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谈美国-非洲关系:新的框架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2018年3月6日

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谈美国非洲关系:新的框架

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

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郡(Fairfax, Virginia)

谢谢诸位,多谢卡布雷拉(Cabrera)博士的热情欢迎。很高兴来到乔治∙梅森大学。见到这位前富布赖特(Fulbright)学者和工程院士总是令人感到愉快。我感谢乔治∙梅森大学主办非洲与美国非洲裔研究(African and African American Studies)项目及其在众多重要课题上从事的工作。今天上午我们将讨论有关的问题。

今天晚些时候,我将动身前往非洲撒哈拉以南(Sub-Saharan Africa)地区进行第一次正式访问。这并不是我第一次去非洲。我在过去工作期间曾多次前往非洲,进行过多次访问。我们在11月份37个非洲国家和非洲联盟(African Union)出席国务院主办的部长级会议后,就开始筹备和安排这次访问。在这次峰会期间,我们的讨论集中在打击恐怖主义、民主和治理以及加强与非洲大陆的贸易和投资等问题上。我很快会谈到所有这些问题。

如我刚才所说,我以前曾在非洲问题上花了大量的时间。我坚信非洲大陆有充分的机会实现经济增长和更大的繁荣,并通过相互尊重的伙伴关系应对全球挑战。我期待重返非洲,为美国-非洲关系奠定牢固的基础。我还将访问美国国务卿从未访问过的乍得。

过去一个世纪,随着非洲国家摆脱以往的殖民统治,我们目睹美国与非洲的接触大幅度增长。1958年,时任副总统的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访问非洲一年后,国务院建立了非洲局(Africa Bureau)。加纳曾要求副总统和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出席该国的独立日庆典,距今已整整61年。

几年后,约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总统为促进非洲发展建立了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同时我国第一批和平队(Peace Corps)志愿者来到加纳和坦桑尼亚。40年前的这个月,吉米∙卡特(Jimmy Carter)总统访问了利比里亚和尼日利亚,并在访问期间宣布“现在我国与非洲的关系已发生前所未有的变化”。

今天,这种变化正在继续。我国的安全和经济繁荣与非洲息息相关,堪称前所未有。今后数十年双方关系只会继续增强,原因如下:

首先是因为出现了重大的人口变化。到2030年非洲将约占世界劳动大军的四分之一。到2050年,非洲大陆的人口预计将翻一番,达到25亿,其中70%在30岁以下。

其次,非洲正在经历显著的经济增长。世界银行(World Bank)估计,今年全世界10大增长最快的经济体有6个在非洲。

例如,到2050年,尼日利亚的人口将超过美国,经济规模将超过澳大利亚。

为了看清世界形势的走向,我们必须认识到非洲是未来一个很重要的方面。非洲国家将日益被纳入无数全球安全与发展的挑战,同时拥有广泛的机会促进经济增长和发挥影响。

非洲在人口、文化和政府等方面拥有广泛的多样性,但也存在着共同的挑战和机会。非洲的活力在于年轻一代,但是年轻人口的日益增长也意味着需要更多的工作。随着更多的非洲人摆脱贫困,非洲国家需要更多的基础设施和发展。在年轻人口日益增长的同时,缺乏工作和对未来的希望,就会为恐怖主义分子创造新的途径祸害下一代,破坏稳定并颠覆民主政府。有关领导人将面临挑战,需要具有开创性,妥善管理他们有限的财政资源。

展望未来,本届政府要求加强我们与非洲的伙伴关系,目的在于促使非洲国家增强适应能力,进一步自给自足。为我们的子孙万代创造更稳定的未来,有利于我国的伙伴,也有利于美国。

未来的稳定取决于安全。安全是经济繁荣和巩固各种机制的必要条件。如果缺乏安全,其他任何方面都无法得到妥善解决。

今天,恐怖主义无孔不入,有可能夺走无数人的未来。今年8月,我们将为20年前美国驻内罗毕(Nairobi)和达累斯萨拉姆(Dar es Salaam)使馆遇袭期间丧生的数百人举行悼念仪式。当年数百条生命毁于一旦。

在那一天以后,非洲另有数千人被恐怖主义分子杀害。2009年发生的恐怖主义袭击事件不到300件,但是在2015年、2016年和2017年,恐怖主义袭击事件已上升到每年1,500多件。近来,尼日利亚一百多名女学生被绑架,导致家庭破碎,她们的未来被彻底破坏,让我们再一次心痛如绞。

上星期,针对这个日益增长的威胁,我宣布美国对7个伊斯兰国(ISIS)附属团伙实施制裁,其中包括西非伊斯兰国(ISIS-West Africa)和索马里伊斯兰国(ISIS-Somalia)及其领导人,目的在于切断可供这些团伙实施袭击的资源。

为了战胜这些邪恶势力,美国坚定地与非洲伙伴共同努力,要求在非洲大陆和全世界彻底根除恐怖主义,为此需要化解冲突的根源,因为冲突首先会导致激进化和招募活动。此外还需要建设非洲各国制度性的执法能力。我们希望帮助非洲国家通过合法渠道为各国公民提供安全。

今天,非洲各国正加紧采取有关行动,包括为这些承诺做出牺牲。

恐怖主义不受国界的限制。在萨赫勒(Sahel)和乍得湖盆地(Lake Chad Basin)的博科圣地(Boko Haram)、西非伊斯兰国和马格里布(Maghreb)的“基地”(Al Qaeda)组织等团伙阴险狡猾,诡计多端,有能力在整个地区发动袭击。为了阻止袭击事件的发生,消除他们今后策划和实施行动的能力,地区合作十分关键。

尼日利亚、尼日尔、乍得、贝宁和喀麦隆建立的多国联合行动部队(Multinational Joint Task Force)及由布吉纳法索、乍得、马里、毛里求斯和尼日尔组成的萨赫勒5国集团(Group of Five Sahel nations)正在聚集相关的专长和资源。他们的努力为实现非洲主导打击恐怖主义和稳定局势的解决方案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去年10月,我宣布美国为地区性努力提供更多的援助。我们承诺为5国集团打击恐怖主义的行动提供多达6,000万美元,帮助他们为联合部队成员提供训练和装备,并在上述各地进行打击恐怖主义的宣传工作。

此外,10多年来,美国支持跨撒哈拉反恐怖主义伙伴关系(Trans-Sahara Counterterrorism Partnership),为北部和西部非洲地区的军队、执法人员和平民提供训练,促进有关方面的合作。我们在东部非洲也与东非地区反恐怖主义伙伴关系(Regional East Africa CT)采取类似的措施。自2016年以来,美国已提供1.4亿多美元,帮助各伙伴方通过上述伙伴关系阻止恐怖主义获得安全避风港和从事招募活动。

美国感谢非洲联盟发挥日益增强的多边作用。非洲联盟驻索拉马里特派团(The AU Mission in Somalia)包括来自5个非洲国家的军队,在受圣战者青年运动(Al Shabaab)袭击的地区稳定局势,使索马里人民能够得到急需的援助。我期待在即将到来的访问期间会见非洲联盟使团主席法基(Faki),探索更多共同在非洲大陆打击恐怖主义的途径。

美国在上述及其他地区性和多边行动中的作用在于发展能力建设,并非造成依赖性,从而使我们的伙伴都能自行维护安全。我们对非洲大陆的维和工作也采取同样的方式。

作为非洲维和能力建设最大的捐助方,美国为部队人员提供训练、装备和维护,支持打击恐怖主义行动,拆除地雷,促进权力和平转移,创造安全的环境使有需要的地区获得卫生、食品等服务。

去年,美国为20多个非洲国家27,000多人的非洲维和部队提供支持。同时,更多的非洲国家已经自主掌握自己的未来。10年前,非洲人在非洲大陆的维和部队中仅占20%,现在已超过50%。

在为重要的安全行动提供支持的同时,我们必须积极为造成如此深重苦难的冲突寻求长期的外交解决方案。我们只有这样做,美国作为全世界最大的人道主义援助方才能继续成为最弱势群体的后盾。

作为上述承诺的一个证明,今天我宣布追加近5.33亿美元的人道主义援助,用于抗击灾荒和保障食品安全,同时满足索马里、南苏丹、埃塞俄比亚和乍得湖盆地的冲突导致的其他需求。这些地区的饥馑基本上是人为造成的,现已到了令人震惊的地步。当地烽烟四起,人们纷纷逃离家园。在这样的环境下,人们无法种植作物,经常完全得不到食物、教育和健康护理。很多人失去了一切。遗憾的是,大自然(Mother Nature)为人们雪上加霜。例如在非洲之角(Horn of Africa),长期的干旱加剧了食品保障严重缺乏的状况。

上述追加的援助将用于提供紧急食品、营养援助等,其中包括安全饮水、成千上万吨的食品,并实施卫生项目,防止霍乱等致死的疾病传染给数百万人。这将挽救人们的生命。

美国人民一如既往伸出援手,与非洲国家的伙伴一起保障他们最弱势的群体能够得到挽救生命的援助。我们还呼吁其他方面与我们一起满足非洲日益增长的人道主义需求。我们希望这些初步的援助可以带动其他有关方面提供援助,促进责任分担,满足非洲日益增长的人道主义需求。但是,这种援助无法解决持续存在的冲突,只能为我们寻求外交解决方案争取时间。

随着诸多非洲国家为解决本国国内的需求承担更多的责任,美国需要我们的非洲伙伴在全球舞台上也采取积极行动。我们寻求更多合作的一个方面是我们通过和平施加压力,迫使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DPRK)回到谈判桌前的行动。

北朝鲜利用其非法的核武器及弹道导弹项目和扩散活动对全球构成了威胁,其中包括对非洲的武器出口。这项工作不仅仅关系到我们在欧洲或亚洲的盟友,不仅仅涉及与DPRK保持长期关系的中国和俄罗斯。这必然需要全球共同努力。

上个月,在我访问南美洲期间,我与有关官员坦率地谈到他们积极为这个施加压力的行动做出贡献的途径。非洲各国也需要进行更多的努力。

安哥拉和塞内加尔已经为施加某些外交和经济压力采取了步骤。埃塞俄比亚政府也已公开承诺表示支持。但是很多非洲国家裹足不前。我们希望他们为国际社会发出自己的声音,停止与北朝鲜政权的种种外交、经济或武器项目。

非洲大陆的安全是争取更大繁荣的前提条件。进一步实现稳定必然能够吸引美国与非洲国家进行更多的贸易和投资,从而促进发展,再接再厉推进我们通过非洲增长与机会法(African Growth and Opportunity Act)已经取得的成绩。

非洲增长与机会法是美国对非洲贸易政策的基石已有几乎20年的历史。我们通过非洲增长与机会法取得了大量的进展。非石油产品贸易总额已经翻了一番,从每年130亿美元增长到300亿美元。去年,美国有关的贸易总额从2016年的330亿美元上升到385亿美元。

众多非洲伙伴正纷纷寻求与美国扩大贸易的途径。他们采取的行动令我们感到欢欣鼓舞。 加纳总统阿库福-阿多(Akufo-Addo)上星期访问美国时对全国州长协会(National Governors Association)发表讲话,成为第一位对该协会发表讲话的非洲总统。他谈到,他希望,他本国人民希望在一代人的时间内实现从贫困到繁荣的转化。美国希望提供帮助,促使非洲公共和民间部门以及这里国内有关方面努力实现这个希望。

非洲仍然拥有巨大未开发的自然资源。美国民营部门可以促进这些资源的负责任的开发,帮助更多的非洲人摆脱贫困,享有这些资源的经济价值。但是整个非洲大陆需要发展重要的基础设施,从而支持发展,促进经济增长,推动非洲大陆的地区内贸易。

今天,非洲的总出口仅有12%供应给非洲大陆内的邻国,而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成员国间的贸易占25%,欧洲各国间的贸易占60%以上。通过非洲大陆内的贸易促进经济繁荣的潜力十分显著。非洲国家通过降低关税壁垒促进地区一体化,改善运输、能源和基础设施的联系,将为美国工商业、投资和跨大西洋贸易创造更多的机会。

引进美国工商业的经营方式和专长可以为非洲的未来提供最佳的综合实力,有助于经济繁荣,使非洲国家获得新的能力,并在开放、透明的框架下得到施展。正因为如此,我们希望开创新的发展金融机制。发展金融机制指由专业的政府银行支持民营部门的发展,从而提高发展的有效性。我们正与国会(Congress)一起努力,使美国有能力与已经利用金融手段在发展中世界中实现自身目标的国家进行竞争。

由美国国际发展署主导的项目“能源非洲”(Power Africa)是这个大洲的发展史上规模最大的公共-民营伙伴关系之一。“能源非洲”项目于5年前设立,目的是为非洲国家提供渠道,解决发展的最基本需求之一:电力。如今,千百万非洲人民——在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各地——都能获得电力,这在一定程度上归功于140多个民营部门合作伙伴的承诺。我们的目标是到2030年提供30,000兆瓦电力——即6,000万个新联接——以达及3亿非洲民众。美国国际发展署署长格林(Green)就在上周宣布了“能源非洲2.0”,进一步扩大电力范围。

美国迫切希望减少同我们的非洲伙伴的贸易和投资壁垒,帮助非洲国家从依赖他人过渡到自给自足,发展他们的中产阶级,并更好地让非洲经济与世界其他地区接轨。

为了准备迎接未来并实现这个大洲的潜能,必须有一支受过教育的、健康的劳动大军。全世界各地都是这样,但鉴于非洲年轻人口不断增加,这更具紧迫性。

“非洲青年领袖计划”(Young African Leaders Initiative)是国务院和美国国际发展署投入培养新一代非洲领袖的一个途径。该计划为崭露头角的非洲领袖提供领导力和职业发展培训,涉及自由媒体的重要性、如何建立更具适应力的机构,乃至如何创建公司企业。如今,“非洲青年领袖计划”拥有超过500,000名成员和代表,遍及每个撒哈拉沙漠以南国家。

通过“总统防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President’s Emergency Plan for AIDS Relief),美国已经改变了全球应对艾滋病病毒/艾滋病的行动。这在非洲比在其他任何地方都更显而易见。

当PEPFAR在15年前启动时,确诊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就是死刑判决。在非洲疫情最严重的地区,新生儿死亡率上升了一倍,儿童死亡率上升了两倍,人的寿命缩短了20年。三个成年人中就有一人携带艾滋病病毒。千百万名孤儿无人照管。只有50,000人得到了艾滋病病毒治疗。如今,美国人民通过PEPFAR向超过1,330万名男女老幼提供了能够拯救生命的治疗。这使220多万新生儿在降生时未感染艾滋病病毒,并让640多万孤儿、弱势儿童以及照护他们的人继续得到支持。

本届政府致力于在非洲治病救人。去年9月,我宣布了2017到2020年加速艾滋病病毒/艾滋病疫情控制的PEPFAR战略(PEPFAR Strategy for Accelerating HIV/AIDS Epidemic Control for 2017-2020)。这项战略是在今后三年在50多个国家实现疫情控制的路线图。它勾勒了一条在有望到2020年实现疫情控制的12个艾滋病病毒负担沉重的非洲国家加速我们的有关工作的途径。我们现在能够切实看到一个根治艾滋病病毒/艾滋病的未来。它就在我们面前,而且对于非洲的前途至关重要。

要让安全、贸易和投资以及经济发展持续下去就必须有得到公民信任和支持的有效力、负责任的政府机构。和平与繁荣只有在一个民主社会中才有可能实现。媒体自由、开放的沟通渠道、宗教自由以及一个生机勃勃的公民社会能够促进创造力、创意以及人民实现经济增长的能量。今天,非洲通过创建更强大、更透明的、体现其公民的心声、拒绝腐败、保障并促进人权的民主机制,能够取得重大收益。

据非洲联盟(African Union)估算,腐败已给非洲造成数千亿美元损失——这数千亿美元没有投入到教育、基础设施或安全之中。行贿和腐败阻碍人民脱贫,加剧不平等,并削弱公民对政府所持的信念。合法的投资不会到来,不安定和不稳定的因素增加,形成了滋生恐怖主义和冲突的条件。我们大力支持非洲联盟峰会重点突出、令人鼓舞的“赢得反腐败斗争的胜利”(Winning the Fight Against Corruption)的努力。我们希望今年的议题仅仅是一场更持久的长期着重于反腐败的行动的开端。

为了支持这项议题,美国将继续进行同非洲国家一起增强他们的民主机制的工作。上个月,国务院要求国会拨款1.37亿美元支持民主、人权和良治项目,强调以建设共识,消除冲突为宗旨,创建更透明和减少腐败的机构。

民主要求必须通过自由和公正的选举移交权力。这还需要一个生机勃勃的公民社会和独立的媒体,来帮助公民知情,并让他们与他们的政府保持联通。去年,美国帮助支持在利比里亚的公平、和平的选举,这个国家已有几十年没有经历过和平的权力转移了。这包括展开公民及选民教育项目,以年轻人、妇女及其他难以达及的首次投票的选民为重点,并和媒体共同提倡负责任地进行报道。

此外,“财政透明行动基金”(Fiscal Transparency Initiative Fund)帮助政府制定更透明的、向公众公开的预算,并协助公民社会积极要求改善有关领域。美国目前正在非洲各地展开31个项目——而且即将再增加9个项目。“财政透明行动基金”已帮助肯尼亚、乍得和马拉维制定措施以打击行贿并更好为本国人民服务。

我们在发展方面也谨记良好治理行动计划。作为国务卿,我担任世纪挑战集团(Millennium Challenge Corporation)主席,该机构简称MCC。通过这个旨在减轻贫困的机构,美国将良好治理与发展援助联系起来,能够奖励良治——其中包括提高透明度。世纪挑战集团大约60%的资金投入到非洲。去年11月,我们同科特迪瓦签署了一项5.24亿美元的合约,以改善其教育和运输部门。这是在该国推行了增进经济自由、民主原则和人权并抗击腐败的政策后才有可能做到的。在美国纳税人的钱还没花一分之前就激励改革是世纪挑战集团的模式 。

这是一种已被证明具有效力的美国式发展模式。

美国寻求及发展增强机制、增进法治及建设非洲国家自力更生能力的可持续增长。我们通过奖励能实现长期安全和发展目标的良好治理同非洲国家进行伙伴合作。

这同中国的做法形成鲜明对比,中国的做法鼓励依赖性,利用不透明的合同、掠夺性贷款方式以及腐败的交易,使有关国家负债累累并损害他们的主权,不让他们实现长期的、自我维持的增长。中国的投资确有可能解决非洲的基础设施缺口,但其做法导致债务越来越重,在大多数国家就算有就业机会也非常之少。再加上政治和财政压力,这危及非洲的自然资源及其长期的经济和政治稳定。

我们欢迎其他国家参与非洲的发展;事实上,这是需要的。这正是自由市场的意义所在,竞争带来更多的机会。但我们希望看到在这个大洲增进政治稳定的负责任的发展以及透明的自由市场的做法。我们希望中国也将同我们一起进行这项努力。

美国看到了非洲的光明前景。我们有机会参与非洲为其人民建设一个稳定、繁荣的未来的旅程。这些重点工作中的每一项——贸易和投资,良好政府-治理,尊重人权,抗击恐怖主义和不稳定的局势——都本着一个共同的指导原则:帮助非洲国家建设能力以照护本国人民。

应对这些挑战没有捷径可走,但美国致力于同非洲国家结成伙伴面对它们,以使这个大洲能在21世纪日益成为一个繁荣和自由的地方。感谢你们的悉心关注。(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