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在记者会上发表讲话

Secretary Michael R. Pompeo At a Press Availability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20年4月29日

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出席新闻发布会并发表讲话

新闻简报室

[摘译]

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

*     *     *     *

……我们在抗击疫情之际,本届政府——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希望确保我们执行我们的对外政策使命。即使我们面临病毒的挑战,我们仍高度集中精力从事这项工作。这就是我今天将花时间与诸位所谈的内容。

*     *     *     *

……我们继续注视北京对香港的治理越来越多的干预行动,对此日益表示关注。香港自由受到的侵蚀不符合中国共产党对“一国两制”的承诺。对香港强加任何严酷的国家安全立法不符合北京做出的承诺,并对美国在那里的利益产生影响。

*     *     *     *

……美国方面已认捐65亿美元政府和非政府援款,帮助各国抗击COVID-19冠状病毒疾病——65亿美元,无可比拟地是全世界捐助总额最多的国家,是中国捐款总额的12倍以上。

我对我们在印度-太平洋(Indo-Pacific)地区完成的工作感到特别自豪。美国政府已经提供3,200多万美元援款支持太平洋诸岛国家抗击COVID-19。我们正与缅甸政府、联合国(United Nations)、非政府组织和其他方面合作,防止COVID-19在缅甸传播,包括保护弱势群体。我们正与澳大利亚、印度、日本、新西兰、大韩民国和越南的朋友们合作,相互交流信息和最佳实践,开始推动全球经济。

*     *     *     *

:国务卿先生,多谢你做了这些工作。有一个问题涉及中国及——世界卫生组织(WHO)。对于中国,你知道,从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到外交部的发布会,我们都听到同样的说法,在预警方面,美国浪费了几个月的时间。我们注意到外交部新发布的推文说,美国参与一项阴谋。你能否告诉我们,我们所谈到的论战是否已经停火,如同总统所说的那样?

关于世界卫生组织,你们因为冻结供款受到批评。为世界卫生组织供款排名第二的比尔·盖茨(Bill Gates)提出了批评。你也知道,中国提供了更多的款项。全世界没有其他方面做世界卫生组织所做的工作。例如你知道的,抗击麻疹的行动。你究竟是否关心冻结将降低对世界卫生组织的影响,降低你们期待进行改革的能力?

国务卿蓬佩奥:对于你的第一个问题,我们所做的是道出真相,据实说明对美国人民造成的危险。我们国务院的既定使命是保护美国人民防范来自世界各地的威胁。所以,我们提供有关病毒始于武汉什么地方的信息是恰当的做法。你说中国外交部和中国环球电视网等中国媒体机构也谈到同样的问题。我暂且不谈。足以说明问题的是,当有些国家参与散布谣言的时候,就会制造危险。我们——中国共产党告诉我们他们希望成为我们的伙伴,他们希望保持透明。我们需要我们可以依赖的伙伴,他们需要告诉我们一些情况,准确的情况,让我们相信他们没有隐瞒任何情况。

现在,我们仍然不了解——全世界尚不了解有关武汉病毒所的情况。我们无法准确地了解这种病毒的发源地。有很多实验室正在继续从事这方面的工作,我们认为——继续追踪今天中国境内的传染性病原体,我们不知道他们的操作是否达到一定的安全程度,可以防止类似事件重演。不要忘记,这并不是我们第一次发现从中国传来的病毒。所以作为可靠的伙伴,需要有持续性的义务,与全世界分享有关信息(听不清)。我们在核保障的问题上一贯重视这个问题,各国都应该允许其他有关方面进入,了解他们的体系,确保问题得到妥善处理,安全水平没有问题,技术能力没有问题,检查制度没有问题,能够做到防止意外的核泄露。对于生物系统和生物实验室,我们需要有同样的程序。

所以,我们需要呼吁每一个国家,我们所有的伙伴,都要求得到答案,了解那里发生的情况,但是我们还继续要求——我们能够得到透明度,得到必要的透明度,保证从事复杂病毒和病原体科学研究的人员进行的工作不造成危险,恰恰是因为这种来源于中国武汉的病毒导致我们遭受了经济灾难和巨大的生命损失。

问:那世卫组织呢?

国务卿蓬佩奥:世卫组织?关于世卫组织,我们将采取正确举措。我们是世界卫生组织的最大的供款方。它没有完成这个使命,因此我们正在进行一次审核,找到如何最好地利用美国纳税人的钱来取得切实成果的方式。特朗普政府一直都很明确。我就此发表过讲话。我们在全世界各地都参与多边工作。我们正在这么做。就在今天上午,我还在电话上同世界各国讨论我们有关委内瑞拉的工作。我们建立了一个90多个国家组成的击溃“伊斯兰国”组织(ISIS)的联盟。我们乐于同全世界各国合作以取得切实成果,为美国人民提供安全。

我们不应当以为有些组织因为在其名称里有“卫生”两字就的确能取得我们所需要的成果。我思考这个问题时想到了国际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它是一个政治化的组织,而不是一个法院。我们想要确保采取正确举措,以使我们能为美国人民取得成效,在这个问题上也是如此。我们将进行我们的审核,我们将对此评估。如果有一种职能只有世卫组织能做到,而且我们认为这对于美国国家安全具有重要意义,或者因为我们是全世界的人道主义好伙伴,我相信我们将找到一种取得这种成果的途径。

因此,我只想敦促各位——有些私人捐赠方向世卫组织供款——始终要问一问,这是最好的模式吗?这确是应有的结果吗?当你们看到中国共产党在今年1月就如何处理这种病毒进行辩论时的影响力,当你们想到那些事情及其对世界构成的风险,就有责任重新思考这个机构是否适于为全世界提供全球性疫情应对机制。

*     *     *     *

问:你好。鉴于在医疗用品方面依赖中国,供应链,那些用品显然是美国现在迫切需要的,特朗普政府一定要等到美国的健康危机过去后,才能像这届政府一再所说的确实谈让中国承担代价的具体内容吗?

国务卿蓬佩奥:我们的首要重点,毫无疑问,是处理这场危机,我们这场危机是来自中国武汉的这个病毒的直接结果。它是副总统的特别工作组的重点,它一直是我们国务院的双重重点,一个是尽我们的最大努力了解那里发生的情况,还有一个是将美国人撤回国。这是一个时刻。我们必须正确把握。我们然后必须让经济重新振作起来。将会有充分时间评估如何要那些造成迄今成千上万美国人丧生和巨大财富损失的人承担责任——不仅是美国的财富,还有因这个病毒导致的对全球经济的严重破坏。

将有时间做这件事。我们将在合适的时间。正如特朗普总统在就职时所说,我们将不再容忍中国政府非互利的行为。我们首先在贸易上看到这点。我们表示,我们要贸易自由,我们要贸易充足,我们要贸易互利。他朝那方面推动,他取得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我们当时希望能够推进第二阶段。最终那将由中国共产党决定:他们准备以公平和互利的方式进行贸易吗?

我要说的最后一件事是,昨晚我看到中国外交部的评论,谈到与澳大利亚有关的胁迫做法,竟还冒然要求调查。世上谁不想调查世界怎么会发生了这种情况?我设想中国人民——他们是良好的人民。那里有医生、科学家。想象一下,如果那些科学家和医生是在我们的体制下工作,在一个自由的体制下,可以提出假设,受到挑战,但你有自由说话和发表文章,其他人可以评论——这是民主制度做得最好的一点。

解决这场危机的办法将来自全球热爱自由的人。我非常坚信这点。专制政权糟糕的体制不能应对这场大流行疫情带来的危机。在民主体制下,我们能够自由发表批评和评论,你可以向国务卿提尖锐的问题——在这些体制下科学家以及自由思想和记者都能自由运作。这些社会将带来正确的结果,将带来治疗方法,将带来疫苗,将取得正确的结果让我们的经济重新运转。我对此有高度信心。这是我们看到自由和自由权利真正好处的地方,在未来数日、数周和数个月里,我相信世界也将看到这点。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