第一批行动之一,美国决定撤回退出世界卫生组织的方案,履行自身承担的财政义务,作为一个建设性的伙伴努力加强和改革世界卫生组织。副总统强调,她和总统拜登(President Biden)相信世界卫生组织对于控制COVID-19冠状病毒疫情和更好地重建我们的全球卫生和防疫事务具有重要作用。  副总统和总干事还讨论了美国恢复为全球公共卫生和应对COVID-19冠状病毒疫情的人道主义行动发挥作用的问题。 副总统哈里斯还强调,拜登-哈里斯政府(Biden-Harris Administration)强烈支持为加强全球抗击COVID-19冠状病毒疫情、降低疾病的二次影响,包括对妇女和女孩的影响,促进全球卫生安全,防止下一次疫情的广泛传播或大流行进行的努力。此外,副总统指出,通过全球合作促进美国的安全具有重大意义。  总干事感谢副总统进行这次通话,同时祝贺她和总统拜登就职。总干事和副总统都重申,双方期待今后的直接会晤。
阅读更多»
展示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