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译] 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对新闻记者发表讲话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209 2

[摘译] 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对新闻记者发表讲话

国务卿蓬佩奥:诸位上午好。很高兴见到大家。

* * * *

关于多边领域其他方面的情况,我期待下星期出席一系列网上会议,会见东盟(ASEAN)和印度-太平洋(Indo-Pacific)地区的对等官员。

我们将对范围广泛的问题进行讨论,

涉及COVID冠状病毒疫情、北韩、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香港和缅甸若开邦(Rakhine State)等。

我还将提出特朗普政府(Trump administration)如何恢复美中关系对等的问题。今天,我们继续进行这方面的必要工作。

多年来,中国共产党对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工作的美国外交人员制造了巨大的障碍。

具体而言,中国共产党采取一套不透明的批准程序,目的在于阻挠美国外交人员执行例行公事,出席各类活动,安排会议,以及与中国人民联系,特别是在大学校园内和通过报刊和社交媒体进行的工作。

今天,我宣布国务院已建立一项制度,要求在美国的中国高级外交人员访问大学校园和会见当地政府官员需经过批准。中国各使领馆在使团驻地以外主办超过50人的文化活动也需得到我方批准。

此外,我们正采取进一步措施确保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使领馆的正式社交媒体账户正确地被识别为政府账户,即中国政府账户。

今天,我部负责东亚-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Assistant Secretary of East Asia-Pacific Affairs)史达伟(David Stilwell)也在场。他将回答一些提问。

我们仅要求对等。我国外交人员在中国的活动权限应该与中国外交人员在美国的活动权限相对应。今天的措施将使我们朝这个方向迈出一大步。

关于中国的其他问题。

最近,副国务卿克拉奇(Krach)向美国各大学的管理委员会发函,提醒他们注意中国共产党对学术自由、人权和大学捐赠活动构成的威胁。

这些威胁可以采取各种形式,例如对研究工作的违规资助、盗窃知识产权、恐吓外国学生及不透明的人才招聘活动。

大学管理委员会可以通过采取几个关键步骤,帮助确保他们机构拥有干净的投资和干净的捐赠基金:

将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公司在捐赠基金中的投资公开,特别是那些在新兴市场指数基金中的投资。

断绝被列入商务部(Commerce Department)实体名单(Commerce Department Entity List)的中国公司的投资,这些公司助长践踏人权,军事胁迫和其他违规行为。

理解总统金融市场工作组(President’s Working Group on Financial Markets)发布的建议,该工作组审视了在美国股票市场上市的中国公司对投资者的风险。

继续专注中国,但转向边界以外:

我们希望印度-中国边境局势得到和平解决。从台湾海峡(Taiwan Strait),到喜马拉雅山(the Himalayas)以及更远的地方,中国共产党在采取一个明显和不断加剧的霸凌邻国的模式。

霸凌行为也明显表现在南中国海。上周,美国针对对中国共产党在那里的帝国主义行径负有责任的中国个人和实体实行了制裁和签证限制,那些行径包括进行非法的能源监视,在我们的盟国菲律宾和其他国家的经济区内从事活动。

我们也继续关注——我们以前谈到过这点——在加拉帕戈斯(the Galapagos)附近的300多艘挂中国旗的船只的活动,他们几乎肯定是在从事非法捕捞。

鉴于这种海上胡作非为,毫不奇怪,在国际海洋法法庭(International Tribunal for the Law of the Sea)上周的选举中,北京候选人得到的弃权票比其他任何候选人都多。

中国是最明目张胆践踏《联合国海洋法公约》(Law of the Sea Convention)的国家,全世界的国家都对此表示不满。

我们也对中国在西藏的行动感到不安,总书记最近提出要“汉化”藏传佛教和同那里的“分裂主义”作斗争。我们继续呼吁北京与达赖喇嘛或他的代表进行不预设条件的对话,以便达成一个解决分歧的方案。

* * * *

谢谢你。美国政府关于中国的年度报告——关于中国军事的报告——昨天发布了。

国务卿蓬佩奥:是的,昨天。

问:它说中国意图在今后10年内将其核弹头增加一倍,并增加其全球及海军部署。你认为美国及其盟国应当作何反应,还有你认为中国军队最令人警觉的趋势是什么?

国务卿蓬佩奥:昨天那份报告中的内容对于任何一个过去几年来一直在关注这个问题的人都并非新闻。本届政府是第一个真正指明中国共产党的军事挑衅的,及其采取的这种集结,然后当然是予以应对。

我们做了几项工作。首先,总统向国会(Congress)提交了美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国防预算,而且国会已经通过,7,000多亿美元连续两年,因此,我们正在确保美国拥有应对任何威胁的手段,包括应对中国共产党构成的威胁。

其次,这方面的具体内容——我给你们举例说明。核武器。我们已恳请中方参与我们的战略对话。我们已说明这符合他们的最佳战略利益;这符合我们的最佳战略——降低来自这些最危险的武器系统的风险符合全世界的战略利益。我们正在同俄罗斯方面展开有成效的对话,就这个非常——如果中国共产党严肃看待在全球舞台上进行参与并成为这个共同体中的一个有规模和分量的国家,那么它就有一种义务。当你使用这种导弹试验来建立一个核武库时——去年在中国的导弹试验我认为比所有西方国家的总和还多——如果你将严肃对待,你就必须以一种同各国如何根据核扩散问题条约履行它们的义务相符的方式来加以使用,所有那些义务——成文的,不成文的,已签署的,以及没有签署的——然后它们应当加入这些战略对话,同时我们希望确保使用那些特定的武器系统的风险得到降低。我们随时准备让他们加入同俄罗斯方面的这一对话。我希望他们将会这样做。

* * * *  

:……如果印度-中国边境,即实际控制线的局势升级,美国对那里的事态持什么立场?还有人说——中国外长已发表声明说,美国扮演的角色及西藏问题的由来,是西藏问题的原因。你对此作何反应?

助理国务卿史达伟:对于喜马拉雅(Himalayas)地区发生的冲突,和所有的问题一样,特别是关系到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其邻国持有的不同看法,我们主张他们恢复对话,和平解决这些问题,不进行胁迫,不诉诸武力。这一点适用于中国周边目前正在发生的很多冲突。你谈到西藏。新疆——仍然十分关注他们在那里的所作所为。香港的活动、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我可以再继续举出很多事例。根据自武汉爆发冠状病毒疫情以来我们的所见所闻,中华人民共和国似乎正力图利用这种局势。印度,我认为是其中的一个事例。所以,对于我们在北京的朋友,我要求他们履行自己的诺言,通过和平的方式和对话解决这些问题。

* * * *

:……你能否谈谈你为什么认为国务卿宣布的这项行动是必要的?如你所知,作为一名前军人,军人的退休基金也有中国公司参与其中。你是否能够谈谈这方面的情况。另外,刚才你谈到台湾,对于自由贸易协定和有关的谈判,国务院是否得到支持?最近台湾放松了对进口牛肉和猪肉的限制。我们能不能说,对这些谈判存在某些内部的反对意见,可能来自这个大楼之外?

助理国务卿史达伟:很好的问题。关于台湾的问题,特别是涉及贸易的方面,我很荣幸地尊重美国贸易代表(USTR)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但是,我们的确宣布,副国务卿克拉奇(Krach)将开始与台湾进行经济对话,对这些领域进行考察。众所周知,我们支持台积电(TSMC)芯片制造公司进驻亚利桑那州(Arizona),或者说我们正朝这个方向努力,这对美国和台湾都是大好消息。所以,对于这个新情况,我们正处于早期阶段,但是蔡总统撤销这些最后的限制之一是十分受欢迎的决策。

关于“节俭储蓄计划”(TSP),你听到国务卿谈到这一点,基斯·克拉奇(Keith Krach)给各大学的信件也再次谈到,需要更好地了解你的钱去向如何,你的捐赠基金如何供款,认识到这些问题都必须做到透明。你们都知道,中国公司在美国的投资并不受其他任何公司必须遵守的同样的审计限制。然后,当我们告诉中方他们自己也必须遵守这些要求的时候,他们抱怨他们受到某些不公平的待遇。所以让我们,正如他们所说,尊重事实——实事求是。让我们澄清所有这一切,言论必须符合事实。

最后,关于国务卿刚才宣布的对等的问题,这并不是一个新问题。你们记得,自去年10月以来,我们始终要求这样做。我们要求中国外交人员报备他们前往所有这些地方的情况,诸如会见州长、市长、学校董事会等,还有其他有关的所有情况,让我们知道他们在做些什么。我们这样做的目的不是为了损害关系,相互间的交往,而是让他们认识到,我们将坚持要求双方的关系恢复平衡,因为目前的情况完全不平衡。对我来说,平衡等同于稳定,双方关系不稳定使我们大家都感到担忧。我们正采取措施使之得到改正。

谢谢。

* * * *

:……所以,如你所知,每逢美国实施制裁或采取某些新的限制,中国往往针锋相对采取行动。这一次你估计会发生什么情况,你能否为我们提供一点看法,这会导致什么情况?你们是否已经开始准备在9月20日以后采取特别严厉的制裁行动,因为他们已经明确表示他们不会同意对伊朗实施联合国的制裁?

助理国务卿史达伟:我先谈谈估计中华人民共和国会做出的反应。我依靠你们大家——我的意思是,我指的是真心实意地——帮助人们认识到,我们仅希望平衡双方的关系,他们的所作所为则完全不相称。所以,我们已经看到——我们已经看到两方面的情况。我们有时看到,他们认识到这早该如此,并没有做出反应。他们最近采取一些十分令人遗憾的行动,特别是涉及媒体的问题,而且他们继续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媒体这样做,特别是对这些了解到发生什么情况的记者,对这些有语言能力的人,以及对问题进行调查的人员,而他们并不愿意——宁可让全世界都蒙在鼓里。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和布隆伯格(Bloomberg)因刊登有关精英财富的报道遇到很大的麻烦,当年,2011年、2012年的时候我正在那里外驻。前不久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刊登以“Sick Man of Asia”(东亚病夫)为题的署名文章,为此他们驱逐了两名美国人和一名澳大利亚人。

所以,如果对等的问题引起关注——对他们来说,“reciprocal”(对等)或者“retaliation”(报复),这是一个更好的词——让我们确定我们对实际情况进行十分清晰的描述——他们正在做些什么,真正的平衡是什么样的。在这里,中国有150名或更多的外交人员——为宣传部工作的中国国营媒体人员在美国开展业务不受任何限制,但目前只有很一小部分美国记者留在中国。我们需要公布这些情况,使大家都能认识到我们谈到的问题。

* * * *

问:谢谢。你能否谈谈中国限制出口人工智能可能产生的影响,及其对可能的TikTok美国业务的出售的不良影响?

还有,你对关于在整个香港将会增加冠状病毒(COVID)检测的宣布感到关切吗?在活动人士中间显然有认为这将被用于收集DNA的关切。

助理国务卿史达伟:关于你的第二个问题,我无法说明在香港的意图是什么。我已注意到在香港的人们——他们表示关切,正如你们可以想见的。你的两个问题相互关联,因为它们都关系到信息以及中国的信息收集。不过,为做一个类比,我想让你们回顾在所谓的职业培训中心出现以前——维吾尔人拘押营——曾有过大规模基因检测,它是大规模的——它被说成是对维吾尔人的健康检查。因此,他们当时假借进行健康检查之名来收集维吾尔人的DNA。所以这个——鉴于这个实例,我认为香港人民理当关切。

至于TikTok和人工智能,我不是技术专家,但我确知信息就是新货币。它就像石油。它是每个人都能使用并需要的,凡此种种,但在一个确是在法治之下运转的国家,我认为人民可以信赖他们的信息将被用于好事,而不是邪恶后果。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这种声誉。我们知道他们是如何使用信息的。他们用它来针对个人。我认为这是任何人所见过的最巨大的国家安全机器。任何去过那里的人,每个街角,不只有一个摄像头,每个街角大概有8个。而且我们知道使用了脸部识别,所有那些东西都能影响你的社会信用评分,影响你就业或让你的子女入学的能力。因此,我认为香港人民理所当然地会感到关切。

* * * *

问:我能就此继续提问吗?只想试着具体问及TikTok,我知道你只能说这么多,但正如Kim提到的,中方在周末改变了出口规则,而且这似乎可能阻止向一家美国公司的出售。你是否相信中方试图或你是否相信这将阻止向一家美国公司的出售,因为新的规则实际上要求字节跳动(ByteDance)这家母公司必须首先寻求获得批准?

助理国务卿史达伟:我认为这里有两种势力在产生作用。显然,中国意欲阻止美国保护自己,通过确保这种软件的操作——我的意思是,我们不是最早的——记住,印度率先这么做——我认为目前有超过60个——应用程序出于正当的原因在印度不能使用。我还要指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外交部发言人在推特(Twitter)上说,在我们自己的推特上说,美国禁用应用程序,在美国禁用中国应用程序是完全出格的。

但所有这些都是为说明——我重申我无法谈及具体细节,但这里有一个我们都必须应对的经济对安全的平衡,允许这次出售将让利润等等继续下去,而阻止这次出售——显然存在金融损失,但——对中国方面而言,希望那应会给他们的决定泼凉水。

* * * *

问:回到台湾提议的前景问题上,如果本届政府将就此向前推进,你预期中国政权会对此做出何种强烈反应?

助理国务卿史达伟:好的,有关中国的反应的第二个问题——这都在于北京的决策矩阵,但我们的职责显然是全面考虑那会是什么并预见到这些。如果你们看看三项公报和《台湾关系法》(Taiwan Relations Act)的内容,我们本周早些时候所宣布的事项,经济关系、文化交流,所有这些事项都是完全得到允许的。没有任何一条禁止这些事项。因此他们应当——不应当有任何报复。为增进两国繁荣所做的努力不应该有任何影响。

* * * *

阅读原文: https://china.usembassy-china.org.cn/secretary-pompeo-at-a-press-availability-0902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