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出席记者会时发表的谈话

REMARKS TO THE PRESS
Secretary Michael R. Pompeo At a Press Availability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20年5月20日

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出席记者会时发表的谈话

新闻简报室

[摘译]

*     *     *     *

今天我想先谈谈对中国的一些观察,因为各路媒体重点关注当前疫情的危险,忽视了一个更大的背景,即中国共产党构成的挑战。首先谈谈基本的事实。自1949年以来,中国始终受残暴的专制主义统治,属于共产党政权。

几十年来,我们往往认为通过贸易、科学交流、外交联络、让他们作为发展中国家进入世界贸易组织(WTO),这个政权可以变得更像我们。但这种情况并没有出现。

我们极大地低估了北京在意识形态和政治上敌视自由国家的程度。全世界已经认识到这个事实,现在正在觉醒。

据皮优(Pew)研究所的资料——我记得是过去这一个星期——美国66%的人对中国有不好的看法。

这是中国共产党选择的结果,而这些选择受到了该政权属性的影响。这个政权的属性并不是新鲜事。

关于这个大背景的第二点是,中国共产党处理武汉COVID-19冠状病毒疫情的方式促使我们对共产党中国有了更现实的认识。

该党宁可销毁活病毒样本,也不愿分享信息,也不要我们协助保障这些样本的安全。

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国际水域索求更多的地物,撞沉一艘越南渔船,威胁马来西亚能源勘探人员,并单方面宣布禁渔令。美国对这些非法行为表示谴责。

中国共产党仅仅因为澳大利亚要求对病毒的起源进行独立调查,就扬言对澳大利亚经济进行报复。这种行为是不对的。

我们支持澳大利亚和现在120多个响应美国呼吁的国家,要求对病毒的起源进行调查,使我们了解出现了什么问题,为的是现在和今后能够挽救生命。

中国共产党还对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总干事施加压力,排除台湾参加这个星期在日内瓦(Geneva)举行的世界卫生大会(World Health Assembly)。

我知道谭德塞(Tedros)博士与北京不寻常的密切关系由来已久,远远早于这次疫情爆发的时候。这一点十分令人不安。

这个星期习主席声称中国“本着公开、透明、负责任的态度”采取行动。我但愿这是真话。自武汉中心医院的医生开始转发类似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ARS)病毒的消息至今已有142天。

但是,在我们今天上午坐在这里的时候,北京仍然继续拒绝调查人员进入相关设施,拒不提供活病毒样本,同时对涉及中国境内疫情的讨论进行审查,等等,等等。中国共产党如果希望表示真正的开放、真正的透明,事情很简单,完全可以举行新闻发布会,如同现在这个新闻发布会一样,并且允许新闻记者向他提出他们想问的任何问题。

第三,中国对抗击大规模流行病的贡献与他们使世界付出的代价相比微不足道。

这场疫情已经造成9万多美国人死亡。自3月份以来,3,600多万美国人失去了工作。全球有30万人的生命——根据我们的估计,有可能多达大约9万亿美元,这是中国共产党的失败让世界付出的代价。

美国为此拿出大约100亿美元,帮助国际作出反应——从疫苗研究到资助防备以及人道援助等各方面。相比之下,中国承诺20亿美元。我期待看到他们兑现这20亿美元承诺。

还有美国私人企业——非营利组织、慈善机构,公民通过美国人的捐助,也为国际援助提供了43亿美元。美国为帮助抗击这个可怕病毒所做的努力任何国家望尘莫及。

今天,我高兴地宣布再提供1.62亿美元对外援助,这使自疫情开始以来我们发放的承诺总额达到超过10亿美元。这仅仅是国务院和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做出的努力。

*     *     *     *

转向台湾:我要对蔡总统就职向她表示祝贺。台湾成熟的民主进程已经成为世界的楷模。尽管有来自外面的巨大压力,但是,台湾展现了让人民能够发出声音和选择的智慧。

在香港,我们仍有待决定是否确认香港具有相对于中国的“高度自治”。我们在密切注视那里发生的情况。

本星期,民主派议员在试图阻止亲北京的议员在程序上的一项违规时,受到粗暴对待。李柱铭(Martin Lee)和黎智英(Jimmy Lai)这样的香港著名活动人士被带上法庭。这类行动给评定香港是否仍然享有相对于中国大陆的高度自治变得更加困难。

*     *     *     *

……我对在国务院和商务部(Commerce Department)的团队感到非常骄傲,他们辛勤努力,帮助实现了台湾积体电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Taiwan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Corporation)在这里的120亿美元新投资,在亚利桑那(Arizona)建造一座新的先进晶圆厂。对我们国家安全不可缺少的微型芯片将再次在美国制造。

这项协议是我们称之为“5G国家安全三连胜”(5G National Security Trifecta)的一系列成果之一,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们已经为此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努力。

上星期,美国堵住了一个被华为利用的通过在海外设计和生产半导体产品而绕开出口控制的漏洞。

第三个,三连胜中的第三个部分我以前提到过:5G清洁通道(5G Clean Path)。经美国外交设施传送的5G信息必须只能使用可信赖的设备。

本星期,我与埃斯珀(Esper)部长就确保我国军事基地也加入5G通道行动计划的重要性进行了良好的交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