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卿迈克·蓬佩奥接受美国广播公司“本周”节目记者乔纳森·卡尔专访谈话

AP Images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专访谈话
沙特阿拉伯利雅得(Riyadh)

2018年4月28日

问:蓬佩奥国务卿,感谢你在以国务卿身份第一次出访就来到我们的节目中。

国务卿蓬佩奥:谢谢,乔纳森。很高兴来到这里。

问:那么我想首先从我们看到的金正恩迈入韩国的那些不可思议的画面谈起——这是我们首次看到一个北韩独裁者这样做。这是一个怎样重大,怎样重要的时刻?

国务卿蓬佩奥:是的,乔纳森,我认为它是件大事。它有重要意义。这个道路上的每一步都重要。目标仍然一样:完全的、可核实的、不可逆转的去核化。这一直是我们政府的目标。特朗普总统向北韩施加了压力,而且看来它给我们带来了这种开端,一个真正将会让世界发生改变的机会,如果我们能够实现它的话。

问:让我们来看看更多你与金正恩会面的引人注目的照片,你们两人并肩站在那里。当时你脑子里想到什么?

国务卿蓬佩奥:我是在执行使命,乔纳森。我带着一个使命,开始去为特朗普总统与金正恩的会晤打前站。我们希望确实知道北韩,金正恩,是准备讨论最重要的事宜,从而让我们有理由,有基础,举行总统和主席会谈。当时我的注意力非常集中在这点上。

问:总统说,会晤,你们两人的会晤,完全不是计划中的,而它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这是怎么发生的?

国务卿蓬佩奥:我是带着使命去的。我的目的是实现总统为我制定的目标。当时变得很清楚,我将有机会与金正恩会面,讨论一些细节,但是更重要的,是要判断这里是否存在让我们两国实现这点的机会。我回来后,向总统汇报了讨论情况。它是有成效的。仍有大量工作需要做,但我们至少在此有机会去做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

问:作为中央情报局(CIA)局长,显然你用很多时间,中情局用多年时间、资源,努力解读北韩领导层,努力理解金正恩。你从与他的会晤中了解到什么?

国务卿蓬佩奥:任何时候你有机会与一个人面对面见面,都能让你对他们的想法,对他们是否真正有准备做某种有历史意义的和不同以往的事,有更好的了解。我们有着与北韩谈判的长久历史。一再发生的是,他们采取了行动,而结果发现那些承诺是假的或不可信的,或者他们不能实现。我的目的是努力辨明是否有真正的机会。我相信有。谁知道最终的讨论会怎样。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但我感到很有希望,特朗普总统设定的条件给我们带来这个机会。

问:总统说,你在此后与金正恩有着良好的关系——一种良好的关系。你有吗?

国务卿蓬佩奥:我们进行了良好的交谈。我们讨论了重要事务。他有非常充分的准备;我希望我也同样。我们就我们两国面临的最艰巨问题进行了深入交谈。我带着特朗普总统的明确使命声明。当我离开那里时,金正恩对这个使命有确切的理解,就像我今天所陈述的完全一样,而且他同意他准备进行讨论,并制定有助于我们实现那一目标的路线图。只有时间能说明我们是否能实现这点。

问:所以你到那里去是为了安排金正恩和总统的首脑会晤,或者为这件事进行某些工作。你怎么看这件事。你有什么评估?我们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金正恩会见后有可能见到的最好结果是什么?

国务卿蓬佩奥:有好几件事,我们希望能够达到目的。我谈到释放被拘押的美国人员,然后我们谈到很多有关完全、可核实及不可逆转的机制有可能是什么情况的问题。为此,但两位领导人—只有他们才能做出这些决定—将举行会晤,他们可以确定有关的路线;他们可以规划一定的目标;他们然后可以指示下属团队实现这个目标。最好的结果将是,双方一致同意为达到目标而努力,并指示下属团队付诸实施。

问:我想为你放一段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在加入本届政府前,但在刚刚宣布准备举行这次会晤后发表的讲话。对于与北韩人谈判,他是这样说的:“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问:你怎么知道北韩政权在说谎?答:他们很会摇唇弄舌。”

很显然这是约翰·博尔顿在担任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前说的话。他现在正在为这次会晤进行工作。在核问题上,我们看到在克林顿(Clinton)总统时期、布什(Bush)总统时期、欧巴马(Obama)总统时期,至今经历了北韩3名不同的领导人,他们都违反了诺言,对于与金正恩的会晤,你是否的确相信会有任何结果?

国务卿蓬佩奥:乔纳森,本届政府正拭目以待。我们了解历史;我们了解其中的风险。我们将会采取十分不同的对策。我们将采取与过去不同的方式进行谈判。我们将要求采取上述步骤。我们特意使用“不可逆转”这个词。我们将要求采取这些可以表明达到去核化目的的步骤。我们不会轻信诺言。我们不会轻信言辞。我们将观其行,必求其功。在此之前,总统已经十分明确地表明,我们将坚持施加压力,直到我们达到目的。这一次大不相同。所以,在每一个问题上,两国都不能仅依靠言辞。我们必须实际达到目的,金正恩和我有机会谈到总统指出的这个方向。

问:所以你对他正色直言。你与他谈了一个小时。你说这是一次有益的谈话。总统说发展了不错的关系。总统还曾称他为疯子。并非只有总统称金正恩为疯子。你如何与一名被认为是疯子的人建立关系?

国务卿蓬佩奥:我不想做太多的想象,也不想只看表面文章。我需要看行动。这也是特朗普总统的要求。我们建立了一个联盟。一个外交联盟已经建成,共同对金正恩施加压力。特朗普总统及其施压行动是金正恩希望举行这次会晤的原因。我们政府的目标是达到预定的结果。对于总统会见金正恩一事,我们正是希望达到这个目的。

问:你是否认为他已经真正改弦易辙?我的意思是,就金正恩此人而言,他在上台后杀了他叔叔,对他的同父异母兄弟下毒,为发展北韩的核设施及其导弹能力比他父亲有过之而无不及,为加强军备比他祖父有过之而无不及。你是否的确认为他在这个问题上会改变主意,真的想放弃这个国家现在值得骄傲的东西,放弃其核项目?

国务卿蓬佩奥:金正恩将必须做出决定。他必须做出重大的决定。他是否希望施压行动继续下去?他是否希望特朗普总统继续让他处于今天面临的处境? 或者,他是否期待发生重大和不同的改变,发生以前从未发生的改变?

我不知道事态会如何发展。正如总统所说的,只有时间能证明。但是我们已经确定了一项使命,我们有义务采取外交方式,努力寻求和平解决方案,使美国人民避免金正恩及其核武库的威胁。这是确定的使命。这是确定的目标。只有时间能证明我们是否能够实现这个目标。

问:而且你已经阐明这是完全、不可逆转地解除他们的核项目,消除核武器,消除这种能力。他会得到任何——

国务卿蓬佩奥:是的,先生。

问:他在这么做之前会得到任何回报吗,还是在全面、不可逆转地解除那个核项目之前会有任何取消、消除制裁,给予任何奖励的措施?

国务卿蓬佩奥:乔纳森,本届政府一直都很明确。我们将看一看谈判如何进展,但我们将采取同过去的努力完全不同的方式说服北韩消除他们的核武器项目。我们拭目以待,乔纳森。

问:但它完成之前不会有什么?没有局部步骤?

国务卿蓬佩奥:乔纳森,我们拭目以待。

问:你当了15个月的中央情报局(CIA)局长。你有感知,你获得了——你看到过有关于此的所有情报。我们看到过有关评估。你确信我们真正了解北韩核项目的程度吗?我们知道他的核弹都在哪里吗?我们知道目前他的所有核设施都在哪里吗?

国务卿蓬佩奥:乔纳森,我不会谈及有关的任何细节。

问:好的,我只想问你是否确信有关评估。我没有问你评估是什么。你是否相信——因为他——他过去藏匿过核能力——

国务卿蓬佩奥:乔纳森,乔纳森,我不会——我不会在今天上午这个节目中谈及情报事务。我为此感到抱歉。我只是—你明白我肯定不能那么做。

问:那如果在这个问题上外交努力失败,会有军事方案吗?有没有一个消除那个核项目的现实的军事方案?

国务卿蓬佩奥:总统一直都很明确,乔纳森。我们不会听任金正恩威胁美国。我们不会听任他发展一个让美国人民面临风险的项目。

问:我想放一段你于7月在阿斯彭论坛(Aspen Forum)讲过的话——

国务卿蓬佩奥:乔纳森,对不起。乔纳森,对不起。我要——我很抱歉。我得走了。

问:我能——我能在我们离开这里之前再问你一个问题吗?

国务卿蓬佩奥:当然。

问:我想放一段你于7月在阿斯彭论坛讲过的话:“北韩人民,我能肯定,是可爱的人民而且也希望看到他下台。正如你们可能都知道的,他们在那里的生活并不太好。”那是在7月。现在——从那以后,你去过北韩了,你当面会晤过金正恩。你是否仍然认为北韩那里的人民希望看到他下台?

国务卿蓬佩奥:乔纳森,我仍然相信我那晚讲过的话。北韩人民生活在非常艰苦的条件之下。我相信金正恩参与这个对话的原因之一是,特朗普总统以及的确还有全世界所采取的施压行动使他们处于一种甚至更脆弱、更艰难的地位。而且因此我感到乐观。我们将努力工作,看看是否能找到一种解决方式,让北韩人民能够切实过上更好的生活。

问:我们感谢国务卿蓬佩奥,他从沙特阿拉伯接受了我们的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