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部长詹∙凯里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的讲话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即时发布
讲话
国务部长詹∙凯里
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
2016年2月23日
本·夫兰克林厅
华盛顿D.C.

凯里部长:各位下午好。我非常高兴欢迎王毅部长再次来到国务部,来到本·夫兰克林厅,来到华盛顿。我们进行了一次 – 这是最近几周我们进行的第三次会晤,我们有机会就关乎我们两国间利益的所有议题进行了很多谈话。

正如我多次说过的,美国和中国共同拥有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之一。近几个月及近几年来,我们的国家已经共同努力推动一系列全球性问题取得重要进展,包括去年在巴黎达成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气候变化协议,这始于习主席,实际上,甚至始于我们在这之前一年的对话,开始于我们,但最终由习主席和欧巴马总统站在北京共同宣布我们预期的减排会是什么,而这显著地影响了其他国家在巴黎会议之前和期间作出的决定。

我们还曾就伊朗核项目全面联合行动计划非常紧密地合作。而中国在非常棘手的问题之一——阿拉克钚反应堆——的解决上发挥了主导作用,我们对中国在不扩散这个复杂问题的具体解决方案上的合作及伙伴关系表示感谢。

尽管我们对其他一些问题有明显的分歧,但我们已经能够在我们的利益和我们的价值观一致的领域展开合作,原因是美国和中国都坚定地致力于开放和坦诚的对话,其中,我们都认识到我们对这个星球上其他国家的责任。我们是两个很强的国家,当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因此,我们有能力在我们决定好时,让好的事情发生。我们意识到这一点,而这就是我们今天在这里我们的会议中继续进行的对话。

首先,我们就北朝鲜越来越具有挑衅性的行动进行了讨论。朝鲜上个月进行的核试验,以及其随后的弹道导弹发射是挑衅性的;他们是有威胁的;他们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的多项决议。而中国和美国完全同意这一点 – 即这些行动值得通过联合国安理会作出适当的反应,这是曾经承诺过的,如果他们违反了一项决议,这是在上个决议中承诺过的。

现在有对多项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的几次公然违反,而这些违反不仅威胁半岛,他们还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威胁。因此,我们需要作出相应的反应。而我们今天同意继续努力确保这个反应及时到来。

今天,王外长和我还讨论了我们,与我们在联合国和六方会谈框架内的伙伴一起,可以加深我们合作的方式,不仅回应朝鲜采取的行动,而且同样重要的是,因为这些反应有一个目的,这个目的就是让朝鲜为六方会谈、尤其是去核化的讨论回到谈判桌前。

今天我们还谈到了缓和紧张局势的重要性,以及为外交途径解决南中国的海竞争性声索保留必要空间的重要性。正如我在我们的会议上说的,我们认为很重要的是,一个解决方案的产生必须遵循法治,让有关国家为一个谈判的解决而不是单边行动走到桌前。我们要叫停占领地点的扩张和军事化。我们认为,每个人都从真正的去军事化、非军事化中受益。我们也敦促人们根据国际法来澄清领土和海事声索,并致力于和平解决和管理纠纷,包括通过使用这样的国际机制,如真正的双边或多边谈判或仲裁。

我还重申了美利坚合众国致力于航行和飞越自由的决心,对这一点,中国说它不阻拦;它同意应该有和平航行的自由。我强调,海事声索的任何一方通过在有争议地区部署自己飞机的任何强制行为都不符合航行自由和飞行作业空域出入自由。

我们还讨论了我们的国家有意见分歧的其他问题,如网络安全、人权、不扩散等问题,以及欧巴马总统三月底将在华盛顿这里主持的核峰会的重要性。我提出了我们对人口非法交易和人权问题所面临挑战的关切,我们同意具体地就这些问题继续进行我们的讨论。

我还强调了我们希望美国和中国共同不懈努力,正如我们在过去几个月里所做的那样,继续努力帮助结束叙利亚战争。不到两周前,王外长与我在慕尼黑国际叙利亚支持小组的一次会议上会面。和我们一起的还有来自世界各地超过十几个国家的我们的同级别官员。但我必须说,王外长为参加那场会议飞得最远和最长,并为我们成功达成一致作出了重要的贡献,现在这带来的结果就是俄罗斯和美国就停止敌对行动以及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方式达成一致。

我很高兴地说因为我们所做的努力—我们所有人一起,不是一两个国家而是每个国家,坚持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的全面适用—正因为此,现在已经有超过114辆卡车运送人道主义援助、食品和药品给在某些情况下真的是几年都没有获得过帮助的人们。现在有8万多人获得了足够支撑至少一个月的食品和供应。如果事情进展顺利—如果事情按照预定的那样进展,在未来几天、几周、甚至有希望是几个月的时间里,能够有更多的援助进来。

我尤其高兴地是我们能够就实施这一停止敌对活动的方式达成一致。现在我要强调这预计于周六开始,但是正如我在慕尼黑所说,这些是纸上的文字。它们只有得到实施才有意义,并且只有当所有介入其中的不同派系、实体和团体的领袖—无论是叙利亚政府或者反对派或者其它国家—他们都必须在未来几天内作出正确的决定,才会得以实施。

但我们需要冲突各方致力于这次停止活动。它为什么如此重要呢?因为在四年的时间里,每个国家都一直在说解决这场危机、停止杀害、停止难民潮、停止这个国家及这一地区不可思议的分裂的最佳方式是走到桌前、根据2012年的《日内瓦公报》就政治过渡进行谈判。这只有在谈判桌上才能够发生。所以人们作出这一决定是至关重要的。

我们了解到里亚德∙希贾卜博士和高级谈判委员会(HNC)——一个为在政治进程中代表叙利亚反对派而建立的团体——今天正在会面并考虑这一提议安排,自然地,我们希望从HNC那里听到有最大量的武装反对派出来表示它们准备好参与这场停止敌对活动。

我们有机会终止叙利亚人民经受了太久的暴力,包括这个政权及其支持者的空中轰炸。一个由国际叙利亚支持小组创建的任务小组将在本周会晤以帮助监督停止活动,目的是帮助设计一个方法,据此我们将继续针对努斯拉和达伊沙的战争。我们深信,是时候让所有各方都来促成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的全面实施,包括最终尊重叙利亚人民权利、需要和希望的政治过渡。

最后,今天王外长和我讨论了已成为我们两国间合作重点的事情:气候变化。因为我们是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我们也是温室气体排放的排放大国。因此美国和中国可以比也许其它任何两个国家合起来做得更多,来给全球抗击气候变化的努力注入活力。毫无疑问12月的巴黎协议代表了历史性的进步,但是我现在要强调:美国完全致力于在4月加入这个协议。我们期盼着签署它,我们期盼着实施它,我们期盼着实现我们设立的目标。

艰苦的工作不止于巴黎。这是一代人的挑战。我们需要花数年的时间过渡到未来的新能源,为完成这一工作需要全心投入和韧性。从我们今天的讨论我知道美国和中国继续深深致力于实现它。这是一个重要的伙伴关系,我们将继续本着这一目标寻找共同努力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