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韩事务特别代表斯蒂芬·比冈在斯坦福大学就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事务发表讲话

Remarks on DPRK at Stanford University by Stephen Biegun, Special Representative for North Korea

美国国务院

东亚与太平洋事务(East Asian and Pacific Affairs)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19年1月31日

 

北韩事务特别代表斯蒂芬·比冈(Stephen Biegun在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就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DPRK)事务发表讲话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帕罗奥多(Palo Alto, CA)

2019年1月31日

 

下午好。谢谢你,申博士(Dr. Shin)。感谢斯坦福大学和肖文斯坦亚太研究中心(Shorenstein AsiaPacific Research Center)今天邀请我出席这次活动。我特别感谢今天莅临的几位校方代表,特别是西格·赫克博士(Dr. Sig Hecker)、鲍勃·卡林博士(Bob Carlin)和我的好友及以前的同事安迪·金(Andy Kim)。国务卿蓬佩奥(Pompeo)向诸位问好。我们很希望与诸位在斯坦福的团队尽可能地密切合作,继续从你们的专长和咨询中得到惠益。

在北韩问题上,斯坦福汇聚了如今美国任何地方都不可比拟的最丰富的知识储备。你们中间有前决策人、情报官员和科学家。他们将一生中很大一部分精力用于解决我们今日世界面临的最复杂和最危险的挑战之一:一场未得到解决的战争、大规模高度戒备的军事力量、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及其运载工具,而且这一切都集中在全世界地缘政治和经济最敏感的地理位置。

作为国务卿蓬佩奥的北韩事务特别代表,我的任务是管理和负责有关北韩实现最终、完全可核实的无核化的广泛外交倡议。我只是继诸多忠实于同样使命的杰出外交官之后,最新承担这项任务的官员。但是,从第一次发现北韩几乎可拥有大规模毁灭性武器25年后,与以往任何时期相比,我们似乎距预定目标更为遥远。不可否认,此间美国和北韩曾经失去了一些机会,但过去25年并没有被浪费。在今天的局势下,也没有任何情况能保证我们必然获得成功。

但是,今天我们面临的局势和采取的方式与以往并不相同。就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而言,他作为美国领导人要求朝鲜半岛(Korean Peninsula)彻底摆脱70年的战争和敌对状态,其坚定的意志和亲历亲为的表率超过了以往任何一届总统。在北韩,一名年轻的领导人高居2,500万人民的国家之上,其军队规模和核武器能力位于世界前列。但金正恩(Kim Jong Un)委员长表示有意实现去核化,将他拥有的资源全部用于满足本国人民的需要和发展北韩经济。

这两位领导人都不拘泥于传统的期望,并未尝试与以往完全一样的可能使双方团队一事无成、只能面对同样失败的方式。相反,特朗普总统和金委员长决定通过自上而下的方式,采取范围广泛的行动——如果成功——将从根本上改变我们两国的关系。在这个转变的过程中,我们会看见该地区发生一系列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有助于为这一代人和今后世世代代建立更稳定、更和平和更繁荣的亚洲。

众所周知,在2016年选举后的总统交接时期,当时的总统奥巴马(Obama)向当选的特朗普总统强调,美国在世界上面临的最大的危险是北韩羽毛渐丰的核武器和洲际弹道导弹项目。这段话可以解读为,朝鲜半岛发生冲突的可能性似乎已迫在眉睫,根据2017年大部分时期的事态,似乎可能一语成谶。北韩无数次进行挑衅性的洲际弹道导弹试射和前所未有的核武器规模导致朝鲜半岛紧张局势不断升级,达到数十年来的最高水平。联合国安理会(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对北韩实施严厉的制裁。两国间进行的威胁和反威胁你来我往,相持不下。

然而,2017年底,事态开始发生变化。韩朝之间静悄悄的相互交往导致突破性的进展,朝鲜奥林匹克联队(Korean Olympic)参加了冬季奥运会(Winter Olympics),此后南北方领导人在板门店村(Panmunjom Village)军事区举行了面对面的会议。

在同一个时期前后,特朗普总统授权美国官员与北韩对等官员直接联系,为推进相关事务寻求外交途径。然后,特朗普总统采取具有胆略的决策,通过2018年新加坡首脑会晤(Singapore summit)在领导人级别与金委员长直接接触。特朗普总统去年采取与金委员长直接接触的方针阻断了可能发生冲突的道路。

在我们这一方,我们已经与北韩有关官员进行沟通,表明我们准备兑现——同时和平行地推进——我们双方领导人去年夏季在新加坡达成的联合声明的全部承诺,只要北韩也同样兑现自己关于最终实现全面可核实的去核化,就准备在解除制裁和朝鲜半岛实现和平之际,努力为朝鲜人民开创光明的未来和新的机会。

为了实施这个高度的外交倡议,诸多的挑战使美国和北韩面临特别复杂的局面。如果说我们双方的体制完全不同,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双方的关系以停战——或停火为前提,至今已存在60多年之久。我们位于世界完全不同的地区,具有完全不同的历史。我们对个人权利和人权有截然不同的看法。上述由来已久的事实已经形成了对该地区和相互关系完全不同的世界观。而且我们没有任何贸易往来,没有外交关系,实际上也没有能力直接相互沟通。

但是,尽管存在诸多障碍,我们设法维持相互接触,现已有数月之久,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特朗普总统的个人意志及其坚持通过言辞和书面文字向金委员长和北韩领导人发送表示信任和信心的积极信号。

自特朗普总统与金委员长在新加坡举行首脑会晤以来,美国始终保持与北韩进行稳定的接触。7月,在新加坡突破性的首脑会晤后不久,国务卿蓬佩奥(Pompeo)对平壤(Pyongyang)进行了后续访问,与金委员长最亲密的顾问和资格最深的官员金金英哲(Kim Yong Chol)举行了长时间会谈。9月,国务卿蓬佩奥在纽约市(New York City)出席联合国大会(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期间会见北韩外相李勇浩(Ri Yong Ho)。10月,国务卿前往平壤,我们会见了金委员长及其妹妹和亲密的顾问金與正(Kim Yo Jong)并再次会见李勇浩。

今年年初金委员长发表的新年讲话重申他对去核化和经济现代化的承诺。在此后3个星期不到的时间内,国务卿蓬佩奥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接待了由李勇浩为首的北韩高级代表团。 在仅10天前的这次访问期间,我们讨论了一系列悬而未决的事宜,并在特朗普总统的椭圆形办公室(Oval Office)进行了一小时的会谈,启动了特朗普总统和金委员长第二次首脑会晤的计划。

另外有一个情况较少受人注意但十分重要。我还有机会在这次访问期间与新任命的北韩对等官员金赫澈(Kim Hyok Chol)大使举行了第一次长时间的工作级别会谈。在会谈期间,我们进行了具有建设性的、重点明确的、以成果为导向的讨论,为即将举行的全面工作级别谈判规划了第一个步骤。我们对这次访问的结果感到满意。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将采取切实的步骤促进新加坡联合声明所有事项的完成。

过去许多月以来,不仅总统和国务卿,而且副总统、国家安全顾问以及政府其他高级官员都一直在世界各地我们的朋友、伙伴和盟国那里,包括在联合国,亚太经合组织峰会(APEC Summit)、东盟地区论坛(ASEAN Regional Forum)、东亚首脑会议(East Asia Summit)、20国集团峰会(G20 Summit)以及我们在世界各地的许多双边会谈中,推进我们的北韩外交目标。我所荣幸领导的国务院才能与经验丰富的外交团队,同样在世界各地的伙伴、朋友和盟国那里建立和保持着对我们路线的支持,成为我们外交努力的有力支柱。

就我来说,我担任这个职务迄今5个月。在这期间,我有机会会晤了美国将在这项外交努力中打交道的从金委员长到新任命的北韩对等官员在内的各级所有北韩官员。

过去5个月来,我出行频繁,一次是前往北韩,多次前往韩国,两次前往日本,两次前往中国,两次前往俄罗斯。上星期,我的团队有机会在华盛顿接待了到访的中方和俄方相关代表团。中国和俄罗斯都有望在北韩半岛去核化和实现半岛永久和平上进行合作。

北韩不只是一个地区问题,而是一个对我们全球盟国和伙伴都有重要意义的问题。我们经常与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同仁会晤,他们一直是我们的全球努力和施压声势中的关键成员。去年秋季,我们有机会在北大西洋理事会(North Atlantic Council)向北约(NATO)盟国和在欧洲联盟(European Union)的政治安全委员会向我们的伙伴国家阐述了我们战略愿景。法国外交部慷慨举办了一个四方会谈,其中包括我资深的英国和德国同仁。最后,一个半星期前,我们的团队有机会出席了我的瑞典同仁主持的一个有美国、韩国和北韩参与的极其有益和资讯丰富的国际会议。

当然,外交的目的不是举行更多会议。这些会议的目的是带来结果和进展。

去年秋季,我们与北韩在领导人和高级官员之间相互有了熟悉。我们看到双方政府都设置了专门职位,以推进外交。我们形成了更有连贯性的沟通模式,尽管困难仍然时有出现,但这是我们两国多年来最为密集的交往。

虽然仍有许多工作待做,但我们不应忽视我们迄今已经取得的进展。其中一点是,今天没有美国公民被非法拘押在北韩。其实,去年秋天,一个美国公民非法从中国徒步进入了北韩。其后不久,北韩就通知我们,这个人受到拘留、审讯,并被断定不构成威胁,将被驱逐出北韩。在我们在平壤的领事事务代理瑞典的协助下,这位美国公民被送上飞机,在感恩节(Thanksgiving)前回到美国。我不必对任何密切关注北韩的人说,这一切在一年前会有非常不同的结果。

有可能把这种情况过于当回事,因为这其实不过是正常做法,是各国政府对待非法入境者的日常方式。但是对北韩和美国而言,正常很少是常规。

12月,根据国务卿蓬佩奥的指示,美国与在北韩运作的人道援助组织一道努力,使向北韩人民运送正当人道援助的规定得到放松。我们现在正在取得快速进展,清理积压在联合国制裁审议委员会的各种审批。与此同时,基于去年秋天美国公民非法进入北韩得到正当对待给我们带来的信心,我们对美国公民为落实和监督这些人道援助项目而提出的特例旅行申请,给予更积极的审理。

从新加坡首脑会晤以来出现的另一个进展是,美国和北韩在归还据信是60多年前在朝鲜战争(Korean War)中的北韩战场上阵亡的55具美国人遗骨的问题上进行了合作。国防部正在对这些遗骨作仔细甄别。就在上星期,我们看到又有一具尸骨得到确认,他是新泽西州尼克松(Nixon, New Jersey)的20岁的弗兰克·朱利叶斯·苏里曼(Frank Julius Suliman)。20岁风华正茂的苏里曼中士死在北韩的战俘营中。

国防部目前正在与北韩军方讨论有关方案,在朝鲜战争中一些最血腥和伤亡最惨重的战役遗址进行大力搜索挖掘。鉴于仍有5,000多名在朝鲜战争中阵亡的美国人下落不明,特朗普总统决心要为每一个美国家庭最终了结心结而努力。我们希望寻找遗骨的进展将让我们进一步接近最终愈合那场可怕战争的创伤。

关于朝鲜半岛,我们正看到在南北韩之间出现了十几年未曾达到的合作,或许也超过了过去的一切努力。除了南北韩领导人之间的数次首脑会晤外,两韩之间还展开了几十个项目,包括民间交流,人道援助,以及半岛铁路和公路基础设施的大型勘测,这将既推进也吸引通过去核化、解除制裁和在朝鲜半岛实现持久和平而可以带来的潜力经济合作。

南北韩军方共同经由以及与联合国司令部(United Nations Command)和驻韩美军(U.S. Forces Korea)合作,开始数项建立信心和安全举措,降低了非军事区(Demilitarized Zone)的威胁和紧张度。虽然仍有待大量努力,但这是在我的有生之年里,非军事区第一次确实在非军事化。

我对板门店的最近一次访问是在去年圣诞节前夕。那里宁静平安,边界两边恢复了常规沟通。看不见一件武器,甚至看不见随身武器。这与一年前是多么惊人的不同啊,那时候两边的前沿部队都做好了冲突一触即发的准备。

最后的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我们也在处理我们外交接触的核心问题上取得了一些进展,即最后的、得到完全核实的北韩去核化。虽然我们希望有大得多的进展,虽然——比我们现在而言,但是过去6个月来取得了一些进展,并且可以期待有更多进展。从北韩上次挑衅性的导弹或核武器试验至今已经400多天。过去一年里,北韩采取了初步步骤,拆除和销毁用于从事这些导弹和核试验的试验场:东仓里(Tongchang-ri)和丰溪里(Punggye-ri)。

在平壤举行的上次南北方首脑会谈上,金委员长承诺允许国际专家进入核实东仓里被完全拆除和销毁。在国务卿去年10月的平壤会晤中,金委员长同样承诺将邀请美国专家确定丰溪里被完全销毁。

尽管这些试验场并非北韩目前的导弹或核项目的关键部分,但在没有进行过任何国际核查的10年间隔之后,它们代表了向我们两国就给予去核化进程以信心所必需的步骤重新合作的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我们很快将同北韩有关官员商讨落实金委员长对这两个试验场的承诺的模式。

除了关于东仓里和丰溪里的承诺外,金委员长还在前面提到的平壤峰会的联合声明中以及国务卿10月份在平壤的会谈期间都承诺拆除并销毁北韩的钚和铀的浓缩设施。这个在宁边(Yongbyon)以外的试验场群代表着北韩的全部钚再处理及铀浓缩项目。

金委员长将有关北韩的钚和铀浓缩设施接下来的步骤与美国采取相应措施联系起来。这些措施确切而言是哪些是我计划在我们下一轮会谈中同北韩有关官员商讨的问题。在我们这边,我们准备讨论有助于在我们两国间建立信任并进一步并行地推动新加坡首脑会晤有关改变关系、在半岛建立一个永久和平机制以及完全去核化的目标的很多行动。

最后一点也是重要的一点,北韩人士在向我们说明他们拆除并销毁他们的钚和铀浓缩设施的承诺时,还补充了关键性的几个字“以及更多”。这是至关重要的,因为除了这些设施外还有更多——更多得多——的事要做,以落实新加坡首脑会晤完全去核化的承诺。

在去核化进程最终确定之前,我们还必须对北韩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导弹项目的整个情况有一个全面的了解。我们将在某个时间通过一项全面的申报获得这些。我们必须就根据国际标准由专家进入关键试验场以及对它们的监控机制达成协议。而且最终,我们需要确保去除并销毁裂变材料、武器、导弹、发射器以及其他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武库。

所有这些都必须纳入一份工作级别谈判的路线图,如果我们要确立根本改变美国-北韩的关系并在朝鲜半岛实现和平——永久和平——的必要条件,这将是至关重要的。而且特朗普总统已经阐明,如果北韩落实金委员长对完全去核化的承诺,美国就将相应地超越过去认为的任何可能性。

因此,有了至今所取得的进展,剩下的是我们接下来前进的方向。正如我已提到的,特朗普总统和金委员长将在2月底的第二次峰会上会面。

特朗普总统已经向北韩以及我们的团队阐明,他期待有关去核化的显著的、可核实的进展,有魄力的、切实的行动,在接下来的这次峰会上产生。

我们期待在峰会之前同北韩有关官员举行工作级别的谈判,旨在取得一系列实实在在的可交付成果和一个谈判路线图,以及公告——向前推进的谈判和公告路线图,还有对于我们的联合努力的所期成果的一种共同理解。这是我们对我们两国领导人应尽的责任,他们在去年于新加坡会面时阐明了一个大胆的构想。这也是我们对朝鲜半岛的人民应尽的责任。

特朗普总统在新加坡同金委员长会面时,向他展示了生机勃勃的经济发展对于北韩可能意味着什么的构想。这一光明前景,在投资、对外接触和贸易的驱动之下,并由朝鲜半岛极其丰富的资源筑造,也是我们计划取得成功的战略的一部分。在适当的时候,随着去核化的完成,我们准备同北韩以及很多其他国家共同探索一条最佳途径,以调动投资、改善基础设施、增强粮食安全,并带动能让北韩人民全面分享他们的亚洲邻国的富有未来的经济接触水平。这种繁荣,以及去核化与和平,是特朗普总统有关美国-北韩关系的构想的核心。

过去两年来,美国与北韩之间发生了很多事情。自新加坡首脑会晤以来发生了很多事情。就在上个月还发生了很多事情,而且还将有更多的事情发生。我认为可以公平地说,与已经完成的工作相比,还有更多的工作有待我们完成。

正如我已经提到的,美国对北韩的政策立足于最终的、可全面核实的去核化的基础之上。这意味着铲除所有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其运载系统及其制造方式。但我还想再强调一遍,特朗普总统的构想远远不止于此,它还包括——正如去年夏天在新加坡所阐明的——美国-北韩关系的改变以及一种永久和平在朝鲜半岛的确立。总统相信朝鲜半岛、东北亚乃至整个世界的全体人民都会有一个光明的、更加安全的未来。

失败不是一种选择的说法虽是老生常谈,但它说明失败是一种选择,而不是一种结果。我一直有意识地不侧重于这全都有可能失败的诸多方式。正如过去25年的外交记录所显示的,它们多得难以计数。我们需要在外交进程失败的情况下所需的对策,而且我们有这样的对策。但如果我们想要避免失败,美国、北韩以及很多其他国家就必须做出对一个实现转变的、和平的朝鲜半岛的肯定的选择。美国已经做出了这种选择。

结束朝鲜半岛70年的战争和敌对的承诺促使特朗普总统去年前往新加坡 。他为了这一目标所进行的不懈努力为实现我今天所谈到的一切创造了空间。现在正是时机。现在正是时候。美国已准备好将特朗普总统和金委员长在新加坡所阐明的构想变成现实。谢谢大家。(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