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关于美国经济复兴的演讲

美国国务部
发言人办公室
2018年6月18日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关于美国经济复兴的演讲
底特律经济俱乐部
密歇根州底特律市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谢谢大家!谢谢,盖瑞(Gerry)!感谢底特律经济俱乐部(Detroit Economic Club)的邀请,很高兴能与你们在一起。整个推特(Twitter)上的讨论让我感到非常紧张。(笑声)看到 ―― 看到我的名字与腊斯克(Rusk)、基辛格(Kissinger)和舒尔茨(Shultz)这样一些人的名字在同一句话中并列,我感到奇怪而谦卑,这使我每天都在努力以一种荣耀我们国家的方式来完成我的工作,正像他们中的每一个人所做的那样。

在我来之前 ――  当最初确定做这个演讲时,我还是中央情报局(CIA)局长。我最早是在那时候接受这一邀请的。所以,我的演讲在当时是关于间谍活动和经济的。回头我还会谈到这一点。但我今天的角色已有所不同,更加公开一些。大家会注意到,我了解密歇根州(Michigan)的那点事 ―― 所以我没有穿蓝色或绿色,我按照自己的理解穿的是中性的红色。有关陆军(Army)和海军(Navy)[球队],我的家人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所以我们穿黑色和金色。

为实现我们的外交政策目标,我们需要国家实力,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对此有着精辟的理解,像底特律(Detroit)这样蓬勃发展的社区对我们来说在全球范围内是真正的增力器。 他深知,没有国内的发展就谈不上海外的实力。所以,我今天很高兴能与大家谈一谈美国国务部(State Department)目前的工作,我们如何帮助你们创造财富,我们如何帮助美国的企业和家庭;也许最重要的是,为什么这件事举足轻重,为什么这对我今天所扮演的角色是如此重要。

我知道,当你们听到我说我们会如何帮助你们时 ―― 当一位政府官员告诉你们他们是来帮忙的 ―― 这可能会令人感到诧异。我明白这一点。正如盖瑞所说,我一生大部分时间 ―― 我成年后的大部分时间 ―― 都是在私营部门工作。我经营过两家小企业,都是制造企业。但在此之前,我曾两次被评为芭斯罗缤(Baskin-Robbins)冰激凌店的本月最佳雇员。(笑声)我的母亲真的为此很自豪。 但只有我妈一个人认为我干得很漂亮。

我们建立的公司依赖于一个强大的美国和全球客户群。就零部件销售而言,我们的首要客户 ―― 波音(Boeing)、湾流航空公司(Gulfstream)、洛克希德公司(Lockheed)、塞斯纳(Cessna)和雷神公司(Raytheon) ―― 都是机身制造商。我们几乎是从零开始发展成一家年产值超过一亿美元的公司,而所有这些公司又向世界各地销售它们的产品。

那些在塞耶航天公司(Thayer Aerospace)与我一起工作的人们是一些真正的美国人。除了花在车床或铣床上的时间之外,他们经常还要做第二份工作,在农场挤奶和种田。而且,我所经营的那家油田公司也是如此。我们向钻井公司销售机械零件和钢制部件:泵、转钩,等等。

我今天与大家分享这个故事(这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是因为按照我的理解,要帮助美国强大和推行成功的外交政策,这是国务部需要做的一项工作。这并非是因为我是在找事干。我向你保证,我目前已有足够多的事情需要处理。但是我希望你们知道,我认为在国务部所从事的各项工作中,经济这一部份并不那么引人注目,但与其他工作相比是同样的重要。

在大部分时间里,你们听到国务部所做的事情是在世界各地 ――  在朝鲜或伊朗或非洲 ―― 但事实上,如果做得好,经济外交一直是国务部的一项核心使命。

这意味着,我们将美国的实力、经济力量和影响力作为一种政策工具来帮助实现美国的利益,并在世界各地推广我们的价值观。如果我们能够以正确的方式去做,它反过来又会刺激国内的繁荣。 我们建立的关系旨在创造就业机会、维护美国企业并刺激国内的经济增长。我们也将尽最大努力谴责那些不公平的经济行为,打破市场障碍,以便我们的公司有公平对等的机会进入全球各地的销售市场。

这个问题由来已久。你提到了三个伟人的名字。美国国务卿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曾在1790年写道,对他来说,保护美国在地中海(Mediterranean)的贸易至关重要 ―― 并指出,由于北非海盗袭击我们的商船,美国的贸易受到了损害。今天的问题略有不同,但是盗窃仍然是美国面临的一项核心挑战。

今天,我们的经济局(Economic Bureau)拥有200多名官员,我们在世界各地的大使馆有1500名经济官员。 所有这些人员的职责都是确保我们继续拥有全球最强劲和最具活力的经济。我们希望我们也能以这种方式来帮助大家。当你们前往世界各地时,我们欢迎你们前来访问。我们会分享一些我们在那里如何运作的见解。我们也会帮助你们应对这些地方的监管挑战。我们的任务确实是帮助美国公司有机会在世界各地获得成功。

并且,我们与商务部(Department of Commerce)的国际商务服务司(Foreign Commercial Service)也有合作伙伴关系,他们也从事同样的工作。 我的确希望大家能够充分利用你们作为美国纳税人所提供的这种资源。

我们今天的会场上就有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们驻尼加拉瓜大使馆与商务部联手,与当地的合作伙伴Flex Building Systems合作 ―― 我已与坐在后面的几位见过面 ―― 这是密歇根的一家生产预制房产品的公司。我们很荣幸能够与Flex合作。在多次自然灾害之后,他们都迅速提供了价格廉宜的住房解决方案,并帮助在中美洲、加勒比地区和非洲的偏远地区建立学校、诊所和医院。我很高兴你们今天都在这里。这是美国国务部与企业家一起成功解决问题并在美国创造财富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如果我们能够做好这项工作,经济外交也会加强我们的国家安全。特朗普总统在其战略中提到,经济安全的确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正如他所描述的那样,它们是同义词。确保你们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做你们最擅长的事情,这对于创造一个能够加强我们的安全和自由的经济繁荣至关重要。

经济外交也会加强与世界各地的盟友关系。我在经营我的两家小公司时就看到了这一点。世界各国都知道,美国经济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影响力最大的经济,坦率地说也最具创新性。我们的盟友和我们的对手都希望能有这样的经济。经济实力是最重要的工具之一,它是我访问世界各地时最重要的信誉之一。没有这一点,我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影响力。它使我们能够激励我们的盟友走向共同的目标,并坚守我们对他们的承诺。

在特朗普政府中,我们的团队坚定不移地推动经济外交。我已多次与总统谈过这一点。首要使命 ――  他总是提醒我 ――  是在美国创造就业机会并创造财富。但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在国际上建立关系。在讨论这一点之前,我想谈谈我们在大约17个月的时间里所建立的国内记录:近300万份工作,超过30万份的制造业工作 ―― 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对这个伟大的城市也很重要,还有超过30万份新的建筑业工作;失业率是自2000年4月以来最低的;我们平均每制定一项新法规,就废除了22项旧法规。这有助于密歇根州种植樱桃的农民和汽车制造商以及堪萨斯州(Kansas)的能源生产商,坦率地说,还包括所有雇主。而减税已经让你们大家而非政府拿到了3.2万亿美元的资金。百分之六十七的美国人认为目前是找工作的好时机。现在的情况是:就业机会比求职者还多。我们需要继续增加就业机会,并继续创建一支能够利用这些就业机会的劳动大军。

我在底特律也听到你们谈论这里的经济回升。你们把它称为复兴和底特律的振兴。你们应该为此感到自豪。我们认为这一复兴正在美国各地出现,我们所看到的数据支持这一信念。我们认为这对企业非常重要,但对于你们所牵挂的人来说尤其重要。他们今天穿着拖鞋,他们很快就会外出寻找暑期工作或高中毕业后在某个行业的第一份工作;他们也可能拥有大学文凭,正在美国的某个地方寻找工作。我们国务部的工作人员有义务为他们创造机会。

我列举总统的各项成就是因为我的日常工作都是对这些成就的补充。这些都不是国务部的举措。 但我知道。我知道,如果你们没有机会在国外销售商品并从国外购买零部件的话,则经济增长将会减缓,我们绝对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背负21万亿美元的债务,我们需要巨大的经济增长才能维持我们的生活方式。

但我也必须告诉大家,我已看到这一点。我看到了 ――  我在我目前的职位上看到了这一点,在我之前担任中央情报局局长时也看到了这一点。我们经济的这种活力有示范作用,会传给世界各地的其他国家。我们的模式在许多地区并未被采用。坦率地说,当今一些最成功的经济体尚未采用我们的模式,但我相信他们会这样做。他们之所以会这样做是因为资本主义和美国的活力对经济成功至关重要。你可以在一段时间内避免采取这种模式,但最终这种模式带来的活力、创造力和创新只有在像我们这样的政治环境中才会发生,即每个人都享有成功所必需的公平和机会。

我想谈谈国务部参与其中的一些方式。首先,我们正在努力维护美国在世界经济舞台上的主权。 如果美国政府不参与强有力的国际经济活动,我们将会输给像中国这样的国家。但是,我们在参与中绝不能失去我们的经济主权。正在发生的英国脱欧(Brexit)以及欧盟的一些经验告诉我们,一旦放弃经济独立就很难恢复。它还表明,集权的经济政策会削弱自由市场创造财富的能力,阻碍消费者和企业取得成功。

其次,国务部有责任确保市场开放。自我们执政以来,我们在拆除壁垒方面取得了许多成功,但仍有大量工作需要做。

例如,韩国已经同意允许进口更多的美国汽车 ―― 这是长期以来底特律的美国三大汽车公司(Big Three)优先考虑的事项 ――  并正在解决我们关于美韩贸易关系方面的其他担忧。在阿根廷,我们已经让他们重新开放猪肉市场,这一市场自1992年以来就对美国的生产商关闭。总之我们确信,如果是美国产品,我们希望它进入[市场]; 而当我们获得进入[市场]的机会时,我相信美国人几乎每次都能够超越竞争对手。

第三,我们正在努力吸引对美国的外国投资。包括我的小企业在内,我们中的许多人都依赖外国投资。作为推进与沙特阿拉伯合作的一部分,我们正在寻求让他们为美国投入更多资金。在总统第一次访问期间,他从国外为美国获得了数十亿美元的新资金。当这些资金到位时,美国的私营部门也会配合投资。

第四,我们将充分利用美国丰富的能源资源。这是一个巨大的相对优势。毋庸讳言,我们必须利用这一优势和开发这一丰富的资源储备。我们现在不仅探明了这些储备,而且已决定如何以可与世界任何地区竞争的经济价格来进行生产。我们在北达科他州(North Dakota)、俄亥俄州(Ohio)和宾夕法尼亚州(Pennsylvania)及许多其他州已做到了这一点。事实上,增加出口对我们的安全至关重要。 如果我们可以出口到欧洲,我们就会把俄罗斯甩在后面。如果我们能出口到亚洲,我们也可以同样超越中国。

我们已看到能源外交为像谢尼埃能源公司(Cheniere)这样的企业所带来的益处。该公司通过路易斯安那州(Louisiana)的港口向二十多个国家出口立方 ―― 抱歉 ―― 天然气,增添了近1000个直接就业岗位和超过10万个间接就业岗位。

另一方面,我们还向那些更愿意购买美国而非其他国家能源产品的国家提供技术援助,这些其他国家会让进口国形成依赖,并以此损害其本国最佳利益。

最后,我们正在对那些损害美国的做法采取非常强硬的立场。无论这类国家是通过盗窃知识产权还是强制技术转让来威胁我们的技术领先地位,我们都在努力确保我们能够保护美国的财产。大家都知道,目前中国是主要的肇事者。这是在一个前所未有的水平上 ――  前所未有的盗窃水平。周四晚上我与习主席(President Xi)会面时已经提醒他,这是一种不公平的竞争。

中国的行为者也在继续进行网络活动,所以他们不仅仅是通过强迫技术转让或通过合同方式窃取知识产权,而是彻头彻尾的偷盗。我们每个人都负有巨大的责任来努力阻止这种行为。

中国也在世界各地投资,我们对此持欢迎态度。但我们需要确保这种投资不附带让中国在我们的市场或商业中占据优势的条款。他们做美国企业永远都不会做的事,即利用投资在竞争对手国家施加政治影响力和控制力。美国的外交有义务对此尽力回应。

大家都已经看到特朗普总统关于关税的一些决定。长期以来,美国一直允许自由贸易的框架被扭曲,让除美国以外的国家获利。请记住,我们的外交政策将把美国工人和美国企业放在首位。

这不仅仅是针对中国。特朗普总统明确表示,与七国集团(G7)的不对称贸易关系也需要从根本上予以重新考虑。它们需要降低贸易壁垒;它们需要接受我们的蔬菜、我们的牛肉、我们的水果和我们的机械产品。这些都是非关税壁垒,要实现自由公平贸易,就不应存在这种壁垒。

这种公平观念是一个简单的道德原则。 正如大家在七国集团峰会上所看到的,特朗普总统非常清楚地表明,我们很乐意对每一种产品征收0%关税。我们乐意取消所有补贴。我们乐见所有非关税壁垒消失。如果每个国家都这样做的话,我们也会这样做。我坚信这将会促进美国的发展。

当谈到我们的国家安全时,你也会看到同样的想法。关于分担国家安全责任总统已经谈了很多。 我们在朝鲜[问题上]也看到了这一点,而且我们看到了我们盟友的回应。没有真正的经济外交,特朗普总统上周在新加坡所做的努力是不可能实现的。特朗普总统呼吁全世界每个国家向朝鲜施加压力,使朝鲜开始重新考虑自己的安全问题,并非将其核武器系统视为一种安全保护,而是视为对他们的领导地位和政权的威胁。这是经济外交的一个成功。

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会在未来几天和几周内努力去做。但是,我们现在已经确定了朝鲜人民可以在经济上取得成功的条件。 正如总统所言,朝鲜的光明未来并非以牺牲任何人为代价,而是为我们所有人带来利益。

我们拥有长久的成功历史。大家都已忘记诸如马歇尔计划(Marshall Plan)之类的努力。我们向欧洲提供了1100亿美元的援助 ―― 这是按照当时的美元计算。我们这样做是为了在我们的欧洲合作伙伴需要时为它们提供帮助。但从那时起至今已有70年过去了,事实是我们需要重新评估每一种关系,以便我们能够在未来数年里继续与加拿大进行很好的贸易,继续与欧洲进行很好的贸易。

我们在各地看到,一些人对部分关税提出了批评。但扪心自问:中国是否会允许美国以中国对待美国的做法来对待中国?

以他们的铝和钢材行业为例。中国生产钢材和铝的方式远远超出其国内需求。他们不想关闭这个产业,所以他们将产品出口。将多余的产品卖到美国,其价格是美国公司无法竞争的。

这是掠夺性经济学的基本做法,许多其他国家也都已经认识到这一点。特朗普总统正在努力重新调整这一不平衡贸易。

中国领导人在过去几周里一直声称开放和全球化,但这是一个笑话。需要明确指出的是:这是当今世界上最具掠夺性的一个经济政府,它损害世界上所有其他国家。这是一个久未解决而又亟待解决的问题。

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和墨西哥方面,总统正在努力工作。我坚信,我们会达成一些交易,一些对墨西哥有利的交易,对加拿大有利的交易,以及对美国工人来说将是非常美好的交易。 在北美自由贸易区实施以来的24年里,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们的目标是实现重新平衡。我们将为美国的汽车行业和其他行业创造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推动制造业在这里而不是去其他地方发展。

显然,这对密歇根州的所有人来说都事关重大,你们州占所有汽车生产的23%。我们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小组正在与我们的加拿大和墨西哥同行密切协作,希望在未来几周内我们能够宣布达成一些协议,我对此满怀希望。我认为世界各国都会认为这些协议将显著改善全球经济。我生性乐观,我的工作也需要我乐观。我知道在坐各位也是如此。

作为二战(World War II)时期“民主国家兵工厂”(Arsenal of Democracy)的所在地,这个地区一直举步维艰,并且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是,我们已经看到了新增长,我们在美国的每一个大城市都看到了新增长。我们相信,你们信任特朗普政府。我们充满信心:如果我们能够帮助你们进入市场并重新实现贸易平衡,那么你们底特律人就会取得成功。

让我以此来结束我的演讲:对于美国的每一家小公司来说,都有机会。这个机会可以是进入一个你从未去过或从未见过或闻所未闻的地方。我相信,如果我们国务部做好我们的工作,那么你们就能够做到这一点。你们会以一种对自己、企业和家人有利的方式去做。这真是太棒了。

但是,你们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为周围的人和自己的社区做到这一点。正是这一点促使我们每天都在国务部引领经济团队,让美国的外交政策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发挥作用,让美国经济一如既往地作为世界各地的灯塔。

谢谢。谢谢你们邀请我来底特律经济俱乐部演讲。今天能和大家在一起我的确感到很荣幸,我很乐意回答 ―― 我以往都是说我打算回答 ―― 我会回答有关任何事情的问题,几乎是任何事情。所以,谢谢各位。(掌声)。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