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译: 美国国务卿接受福克斯新闻劳拉·英格拉哈姆采访

采访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
门罗厅(Monroe Room)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18年9月19日

问:国务卿先生,多谢你今晚接受我们采访。我们的确表示十分感谢。

国务卿蓬佩奥:劳拉,很高兴见到你。

问:伊朗是新闻热点。你的特使布赖恩·胡克(Brian Hook)说道:我们希望与伊朗打交道,但需要与伊朗达成条约。伊朗领导人说:不行。他们似乎这样认为:在这个时候,我们不希望与美国有任何交往。出现了什么情况?

国务卿蓬佩奥: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从开始执政起就十分明确地指出,上一届政府采取的措施对美国不利,坦率地说,对全世界不利。为此,我和布赖恩正努力促使伊朗采取正常国家的行为,即不再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支持恐怖的国家,停止通过代理方发射导弹,停止袭击我们的使领馆。一旦我们解决了这些基本问题,特朗普总统已明确表示,我们欢迎伊朗重新加入国际社会,但是他们的革命狂热导致他们成为不良分子。他们需要改弦易辙。如果他们这样做,我们就可以因势利导。

* * * * * * * * * *

问:另外,减少接受难民的数量引起了很大的震动。这是特朗普总统在竞选期间提出的另一个问题:进行极为严格的审查,为了我国的安全。下一个财政年度减少到30,000人。热情支持本届政府的鲍勃·梅内德斯(Bob Menendez)称之为“残酷和短视”。另一个团体“人权第一”(Human Rights First)说:这属于“我们人性的堕落“。国务卿先生,你对此有什么反应?

国务卿蓬佩奥:美国是文明史上最慷慨的国家,在这方面一贯如此,并将在特朗普总统领导下继续发扬光大。为了美国人民,我们希望进行适当的调整。几乎20年以来,我们已经接受了400多万合法永久居民。我们继续接受更多的人,其数量超过了世界大多数其他国家。但是我们需要做好安全方面的工作。我们需要保证,应该让处境最为困难、受伤害最大的人员,在临近他们本国最适合的地方得到照顾。这并不等于不关心,而是出于好意和关心,是得体的做法。这是我们应该对待我们人类同胞的方式,是我们特朗普政府所承诺的事项。

* * * * * * * * * *

问: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 Commission on International Religious)将中国和沙特阿拉伯列为违反人权最严重的国家,我记得沙特阿拉伯名列第3。我昨天想到这个问题,因为想到前苏联和我们都很敬重的里根总统(President Reagan);我们以前并没有与苏联有很多的贸易往来,不仅仅是因为核武器的缘故,而且也因为他们当时在人权方面的做法。考虑到我们对待北韩和古巴等国家的方式,你怎样解释与沙特阿拉伯和中国如此广泛的贸易关系?在对待违反人权的问题上似乎存在选择性的对待。

国务卿蓬佩奥:当你努力促进美国利益的时候,情况经常如此。你必须衡量有关的各个方面,还需要考虑每一个国家本身的情况。我认为,我们在这方面历来保持高度的一致性,我们保证做到只要发现问题就会表示关注。我在涉及中国的问题上这样做,在我们发现宗教少数派受到虐待的每一个地方都这样做。我们就在这个场地举办了第一届宗教问题部长级会议,反响很大,几乎每一个宗教的代表都出席了会议,共有80个代表团。本届政府高度关注全世界各地的宗教自由,包括中国等地。

* * * * * * * * * *

问:在中国的100万穆斯林–

国务卿蓬佩奥:是的。

问:– 被关押;基督教教堂和十字架被捣毁;教会被迫转入地下;牧师被监禁。而我们必须得说一说我的好朋友,习主席。这简直——这让我们这么多关注宗教自由的人感到难过。而且我知道这是本届政府的一项要务,但你们会做什么呢?我们目前对中国有什么砝码,除了我们现在采取的贸易措施以外?

国务卿蓬佩奥:劳拉,我相信我们还将在其他问题上谈到中国。它代表着无数的机会,但也带来了很多挑战。你说的是一个。这是一个不透明的政府。它仍是一个极其中央集权的政府。它对待我们的知识产权的方式恶劣,它对待其宗教少数派的方式恶劣。在上述每一种情况下,我们都有机会。我们已经看到总统正在采取的贸易措施,力争使其公平而且对等。我们要求中国的是以某种方式行事,如果他们想成为一个大国,如果他们想站在全球舞台上,他们就必须以全球领导人通常所采取的方式行事。而且坦率地说,正如你指出的在宗教方面,他们没有这么做。

问:我们谈了很多有关大型科技公司以及大型科技公司与本届政府之间的关系,这种关系是否对立。但谷歌(Google)特别是在中国,帮助谷歌并开发一种应用程序来进一步审查自由表达以及中国公民获得信息的能力——对此有何想法,一个美国公司——当然也是一个巨型全球公司——怎么能帮助中国如此压制自由表达?

国务卿蓬佩奥:劳拉,当美国公司在这里采取一种做法,而在对待中国时又采取另一种做法时,都令我本人以及我的职业心感到不安。这正是特朗普总统力争解决的核心问题,即中国不允许美国投资方以同等条件进行投资,同中国公司能在这里投资一样,合资公司。这种不对等关系的清单很长。总统正在努力加以平衡。当我们将其做好,当政府将其做好时,我们就能要求美国公司必须遵循这套规则运作。

我想让每一个公司,包括全球巨头在内,在对待美国公民时能同他们对待某些这类专制政权的政府时一样好。

* * * * * * * * * *

问:我们马上将离开中国话题,但是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我认为它没有得到足够报道。我知道你刚在这里会晤了菲律宾领导成员。他们在与中国谈某种形式的协议。对那真实的担忧,那条贸易通道——有价值3.3万亿货物从南中国海穿过,而中国有非常强的领土欲望要主宰它。

国务卿蓬佩奥:他们有。那是本届政府上任时面对的状态;中国过去八年里在整个南和东中国海(South and East China Seas)大幅度推进。我今天的确与菲律宾领导层的一些人举行了会晤,与他们交流了我们的担忧。我认为他们也有这些担忧。他们懂得,所有东南亚国家都懂得,他们更愿意与美国打交道得多,而不愿意成为任何其他国家的附庸。

因此,美国需要保持接触。我们在这一地区有重要利益。如果我们做到这点,我相信,我们将不仅以恰当的方式予以反推从而确保印度-太平洋(Indo-Pacific)的自由、公平和开放,而且也将使那些国家受益。

问:俄罗斯相对于中国。由于干扰选举,未来干扰选举的威胁,乌克兰,与欧洲关系和贸易等等,俄罗斯受到大量关注。在你看来,从经济和战略角度而言,谁对美国的国际地位构成更大威胁,俄罗斯还是中国?

国务卿蓬佩奥:我经常被问到这种谁重谁轻的问题,我对回答这些问题总感到不安。两国构成非常不同的问题。按主次排列它们,我认为,有时候,会向美国人民发出不正确的信息。俄罗斯一直咄咄逼人。俄罗斯曾企图干扰我们的选举。弗拉迪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领导下的俄罗斯继续强横霸道。我们需要予以击退并在我们能够的地方限制他们。但是,从更长期而言,如果看一看威胁美国人生计,给美国经济的持续增长真正带来危险的事情,中国对美国构成更大得多的威胁。

问:国务卿先生,外交政策精英人士从本届政府从一开始并且自始至终一直表达一种担忧,认为特朗普班子在处理一些事件时跌跌撞撞;出去作很多承诺,而后并没有兑现结果。自然,他们提到北韩——北韩没有在以或许是我们当时认为会有的速度进行去核化,诸如此类。但是,我们与欧洲和我们与北韩领导层的关系真正处于什么状态,鉴于已经发生的变化?

国务卿蓬佩奥:嗯,我先谈北韩。我们取得了虽然缓慢但是稳步的进展,但这一向是——我们一向知道这将需要时间。韩国进行了成功的接触——文总统(President Moon)和金委员长(Chairman Kim)就在过去48小时内——我们又迈出了一步,我们将对北韩项目的一个成分作出实地核实。这是好事。我们在前进。金委员长和特朗普总统之间有良好的关系。我与那边的同僚有一定频繁的对话。对这点没有报道。我高兴是这样;我对我们能够保持静静地进行感到高兴。所以我们正在取得我们需要的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