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卡斯大使对商界的讲话

博卡斯大使对商界的讲话

2014年6月25日中国北京

谢谢你格雷格(Greg)。非常感谢你热情洋溢的讲话。

我只想告诉你们我是多么高兴来到这里。这是个做我们都想要做的事情的绝佳机会,那就是帮助我们让这个世界变得比现在还要美好。我们非常幸运。在美国的我们作为美国人是幸运的;中国的人们作为中国人是幸运的。这真是要靠我们来记住我们是多么幸运,并以此为基础继续前进。

其中之一是向赞助我们七四庆祝活动的你们所有人略表谢意。谢谢大家的参与。非常感谢。这将是一个盛大的活动。正如你们所知道的,我们要在7月2日庆祝。谢谢你们,谢谢所有参与的公司。

首先我只想告诉你们我是多么欣慰使馆有这样一群优秀的员工。我来这里之前曾有国务部及其他各机构的工作人员迎接我,他们说,嘿,马克斯,你去中国就会发现我们最优秀的人在中国。你猜怎么着?我发现这是真的。我们有了不起的员工,一个伟大的团队。我看到他们很多人今天就在这里。让我们给他们以热烈的掌声。他们的工作非常出色。

另外,我要非常感谢Greg, Mark, John, Matt组织这次活动。今天,我特别高兴美中贸委会主席傅强恩(John Frisbee)从华盛顿来到这里帮助我们。

与商界的朋友们交谈是我作为大使工作最大的乐趣之一。谢谢你们代表美国公司及为深化美中关系所做的一切。

去年,当我决定不再寻求在美国参议院连任时,我就准备好开启我人生的新篇章。我在参议院工作了好多个年头。我想做些新的、不同的事,深入到一些充实而有收获的新领域。

我当时不知道我到底要做什么,但我不想留在参议院。然而,加入行政分支也不是我的首选之一。但是,当欧巴马总统要求我担任驻中国大使时,我马上抓住了这个机会。这是一个如此令人兴奋且重要的时刻,既来到中国并就美中关系而工作。

我爱我在美国参议院度过的时光。我无比幸运能在美国参议院代表曼塔纳州。但我更喜欢这份工作。

正如你们许多人都知道的,我长期以来一直关注中国,特别是与中国的贸易。在参议院时,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的永久正常贸易关系,以及后来的中国加入WTO。当时,这并不是很受欢迎,特别是在我的民主党朋友们中。

人们说,我们应该与中国保持距离。他们担心劳工标准、解放军问题、环境标准以及中国的人权纪录。当时我相信,现在也一样,回避中国并拒绝与之交往根本无助于减轻这些忧虑。虽然中国的崛起带来某些挑战,它同时也带来巨大的机遇。

那时,我知道让中国加入WTO会有利于美国、有利于中国,并且有利于世界,而事实确实如此。

中国加入WTO以来的13年间发生了很多变化。我们的双边贸易额是当年的约5倍,去年超过6,000亿美元。中国已经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事实上,贸易和投资已经成为基础,即美中关系的压舱石,带来极大的稳定。

显然,两国都受益于我们的贸易关系。我只是觉得,我们当时开始的WTO工作仍然没有完成。我们仍然有许多亟待解决的挑战。我当时相信并且现在仍然相信,与中国合作实现其目标将有助于我们实现我们的目标。今天我想谈一下那个过程以及我希望在这里完成的事情。

中国再次处于发展的重要关头。中国领导人已明确表示,继续经济改革和开放是这个国家唯一的出路。中国以出口和投资为主导的增长模式正经历递减的收益,而中国正在探索如何刺激国内消费以及许多其他要求。

去年的三中全会描绘了中国全面经济改革的蓝图,习主席呼吁让市场在中国经济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我相信,这正是中国需要的。

尽管中国在过去20年里经历了巨大的增长和发展,新挑战已经出现。建设一个可带来公平和可持续增长的现代、高能效及创新的经济需要新一轮像中国承诺加入WTO的那种广泛改革。

我认为中国正面临一个新的WTO时刻。和当时一样,现在美国和其他国家都在这一进程中扮演角色。当我和朱镕基总理就中国加入WTO一起工作时,他曾告诉我,他需要我从外面推,以便他能从里面推。

时代变了,我不认为任何人能够使足够大的力去推动中国做不符合其利益的事。但我清楚地认识到美国和其他国家在帮助中国实施可持续和平衡增长的改革方面能发挥重要作用。

随着其他经济体已经逐渐更加一体化和开放, 中国想要它的经济继续演变,不然就有落在后面的风险。 这意味着确保就扩大《信息技术协议》达成一致,同时加入《政府采购协议》。

我相信,对于中国的投资机制,今天美中双边投资条约,常称BIT,能做的,就像15年前加入WTO所做的一样。那时是贸易。现在,BIT有助于开放中国的贸易体制,开放它的市场,特别是在服务业。它将帮助中国向更可持续的方向进行经济再平衡,并为与日俱增的高校毕业生创造更好的就业。

我们还要做很多工作来达成BIT,而推动它将是我的一项首要任务。我将格外努力,帮助这项双边投资条约得以成功。

在环境方面,我们的利益也密切相关。中国不仅想开放,它还想变得清洁。让我给你们讲一件事。

我到达这里之后不久,第一夫人米谢尔∙欧巴马访问北京。有一天,她来到使馆探望我们使馆大家庭的一些孩子。她问孩子们喜不喜欢住在中国。一个小男孩,一个叫马克斯的聪明的孩子,就像我一样,[笑]这个小男孩举手说,“欧巴马夫人,我很喜欢这里。我很喜欢中国。我很喜欢住在北京。只有一件事我不喜欢,那就是空气。这里的空气真脏。”

你显然不需要看得太远,就知道Max说得有道理。今天的天气就不是最好的。在不久的过去,美国也面临过空气污染、土壤污染和水污染危机。那些问题我处理过很多。

50年前,欧海欧的凯亚侯伽河(Cuyahoga River)的污染如此之重,以至于它竟然起火了。有毒废物站遍布这个国家。坡托马克河是臭的。应对我们的环境问题并非易事。人们说,强硬政策的经济代价太高了。但是美国的经济增长并未停滞不前。事实上,美国的经济在我们通过《清洁空气法》和《清洁水法》后的几十年中增长强劲。

我们是在美国公民说我们应该改变之后才开始取得进展的。而我们改变了。现在,中国公民自己正在要求更清洁的环境,特别是通过社交媒体。似乎中国领导人也在开始聆听。更强大的法治和权力更加充实的公民社会能让中国更有效地应对污染。

美国和中国已经开展合作,试图帮助中国减排。美国在这个领域有经验,可以帮助中国了解什么奏效、什么不奏效。同时,我们的公司可以做出重要贡献,与中国伙伴合作,引进实现这一转变所需的商品和服务。我们正在WTO与中国就一项绿色产品条约共同努力,从而为这些产品的贸易提供便利。

我希望看到一个清洁的中国、一个美丽的中国、一个Max那样的年轻人希望看到的中国。而我也向你们保证,与中国共同努力来实现这个目标将是我任内的一项首要任务。

气候变化已经成为美中关系的焦点之一。并不出人意外,作为世界前两大经济体,我们也是世界前两大能源消耗者和碳排放者。我们的二氧化碳排放总和占全球排放的40%以上。

气候变化的影响日益显著。洪水、森林火灾、海平面上升、沙漠扩张。这个问题如此严重而严峻,没有美中紧密合作是不可能解决的。

我们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紧要关头,我们今天的选择将决定我们明天身处什么样的世界。我们的政府认识到了紧迫性。去年,欧巴马总统和习主席同意共同与其它国家合作,逐步减少氢氟碳化物的生产和使用。这一小步将对我们的气候产生重大影响,不仅使我们两国受益,也使整个星球受益。

欧巴马总统最近宣布了一项计划,使美国发电厂到2030年减排30%。我现在敦促中国效仿,采取相似的大胆步骤,减少碳排放。

气候变化有可能是对我们持续繁荣的最大威胁。这个问题不会自己解决。两个国家都需要发挥领导力。我会尽我所能来助其实现。

在气候变化和其它紧迫关切上的成功合作有一项重要的副产品。它帮助我们两国建立信任并更好地管理我们存在分歧的领域,或者我们的利益不那么契合的领域。它可以作为实现美中关系持久成功的路线图。

我们两国元首去年夏天在卡利佛尼亚森尼兰庄园史无前例的会面是这个进程的重要一步。他们花了很多时间互相认识,聆听彼此的关切。这次会晤帮助我们的元首增进理解和信任,并坦诚地讨论困难的问题。

确保我们两国彼此理解是我们与中国交往很重要的部分,而将同中国的合作最大化也是欧巴马总统亚太再平衡战略的一项关键要素。

我们两国元首已经同意向着关系的新模式而努力。虽然我们对这个说法的理解不尽相同,但两国都认识到,美中关系中没有什么是注定的。正在崛起的强国与现存强国之间的冲突并非不可避免。这取决于我们。

我们都同意,亚太地区的稳定是21世纪繁荣与稳定的关键,而这一地区的稳定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建设性交往。

我将与中国共同深化我们在北朝鲜和伊朗问题等国际安全挑战上的沟通,这仅仅是其中的几个例子,它们威胁地区和全球稳定。

让我尽可能直截了当地说,美国欢迎中国的崛起。我们对此表示欢迎。

一个强大、稳定、繁荣、全面参与国际体系并从其中受益的中国,对美国、地区及世界是有利的。 15年前,我和朱镕基一起为加入WTO工作的时候就相信这一点,而现在我更加相信。

我将与中国共同深化我们在北朝鲜和伊朗问题等国际安全挑战上的沟通,我会继续尽我所能地努力确保美中关系顺利。

我听一些中国朋友说,美国正在试图制约中国的崛起,围堵中国。我觉得很难理解。这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自1972年以来美国领导人通过语言和行动表明,我们欢迎一个成功的中国,并希望建立尽可能最合作的关系。我们还强调,我们希望中国支持并充分参与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中国和我们所有人都从该秩序中获益良多。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将赞同一切。关键是要确保我们有效地、建设性地管理我们的分歧,无论关于海事问题还是人权。

让我举个例子。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逮捕了国内一些温和人士,他们和平倡导如良好治理、少数民族权利和法治等根本事务。

我们坚信,个人倡导者在发展公民社会中起到重要作用。保护如表达自由的基本权利提升社会稳定和人的尊严,而且会加强我们双边关系的基础。

我们对网络领域里可允许的行为也有很大分歧。在中国的国家行为者靠网络进行商业窃密对我们的经济、进而对国家安全构成重大威胁。这不仅实质是犯罪,也违背中国的WTO承诺。

当在现实世界中有罪行发生时我们不会坐视不管,那么当它发生在网络空间时为什么我们要坐视不管?我们将继续通过外交和法律手段,明确指出这类行为必须停止。

尽管我们有分歧,我们别无选择,而要继续对话,在这些艰难的挑战中找到出路。就是在像这样的时刻,我们需要更多,而不是更少的对话。

在我们与中国领导人的讨论中,我们也提醒他们,美国信息技术公司对中国的发展所做出的重要贡献,把它们关在中国市场之外会伤害我们双方。

在短短几个星期后,我们与中国一年一度的战略与经济对话将要举行。凯里部长、卢部长和许多其他美国高级领导人将来到北京,会见对应的中国领导人 ——杨洁篪国务委员和汪洋副总理 —— 只列举两人。战略与经济对话是我们通过对话解决像这样的棘手问题的首要论坛。

战略与经济对话的主要目的是为我们与中国的双边关系中正在发生的所有问题的讨论带来连贯性和可预测性。在过去的五年中,战略与经济对话已经帮助我们将与中国领导人的讨论正常化,为建立战略互信而努力,这对于完成这项使命非常重要。

战略与经济对话就在几个星期之后,在此期间,我们将讨论对双边关系未来十分关键的若干领域。请你们放心,我们将借此机会积极倡导对于商界来说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消除投资限制,改善知识产权保护,增加透明度,特别是在监管程序中,并为在中国的所有公司创造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

我已经非常清楚地了解你们对于这些问题的顾虑,寻求这些问题的解决办法是我的一项首要事务。我向你们承诺,美国企业在中国最好的朋友非马克斯·博卡斯莫属。 [鼓掌] 。

自从来到中国,我听到过很多人谈论中国梦。我想给你们讲讲我对于中国的梦想来结束今天的讲话。

那就是看到一个继续与美国保持健康、持久关系的中国。一个比任何一个单独问题都重要的关系。

那就是看到美国和中国能够就任何问题共同努力,无论大小,从而为美国人,为中国人,为大家建设一个更好的世界。

那就是看到一个强大的、自信的中国的出现,它欢迎外国企业,珍惜它的自然环境,尊重它的公民权利。一个作为世界上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的中国。我想继续我20年前在合众国参议院开始的未竟事业。

这就是我的中国梦。这也是我的美国梦。

正如我刚才所说,这就是为什么我在华盛顿的漫长职业生涯之后,没有回到曼塔纳的家乡,而是来到这里。在这里和你们所有人一起、在中国生活和工作是一生的令人兴奋的经历。它是如此重要,让我每一天都充满活力。

我期待在今后的岁月里与你们所有人密切合作,在中国这里实现我们共同的目标。

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