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家园安全部长杰·詹森的讲话:“保护和服务大众”, 2015年4月10日

美国家园安全部长杰·詹森的讲话: “保护和服务大众”

2015年4月10日

人民公安大学

中国北京

早上好。我很荣幸来这里演讲。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我来这里与你们的政府领导人见面,讨论一些对我们两国都很重要的议题。我很高兴在中国受到了热情接待,我相信有很多我们可以找到共同点、且我们两个伟大国家可以一起努力的议题。我们必须这样做,以建立一个更好和更安全的世界。

我感谢有机会对你们讲话。每次与学生谈话我都很愉快。我的愿望之一是成为一名教师。

有人告诉我,这所院校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好的警察学院。恭喜你们被录取到这所久负盛名的学院,并追寻作为一名执法人员的事业。

在我的整个职业生涯中,我有很多时间与执法人员一起工作。25年前,作为一名年轻的公诉官,我急于了解第一手的日常警务工作 – 有时过于急切。我和警察去监察地点。我想呆在警察局看对嫌疑人的讯问。我对随时准备为公众而冒生命危险的男女警官怀着深深的敬意。

在美国,我们对“部长(Minister)”的称谓是“秘书(Secretary)”。我是家园安全秘书。我是2013年被欧巴马总统任命担任此职的。

家园安全部是美国政府的第三大部。它有大约225000人,22个组成部分。我们的职责包括反恐、边境安全、港口安全、航空安全、海事安全、网络安全、我们移民法的管理和强制执行、对针对我们家园的核、化学和生物威胁的检测、对我们关键基础设施的保护、对我们国家领导人的保护、以及对洪水、龙卷风、飓风和地震等自然灾害的应对。

家园安全部内包括这些政府机构:海关与边境保护、移民与海关执法、公民身份和移民服务、运输安全管理、美国秘勤局、美国海岸警卫队和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而且,我们还通过我们的联邦执法培训中心负责培训我们的联邦执法人员。

我们有许多使命。但是,这一切都在我们更广泛、总体的使命范围内——对家园的保护。

海关和边境保护是我们联邦政府最大的执法机构。它有21000名边境巡逻人员,以及超过20000名海关官员兼执法人员。家园安全部还包括家园安全调查,它由6500名执法人员组成,他们调查违反海关法的行为、假冒和走私。秘勤局的3300名秘勤员不只是保护总统和其他人;他们也是调查金融犯罪和网络犯罪的执法人员。

家园安全部是合众国联邦政府的一部分。正如你们可能知道的,美国基本上有三级政府:联邦政府、州政府和以城市、镇和县为主的地方政府。

我的部门很大一部分工作是与州和地方政府互动。我们每年向州和较大的城市地区提供资金帮助,以帮助他们完成自己的家园安全使命。就在上周,我在纽约市警察局总部宣布我们今年将提供给纽约市和纽约州的资金额。本部的使命之一是与州和地方政府共享我们所了解的最新恐怖威胁信息。

鉴于全球恐怖威胁是如何演变的,家园安全部与州以及地方执法部门的关系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今天,全球恐怖威胁更加分散和复杂。在西方,恐怖组织现在公开号召独立的行动者就在他们居住的地方实施小规模袭击,无需在一个海外恐怖分子营地受训或者直接从一个恐怖组织头目那里接受命令。这些独立的行动者—我们称做“独狼”—能够在基本没有或者没有预先知道的情况下在他们本国发动袭击。这让地方警察—一个城市或镇的第一响应者—的角色更加重要。

鉴于全球恐怖威胁是如何演变的,在年轻男性或者女性可能受到驱使而转向恐怖主义的特定社群里,政府建立信任也已变得更加重要。

现在我们视此为我们家园安全使命的一个至关重要且必不可少的部分。这就是为什么我亲自参与这些会议。而且当我拜访一个社群时,我带着我们的联邦调查局官员和这个社群的地方执法部门一起。这是一个建立信任的做法—经常是跟由于自身与政府的过往经历而以非常怀疑的态度看待我们的人。

事实是有效的家园安全必须不止于国家权力和权威的基本运用;它也是一个国家在我们服务的社群里建立信任和正当性的做法。监视、讯问、逮捕、拘留、起诉和定罪的权力必须伴随有从社群获取合作和认可的能力。公众参与我们的家园安全努力至关重要。当与社群有牢固关系时,我们就成功。当与社群的关系充满紧张和怀疑时,我们的工作就难得多。

这对整个执法工作都是如此。

执法工作最好、最持久的例子包括一支与社群关系良好、被这个社群信任并且反映这个社群的警察队伍。警官被视作朋友,而非敌人。这也包括一个被认为人道且公正的刑事正义体系。

执法部门的这个模式有附加优势,即在这个国家自身打击恐怖主义和跨国犯罪的努力中获得国际社会的支持与合作。

执法部门的失败也有共同的属性—警察不反映他们服务的社群;警察被视为一股占领的力量,被怨恨并且被以怀疑的态度看待;刑事正义体系被认为是秘密的、严酷的、不公正的而且仅仅因为特定人的种族、宗教或者国籍就压制他们的。我们最需要从中获得帮助的这个社群变得内向,未能警告执法部门内部正在酝酿的麻烦。过度使用武力以及警察暴力的实例成为爆发点;社群的怨恨达到顶点并转化为愤怒和示威,人们觉得敌意地对待国家和它的工作人员是正当的。和平和稳定不复存在。

作为一名公仆、一名学历史的学生和因为他们皮肤的颜色曾被自己的政府压迫的人们的后代,我知道这些事情。这些是我们在我的国家已经吸取的教训,而且我们仍在努力改进。

在美国,我们为我们的警察队伍反映我们国家的多样化和移民传统而骄傲。

有些比较著名的美国警官具有中国血统。这包括方宇文(Heather Fong,),加利福尼亚旧金山市的前警察局长。她是第一位成为一个美国主要城市的警察局长的亚裔美国女性。我很骄傲方宇文现在作为一名助理部长为我工作。

我们国家的警察也包括因公殉职的华裔美国人。

12月,两名警官在泊于纽约街角的警车中被一名枪手射杀。枪手突然逼近他们的车辆,两名警官猝不及防—这是警官最可怕的噩梦。这起凶杀案发生后的第二天,我亲自到纽约的那个街角,向警官们献花以表达我的敬意。他们家人及同事的哀思,我和上百万其它人一样都感同身受。他们的离去在全国范围内引发了关注,全国各地共有数千名警官参加了他们的葬礼。

两名死者中有一个名叫刘文健(Wenjian Liu),是一名华裔美国人。家园安全部提供方便,加快了刘警官在中国的家人赴美参加其葬礼的行程。

还有就是已经退休的纽约市警官罗哲∙ 帕里诺。罗哲没有中国血统,但他是我的英雄之一。

我不知道在中文里是不是有这样一个词,但是在我们国家描述警官最流行的一个词就是“the cops”。就连警察自己也称自己为“the cops”。

以美国人的标准来说,罗哲是cop中的 cop。我和罗哲在26年前初次见面,那时我还是一名公诉官,我们俩就非法毒品的案件一起工作。几年后罗哲被纽约市长授予了勇士勋章,以表彰他在应对2001年9月11日世贸中心恐怖袭击中的英勇表现。

一年以后,罗哲作为侦探长参与了纽约市一起名为“中央公园慢跑者案”的著名案件的复查。中央公园慢跑者案本身就值得在这所学校做一个演讲。

1989年一位夜间在公园里慢跑的年轻女性遭到了强奸和野蛮殴打。几小时后她被发现时已失去知觉,此后陷入长达12天的昏迷。她对这一事件没有记忆,也无法识别是谁攻击了她。很多青少年男性接受了对此次袭击的问讯。他们中的多个人做了治罪口供。最终5人被起诉袭击妇女。很大程度上根据他们自己的口供,这5人在经过法庭审讯后被判有罪,并因此长期入狱服刑。

多年后,另一名男性承认了这一罪行。这起案件在2002年被重新审理。帕里诺侦探担任高级调查员,与地方公诉官办公室共同重新调查这一案件。由于这个案件被重新调查,这5个人的罪名被撤销。

这起案件说明,刑事正义体系愿意重新检查自己,并在条件要求时认错。这起案件也提醒我们,包括警察和公诉官在内的刑事正义体系的主要目标应当是刑事正义,而非刑事定罪。

帕里诺侦探在纽约市警察局待了超过21年,此前他有9年在海军陆战队预备役,之后他退休并花了数年时间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教授执法战术。我很高兴帕里诺侦探现在作为部长顾问为我工作。他就坐在这里。

从纽约市警察学院毕业33年后,帕里诺侦探会用一句话告诉你们我通篇想要传达的意思:警官的基本工作是保护和服务大众,你们作为警官的权威、信誉以及成功都来源于大众。

感谢大家听我的演讲。我向你们致敬并预祝你们取得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