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锁的西藏”活动讲话

萨拉·苏沃尔

负责平民安全、民主和人权事务的次部长

瑞士日内瓦

介绍

感谢哈珀大使的热情介绍。我们祝愿你和你的同事们开一个富有成效的第29届人权理事会。并感谢你及赫尔辛基基金会安排了这次活动。我很高兴来到这里。

我在美国国务部担任负责平民安全、民主和人权事务的次务部长。我也被凯里部长指定为负责藏人问题的特别协调员,这是1997年在国务部内部设立的一个职位。

我们相信藏人像世界各地人民一样应该能够享有庄严载入世界人权宣言的他们的基本自由。国务部的国别人权报告指出,中国“除其他手段外,还通过严格限制中国藏族人口的公民权利,包括言论、宗教、结社、集会和行动自由,对西藏的宗教、文化和语言遗产进行了严厉镇压。”因此,没有比日内瓦人权理事会更合适的地方来讨论藏人所面临的障碍与挑战了。

西藏问题当然也是中国的一个问题。对美国来说,就像对今天在这里被代表的很多国家一样,中国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战略伙伴,我们欢迎它在国际准则、法律和实践网络(这些自二战结束以来一直帮助维护了全球稳定)中的参与和领导。当我们回顾过去70年,关键的长期教训之一是压制性国家的代价和脆弱性。因此,随着我们期待中国在国际共同体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我们也期待它遵守其关于在西藏的人民的人权国际承诺。

人权理事会和西藏

多年来,本理事会已通过其会议、其特别报告员的工作和普遍定期审议流程来保持对藏人人权的关注,一直是藏人人权的一个关键倡导者。

在最近的会议上,包括加拿大、捷克共和国、法国、德国、冰岛、日本、新西兰、波兰、瑞士和英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主张,中国在坚持履行其保护藏人基本人权的国际义务上必须取得更多的进展。

2013年,九个国家在其普遍定期审议流程中向中国提出关于西藏的建议。他们呼吁中国改善宗教自由、少数人权利、及联合国官员进入西藏的机会。而中国政府只接受了十二项建议中的一项。

人权状况

美国一贯敦促中国政府履行其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的国际承诺,特别是终止对寻求和平从事其宗教活动、表达自己意见或寻求法律平反的个人的骚扰、拘留及其他虐待。我们呼吁中国当局释放丹增德勒仁波切和其他良心犯,并允许当知项欠与家人团聚。

许多其他国家,如加拿大、英国、德国和瑞典也已经努力通过自己的年度人权报告保持对在西藏的人权挑战的关注。我们赞扬这些努力,并鼓励其他国家也这样做。

不幸的是,中国的回应是加强对藏人宗教、表达、集会、结社和运动自由的业已严格的控制。中国当局还采取了行动诋毁尊者达赖喇嘛。

这是不幸和适得其反的。我在三个场合会晤了达赖喇嘛,包括在去年一次访问中在他达兰萨拉的住所。我已经看到,达赖喇嘛和吐蕃佛教(又译:藏传佛教)徒之间的精神联系是无法计量的。他的观点在藏人社会中得到了广泛的体现,我们相信他可以成为中国应对藏区持续紧张局势的一个建设性伙伴。

进入西藏的机会

西藏高原的壮丽美景和独特文化是大家都应该能够享受的世界宝藏。在上个月访问西藏时,美国驻中国大使马克斯∙博卡斯说,他期待着在清洁能源开发、环境和湿地上的合作。我们欢迎中国促进外国人到西藏旅游的承诺。尽管对基础设施的投资已经扫除了进入西藏高原的地理障碍,其他显著障碍仍然存在。

每一个希望访问西藏自治区的外国人都必须首先获得中国当局的特别入境许可。这在前往中国任何其他省级地区时并不需要。

外交官和记者访问西藏时还经常面临挑战。对等是外交关系的一个基石。然而,尽管中国外交官和记者在美国各地可以自由旅行,我们的外交官和记者却没有得到进入西藏的同等机会。在过去四年里,我们大使馆或领事馆提出访问西藏自治区的39个请求中有35个被拒。

进入方面的限制挫败我们向美国公民提供服务的能力。2013年10月,在涉及到一起巴士事故的紧急情况中,中国政府将去往西藏自治区的领事进入延迟了超过48小时。这次巴士事故导致了三名美国公民的死亡以及其他数人的受伤。根据《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以及《1981美中双边领事公约》,中国有义务允许便利的领事访问。我们敦促中国履行它的义务。

代表来自40多个国家的记者的驻华外国记者协会报告说中国的藏区有效地禁止外国记者进入。我们已经对外国和本地记者在中国继续面对限制表达了深切关注,这些限制阻碍记者们工作的能力,其中包括签证办理的延迟。我们敦促中国承诺为外国记者提供及时的、可预见的签证签发及资格审核流程,解除对美国媒体网站的封锁,并取消在西藏和其他地区对记者的限制。

虽然我们很高兴博卡斯大使被允许在上月访问拉萨,我们继续关切受限的进入机会,并继续争取进入西藏的更大外交机会。我们并不是唯一感到挫败的。我们知道其他国家也遇到了相似的障碍。我鼓励你们今天在这里把它们分享出来。

在2012年,时任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的纳维∙皮莱指出有12项由特别报告员提交的对中国官方访问的未完成请求。据我所知,这些请求还没有获准。在普遍定期审议流程中,中国同意高级专员到访。高级专员扎伊德寻求访问西藏,作为他被承诺的中国访问的一部分。我们敦促中国允许高级专员访问西藏,并重新考虑它在领事访问上对支持维也纳公约的反对。

宗教自由 

在鼓励旅游业享受西藏非凡的遗产上,中国应该认识到这种遗产与对吐蕃佛教自由而纯正的信奉密不可分。但在近些年,中国在藏人的文化和宗教事务中扮演了日渐坚决和控制性的角色。

2015年3月,宗教和信仰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海纳∙比勒费尔特批评中国控制藏人僧侣转世的努力,说中国政府正在“毁灭宗教社群的自治、毒化不同子群之间的关系、制造分裂、挑唆人们彼此对抗以便进行控制。”

国务部自己关于国际宗教自由的报告呼应了这一分析,报告指出中国对延续的很多世纪之久的认可转世吐蕃佛教喇嘛系统的干涉正在加剧。在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案例里,在达赖喇嘛认可了十一世班禅喇嘛,更敦确吉尼玛之后不久,他就被消失了。之后中国政府一直禁止他的肖像并拒绝回应关于他下落的询问。

当前的达赖喇嘛说过关于是否会有另一个达赖喇嘛,以及如果会有,谁会是的问题应该在吐蕃佛教社群内部根据他们长期以来的传统来决定。他说中国政府“插手转世系统,尤其是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的转世”是不合适的。宗教自由基本的和得到普遍认可的权利要求任何关于下一个达赖喇嘛的决定必须保留给当前的达赖喇嘛、吐蕃佛教领导人以及藏人。

对话

当没有和平渠道来行使基本权利时,人们就绝望。美国、欧盟和前高级专员皮莱都敦促过中国处理权利和自由上的限制,这些限制迫使大约140名藏人自焚抗议。

这场悲剧强调了中国政府在没有前提条件的情况下恢复与达赖喇嘛或者其代表的直接对话的必要。我们非常关切上轮对话迄今已经超过了5年。当地的局面,正如这个小组的其他人将要讨论的,继续恶化。

当欧巴马总统上次于2014年2月邀请达赖喇嘛到白屋时,他强调了恢复对话的益处并表达了对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的支持。达赖喇嘛重复澄清他不寻求独立,而是希望通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内真正的自治让中国帮助保护西藏的文化遗产。我们相信达赖喇嘛是真诚的,并能够成为和平和稳定的建设性伙伴。我们敦促中国抓住这个机会。

结论

跟任何人民一样,藏人有不可剥夺的权利来管理他们独特的文化、宗教和语言遗产。他们有权不受干预、和平而有尊严地这样做。我敦促理事会成员和美国一起鼓励中国政府履行它的国际义务尊重藏人独特的文化、身份和基本的人权,并尊重关于外交关系和国家间对等进入机会的国际协议。

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