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卿迈克·蓬佩奥谈“美国对印度-太平洋地区经济前景的构想”

Pompeo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18年 7月 30日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谈“美国对印度-太平洋地区经济前景的构想”(America’s Indo-Pacific Economic Visio

印度-太平洋工商论坛(Indo-Pacific Business Forum)

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

诸位早上好。很高兴与诸位见面。谢谢汤姆( Tom)的美言。

感谢美国商会今天上午邀请我出席这次活动并主办这个重要的印度-太平洋工商论坛。

我很高兴看见今天众多美国工商领导人也与我们一起出席会议。我曾长期从事这一行,大家可能忘记我曾以此为业,后来才参加竞选国会(Congress)的席位,完全变了一个人。

我知道国务院和本届政府的人员也在场。我还看见几位在这里常驻的和来自外国首都的大使。

感谢诸位出席这次会议并在我们为世界各地全体人民实现繁荣之际作为美国和我国工商业的伙伴相互合作。

我还感谢我的同事罗斯部长(Secretary Ross)、佩里部长(Secretary Perry)、格林署长(Administrator Green)、格里什大使(Ambassador Gerrish),以及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verseas Private Investment Corporation)首席执行长雷•沃什伯恩(Ray Washburne),他是我从商时期的好友。你们出席这次会议真正体现了这是整个政府的使命,有助于进一步巩固我们与印度-太平洋地区的经济联系。

今天上午我准备谈谈特朗普政府(the Trump Administration)为促进印度-太平洋地区自由和开放采取的战略,以及为什么美国工商业的参与具有重要意义,因为这是我们促进和平、稳定和繁荣使命的一个重要方面。

去年,特朗普总统在越南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首席执行长峰会(APEC CEO Summit)期间首先提出了印度-太平洋地区自由和开放的设想。国家安全战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也对这个设想进行了详细说明。

印度-太平洋地区从美国西海岸起至印度西海岸止,毫无疑问是美国对外政策的一个重要方面。我很快会详细谈到这一点,因为这个地区是未来全球经济最强大的动力之一,而且今天已经如此。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和平与繁荣对美国人民和全世界都至关重要。正是因为如此,印度-太平洋地区必须实现自由和开放。

有些人可能不太熟悉我们关于印度-太平洋地区“自由和开放”的用语。我想简单谈谈本届政府对使用这个用语的解释:

我们说希望印度-太平洋地区实现“自由”,是指我们希望所有的国家都能捍卫自己的主权,不受他方胁迫。在国内层面上,“自由”意味着良好的治理,保障公民享有各项基本权利和自由。

我们说我们希望印度-太平洋地区实现“开放”,是指我们希望所有的国家享有海上和空中的开放通道。我们希望和平解决领土和海上纠纷。这对于国际和平和各国实现本国的梦想至关重要。

在经济方面,“开放”意味着公平和对等的贸易、开放的投资环境、国家间透明的协议和为促进地区关系加强相互联系,因为这些都是可持续增长的途径。

美国对印度-太平洋地区自由和开放的承诺由来已久。我所代表的国务院于1794年就在当年被称为“Calcutta”的加尔各答(Kolkata)建立了领事馆。

在座的大多数人都是美国企业界的代表。美国企业家在印度-太平洋地区从事贸易和投资的时间甚至更长。我不想在这里详谈全部历史,但我需要指出,美国为我们今天在印度-太平洋各地看到的增长、发展和繁荣发挥了基本的推动作用。

我们遵循这样一个伟大的宗旨进行交往:在所到之处,美国都希望发展伙伴关系,不谋求霸权。

第二次世界大战(World War II)结束后,我们与日本一起结成了伟大的联盟,促进了经济繁荣。

上世纪50年代,韩国受到战争的重创。美国在铁路、港口等基础设施领域提供援助和投资,帮助我们的韩国朋友奠定了复苏和繁荣的基础,建立了全世界最伟大的经济体之一,现在已有足够的实力为其他国家的发展提供援助。

上世纪60年代,我们为解决基本的发展需要发展伙伴关系。我们支持农业改造工作,例如永久改善全世界小麦和大米种植的绿色革命(Green Revolution)。在这方面,印度-太平洋地区的情况最为显著。

我们帮助香港(Hong Kong)、新加坡和其他东南亚经济体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实现经济腾飞。

在台湾,经济发展与创建开放的民主社会并驾齐驱,最后开花结果成为高科技劲旅。美国很高兴支持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亚太经合组织(APEC)、亚洲开发银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等基础性机制。

鉴于上述经济和商业交往的历史,如今美国在印度-太平洋各地的关系一贯以相互信任和尊重为特征。

美国的友谊受到欢迎,美国工商业以其创造性、可靠性和诚信著称于世。

今天,没有任何国家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双向贸易超过美国。在东南亚,按外来投资单一来源累积法计算,美国是最大的来源国,超过了中国、日本和欧盟(European Union)。

打开今天的印度-太平洋地图,美国公共和民间部门为支持自力更生,建设机制和促进民间部门增长进行的努力随处可见。

在菲律宾,以达拉斯(Dallas)为基地的德州仪器公司(Texas Instruments)在1979年开设工厂,帮助该国成为全球半导体供应链上的一个重要环节。

在马来西亚,通用电器公司(General Electric)在1975年首开先河,投资建立了销售和服务中心。今天,通用电气公司在该国有1,300名雇员,人员遍及吉隆坡(Kuala Lumpur)和砂拉越(Sarawak)等地。

马来西亚最近选出了新政府,我希望他们及其领导人认识到,美国将一如既往,如同为该地区的伙伴进行的努力一样,以我们共同的民主价值为基础增进商业、政府和人民与人民之间的联系。下星期我将前往那里访问。

雪佛龙公司(Chevron)作为第一个得到泰国石油开采权的公司,1973年在泰国水域发现了第一个碳氢化合物,催生了当地一个重要的行业。如今,雪佛龙是泰国最大的天然气和原油生产商,其投资款项支持了200,000多个工作岗位。与此同时,雪佛龙的“科学工程兴趣项目”(Enjoy Science Project)为当地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的教师提供训练,加强泰国的知识资本,也使雪佛龙公司的投资获得更大的回报。

为了援救最近在被水淹没的山洞内受困的勇敢的男孩和他们的教练,雪佛龙的泰国分部还提供了有关的设备和技术咨询。

美国公司名副其实地帮助印度-太平洋伙伴国家飞向星空。美国最有创意的公司之一太空X(SpaceX)最近发射了孟加拉国有史以来本国第一枚通讯卫星。

必须说明,美国政府不对美国公司发号施令。但是我们帮助打造环境,让美国公司能够成功,让地方社区能够繁荣,让双边伙伴关系能够发展。正因为这样,美国支持许多教育合作,例如越南富布赖特大学(Fulbright University Vietnam)和东南亚青年领袖计划(Young Southeast Asian Leaders Initiative)。

我们过去也作出过这样的努力,帮助建立起第一所印度理工学院(Ind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以及印度全国的14所地区工程院校和8所农业大学。

开发融资也很重要。我们的海外私人投资公司在印度-太平洋有39亿美元投资组合,同时还有从能源、医疗保健到金融行业的美国公司。

海外私人投资公司每投入一美元,私人行业投入了2.76美元。在印度尼西亚,海外私人投资公司与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和设在科罗拉多州的UPC Renewables再生能源公司联手,建造了印度尼西亚第一座公用公司规模的风能电场,为7万多印尼家庭提供清洁、经济、可靠的电力。

我们的世纪挑战集团(Millennium Challenge Corporation)自2004年以来,拨专款21亿美元,促进印度-太平洋国家的发展与良政。目前,世纪挑战集团斥资5亿美元,在尼泊尔建起数百公里的输电线,使尼泊尔实现其能源潜力。今天,在这个印度-太平洋商务论坛上,我骄傲地宣布,世纪挑战集团与蒙古政府签署了3.5亿美元的合同,开发新的长期供水资源。

这不仅将帮助满足蒙古国人的一个重要需要,而且将使蒙古可以吸引到新投资,刺激由私人行业带动的增长。我知道蒙古外长原计划来这里,但很遗憾被其他公务缠身。

这个世纪挑战集团项目将使蒙古、那一地区和全世界受益。

我还可以讲很多,给你们举出更多例子。美国公司一直是致力于整个印度太平洋地区繁荣和福祉的生力军。

我们作为伙伴的诚意明显体现在,我们支持的是尊重地方自主和国家主权的经济发展。

美利坚合众国(United States of America)不是为政治影响而投资,而是奉行合作关系经济学。

过去和现在的成功只是我预计将要到来的未来的前奏。我在这里要强调表示,特朗普政府正在扩大我们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经济交往。

我们谋求根据我们的自由与开放的原则利用机会。

正如特朗普总统去年在越南所说,在印度-太平洋,“美丽的国家群星荟萃,每个国家都是一颗明星,不是任何人的卫星——每个国家自成一国人,一个文化,一种生活方式,一个家园”。这个星座要发出最明亮的光芒,就需要以创新和可持续发展作燃料。这就是我们的印度太平洋战略所要推进的。

我们相信战略伙伴关系,而不是战略依赖关系。

正如特朗普总统去年所说,“我们希望你们强大、繁荣和自力更生,扎根你们的历史,面向未来伸展”。今天,我重复这一信息。当我说,每个国家和企业可以相信美国会继续在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区创造共同繁荣的条件时,我是代表特朗普总统说话。

深化在这一地区的往来显然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这里有超过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世界上六个最大的经济体有四个在这里,它们是中国、日本、印度——当然,还有美国。东盟十国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经济区,也是美国出口的主要购买者。特朗普总统将趁热打铁,因为这里显然对美国人民有经济利益。

我们的印度-太平洋愿景不排除任何国家。我们谋求与任何倡导自由与开放的国家合作,只要合作是本着我们的公民所要求的最高标准。美国致力于在这一地区扩大存在,因为我们希望美国人和印度太平洋地区的所有人都来分享2020年、2030年、2040年以至更远的经济成长。

我知道,鉴于特朗普总统决定撤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有些人对美国的经济作用有疑问。我们一方面在与伙伴国制定更好和更高标准的双边贸易协定,另一方面,我们的公司正在通过扩大在这一地区的存在,继续推动美国的经济利益。例如,仅在过去两年里,美国公司在新加坡的数量就增加了10%。

最后,我们致力于保持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经济交往是因为它对美国人民和我们伙伴的国家安全有利。正如特朗普总统的国家安全战略所阐述的,“经济安全是国家安全”。

很显然,美国的国际经济未来有很大一部分是在这个地区。因此,就像美国过去作基础贡献一样,今天我宣布,美国将通过1.13亿美元的新计划,支持未来的基础领域:数字经济、能源和基础设施。

这些资金仅仅是美国对印度-太平洋地区和平与繁荣的新时代经济承诺的定金。

我们的战略是要激发美国企业发挥它们的最佳优势。特朗普总统也期待我们的承诺将促使所有抱有同样的以主权、法治和可持续繁荣为基础的地区愿景的国家,为自由和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区带来更大支持。

第一项计划是数字连通和网络安全合作关系(Digital Connectivity and Cybersecurity Partnership)。它将从一个2,500万美元初步投资起步,改进伙伴国家的数字连通,扩大美国的技术出口。美国将通过提供技术援助和政府-民间合作关系支持通讯基础设施开发;提倡市场导向的数字管理政策;为伙伴提供网络安全能力建设,以应对共同的威胁。

我们这样做是因为我们认识到,一个开放、安全和可靠的因特网具有的巨大经济和社会效益。

我们的下一个行动计划是亚洲EDGE。这是指通过能源增进发展和增长(Enhancing Development and Growth through Energy)。能源当然是现代经济的生命线。通过亚洲EDGE,我们今年一年就将投资近5,000万美元,以帮助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合作伙伴进口、生产、运输、储存及部署他们的能源资源。

美国丰富的能源包括巨大的天然气资源、全世界领先的私营公司、精密的发展-融资工具,以及无可匹敌的技术专长。我们将依赖所有这些在整个印太地区发展可持续的、安全的能源市场。

 

第三,接下来是基础设施。美国致力于能推动国家主权、区域性一体化及信任的互联互通。

这在基础设施的实体安全、在财政上可行,以及对社会负责的条件下才能实现。因此,今天,美国正在发起一个基础设施交易及援助网络(Infrastructure Transaction and Assistance Network),以促进方式正确的基础设施建设。这项整个政府参与的行动计划以近3,000万美元作为种子资金,建立了一个新型跨部门机构,以协调、增强并分享美国用于寻找项目、融资及技术援助的工具。

它还将建立一个新的印太交易顾问基金(Indo-Pacific Transaction Advisory Fund),以帮助合作伙伴获得私营的法律及金融顾问服务。

 

在上述每个领域——数字经济、能源和基础设施——我们都期待同盟友及伙伴合作。我们还期待利用新型的、现代化的工具,以及众议院刚刚通过、现已送交参议院的“建设法案”(BUILD Act)得到改进的项目。这是一个重大法案。

根据这项众议院议案,美国政府的发展融资能力将增加一倍多,达到600亿美元 。

请让我就资金问题再谈一点。特朗普总统——而且我知道今天在座的大多数人——不喜欢浪费一分钱——而这种投资绝不是浪费。这也不是把钱给别人。这是对今后多年全世界最具竞争力地区的一种战略性美国投资。

我们自豪地支持“建设法案”,并拨款1.13亿美元立即作为新资金用于扩大在印太地区的经济接触。本周晚些时候,我将进一步宣布有关安全援助事宜。

但我们也知道单凭政府拨款根本无法满足印太地区的需求。据亚洲开发银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统计,该地区的发展中国家仅在基础设施一个方面到2030年就需要26万亿美元。

任何一国政府或几国政府都拿不出这么多钱。只有私营部门才能做到。而且只有各国做到欢迎私人投资,这些数万亿美元资金才会不再闲置,而是被投入到他们的经济中,以及为他们的人民带来就业和繁荣的具有生产力的各项事业中。

为使之成为现实,印太领导人必须以透明度、反腐败和负责任的融资为首要重点。

美国政府的印太行动计划将根据这些价值观打造,并由同美国公司的伙伴关系支撑。这将从高标准、透明度以及遵守法治中体现出美国价值观。

对于美国公司,全世界的公民都知道他们所看到的就是事实:诚实的合同,诚实的规定,没必要通过暗箱操作捣鬼。

公司业务的诚信是我们的印太经济愿景的一个至关重要的支柱,而且也是该地区的每个国家所需要的。

我在结束今天的讲话前希望每个人都明白一点:这是一项承诺。我身为国务卿做出保证,我将同你们保持接触。我将同国会以及我们的外国同仁保持接触。我们的大使们以及其他官员们也将这么做。我在几周前高兴地对越南进行了我的首次访问,而且今年还将对这个地区进行更多次访问。

其中一次访问将于本周三开始。我将前往马来西亚,去新加坡,然后在周末到印度尼西亚。我期待着同该地区的政界和商界领导人讨论我今天同你们谈到的所有问题。

 

东盟(ASEAN)就位于印太地区的中心,而且在美国正在提出的印太愿景中发挥着一种核心作用。这是1.13亿美元将包括一项美国支持重要区域性机构的计划的原因之一,例如东盟以及我们的《美国-东盟联通行动计划》(U.S.-ASEAN Connect initiative)、亚太经合组织(APEC)、《湄公河下游行动计划》(Lower Mekong Initiative),以及环印度洋联盟( Indian Ocean Rim Association)。本周晚些时候还会有更多相关内容。

特朗普政府对于美国在21世纪的印太地区有一个明确的愿景。

这是一个与该地区的经济、政治、文化和安全事务深入相连的美国愿景。与我们的很多亚洲盟友和友邦一样,我们的国家曾为自己的独立而战,脱离了一个要求得到遵从的帝国。因此,我们从来没有而且永远不会寻求在印太地区称霸,并且会反对任何国家这样做。

我们期望有一种地区秩序,其中的独立国家能够保卫自己的人民,并在一个国际市场中公平竞争。我们准备好增进我们的伙伴的安全,并帮助他们以确保人类尊严的方式发展他们的经济和社会。我们将帮助他们。我们将帮助他们让自己的人民免遭胁迫,或免遭强权控制。

今天,我吁请希望将这些价值观铭刻在该地区的任何一个国家及公司企业与美国政府结成伙伴。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是美国所选择的道路——而且我们希望这也将是你们的选择。

谢谢你们,上帝保佑你们,祝愿你们有美好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