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卿蓬佩奥在媒体见面会上的讲话

国务卿的讲话:国务卿在媒体见面会上的讲话

2018年5月31日东部夏令时间3:48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的讲话

纽约市Lotte Palace Hotel的Spellman Room

2018年5月31日

蓬佩奥国务卿:大家下午好。正如你们所知,除了我与金英哲副委员长的会晤外,我们还有团队在新加坡和非军事区与北朝鲜的对应官员一起为特朗普总统和金正恩委员长预期在新加坡举行的峰会做准备。通过这些系列会议,我相信我们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今天,我和金副委员长讨论了我们的国家如何走到一起,如何利用我们的两位领导人通过未来愿景所创造的这一独特机会,他们已如此清晰地阐述了这一愿景。金副委员长现在正计划前往华盛顿递交金正恩委员长的亲笔信。

提议的峰会为特朗普总统和金正恩委员长勇于引领美国和朝鲜进入一个和平、繁荣和安全的新时代开创了历史性的开端。我们两国面临我们关系中的一个关键时刻,如果让这个机会付诸东流,这无疑是不幸的。

在我与金正恩委员长在平壤以及今天与金英哲副委员长的会谈中,我已经很清楚地表明了特朗普总统与美国的目标是始终如一且众所周知的:即完全、可核查及不可逆的韩朝半岛无核化。特朗普总统还明确表示,如果金正恩去核,北朝鲜的道路更加光明。我们展望一个强有力的、连通的,同时也是安全、繁荣的北朝鲜,它既保持其文化传承,但又融入国际社会。

我们认为,通过共同努力,美国和北朝鲜人民可以创造一个由友谊与合作而非不信任、恐惧与威胁所定义的未来。我们真诚地希望金正恩委员长与我们一样对未来有这样积极的愿景。我们希望两位领导人都能够在参加新加坡峰会时——如果这次峰会得以进行的话——睁大双眼,对未来的各种可能性有清晰的认识。如果这些会谈取得成功,它将是真正具有历史意义的。如果我们能够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改变世界的进程,它将需要来自金正恩委员长的大胆领导。

特朗普总统和我都相信金委员长是能够做出这样决定的领导人,在未来几周和几个月内,我们将有机会验证情况是否如此。

我很高兴回答几个问题。 

诺尔特女士:我们的第一个问题——请一个一个地来——来自彭博社的尼克·沃德姆斯。尼克,请讲。 

问题:谢谢。国务卿先生,昨晚国务部告诉我们,美国将在这次峰会召开前寻求北朝鲜的一个历史性承诺。今天你提早结束了与金英哲的会谈。你能谈谈为什么这么做吗?你有没有得到你所寻求的承诺?美国和北朝鲜现在是否就无核化意味着什么达成了一致? 

蓬佩奥国务卿:这是一个(听不清)的事情。我们并没有提早结束会谈。我们有一系列我们想要确保涵盖的事项,我们确保我们对彼此的期望都已明确的议题。我们做到了这些。这是一个困难而艰巨的挑战。毫无疑问。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在这里取得了进展,同时在其他正在进行会谈的场所也取得了进展。今天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取得了我们在纽约市这里可以取得的进展。

诺尔特女士:我们的下一个问题来自《华尔街日报》的迈克尔·戈登。

问题:国务卿先生,继续刚才的话题,一位国务部高级官员——昨晚也曾和我们交谈过——也表示,美国希望说服北朝鲜其安全不取决于核武器。您现在已经和他们进行了三次会面,并与他们一起度过了数个小时。您觉得在这方面是否已取得了成功呢,还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困难也就是为什么特朗普总统现在正在谈论举行两三次峰会的可能性,而不是试图在一次会议中解决这些问题中最困难的部分?

蓬佩奥国务卿:是,这是——看,毫无疑问。特朗普总统、这届政府完全了解这个问题有多难。很久以来,北朝鲜将其核项目视作为其政权提供所需安全。现在要努力达成一系列谅解,使北朝鲜人相信特朗普总统所说的话。如果我们能够实现这一目标,如果北朝鲜人事实上准备实现无核化——这包括他们核项目的所有组成部分——如果我们使他们相信,实际上他们更安全,实际上真正威胁他们安全的是继续抓住核武器项目不放,而不是相反。我们围绕这点已经进行了很多次会谈。当然,真正的考验来自于我们真正实现这一目标的时候,但是关于我们如何继续前行,关于今后什么样可能的道路才能使我们既能实现世界要求的北朝鲜无核化又能实现为让我们实现无核化北朝鲜所需的安全保证,我们已经进行了很多次会谈。

诺尔特女士:下一个问题来自ABC新闻的玛莎∙拉达茨。 

问题:蓬佩奥国务卿,你称它为一个提议的峰会。明天我们是不是能知道它是否会举行?而且,你曾直面副委员长。你已经和他同处一室。是什么导致了这一进展?一直以来这就像坐过山车一样。峰会曾经被取消;我们从怒火中烧走到这一步。所以,谈谈是什么导致了这一变化,以及你是否担心它会倒退回去?

蓬佩奥国务卿:玛莎,我曾有机会两次会晤金正恩委员长,而且迄今已与金英哲副委员长举行过三次会晤。我花了很长时间与他们每一位会面。我认为他们正在思考一条可以产生战略性改变的前进道路,一个他们国家以前未曾准备作出的改变。这显然将是他们的决定。他们将不得不做出改变。他们将不得不选择——正如我刚才所说,他们将不得不选择一条与他们国家几十年来所走道路截然不同的道路。任何人不应感到惊讶的是,一路上会有一些瞬间显示这条路并非笔直,会有看似困难的事,以及似乎存在绊脚石的时刻——有时也许甚至令人感到无法逾越。

我们的使命无比清晰。那就是继续向前推进——总统已指示我向前推进,以验证我们能够实现这一结果的命题。所以我知道每个人每分钟每小时都在关注这件事。这将会是一个花费数天、数周才能解决的进程。将会有困难的瞬间,将会有艰苦的时刻。我也已经与他们进行了一些艰难的谈话。他们也给了我对等的回应。这里有——我们经历这一挑战已经有几十年, 因此人们不应因为有一些看似具有挑战、困难和不能弥合之事的瞬间而感到惊讶、害怕或被吓退。我们的使命是去克服它们以便实现这一历史性的结果。 

问题:关于提议的峰会,明天我们能不能知道究竟是否将有这一峰会? 

蓬佩奥国务卿:不知道。不知道这一问题的答案。 

诺尔特女士:最后一个问题来自福克斯新闻的亚当∙ 夏皮罗。

蓬佩奥国务卿:我想再说一句,玛莎,尽管我们或许不知道明天会怎样,我要告诉你我们在过去72小时朝着设置正确的条件已经取得了实际进展——因此你的问题实际是关于是什么样的条件。这些条件将特朗普总统和金正恩委员长置于一个我们认为通过他们俩人会晤可以实现实际进展的位置。如果我们所处的位置让我们感到没有真正的机会令他们俩人会晤,那么对谁都没有好处。我们在过去72小时已经取得了实际进展。

诺尔特女士:来自福克斯的亚当。

问题:蓬佩奥国务卿,你谈到半岛的完全无核化,所以我的问题是关于这个问题以及对我们盟友的影响。如果未来协议的一部分是让美国在韩国的驻军缩减的话,关于将韩国和我们的亚洲盟友——比如日本——暴露在可能更大的中国影响力下,美国有什么关切?

蓬佩奥国务卿:我今天不会、在谈判期间任何时间也不会谈论协议形式的构成。 那是—— 那些应该是有所保留的事情,以便领导者们拥有做出正确决策所需的全部自由。 所以关于缩减,这显然是一个国防部的问题。今天我不打算说这个。

我可以说的是:我想,我现在担任国务卿三十多天了。韩国人、日本人和美国人之间就我们如何解决北朝鲜问题的方法上没有分歧。我在那与我的对等官员交谈了,我在那也与文总统交谈了。我们理解他们的关切。我们理解可能对他们构成的风险。我们达成的协议将为所有那些国家提供一个都能同意的结果。

问题:但是,有可能会创造出一个——我找不到一个更好的词——中国可能填补的真空吗?无论是经济、政治、还是军事的?

蓬佩奥国务卿:中国人今天在世界各地做出举动。让我们讲清楚。这样的风险无处不真实存在,并不仅仅在这个特定的区域。我们敏锐地意识到这一点,而且我——我有信心我们正在谈论的有关北朝鲜的事情不会在任何重大程度上增加这样的风险。我们不会对韩国人或日本人那样做,他们是我们在该地区最重要的两个盟友。

诺尔特女士:好的,大家。谢谢你们。

蓬佩奥国务卿:非常感谢。

诺尔特女士:十分感谢。很高兴见到你们。

问题:我们要去新加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