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马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发表讲话

人民大会堂
中国北京
2014年11月12日

欧巴马总统:好,谢谢习主席欢迎我和我的代表团来北京,以及你和中国人民对我此次国事访问的盛情款待。我还想借此机会感谢中国人民对我妻子米谢尔和我们的女儿以及我岳母在她们今年早些时候访问中国时所展现的热情和善意,这是我们两国人民间持久友谊的又一个标志。

今年是我们两国建立外交关系35周年。有人告诉我,邓小平曾说,我们必须要“实事求是”。在这个周年纪念之际,事实是,在过去三十五年里,我们两国之间的关系经历了非凡增长—更多贸易、更多我们企业、科学家和研究人员间的合作、更多中美人民间的联系—从游客到我们的学生。事实是,当我们一起努力时,就对美国有利,对中国有利,也对世界有利。

正如我已经说过多次的,美国欢迎一个和平、繁荣、稳定,并在世界上发挥负责任作用的中国的持续崛起。我们不只欢迎它,我们还支持它。几十年来,美国在亚太的参与,包括我们的同盟关系和我们具有保障稳定作用的存在,始终是该地区取得进展的一个基础,包括为中国引人注目的经济增长做出贡献。美国已经努力扩大对中国的贸易和投资,帮助中国融入全球经济。我们希望这方面的进展能够继续,因为正如我以前所说,这对我们各方都有益。

我相信习主席和我就我们国家之间的关系能够如何向前迈进有共同的理解。我们同意可以在我们利益重叠或一致的领域扩大我们的合作。当我们意见不同时,我们将坦诚而明确地表达我们的意图,并将在可能的情况下缩小这些分歧。即使我们在一些领域有竞争和不同意见,我相信我们能够继续推进我们的人民和世界各地人民的安全和繁荣。这是我对我们如何发展我们两国之间关系的愿景。这是我们在这次访问期间已经推进的愿景,它将我们的双边、区域和全球合作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我要感谢习主席在鼓励这种合作氛围方面的领导作用。

首先,习主席和我就继续进行—促进有助于使双方经济增长并创造工作机会的贸易的重要性达成了一致。美国对增长中的中国的更多出口意味着美国工商业、劳工和农业人员能得到更多的机会。我们同意为实现全面、高标准的双边投资条约而积极进行努力。这可以为中国工商企业提供在美国投资的机会,同时为更多美国工商企业在中国投资开创机会,为我们两国创造工作机会。

我们达成了一项将使我们能够与其他国家共同为完成信息技术协议而努力的理解。这项协议将有助于我们促进作为21世纪经济动力的计算机和信息技术产品贸易。我们同意共同努力,促进农业与粮食安全创新,满足日益增长的地球的需求。我们同意为商务人员、游客和学生延长签证有效期。这将有助于促进增长,为美国人和中国人创造工作机会。

我告诉习主席,我们欢迎正在这里讨论的,会使市场在中国经济中发挥决定性作用的改革。与此同时,我的确强调需要提供一个公平的竞争场地,使外国公司可以公平地进行竞争,包括与中国国有企业的竞争。我强调保护知识财产和商业机密的重要性,特别是针对网络威胁。我们欢迎继续在实现市场决定汇率的道路上取得进展。

其次,作为世界上最大两个经济体、能源消费者和温室气体排放者,我们有特殊的责任领导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我为我们能宣布一个历史性协议而感到自豪。我赞扬习主席、他的团队以及中国政府为减缓、达到峰值然后扭转中国碳排放过程而正在进行的努力。

今天,我也可以宣布,美国已设立一个新目标,即截止2025年,将我们的温室气体净排放比2005年水平减少26〜28%。这是一个富有雄心的目标,但它是一个可以实现的目标。这将我们美国减少碳污染的步伐提高一倍。它让我们走上一条通往先进经济体实现深度减排的道路,科学界认为这对防止气候变化带来的最具灾难性影响是必要的。这将有助于改善公众健康。这将使我们的经济增长。这将创造就业机会。这将加强我们的能源安全,并且这将让我们两国都走上低碳经济的道路。

这是美中关系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表明当我们共同努力应对紧迫的全球挑战时能实现什么。此外,今天通过一起宣布这项公告,我们希望鼓励所有主要经济体都雄心勃勃—所有的国家,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跨越一些旧的分界线,使我们可以在明年缔结一项强有力的全球气候协议。

第三,在地区安全方面,我们就数项旨在增进我们军方之间的沟通,从而降低在海上和空中发生意外或判断失误风险的新措施达成一致。习主席和我重申了我们致力于韩朝鲜半岛全面去核化的决心,同时我们一致认为,北朝鲜既发展核武器又发展经济是不会成功的,它不可能两者兼得。

虽然美国对在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的相互竞争的主张不采取立场,但我明确表示,我们在航行自由方面的确有根本利益,而地区领土分歧应根据国际法和平解决。我对习主席和日本首相安倍为缓解这方面的紧张关系而进行了初步接触表示了祝贺。

我重申了我致力于我们基于三个联合公报和台湾关系法的一个中国政策的坚定决心。我们鼓励台湾海峡两边在尊严和尊重的基础上朝着建立关系、缓和紧张局势和促进稳定的方向取得进一步进展,这符合两边的利益、也符合该地区和美国的利益。

第四,我对中国对国际安全所作的贡献表示了欢迎。这包括我们共同支持一个稳定统一的阿富汗;我们在ISIL恐怖组织被摧毁方面的共同利益;我们在其他的,包括习主席提到的反恐活动中可以一起做的工作,以及我们作为五常加一的参与方,为确保伊朗核计划的完全和平而达成一个全面解决方案而进行的共同努力。

我们一致认为,伊朗应该为实现持久外交解决方案作出必要的艰难抉择,从而抓住这一历史性机会。 此外,美国非常赞赏中国在西非为抗击埃博拉所做的重要贡献。我们同意更广泛地扩大我们针对传染病的合作,并在全非洲促进获得电力的机会—更多我们共同努力就能有所作为的例子。

最后,我向习主席重申了我以前说过的话,即美国对所有人的基本人权坚定不移的支持将继续是我们与中国关系的一个重要成分,这与我们在全球与所有国家交往时一样。我们就这些问题进行了十分健康的意见交换。习主席向我谈了他对中国将如何向前发展的看法。我向他说明了为什么对我们来说,为我们相信是普世的自由、我们所相信的所有男人女人与生俱来的权利—无论他们是生活在纽约、巴黎或香港—而大声疾呼如此重要。

我们认为,历史表明,维护这些权利—包括少数族群和宗教少数群体的权利—的国家最终更加繁荣、更加成功,并且更有能力实现其人民的梦想。在该背景下,我的确提到过,我们承认西藏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我们不支持独立。但我们的确鼓励了中国当局采取步骤保护藏人独特的文化、宗教和语言身份。

最后,我想说,我很高兴我们继续扩大我们人民间的关系。从今天开始的新的签证延长将带更多中国游客来美国,同时带更多美国游客来观赏中国的壮丽景观。那将鼓励我们学生之间的更多交流。我们欢迎比来自其他任何国家人数都多的中国学生来美国。同时我感到骄傲,今年夏天我的“十万强”项目实现了我们的目标,即超过10万美国学生于近几年在中国学习。有了这些签证延长,我们将给更多学生以这个机会—对中国和美国学生都是。每天,我们的人民都在更加了解彼此。每天,我们的年轻人都在结下将在未来数十年服务于我们国家的友谊。每天,都有一些不信任的障碍在瓦解,相互理解在增进。而这播下了合作的种子,不仅为今天,还为后代。

因此,习主席,再次感谢你,为你的热情款待,为坦诚而富有成效的交谈,为你主办一届精彩的APEC峰会,也为我们的合作。

正如邓小平所言,我们必须寻求事实,从,—“实事求是”。事实是,如今我们已经取得了重要进展,让我们两国都受益,也让世界受益。事实是,随着我们继续发展这个重要的关系,更多的进展是可能的。我有信心我们将能做到。所以,谢谢你。谢谢。我想我们都同意每人回答一个来自媒体的问题。

————————–

欧巴马总统:我不确定我记得这个问题。(笑。)开个玩笑。

首先,在媒体对美国,或者特别对我的态度方面,我一直假定,就是无论我到哪里,无论在美国还是中国,媒体的确都让我为难。这是作为公众官员的一部分。而我认为,可以说,美国和中国在一系列问题上是有分歧的。另一方面,我特别相信行动,而非言词。而我想这次峰会证明了中国对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的重视。

在本次峰会的众多议题上,我们已经表明,美中合作最终不仅可以有利于两国,而且有利于整个世界。而且我认为,像这样一个峰会的好处之一就是,两个国家的领导人之间一对一的谈话的机会,以打破随着时间积累起来的某些误解和不信任。

所以,举个例子,在香港问题上,我们也谈到它了,我明确地跟习主席说了,美国根本没有参与支持那里发生过的抗议活动;这些最终都是由香港人民和中国人民决定的问题。但我也向他说明,作为关系到外交政策,但也关系到我们价值观的问题,美国会坚持说出,人民有表达自我的权利,并鼓励在香港进行的选举是透明而公正的,并能反映那里人民的意见。

更广泛地说,我们的谈话给了我一个机会来驳斥马克你刚才提到的观点,也就是我们转向亚洲是为了围堵中国。我已多次重申,并通过我们政府的行动展示我们希望中国成功。我们积极鼓励我们在本地区的朋友和盟友促进与中国强有力的合作关系。

所以,正如我简要地提到过,我们赞赏中国和日本之间紧张关系的缓解。我们认为这有利于本地区和两国。所以在我们转向亚洲所采取的一系列行动中,你忽略了我与习主席和他的前任已经进行的多次会晤,以及我们为深化美中之间的经济、科学、教育和安全安排而达成的范围极广的协议。

换句话说,与中国强有力的合作关系位于我们转向亚洲的中心。如果美国将继续领导世界应对全球性挑战,那么我们必须有地球上第二大经济体和人口最多的国家作为我们的合作伙伴。而我们刚刚宣布的碳减排协议就是为什么一个强有力的美中关系是如此重要的一个极好的例子。

最后,我想说,虽然我们两国之间将继续有紧张和不同意见,正如所有国家一样,尤其是在全球各地有诸多利益的大国,我一直发现习主席愿意就这些分歧进行坦率和坦诚的讨论,并且我们一直努力设法缩小这些分歧。

我认为我们今天宣布的几项两军合作公告是一个极好的例子,说明披露这些分歧,然后应对而不是试图压制他们,将是此类合作协议的一个核心和关键所在。我希望这会世代继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