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以“确定下一个世纪我们与印度的关系”为题发表讲话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2017年10月18日

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 International Studies)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多谢约翰(John)。再次来到这座大楼的确很高兴。我问过约翰,这座大楼是否达到了我们在这个工程启动时所有的期望。我看到在场的很多人都为将设想变成现实发挥了重要作用。我知道,他告诉我今天有4个活动同时在这里进行。我说,“很完美,完全符合我们原来的设想。”

为此,我还对11年来在场的诸多人士表示感谢,我有幸在本中心董事会服务多年,同时感谢诸位对我的指点。我在这里工作期间的交往使我收获良多。我感谢约翰的友好情谊。在这段时间内,他始终是一位亲密的好友。为了使我有能力完成为国效力需要做的工作,这一点的确始终很重要。所以,很高兴来到这里,同时感谢有机会回到这座大楼。

首先,我祝我们在美国、印度和全世界庆祝光明节(Diwali)的所有的朋友节日快乐。节日往往伴随着燃放焰火的活动,但我不需要任何焰火;我身边已经有太多的风火。(笑声)。所以,我们不谈焰火。

我与印度的关系可以追溯到1998年,距今几乎已有20年。当时我开始处理与印度能源安全有关的事务。我到印度访问多次,当然是在这么多年内。我很荣幸当年与印度有关方面发展商务往来。今年我也很高兴以国务卿的身份与印度领导人一起工作。我很期待下星期以官方身份第一次重返德里(Delhi)。这次访问恰逢美印关系和美印伙伴关系最好的时期。

众所周知,今年是纪念我们两国关系70周年的日子。当年杜鲁门总统(President Truman)在华盛顿迎接到访的尼赫鲁总理(Prime Minister Nehru)时说,根据命运的安排,我国的发现原来是为了寻求通往贵国的新航道。我希望您的访问也将是发现美利坚合众国(United States of America)之旅。

太平洋(Pacific)和印度洋(Indian Ocean)将我们的国家世世代代连接在一起。当年弗朗西斯・斯科特・基(Francis Scott Key)在印度制造的明登号军舰(HMS Minden)上撰写的歌词成为我国的国歌。

展望下一个100年,重要的是,印度洋-太平洋地区作为我们共同历史的核心继续保持自由和开放。这正是今天上午我对你们发表讲话的主题。

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和莫迪总理(Prime Minister Modi)以超越以往任何领导人的坚定意志,要求建立具有胆略的伙伴关系,不仅使我们两个伟大的民主政体受益,而且也使其他努力进一步实现和平与稳定的主权国家受益。

莫迪总理今年6月的来访突出说明,在我们战略关系的这个新时代,双方已在很多领域携手合作。

双方的防务联系正日益发展。我们正为协调双方打击恐怖主义的行动进行前所未有的努力。本月初,一艘运送美国原油的船只抵达印度,明显说明我们扩大了能源合作。特朗普政府坚决要求通过各种途径大幅度促进美国与印度进一步发展伙伴关系。

对我们今天来说,这一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印度是全世界最大的民主政体。双方的密切关系以我们两国人民 —我们的公民、工商领导人和我们的科学家之间的联系为动力。

去年有近120万美国访客前往印度。印度有166,000多名学生在美国学习。近400万美国印度裔以美国为家。他们作为医生、工程师和发明者,以及为身穿军装为国效力而自豪的军人为他们的社区作出贡献。

随着双方的经济联系日益密切,我们为我们的人民发现了更多的机会。美国600多家公司在印度经营业务。仅在过去两年内,美国的直接投资增加了500%。去年,我们的双边贸易达到约1,150亿美元的最高水平,我们准备在这个基础上再接再厉。

我们通过共同努力建立了经济合作的稳固基础,同时期待为进一步扩展开拓更多的途径。全球创业峰会(Global Entrepreneurship Summit)宣布下个月第一次在南亚(South Asia)的海得拉巴(Hyderabad)举行会议,成为特朗普总统和莫迪总理要求促进创新、扩大工作机会和为加强我们双方经济寻求新途径的明显例证。

在我们双方的军队举行联合演习之际,我们发出了强有力的信息,强调我们坚决保护全球公共利益,保护我们的人民。今年的马拉巴(MALABAR)演习是迄今我们最复杂的一次演习。来自美国、印度和日本海军最大的舰艇第一次在印度洋展现自己的实力,鲜明地展示了印度洋-太平洋三个民主政体联合力量的雄姿。我们希望今后几年其他国家的加入。

去年,美国国会(U.S. Congress)以压倒性的多数确定印度为主要防务伙伴(Major Defense Partner)。为了与印度作为主要防务伙伴的地位相配合,同时维护双方扩大海上合作的共同利益,特朗普政府提出了一份防务方案供印度考虑,其中包括护卫者无人机(Guardian UAV)。我们珍惜印度为全球安全和稳定发挥的作用,准备确保他们拥有更强的实力。

过去10年来,双方打击恐怖主义的合作已大幅度扩展。数千名印度安全人员与美方人员一起为提高自身的能力接受训练。美国和印度相互交流有关审查已知和嫌疑恐怖主义分子的情报。今年晚些时候,我们将就确认恐怖主义分子的问题举行新的对话。

今年7月,我们签署了确认圣战者游击队(Hizbul Mujahideen)为外国恐怖主义组织(Foreign Terrorist Organization)的文件,因为美国和印度肩并肩打击恐怖主义。利用恐怖作为政策工具的国家只能看到他们的国际信誉和地位日益萎缩。每一个文明国家都有义务打击恐怖主义的恶行,没有选择的余地。美国和印度正在该地区主导这方面的行动。

但是另外还有一个更重大的转型正在发生,必将对今后100年产生深远的影响:美国和印度正进一步成为战略日益融合的全球伙伴。

印度和美国不仅对民主有着共同联系,而且对未来有着共同的愿景。

正在形成的德里-华盛顿战略伙伴关系是基于对支持法治、航行自由、普世价值观和自由贸易的共同承诺。我们两国犹如书挡,在全球两端支撑着稳定——维护我们的公民和世界人民的更大安全和繁荣。

我们面临的挑战和危险是实在的。恐怖主义的祸害和网络攻击的破坏威胁着各地的和平。北韩核武器试验和弹道导弹对美国、我们的亚洲盟国和其他所有国家构成明显和现实的威胁。

有益于印度——以及许多其他国家——兴起的同样的国际秩序正在经受日益严重的压力。

中国虽然与印度一道兴起,但并不是以同样负责任的方式 ,有时破坏国际上的规则性秩序,即使在印度等国家是在以保护其他国家主权的框架内运作。

中国在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的挑衅性行动直接挑战美国和印度两国所维护的国际法和惯例。

美国谋求与中国的建设性关系,但是面对中国挑战规则性秩序和中国破坏邻国主权以及将美国和盟友处于不利之地的做法,我们不会退缩。

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和某些疑惧的时期,印度在国际舞台上需要有一个可靠的伙伴。我希望明确说明:基于我们的共同价值观和对全球稳定、和平与繁荣的共同愿景,美国正是这样的伙伴。

印度的年轻人、它的乐观态度、它的强大的民主榜样,以及它在世界舞台上日益上升的地位,使美国——在此时——有完全的理由谋求发展我们与印度多年以来的强大合作基础。现在的确是应在未来100年加倍与一个正在兴起的——以负责任的方式兴起的民主伙伴发展关系。

但最重要的是,世界——特别是印度-太平洋地区——需要美国和印度具有强大的合作关系。

印度和美国必须,就像印度俗语所说“做需要的事”。(笑声)

我们两国能够成为世界需要的声音,坚定维护基于规则的秩序,以促进主权国家能够无障碍地进入地球上的共同区域,无论是陆地、海上,还是网际。

尤其是,印度和美国必须以一个自由与开放的印度-太平洋为目标,促进更大繁荣和安全。

印度-太平洋——包括整个印度洋(Indian Ocean)、西太平洋(the Western Pacific)及其周边国家——将是21世纪全球一个最举足轻重的地区。

这个地区是30多亿人口的家园,它是世界能源和贸易渠道的焦点。世界40%的石油供给每天从这里蜿蜒穿行——包括穿过重要的马六甲和霍尔木兹海峡(Straits of Malacca and Hormuz)。随着非洲经济体的兴起和印度最快速的经济发展和中产阶级增长,整个经济都在体现出这一全球市场比例的变化。预计到本世纪中,亚洲在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所占比例将超过50%。

我们需要与印度合作,确保印度-太平洋地区日益成为一个和平、稳定和不断走向繁荣的地区,而不会成为一个混乱,冲突和有掠夺性经济的地区。

世界的重心正在转向印度-太平洋心脏。美国和印度——本着我们对和平、安全、自由航行以及自由开放结构的共同目标,必须成为印度-太平洋的东、西灯塔,位于它们两边的灯光之间的这个地区,将能实现其最大和最佳潜力

首先,我们必须在发展时着眼于给我们的人民和整个印度洋和太平洋地区的人民带来更大繁荣。

到2050年,印度有可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印度人口——中间年龄25岁——预计将在今后十年内超过中国。我们建立起正确的伙伴关系至关重要。

经济增长来自创新设想。所幸的是,没有任何国家比美国和印度更加鼓励创新。班加罗尔(Bangalore)和硅谷(Silicon Valley)之间的技术和设想交流正在改变着世界。

21世纪及其以的繁荣将取决于运用印度-太平洋地区市场力量和新兴发明成果灵活巧妙 地解决问题。在这点上美国和印度具有巨大的竞争优势。

我们开放的社会在思想自由的速度下促生高质量的设想。帮助地区伙伴建立类似的体系将带来解决21世纪问题的办法。

为实现这一点,必须有更大的地区连接性。

从丝绸之路到大干线(Grand Trunk* Roads),南亚是一个有着上千年由商品、人员和思想连接在一起的地区。

但是今天,它是世界上经济最缺少融合的地区;地区内的贸易没有活力——占总贸易的大约4%或5%

与东盟(ASEAN)相比,那里的区域内贸易占总贸易的25%。

世界银行估计,在取消障碍和整合海关口岸程序后,南亚地区内的贸易可以比目前的280亿美元将近翻四番,达到超过1000亿美元

建立更加连接性的目的之一是使印度-太平洋国家在进行可持续发展时有正确的选择。

世纪挑战集团(Millennium Challenge Corporation)是我们可以采用的达到这一目标的样板。这个项目致力于采用数据、问责以及基于证据的决策,形成合适的私人投资环境。

上个月,美国和尼泊尔签署了5亿美元的合同协议——这是与南亚国家的第一项,它将为基础设施投资,满足尼泊尔日益增长的电力和运输需要,并推动与地区伙伴——如印度——的贸易联系。

在我们寻找促进这一地区其他国家的更大发展和增长的同时,美国和印度必须需求更多机会,发展这种联系和我们自身的经济联系。

但是,在繁荣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生根之前,必须有安全与稳定。我们必须在这个领域也成为伙伴。

对印度来说,这个发展将包括完全发挥它作为国际安全领域领导成员的潜力。首先和最首要的是,要建立安全能力。

我的好友和同事马蒂斯部长(Secretary Mattis)上个月在德里就这个问题进行了讨论。我们两人都非常期待不久启动由特朗普总统和莫迪总理主张的2+2首次对话 。

印度海军成为P-8海上侦察机的第一个海外用户这一事实——这使它与美国海军同行同在一起,充分说明了我们有共同的海上利益和我们增进相互操作性的必要性。

美国提出的建议方案,包括护卫者无人机(Guardian UAV)、航空母舰技术、未来的垂直提升项目、F-18和F-16战斗机,都有可能改变我们的商务和防务合作的行事规则。

美国军方在速度、技术和透明度方面的一贯纪录不言自明——我们对于印度主权和安全的承诺也是如此。引起印度关切的安全问题也会引起美国的关切。

国防部长马蒂斯曾说,全世界最伟大的两个民主体应当拥有两支最伟大的军队。我对此再赞同不过了。

当我们共同努力解决共同的安全关切时,我们不仅保护我们自己,而且保护其他的人。

今年早些时候,来自美国陆军和印度陆军的教官一起努力在非洲伙伴中建设联合国维和能力,这是一个我们希望继续扩展的项目。它是美国和印度在第三国建设安全能力及增进和平——并在一个极其动荡的世界里共同担当和平之锚的一个了不起的范例。

在我们执行特朗普总统的南亚新战略之际,我们将借助于我们的合作伙伴来确保阿富汗及整个地区的更大的稳定。印度是实现阿富汗和平的合作伙伴,我们欢迎他们提供协助的努力。

巴基斯坦也是美国在南亚地区的一个重要伙伴。我们在该地区的关系立足于它们自身的优势。我们期待巴基斯坦针对在他们本国境内设立基地的恐怖主义团伙采取果断行动,这些团伙威胁着他们本国人民以及边境地区。通过这样做,巴基斯坦将能为本国及其邻国增进稳定与和平,并能提高他们本国的国际地位。

即使是在美国和印度发展我们自身的经济和防卫合作之时,我们也必须着眼于接纳与我们有共同目标的其他国家。印度和美国应当致力于帮助其他国家有能力保卫他们的主权、进一步建立互联互通,并且在一个增进他们的利益及发展他们的经济的区域性架构中拥有一种更响亮的声音。这是对于印度“东进”(Act East)政策的一种自然的补充。

我们应当欢迎那些希望在该地区增强法治并增进繁荣和安全的国家。

特别是,我们的出发点应当继续是增进同印度-太平洋地区民主体的接触与合作。

我们已在收获美国、印度和日本这种重要的三边接触的惠益。当我们展望未来时,还有邀集其他国家的空间,包括澳大利亚在内,以巩固发展共同的目标和行动计划。

印度还可以为其他国家树立一个多样的、充满活力的、多元化国家的明确典范——一个在全球性恐怖主义时代繁荣发展的民主体。这块次大陆是四大世界主要宗教的诞生地,而且印度的多元化人口还包括超过1.7亿穆斯林——是全世界穆斯林人口第三大国。但我们在伊斯兰国组织(ISIS)或其他恐怖主义组织的外国武装分子中所看到的印度穆斯林人数并不多,这显示出了印度社会的强大之处。民主进程不总是一帆风顺的,但我知道印度的民主典范的力量将继续增强并激励全世界其他国家。

在其他领域,我们早就该增进合作了。我们在海洋领域意识、网络安全以及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等方面的合作越发展扩大,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国家就越能从中受益。

我们还必须认识到很多印度-太平洋地区国家在基础建设投资项目和筹资办法上可以做出的其他选择有限,而这往往不能为他们声言帮助的人民增进就业或繁荣。现在是扩展透明的、高标准的区域性借贷机制的时候了——这些方式将能切实帮助有关国家,而不是让他们受到债务高筑的束缚。

印度和美国必须引领发展这些多边努力的道路。

我们必须更好地利用我们共有的专长来应对共同挑战,同时寻求甚至更多的合作途径,以应对那些将要出现的挑战。现在存在这种需要,而我们必须满足需求。

美国和印度的利益与价值观日趋一致,给印度-太平洋地区提供了最佳机会,以捍卫过去几十年来极大地造福人类的遵循规则的全球体制。

但随之而来的还有责任——由我们两国“做需要的事”,以支持我们对一个自由、开放、繁荣的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共同愿景。

美国对印度人民在该地区及整个世界日益增长的实力和影响力表示欢迎。我们迫切希望发展我们的关系,即使在印度发展成一个世界领袖和强国之时。

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实力一直在于多国人民、政府、经济和文化之间的互动。美国致力于同南亚或更广泛地区的任何一个和我们拥有共同愿景的国家合作,瞩望能有一个主权得到维护、遵循规则的体制得到尊重的印度-太平洋地区。

现在是我们基于一个自由、开放并且得到两个强大的民主支柱——美国和印度——的支持与保护的印度-太平洋地区的愿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感谢你们的悉心关注。

 

(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