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马总统在与日本首相共同举行的记者会上的讲话节选

2014.04.28

白宫

新闻秘书办公室

日本东京

2014年4月24日

欧巴马总统和日本首相安倍(Abe)在联合记者会上的讲话(节选)

日本东京(Tokyo)

迎宾馆(Akasaka Palace)

日本标准时间下午12:40

* * * *

欧巴马总统:Konnichiwa(你们好)。感谢安倍首相的美言和热情欢迎,还有昨天出色的寿司和清酒。……我对天皇和皇后陛下今天上午的尊贵迎接深表感谢。日本人民的亲善与热情好客——你们的omotenashi(无微不至)——再次让我感动。

我已经多次说过,美国是而且将始终是一个太平洋国家。美国的安全与繁荣与这个地区的未来不可分割,正因为如此,我将振兴美国在亚太地区(Asia Pacific)的领导作用定为重点。我们的战略基石——以及这一地区的安全和经济进步的基础——是我们的历史条约联盟,包括与日本的联盟。

* * * *

我们共同呼吁通过对话和平解决地区争端,包括海事问题。我们对航行自由和尊重国际法等根本原则有着共同承诺。让我重申,我们对日本安全作出的条约承诺是毫无保留的,第五条款(Article 5)涵盖日本管辖的所有领土,包括尖阁列岛(Senkaku Islands)。

我们两国以及大韩民国一致决心实现朝鲜半岛(Korean Peninsula)的和平去核化,并对北韩的挑衅行动一致给予坚定回应。我们支持日本努力解决北韩绑架日本公民的哀难。

在东北亚(Northeast Asia)以外地区,日本和美国正在共同努力增进我们在东南亚(Southeast Asia)与东盟(ASEAN)伙伴国家的经济、外交和安全协作。我们正在深化我们作为国际伙伴的合作——从去年菲律宾台风后的共同救援行动到我们对俄罗斯在乌克兰军事干涉作出的一致反应。

我们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rans-Pacific Partnership)方面取得了重要进展,这一关系将不仅给美国带来良好的就业岗位和发展,而且也支持日本的经济改革和振兴。……

……因此,现在是应该为达成全面协议迈出所需要的大胆步伐的时候了。我仍然相信我们能够完成此任。

我还要指出,当我们两国调动起我们所有公民的聪明才智时,我们就更加繁荣。因此,我赞赏安倍首相作出承诺,将让更多妇女加入劳动大军。鉴于我们的经济安全也有赖于能源安全,我们将继续共同为在国内外以清洁高效能源取代矿物能源而努力,从而既带动全球经济,也战胜气候变化。

最后,我对我们人民之间,特别是年轻人——例如我一会儿就将见到的日本学生——之间非凡关系的不断深化感到欣慰。我骄傲地宣布,我们将启动一个新项目,帮助更多日本学生到美国来提高英语能力,获得在美国企业和机构中工作的宝贵经验。这是我们为到2020年将学生交换数量翻一番而做的努力之一。我们年轻人之间的纽带将会使我们的关系在未来几十年里变得更加紧密。

因此,安倍首相,感谢你的友谊,你的合作,以及我们共同取得的进展。感谢你和日本人民做我们如此非凡的同盟。我毫不怀疑我们两国并肩团结所能成就的一切。所以,就像你们在这里所说,ganbarou(让我们全力以赴)。谢谢各位。

* * * *

[关于对日本的安全承诺]

欧巴马总统:我们并没有新的立场。在我们的国防部长哈格尔(Hagel)来这里访问时,在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来这里访问时,他们都表示了我们自始至终的一贯立场。我们在尖阁列岛最后主权归属问题上不持立场,但在历史上它们一直由日本管辖,而我们不认为这应该被单方面改变。同盟中一贯包括的一个方面是,条约涵盖日本管辖的所有领土。所以说,这不是一个新的立场,而是一贯立场。

在我们的讨论中,我向安倍首相强调了和平解决这个问题的重要性——不使局势升级,保持言辞低调,不采取挑动行动,并且努力确定日本和中国如何能够一道合作。而且我要说明更宏观的一点。我们与中国有着强大的关系。他们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国家,不仅对这个地区,而且对全世界。

显然,面对庞大的人口和不断增长的经济,我们要继续鼓励中国的和平崛起。我认为,在贸易、发展以及与中国就气候变化等共同问题进行合作方面有着巨大机会。但我们也强调——而且我将在整个这次行程中继续强调,我们所有各方都有责任帮助维持基本的行事规则和国际秩序,从而使无论大国小国都必须遵守公认的正义和公平规则,使我们以和平的方式解决分歧。

这是我已经直接传递给中国方面的信息,我认为这与中国的成功完全相符。我认为,否则的话,诸如美国、中国、俄罗斯或者其他大国可以感到他们可以在任何自己认为有利的时候采取行动,置较小国家于不利地位;从长远来说这样的世界将不会稳定、繁荣、安全。

因此,我们致力于建立国际秩序,而且它要适用于整个一系列问题,包括海事问题。我所希望的是,中国将继续和我们以及这个地区的其他国家保持接触。在这个地区我们不对具体哪一块土地或哪一块岩石的主权持任何立场,但是,我们对于确保所有国家遵循基本国际程序解决这些分歧确实持有立场。如果能够做到这点,那么我认为不仅中国将成功,而且中国与日本、中国与越南、与菲律宾会有巨大的合作潜力——而这一切都将惠益这一地区的人民。

* * * *

[关于叙利亚和乌克兰问题]

……美国的立场是各国都应当遵守国际法;当向儿童施放毒气时,当侵入另一个国家的领土时,这些法律、规则和准则遭到践踏。我认为问题的一个潜在含义是,每当有哪个国家违背上述某项准则时,美国就应出战,或随时准备进行军事参与,如果不这样做似乎就表明我们没有严肃认真地对待这些准则。其实不然。

目前,我们已使87%的重大化学武器在叙利亚被销毁。剩下的还有大约13%。而这是美国领导作用的成果。我们没有发射一枚导弹就取得这一成果的事实并不是维护这些国际准则的失败,而是一种成功。但在我们将最后13%销毁之前,还没有完全成功。

在俄罗斯和乌克兰的问题上,我们一直非常明确地表明一个事实,即乌克兰问题不会有军事解决方案,但我们已经实施了已给俄罗斯经济造成影响的制裁措施,而且我们继续展现着以外交方式解决这个问题的前景和可能性。在日内瓦会议后,俄罗斯曾有可能走上比较明智的道路。但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他们并未遵守日内瓦协议的精神或条文。相反,我们继续看到军事团伙和武装分子占据建筑物、骚扰与他们观点相左的民众并破坏这个地区的稳定,而我们还没有看到俄罗斯出面阻止这类行径。

但在另一方面,大家已经看到基辅(Kyiv)政府采取非常具体的步骤,提出了一项大赦法并提议进行与宪法有关的范围广泛的各项改革,这些符合我们在日内瓦所商讨的做法。我的预期是,如果俄罗斯又一次不遵守我们日内瓦会谈的精神和条文,便将有更严重的后果,我们将大力采取进一步制裁措施。

* * * *

[关于北韩问题]

几十年来,北韩一直在从事挑衅活动。几十年来,它一直是国际舞台上的一个不负责的角色。因此,我们关于北韩的信息始终如一。他们是世界上最孤立的国家。他们受到的国际制裁和国际谴责比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都多。其结果是,北韩人民陷入了世界上最深重的苦难。

我们已经阐明的是,如果你认真希望北韩成为一个正常的国家,那么就必须开始改变你的行为方式。这应当以朝鲜半岛去核化的基本原则为开端。

我是否乐观地认为北韩的态度近期将发生重大的战略性转变?很可能不会。但我有信心的是,通过与日本合作,通过与大韩民国合作,通过与中国及该地区其他表示关注的方面合作,我们能够继续向北韩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以使他们在某个时刻终能改弦易辙。

与此同时,他们构成了危险,我们必须确保严加防范任何挑衅行径,使其不致失控。这正是这个同盟和集体自卫如此重要的原因之一。但他们作出不负责任的举动并不出乎我们的意料。20年来,这一直是他们的行为模式。但我们必须要做的是继续努力遏制并减轻这种行径可能造成的损害,并继续向他们施加压力以使我们能够看到某种转变。

中国参与推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转向也是至关重要的。他们不仅拥有机会,而且我认为还拥有安全利益及更广泛的利益,让这场持续了一代人之久的冲突和整个亚太地区最动荡、最危险的局势得到和平解决。

* * * *

[ 贸易问题]

关于谈判的细节,我想还是留给谈判人员回答。我认为,公平地说,日本的某些行业——农业、汽车制造业——历来有市场准入限制,与日本能够进入美国消费者市场的程度相比尤其是这样。这些都是人们耳熟能详的问题,必须在某一个时间点得到解决。我认为现在就是解决问题的时间点。

我认为安倍首相已经很勇敢地承认,尽管日本继续是全世界最强大的经济体之一,20年来日本的增长速度和创新已经停滞,如果日本希望在这个新世纪向前推进,就必须展开改革。他已经提出了数项此类改革。

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关系与这些改革的目标一致。正如安倍首相所说,这项努力具有战略上的重要意义,因为现在的情况是,我们正在为这个全世界增长最快的地区创建经济环境,不仅关系到今年或是明年,而且可能关系到这个10年和下一个10年。将实施什么样的规则——我们是否运作公平透明,是否尊重知识产权,是否有自由的市场准入,是否确实能够让各国扩大贸易并因此而给人民增加就业和繁荣——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现在作出的选择和决定。跨太平洋伙伴关系为我们实现这一切提供了机会。

* * * *

[乌克兰问题]

……我们一如既往准备应对可能出现的情况,即对[4月17日日内瓦协议]的承诺并没有得到兑现。我想你们还记得,有人在会谈结束的当天问我,我的期待是什么。我的回答是,我对承诺得到兑现的问题并不太乐观。所以这意味着,我们已经为必须进一步实施制裁的情况做好准备。对于这些,已经有了周详的预案。

其中需要进行一些技术性的工作,还需要与其他国家相互协调。所以,我目前还没有宣布,并不说明没有准备和预案。……

* * * *

但是我认为有必要强调,我们为这个程序确立的目标自始至终是,改变普京(Putin)先生的想法;希望通过外交方式解决这个问题;制裁会使俄罗斯受到的损失大于其他方面的损失,但是也会损害全球经济,而且并非不可避免,只要俄罗斯认识到基辅政府正准备进行严肃的谈判,可以维护全体乌克兰人的权利,包括说俄罗斯语的群体,同时准备以某种方式实现分权,普京先生原来就表示,他极为重视这个问题。

迄今为止,至少他们还没有选择明智的道路。从中长期来看,这将使俄罗斯遭受损失,乌克兰也同样会遭损失。你们已经看到,大批资金,大批外国投资者离开俄罗斯,因为他们不认为那里是可靠的投资场所。而且俄罗斯需要改革本国经济,需要促使经济多样化,因为全世界其他地方正进一步摆脱化石燃料,这正是俄罗斯有能力吸纳资金的途径。现在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做出的决定不仅对此毫无助益,而且会造成损害。

我考虑到,实施更多的制裁可能无法改变普京先生的想法——也有这种可能。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他的想法不仅取决于我们实施的制裁,而且也需要其他国家合作。正是因为如此,这个过程的每一个阶段都需要进行大量外交方面的基础性工作。

我在与安倍首相会谈的过程中,在与欧洲有关官员讨论的时候,我一贯的思想是,有些事美国可以单独进行努力,但最终需要联合行动,集体行动。所以,我们已经事先做好准备,准备了预案,同时也必须做到,我们每一次实施更多的制裁都与所有相关的国家进行磋商。

* * * *

我所说的是,我们已经为可能实施更多的制裁做好准备,背后还有大量技术性工作;可能性总是存在的,说不定俄罗斯在明天或后天改弦易辙,采取不同的方式——但他们需要明确声明,他们的确信守在日内瓦说过的话,切实要求在乌克兰南部和东部占领建筑物的人员撤离,表明基辅政府执行赦免政策的意愿使他们受到鼓舞,他们允许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监察人员入境,支持可以使乌克兰人自己决定未来的选举程序。所以,这并不是要求一个急剧的转变,而是要求采取明文规定的这些步骤,他们最近至少就在上个星期已经对此表示同意。

我是否认为他们会这样做?到目前为止,没有证据让我感到有希望。我认为,公平地说,我们已经在本星期早些时候表示,这是近几天需要解决的问题,不能拖延几个星期。如果他们不做到言出必果,我们将言出必行,俄罗斯将承担进一步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