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举行新闻发布会

U.S. Secretary of State Mike Pompeo addresses the press at the White House Filing Center in Singapore on June 11, 2018. [State Department photo/ Public Domain]

白宫

新闻秘书办公室

即时发布

2018年6月11日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举行新闻发布会

新加坡JW 万豪酒店(JW Marriott)

新加坡时间下午5:42

 

桑德斯(SANDERS)女士:下午好,多谢诸位耐心等待。当然这也是值得的。欢迎来到新加坡,欢迎来到新闻中心。我们不会占用太多的时间。

我将请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讲话。他会就明天即将举行的首脑会晤回答一些具体问题。以后,我们还会继续在这里回答其他后续问题。多谢诸位。

国务卿先生。

 

国务卿蓬佩奥:下午好。关于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与委员长金正恩(Kim Jong Un)即将举行的首脑会晤,我想先介绍一些新情况。总统在星期六曾说过, 这的确是一项和平的使命。

今天下午,总统与日本首相安倍(Prime Minister Abe)和韩国文总统(President Moon)通了话。今天早些时候,我国大使金成(Sung Kim)率代表团会见了外务省副相崔善姬(Choe Son Hui)及他率领的北韩——请原谅,她率领的北韩代表团。今天下午磋商继续进行,甚至到我们现在坐在这里时仍在继续。他们实际上行动很迅速。我们预期他们将很快会就后勤事务达成最后方案,甚至比我们预期的还快。

在谈到首脑会晤前,我想先谈谈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的一篇报道。这篇报道称,对于撤销北韩武器项目的问题,作为相关会谈的一部分,美国团队缺乏技术方面的专长。我想直接谈谈这篇报道。

3个多月以来,一个跨机构的工作小组每星期多次举行会议,负责处理与撤销北韩武器项目有关的技术和后勤事务。这个小组有来自政府各机构的100多名专家,其中有负责撤销核武器的军事部门的专家、能源部(Department of Energy)的专家,包括能源部试验室拥有博士学位的人员和专家,以及情报系统负责北韩问题的官员等。这些专家还负责处理北韩的核、化学、生物和导弹项目。

这些专家包括数十名拥有博士学位的人员,他们具有核武器、燃料循环、导弹、化学和生物武器方面的专长。他们在核工程、物理、化学、航天、生物等相关领域拥有高级学位。

我们在新加坡当地有一个团队,其中包括在总统领导下处理大规模毁灭性武器问题的最高级的专家,可以处理会谈可能提出的任何技术问题。

任何有关美国政府各机构似乎缺乏有关的技术专长,或者在新加坡当地缺乏这些技术专长的说法都是错误的。

北韩以前曾向我方确认愿意实现去核化。我们很希望看到事实证明这些言辞是否真诚。我们两位领导人面对面坐下来会谈的事实就表明有巨大的潜力可以有所成就,将大大有利于我们两国人民和全世界。

特朗普总统认为,金正恩获得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好机会改变双方关系的轨迹,同时为他的国家带来和平与繁荣。我们希望这次首脑会晤将为今后的建设性会谈创造条件。多年来美国达成的诸多相关协议皆软弱无力,现任总统将保证任何可能达成的协议都能有效地解决北韩的威胁,不再重蹈覆辙。

我们希望通过与北韩的外交达到的最终目的并没有改变。朝鲜半岛实现完全、可核实和不可逆转的去核化是美国愿接受的唯一结果。制裁行动将继续进行,直至北韩完全以可核实的方式撤销其大规模毁灭性武器项目。如果外交无法向正确的方向推进——我们希望将继续向这个方向推进——相关的措施将得到加强。

特朗普总统看到金委员长希望获得安全,并准备确保没有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北韩也是一个安全的北韩。总统还表示,如果他们采取正确的步骤,会以开放的态度对待北韩获得扩大外国投资的渠道和其他经济机会。

所有首脑会晤的准备工作已经妥善完成。今天下午,总统会见了新加坡的李总理。这是一个向新加坡总理表示感谢的重要机会,感谢他作为伙伴方为这次首脑会晤成为现实提供帮助。新加坡有4,000多家美国公司从事经营活动。新加坡是一个长期的商业伙伴。我们感谢他们为首脑会晤成为现实提供帮助。

总统还有机会看望我国驻新加坡大使馆的团队并感谢他们为这次首脑会晤取得成功进行了不懈努力。例如,明天首脑会晤期间,将有来自世界各地的5,000多名新闻媒体成员报道这次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

特朗普总统将充满信心,以积极的态度和希望取得切实进展的期望出席这次会晤。他已经明确表示,如果金正恩实现去核化,北韩就会有一个更光明的未来。明天,对于金委员长是否真正抱有同样的期望,我们将看到迄今最为明确的迹象。

我很高兴回答几个问题。

桑德斯女士:马克·兰德勒(Mark Landler),《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

问:国务卿先生,你刚才说你们的目标是实现在朝鲜半岛的完全、可核实和不可逆转的去核化。我想知道这是否代表你们对以前的立场稍有改变,因为你们历来只是谈完全、可核实和不可逆转的去核化,而现在你实际加上了“在朝鲜半岛”这几个字,而这部分体现着北韩所寻求的,即半岛去核化。你们立场的有所改变吗?

国务卿蓬佩奥:政策没有改变。我们确实是准备提供必要的安全保证使北韩参与这一去核化。也就是说,我们有准备采取行动让他们充分确定,他们可以放心去核化不会给他们带来不好的后果。而且正相反:它将会给北韩人民带来更光明、更美好的未来。

桑德斯女士:梅杰·加勒特(Major Garrett),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 News).

问:继续刚才那点,国务卿先生,在安全保证伞下,它会不会包括美国从韩国撤军?这是你们有准备直接与北韩讨论的吗?

国务卿蓬佩奥:我不想谈我们迄今讨论的任何细节。我只能这样说:我们有准备作出与以前提供的——美国以前愿意提供的——不同的、独特的安全保证。我们认为这既有必要,也是合适的。

问:如果认为这不在谈判之列是不对的吧?

国务卿蓬佩奥:你不应该基于我今天在这里没有具体谈,而认为你提的问题靠谱。

问:但是你知道敏感性——

蓬佩奥国务卿:是的,你应该——你只应该——如果你假设其中有什么内容,而我拒绝告诉你其中有什么内容,你应该认为我只不过是在拒绝告诉你其中有什么,而不要靠否定推理得出任何结论,我觉得你有那个意思。

你应该——你应该知道,将会留下大量工作要做。必须要有大量的细节。我们进行这些谈判不会是公开的以及有媒体在一起;我们的谈判将在双方之间进行,以便让我们有机会取得真正的成功。

桑德斯女士:迈克尔·戈登(Michael Gordon),《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

问:国务卿先生,美国对北韩的期待,就去核化而言,很清楚,但是有时曾有北韩官员表示,他们的去核化概念也许包含不在朝鲜半岛部署双功能飞机,甚至不要有航空母舰——美国航空母舰——向朝鲜半岛运作。这一点是特朗普政府愿意讨论的吗?还是说这点你可以排除?你希望明天能有一个框架,不是仅仅重复过去——12或13年前——用过的模式,而是让各方承诺采取具体步骤吗?

国务卿蓬佩奥:我想你的第一部分问题与梅杰·加勒特的一样,是一个关于一方或另一方也许准备作出什么的实际问题,我是不会作回答的。

关于第二个问题,这些讨论的情形与过去大不相同。开展这些谈判的背景,特朗普总统说过,在某种意义上与过去有根本区别。

总统非常明确:直到我们得到我们所要求的结果,否则不会提供经济救助。这是不同的。过去一向有这样的假设,即在途中某个时候,美国会放松,让北韩得到那些经济机会,所以这削弱了真正达成协议的能力。我们不会那样做。因此,明天金委员长和特朗普总统之间的讨论将为以后的艰苦工作确立框架。

我们将看能走多远,但是我对明天两位领导人的会晤能够取得成功结果非常乐观。情况是,这两个国家中只有两个人能够作出如此重大决定。而这两个人明天将在一个房间里一起坐下来。

桑德斯女士:美联社(AP)的凯瑟琳•卢西(Catherine Lucey)。

问:国务卿,总统说他在一分钟之内就会凭他的“感觉”知道金是否是认真的。这些显然是极其复杂的核问题,能让千百万平民成为袭击目标。总统凭直觉行事是明智之举吗?你们是否确定了任何会导致他明天退席的具体的条件标准?

国务卿蓬佩奥:总统已完全准备好出席明天的会谈。我本人曾有机会确保他已经听取了很多不同的声音,所有随之而来的机遇和风险,以及我们已让这两位领导人处在恰当的地方。

正如我在回答上一个问题时所说的,特朗普总统确已在这里阐明了一个进程,这与我们过去有过的进程从根本上是不同的。而且我预期从明天以后的进程也将是根本不同的,有一个下定决心的美国努力寻求并提供一个惠及两国的结果。这与我们过去所做过的是不同的。

问:先生,您能告诉我们任何准备情况吗?

桑德斯女士:福克斯广播电台(Fox Radio)的乔恩·德克尔(Jon Decker)。

问:谢谢您,国务卿蓬佩奥。您上次回答我们的提问是在白宫新闻发布厅,而且那次我曾有机会向您提过一个问题。我问的问题是是否——或者说我们怎样才能信任北韩领导人金正恩。我当时对您的回答未必满意。我希望这次能得到您的回答。

但我也想反过来问一下,如果可以的话,国务卿先生。金正恩怎样才能信任美国?我是在7国集团峰会(G7 Summit)发生的事情后这么说的,当时七国集团的很多领导人认为美国的领导作用无法得到信任,在涉及到有关公报的情况方面。所以也许您能回答这两个问题。谢谢。

国务卿蓬佩奥:我将先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我认为这种假设是荒谬的。美国过去被欺骗过——这毫无疑问。多届美国总统过去曾在文件上签字,却发现北韩方面要么没有承诺我们以为他们已承诺的事,要么确实违背了他们的承诺。

“V”[核查一词的英文首字母]很重要。“V”很重要。我们将确保我们建立起一个其力度足以让我们能够核查这些结果的系统。只有“V”发生了,我们才会迅速推进。是不是?这就是过去所缺乏的。你们知道,我们可以一直追溯到里根(Reagan),“要信任,也要核查”(trust but verify)。

归根结底,两个国家都将必须相互足够信任,并进行每个国家都需要的核查,我们在我们签署的各份文件中所提供的所需的以及我们所承诺的事项,都在明天,如果我们签署一份文件以及如果我们签署后续文件的话。但我们都将必须确保我们去做这些事,我们采取落实这些承诺所必须的措施。当我们这么做时,就将有一个可核查的协议。而且如果我们能取得这么长足的进展,我们就将在东南亚(Southeast Asia)这里、在北亚(North Asia)以及在全世界实现一个历史性改变。

桑德斯女士:我们将接受最后一个提问。《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的菲尔·拉克(Phil Rucker)。

问:国务卿先生,特朗普总统今天上午在他下榻的新加坡的酒店里对特鲁多(Trudeau)总理说了一些刺耳的话。您作为国家的首席外交官正在做哪些努力,来修复同我国最长期的盟国——在欧洲最亲密的盟国之间的关系?您是否同意您在本届政府中的一位同仁昨天所说的,地狱里有一个地方是专门留给加拿大总理的?

国务卿蓬佩奥:我今天来到这里,来到新加坡,是来谈北韩的。但我也很高兴谈一谈同我们的欧洲伙伴国的努力。没有我们的欧洲伙伴国和我们并肩进行的外交努力,我们就不会来到这里,就不会有这个历史性机会。

特朗普总统领导了一个庞大的联盟,其中包括你提到的那些欧洲伙伴国、那些7国集团伙伴国,他们帮助我们走到了这一步。我完全相信他们将继续这么做。

各种关系中总会存在一些麻烦。我非常确信我们各国之间的关系——美国与7国集团国家——将继续在牢固的基础上向前推进。我不担心你所说的在加拿大发生的事情会影响我们有能力继续进行我们为取得希望在北韩获得的成果所需的努力。

桑德斯女士:谢谢你们。

新加坡时间下午5:57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