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奥国务卿和北朝鲜特别代表斯蒂芬·比根与随行媒体的讲话(节选)

蓬佩奥国务卿:两位领导人都认为可以取得真正的进展,可以在下一次峰会上取得实质性进展,因此我们将在对于两个领导人都合适的时间、都合适的地点实现这一目标。我们还没到那一步,但我们会到的。

我们将就一系列问题比过去一段时间进行更频繁和更高级别的工作组讨论。我认为斯蒂芬的对口官员将是崔善姬(Choe Son Hui)。

我们真的希望在峰会召开时能够取得一些好成果。但我们确实认为,对的,这种情况,最终这些重大难题必须由国家最高层领导人解决,我们希望在两位领导人聚在一起时,把这些问题以他们能够解决的方式呈现出来。

比根先生:所以昨晚我向我的对口官员发出了尽快见面的邀请。 我们其实正在研究具体的日期和地点,看到今天在朝中社(KCNA)声明中,朝鲜同样完全赞同工作层面谈判将尽快开始的想法,我感到欣慰。那么,为了谈判而进行谈判,显然不是很大的成就,但我们现在实际上还有一系列问题需要讨论。当你结合北南双方联合声明中的承诺—从平壤峰会以及蓬佩奥国务卿和金委员长昨天讨论的问题时,我们开始看到在新加坡公报的所有四个支柱上我们可以采取的第一波行动,这是肯定的,但这也是具体关于无核化问题的。 所以我们非常期待这一点。

我们期待很快与朝鲜对口官员解决这个问题,并且真正开始认真地实现无核化进程,以完成总统和金委员长在新加坡的愿景。

问:对于国际核查人员何时将被允许进入丰溪里试验场,你们是否有一个日期?

蓬佩奥国务卿:一旦我们在协调方面解决了,金委员长说他准备好了——准备好了允许他们进来,执行这点需要很多协调工作。但是当我们做好时,我们将让他们进入试验场。

问:能否问问您,国务卿先生,您提到过您会向金委员长提及被绑架人质问题。

蓬佩奥国务卿: 我们每次访问时都会提出第三国问题。确保我们解决所有问题的重要性,对的——金委员长和特朗普总统声明的关键支柱之一是我们会有更好的关系、建立信心的措施。我们会从根本上改变北朝鲜与世界其他国家关系的性质。因此,有许多问题,包括被绑架人质问题,需要解决才能实现这一目标。我认为金委员长完全理解这一点。

诺尔特女士:我们今天要去中国。 对此有什么问题吗?

蓬佩奥国务卿: 我希望他们也会提出他们乐意的问题——在很多地方我们发现我们的利益也重叠 —— 我们将探索我们一起合作得很好的所有地方以及彼此存在的所有关切。

蓬佩奥国务卿: 我从来没有参与过没有意见分歧的国际讨论,不仅在政府间、而且在各个政府内部存在分歧,有许多的想法。但是,如果你看一下我们的方式,就如何实现每个人都希望的结果,我们与这两个国家中的每一个都保持同步。所以在战术性的地方我们会有争论和分歧。这是获得最佳成果的必要组成部分。但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与大韩民国和日本的关系而言,我发现我们在最重要的问题上以及如何处理这些问题上都是一致的。

比根先生:我已经向我们的韩国和日本盟友说明了,在每次讨论之前和之后我都会有空,以便我们对讨论的问题完全一致并充分透明。

蓬佩奥国务卿: 在这次之前他已经完成的工作,他将不仅处于管理与北朝鲜的关系、实现我们目标的核心,而且还将处于确保我们与大韩民国和日本合作,以及与很多有重大利益的国家—— 中国、其他国家——合作的核心。

蓬佩奥国务卿:在这一系列问题中拥有重大利益。斯蒂芬将负责作为联络人直接为我工作,保障我们良好沟通、充分协调、我们一直在接收他们的信息,从而确保我们与我们的盟友和其他利益相关方没有脱钩,让无核化尽快进行。

问:批评者会说你们来到这里,你们没有在无核化问题本身取得任何新的成就。你对此有何回应? 你只是来为特金会做准备的吗?

蓬佩奥国务卿:在进程中我们取得重大进展,我们将继续推进重大进程,并且我们比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的任何政府取得的进展都更进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