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对媒体的讲话

Secretary Michael R. Pompeo Remarks to the Press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2020年3月31日

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对媒体的讲话
新闻发布厅(Press Briefing Room)
[摘译]

*     *     *     *

现在谈谈国务院(State Department)将美国人接回国的名副其实的英雄行动。2月2日的那个超级碗(Superbowl)周日,我们还都能看到电视实况转播的体育节目。我们的团队当天正在忙于安排两架航班,将在中国武汉的美国人接回国。我们的医疗团队的一位负责人写了一封电邮发给他的同事们。我想为你们读读其中的部分内容。

这位同事写道,原文是:“当整个国家在舒适的家中或酒馆中观赏球赛时,大部分人根本想不到会有一小批人一头扎进全球疫情的中心,他们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将他们的同胞从可怕的境遇中撤出。不论结果如何,我们这些少数的幸运儿都拿出了极大的勇气,献身于这一有价值的事业。”引述完毕。

那项使命完成,将800多人从武汉接回国,而且那是国务院有史以来最重要的、史无前例的使命之一的开端。迄今为止,我们已将20——我认为是6,或是27000名美国公民从50多个国家撤回。我们团队的爱心、品格以及力求卓越的事迹实在令人赞叹。请让我给你们举两个例子。

*     *     *     *

在国务院230年的历史中,我们从未领导过一场地理复杂性如此巨大、地理跨度如此宽广的全世界范围的撤侨行动。完成这项任务是我们对美国人民的最大职责所在。这支团队的作为今天令我感到无比骄傲。这支全天候的撤侨特别工作组将在今后几天和几周内将数以千计的更多的美国人接回国。

与此同时,我想向仍在国外的美国人传达一个信息。我们仍然坚定地致力于将你们所有人接回来。我们不知道在一些国家,你们所在国家继续运营的客运航班还会运营多久。我们无法保证美国政府有能力在已没有客运业务的地方无限期地安排包机。我敦促美国人登录step.state.gov在离他们最近的使馆登记并努力返回国内。希望回国的在国外的美国人应当立即这样做,并为此做出安排。

注意,如同我对我们正在进行的撤侨工作感到骄傲,我对国务院正在全世界提供的医疗及人道援助也同样感到骄傲。这是一个值得更多关注的话题;我们并不太经常谈及。在美国,我们提供援助,因为我们是慷慨、高尚的人民。我们这样做还因为我们从过去的经验中知道,我们没有良好的数据、完全的透明度以及抗击流行病所需的全部努力的话,就也可能危及在国内的美国人。出于这两种原因,美国是最早主动提出帮助的国家之一。

二月初——感觉似乎是很久以前——二月初,我们将撒马利亚救援会(Samaritan’s Purse)、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day Saints)以及其他方面提供的近18吨医疗物资运到武汉。在同一个月,我们承诺提供1亿美元来帮助各国抗击后来演变成大流行病的疫情,其中包括提出向中国提供帮助。

我们迄今为止的响应措施,已显著超出最初的承诺。我们现已向多达64个国家提供总计2.74亿美元资金。这笔款项将达及全世界风险最大的人们。你们可以登录state.gov查阅资料简报。我们将分别谈到我们在每个国家的工作。它将分别说明情况。我们是上周末发布的。

我们这样做已经有很长时间了。我们知道如何为全球各地人提供帮助。自2009年以来,美国纳税人慷慨解囊,资助超过1000亿美元用于医疗援助,以及近700亿美元用于人道主义援助。那是个以10亿为单位的数字。

但是我们的帮助远远不止于资金。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现在有六位人员置身在纳米比亚,与纳米比亚卫生部一道工作。例如,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正在联合主办关于开发新冠病毒病疫苗的虚拟国际会议。整个特朗普(Trump)政府中的美国人都在为消除这场危机而辛勤工作。

再举个例子。我们一直在与非政府组织合作,为叙利亚——包括叙利亚政权控制地区——有需要的人送去药品、医疗物资和食品。这是一场人道危机。第二,我们将继续帮助联合国机构和非政府组织在叙利亚北部各地的营地和非正规的国内流离失所人聚居点建造更多供水、公共卫生和医疗设施,帮助防止病毒在那个困境中的地方扩撒。

正如我前面提到的,不只是我们的政府在全球提供帮助。美国公司,私人慈善机构为抗击这场大流行疫情向世界提供了15亿美元。这是美国卓越精神的最佳体现。

我们的慷慨,我们致力于在当前和未来挽救美国人生命的务实精神,也通过我们与多边机构的合作体现出现来。这是另一个没有充分报道的方面。我们长期以来一直对全球健康和人道援助持有无可比拟的承诺。只需想一下最上端——我们对国际组织的金融支持,还不用说我们给世界各地带来的所有科学家、技术人员和其他专长。

美国继续远远是最大的对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捐助国,我们自从1948年以来一直这样。我们的贡献去年超过4亿美元,是中国的十倍。美国向联合国难民署(UN Refugee Agency)提供了将近17亿美元,这个机构正在帮助那些最缺少力量的人减少接触病毒。而中国提供了190万美元。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正在全球各地几十个国家参与紧急行动,包括在中国和伊朗。2019年,美国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供了7亿多美元。中国提供的只相当于这个数字的很小一部分。

美国人戴维·比利斯(David Beasley)领导下的世界粮食计划署(World Food Program),向74个国家送去了85次以上的食品和个人防护装备,帮助这些国家抗击病毒。仅去年我们就提供了80亿美元资源,占该机构预算的42%。

好了,你们都能明白了。我们不大谈援助,但是美国人民应该了解我们对这些重要机构的大量承诺并为此感到骄傲。这些不仅是在帮助全球各地的公民,而且也在保护美国人民,维护我们的安全。

*     *     *     *

你们提了一个有关在当前面对新冠病毒病(COVID-19)挑战期间的误导信息的问题。我每天都看到它。每天早上我起床后阅读来自世界各地的信息,不仅仅是正在这里发生的悲剧。我们国务院一位官员因这个病毒死亡,我们团队中的一员。我们现在有3000个美国人病亡。这很悲哀。我为受到影响的所有美国人和所有美国家庭祈祷。

这些信息很重要。能够相信你得到的信息,以便我们的科学家和医生以及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和全球各地正在努力设法解救的人,寻找如何治疗,如何找到——找出解决办法,最终带来疫苗,判断我们正在采取的行动——社交距离,我们正在做的一切,限制运输,我们正在做的一切——设法判断它们是否奏效,从而挽救生命,都取决于能否有信心和有反映切实发生了的情况的信息。

这就是为什么误导信息是危险的。并不是因为它是糟糕的政治,而是因为如果我们不能相信来自每个国家的信息,给生命造成危险。因此我要敦促每个国家:尽最大努力收集信息。尽最大努力分享信息。我们正在这样做。我们在收集,我们在分享,我们在确保我们有良好可靠的根据来对如何抗击这一传染疾病作出决策。危险来自当一些国家选择在全球散布误导信息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