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部长马蒂斯讲话及问题回答

AP Images

国防部长马蒂斯讲话及问题回答
2018年6月2日

约翰·奇普曼(JOHN CHIPMAN):各位部长、议会成员和代表们,欢迎前来参加由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主办的第17届香格里拉对话会议(Shangri-La Dialogue)开幕式。今天上午我们的议程很满,所以我很高兴能够现在开始。

首先请允许我诚挚地感谢纳伦德拉·达摩达尔达斯·莫迪总理(Prime Minister Shri Narendra Modi)昨晚的精彩开幕式主旨演讲,这听起来令人高兴,我认为他的演讲文本值得仔细研读,肯定现在已经发表在国际战略研究所的网站上了,甚至可能在您的手机应用程序中也可以看到。并且,我认为不应该只是听这份演讲,还应该抽空仔细研究。

当然,我还要感谢李显龙总理(Prime Minister Lee Hsien Loong)昨晚为我们慷慨举办的晚宴,感谢张志贤副总理(Deputy Prime Minister Teo)、王乙康部长(Minister Ong)、外交部长和新加坡政府的其他东道主,他们确保了昨天的晚宴是对香格里拉对话精神及其所代表的一切的一次精彩的庆祝活动。

今天上午的会议内容都将记录在案。每一位发言人的发言都将记录在案。对问题的答案也将记录在案。我还想强调的是,所提的问题本身也会记录在案。所以,当您提问题时,要考虑到您自己的声誉,就像您发表那些简短评论一样。

在提问题和发表评论时,请不要超过90秒钟。或者,如果您有些深刻见解,最多可以延长至两分钟。如果我发现有人长篇大论,或谈锋甚健,或渐趋高潮,那么我有权关掉您的麦克风。

我这样做只是为了确保尽可能多的人能够参加对话,就像我们所说的那样,这是为了大家的利益。
如果您想要发表一个简短评论或提出问题,我们希望尽可能有更多的人参与,您需要做三件事情。 首先,用您的姓名牌点击麦克风单元的左侧。第二件事就是触摸屏幕,左右侧都可以,取决于您与麦克风的位置,然后按左侧或右侧的银色按钮。这样您就可以排队等待。
麦克风会变成绿色。但这并不意味着您的麦克风已接通。所以,如果您与坐在身旁的人窃窃私语,肯定并非大厅里的每一个人都能听到。我在叫您时,我会打开您的麦克风,但重要的是您应该把您的姓名牌放在麦克风上。按下绿色按钮。按下银色按钮。 做这三件事情。您在排队等候中。等候的人通常会有10到12个,然后我会尽快叫您。

我们第一次全体会议是有关美国的领导地位和印太(Indo-Pacific)安全方面的挑战。当然,我们很高兴美国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Secretary of Defense Jim Mattis)再次在今年的本次全体会议上发言。

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位以防务专长的倡导者。作为一名军人,他知道战争的残酷性以及训练有素的军事机器之有效性。作为一名思想家,他知道战略的重要性,其发展和持续应用都非常重要。作为一名战将,他深知联盟的价值。他一直是一位国防外交艺术方面的专家倡导者。他理解,与国际上政治和军事领导人的接触对于美国非常重要。在他许多的著名格言中,我最喜欢的是他给士兵的一条训谕:在使用武器之前先用大脑思考。因此,我今天非常高兴地邀请吉姆·马蒂斯与我们一起用大脑思考。吉姆·马蒂斯,您请。

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非常感谢!谢谢约翰。各位尊敬的阁下、部长和军官先生们,早上好!当然,我要感谢国际战略研究所和新加坡 ―― 他们可能是世界上最亲切和最能干的东道主。

作为国防部长,我很荣幸再次前来与各位一起参加香格里拉对话会,我认为这个会议是高级官员之间见面、分享见解并强调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之重要性的最佳机会。

尤其是,我们将就如何共同努力维持这一愿景来展开讨论。我去年参加会议时主要是来倾听,我当时刚刚任职,我需要尽量倾听别人的看法。自那以后我已经六次访问过这个地区,并且通过我所听到的东西,我确认了这一异常多样化地区各国之间的高度共同性。
今天我来分享特朗普(Trump)政府的跨部门印太战略,这一战略支持那些形成一个自由开放印太地区的基础的共同原则。

正如莫迪总理昨晚所讲的那样,对共同价值观的承诺必须是一个基础,甚至是一个我们建立共同命运的基础。

美国与印度、东盟(ASEAN)、我们的条约同盟国以及其他合作伙伴肩并肩站在一起,力求建立一个其主权和领土完整可以得到保障的印太地区,这是一个实现自由和人人享有繁荣的承诺。

在坚定支持这一愿景的同时,美国最近发布的国家安全和国防战略体现了特朗普政府的原则性现实主义立场。这些战略对战略环境有一个清晰的认识,意识到国家之间的竞争不仅在21世纪会持续进行,某些方面还在加剧。

这两项战略都肯定了印太地区对美国的持续稳定、安全和繁荣的重要性。美国的印太战略是我们更广泛安全战略的一部分,这一战略在美国将重心西移之际,将我们的原则确立固定。在这一战略中我们可以看到,强化联盟和伙伴关系是我们的优先考虑,东盟的中心地位仍然至关重要。并且,只要有可能,我们欢迎在任何领域内与中国合作。在探索有意义的新型多边合作机会的同时,我们将同时加深与现有地区机制之间的接触。

在我们的共和国早期,托马斯·杰斐逊总统(President Thomas Jefferson)曾寻求在太平洋西北地区(Pacific Northwest)建立美国的存在,这也是我后来长大成人的地区。杰斐逊总统预见到美国这一沿海地区将成为通往太平洋的门户,并为扩展贸易和商业开辟了广阔的机会。从那以后,美国扩大了在这一地区的参与并加深了整个地区的连通性。

 

所以,毫无疑问,美国不会离开印太地区。这是我们优先考虑的战区,我们的利益与这些地区密不可分。我们的印太战略是对安全、经济和发展所作出的重大投入。这一投入表明了我们对那些支持我们愿景的盟国和合作伙伴的承诺,这一愿景是:一个建立在这些国家(无论大小)共享原则基础之上的安全、繁荣和自由的印太地区。

这些国家相信,无论国家大小,它们的未来存在于尊重每个国家的主权和独立,尊重所有国家在国际水域和空域通行的自由,尊重在没有胁迫的情况下和平解决争端,尊重自由、公平和互惠的贸易和投资,以及尊重对那些在过去几十年里为这一地区提供了相对和平和日益繁荣的国际规则和准则。

美国在这些原则上言行如一。在我们的经济学中,我们寻求的是公平竞争。我们反对掠夺性经济,我们坚持我们的原则。美国的战略确认,没有哪个国家能够或应该控制印太地区。

对于那些渴望和平与自决的人们,我们都有共享责任,努力共同建设我们的共同未来。 展望未来,我们的印太战略将带来美国的实力和优势,以重振那些投资不足的地区。

今天上午,我想强调指出我们战略中的几个主题。首先,扩大对海域的关注。海上公享资源是一种全球性利益,海运航线是所有国家经济活力的动脉。我们的愿景是通过帮助我们的合作伙伴建立海军实力和执法能力来改善对海上秩序和利益的监督和保护,从而保持这种经济活力。

其次,互用性。我们认识到,由盟国和合作伙伴所组成的网络是和平的助推器。因此,我们将确保我们的军队能够更容易地与其他国家进行融合。这适用于硬件和软件,通过为安全合作伙伴促进美国最先进的国防设备的融资和销售,也为更多的印太地区的士官和军官接触美国的职业军事教育提供机会。

我们通过安全合作在军队之间和经济体之间建立起更密切的关系,所有这些都将有助于建立持久的信任。

第三个主题是加强法治、公民社会和透明治理。这是暴露那些可能玷污所有经济发展之不良恶性影响的阳光。无论是通过我们的专业军事教育还是联合军事演习,还是通过整个地区我们的士兵、水手、飞行员、海军陆战队(Marines)、海岸警卫队(Coast Guardsmen)以及整个地区的武装部队之间的日常互动,我们的防务活动都会强化这一主题。

第四个主题是私营部门主导的经济发展。美国认识到这个地区需要更多的投资,包括基础设施建设在内。我们正在振兴我们的发展和金融机构,以使我们能够成为更好、更善于回应的合作伙伴。

美国的机构将与地区经济合作伙伴更紧密地合作,提供端到端解决方案,不仅能够制造有形产品,而且还会传授经验和美国的专门技术,确保增长是高价值和高质量的。不做空洞许诺,也不要求放弃经济主权。

美国随时准备与所有国家合作实现这一愿景。虽然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符合我们所有人的利益,但只有我们大家齐心协力才能实现。为保护共同原则,我们将继续与现有的区域机构合作。

当然,在所有这些方面中处于中心地位的是东盟及其所创建的机构,如东盟地区论坛(ASEAN Regional Forum)、东盟国防部长扩大会议(ASEAN Defense Ministers Meeting-Plus)、东亚峰会(East Asia Summit)、亚太经合组织论坛(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Forum)以及那些志同道合的伙伴之间组成的三边和多边机制。

我们战略的一个核心要素是在互惠和信任关系方面加强我们的联盟和伙伴关系。我们致力于与盟友和合作伙伴密切协作并通过盟友和合作伙伴发挥作用,协力应对共同的挑战,提高共享能力,在适当的时候增加国防投资,提高互用性,简化信息共享过程,在有能力和志趣相投的伙伴之间建立网络。

 

在东北亚地区,动态安全环境继续凸显我们强大的联盟和合作伙伴关系的重要性。 在朝鲜半岛,我们与盟友一道坚守原则,为引领这一努力的外交官提供支持。我们的目标仍然是朝鲜半岛之彻底、可核查和不可逆转的无核化,国际社会在这一点上保持一致,正如多项一致通过的联合国安理会(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决议所证明的那样。

除朝鲜之外,我们还致力于将与韩国和日本的联盟现代化,对这些重要联盟进行改造以迎接21世纪的挑战。

美国国防部(Department of Defense)坚定地致力于与台湾合作,提供必要的防务物品和服务,使其能够保持与我们的《台湾关系法》(Taiwan Relations Act)所规定的义务相一致的充分自卫能力。我们反对一切单方面改变现状的努力,并继续坚持,任何解决分歧的方案都必须符合台湾海峡(Taiwan Strait)两岸人民的意愿。

在东南亚地区,我们重振了与菲律宾和泰国的长期联盟,同时也加强了与新加坡的持久合作关系。与此同时,我们也在寻求与这一地区的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越南等关键国家建立新的伙伴关系,我们已在共同利益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取得了历史性进展。

 

我们继续支持东盟在该地区安全架构中的中心地位,并寻求进一步加强这一组织。只有当东盟国家统一口径时,我们才能更好地维持一个没有胁迫的地区,一个尊重国际法规的地区。

在大洋洲(Oceania),我们的联盟和伙伴关系不仅基于共同的安全利益,而且基于深厚的共享价值观和悠久的共同做出牺牲的历史。澳大利亚仍然是我们最可靠的盟友之一,今年我们庆祝我们的第一个百年(同伴之谊?)。我们也在重振与新西兰的防务合作关系,并且我们已经实现了这些关键联盟和合作关系的现代化,以确保它们与本世纪的安全挑战息息相关,就像面对上一世纪的挑战一样。

我们的战略也确认了太平洋群岛(Pacific Islands)的重要性,这是美国通往印太地区的门户,也是一个我们正在加强参与的地区。

总统的预算履行了我们拖欠已久的承诺,资助我们与帕劳共和国(Palau)的联合协定,而这仅仅是这个世界重要地区之未来计划的一笔首付。

在南亚地区,我们正在加强我们的伙伴关系,尤其是与印度。莫迪总理昨晚的讲话强调了印度在印太地区的领导作用和一个尽职管家的角色。

美国高度重视印度在地区和全球安全方面的作用。我们认为,美印关系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的民主国家之间的自然伙伴关系,这种关系是基于战略利益共同点、共享价值观和对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尊重。

 

我们的区域合作在一系列与这些共同目标相符的领域中不断扩大。我们的伙伴关系超越了印太地区,我们欢迎印度继续为阿富汗的稳定与重建作出重大贡献。
我们也在加强与其他太平洋盟友的接触,例如英国、法国和加拿大,我们与这些国家共享在这一地区的持久利益。

我们的下一代将评判我们是否曾在增强经济繁荣、基于商定的规则和准则维护国际合作、保护我们各国人民的基本权利以及避免发生冲突的同时,也成功地与崛起中的大国进行整合。

我们的印太战略表明了我们与中国的关系。我们知道中国在未来几年里将面临一系列挑战和机遇。我们已准备好支持中国的选择,只要这些选择能够促进这个充满活力的地区所有国家的长期和平与繁荣。

然而,中国在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的政策与我们的战略之开放性形成了鲜明对比。它促进 ―― 我们的战略促进,这令人对中国更广泛的目标提出质疑。中国在南中国海人造岛屿上的军事化包括:部署反舰导弹、地对空导弹、电子干扰器以及最近在永兴岛(Woody Island)降落轰炸机。

尽管中国不承认,但这些武器系统的部署是直接用于恐吓和胁迫目的。中国对斯普拉特利群岛(Spratlys)的军事化也与习主席(President Xi)2015年在白宫玫瑰花园(White House Rose Garden)所做的公开保证直接抵触,他当时说他们不会这样做。

正是出于这些原因,也是作为对中国在南中国海持续军事化的初步反应,我们在上周取消了对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People’s Liberation Army Navy)参加2018年环太平洋联合军事演习(Rim of the Pacific Exercise)的邀请,因为中国的行为不符合环太平洋联合军演的原则和目的,这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海军演习,而透明与合作是这一演习的标志。

需要明确的一点是,我们并不要求任何国家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做出选择,因为在朋友之间不需要选择其中之一。在形成国际体系方面,中国应该并且也确实拥有发言权;而在决定中国的作用方面,中国所有的邻国也拥有发言权。如果美国继续寻求以建设性结果为导向的美中关系,那么主导因素将是尽可能的合作,同时在必要的情况下进行强有力的竞争。

当然,我们认识到中国在任何一种可持续的印太秩序中都能够扮演一种角色。承蒙中方邀请,我不久将前往北京(Beijing),以开放和透明的方式来拓宽和深化我们两个太平洋国家之间的对话。

让我以开头所谈的内容来结束我的演讲。作为一个太平洋国家,美国仍然致力于与这一地区建立共同命运。美国所提供的是战略伙伴关系,而非战略依赖关系。美国仍然致力于同我们的盟友和合作伙伴一道维护这个地区的安全、稳定和经济繁荣,这一观点超越美国的政治变化,我们将继续受到美国两大政党的强有力支持。

正如特朗普总统在岘港(Da Nang)所言,我们绝不会要求我们的合作伙伴放弃他们的主权或知识产权。我们绝不梦想统治。基于共同原则一起努力,我们可以创造一个为所有国家提供和平、繁荣和安全的未来。这就像是一个由国家组成的星座,其中每一个国家本身都是一颗灿烂之星,而非任何其他国家的卫星。谢谢,女士们,先生们,我期待着你们的提问。

奇普曼先生:非常感谢,国防部长先生,幸好我们有很多时间提问。我已经有八九个人在等待。点击您的姓名牌,按下绿色的触摸屏,按下银色,您就会出现在我的名单上。我看到第一个提问的是来自美国的(Josh Rogan?)。Josh?

问题:非常感谢,部长先生。感谢您今天的时间和您为国家所做出的服务。

特朗普政府试图加强我们的联盟和伙伴关系,实施您自己国防战略中所提出的所谓我们与中国的战略竞争。

特朗普政府挑起与盟友及合作伙伴的争斗方式,譬如在贸易方面但绝非仅限于贸易,似乎恰恰是适得其反。如果中国的战略目标之一是将美国与其盟友和合作伙伴分开的话,我们的所作所为不正是投其所好吗? 谢谢。

国防部长马蒂斯:首先,我只是想告诉您,当我在该地区旅行时,我们与我们的合作伙伴、我们的盟友甚至那些非传统的合作伙伴和盟友发现了很多的共同目的,即将到来的新关系对我们来说是新鲜的,它们不同于我们在仅仅五年前或十年前的关系。

 

因此,在我的 ――  我所发现的现实是,简短的答案是否定的,我们并非是在这样做。可是对有些事情,朋友之间也会有不同意见。我们在贸易领域有竞争,但是有一些有关尊重某些价值观念的基本东西,我只能说,印度总理昨晚将这些价值观念阐述的非常好,他谈到了对国际法的尊重之类的东西。我曾提到,多年以前我们有一位总统 ―― 托马斯·杰斐逊总统。他声明说,在像他称之为政治经济学之如此复杂的科学中,也没有一条公理可以在任何时候和任何情况下都被认为是明智和恰当的。

当然,我们有过一些不同寻常的方法 ――  我想坦率地告诉您,我们处理这些问题的一些非同寻常的方法。但我想起,只要各国继续开展对话 ―― 只要它们继续相互倾听并相互尊重,没有哪件事情是基于一个决定可以在一天之内得到解决。不断分享价值观,永远的尊重总会为我们提供一个论坛,以积极的方式推进关系的发展。我再说一遍,以积极的方式,朝一个积极的方向。

奇普曼先生:来自印度尼西亚的(Sylvia Yahdid ?)。

问题:谢谢! 谢谢您,部长先生。当我们谈论这个地区的战略伙伴关系时,我们当然也必须面对能力方面的差距。我们是否可以知道一下美国有什么  ―― 处理这个地区各国能力差距方面的策略? 谢谢。

国防部长马蒂斯: 您知道,当我们谈到这个,这个问题时,这是我们在这个战略中所遇到的一个问题,因为我们经常看到,您所提到的那种差距实际上会把我们与盟友、合作伙伴以及那些正在对付恐怖主义(譬如,其它的跨国威胁)的国家区别开来。当您处于我们的位置时,您必须做的事情就是做全面调整,从培训到联络机会到各种教育机会,并将教育和培训作为缩小差距的主要途径。

我认为,随着我们指导美军和印太司令部(Indo-Pacific Command)实施执行军事战略,我们将会看到的是,您将看到我们更有能力从我们一方来缩小差距。过去我们是站在后面,说这是我们做事的方式。而现在我们要来找您,说,您是怎么做的?这是我们所学到的:无论是打击恐怖主义还是海上作战,以一种可以接受的方式分享这些经验教训,然后我们还可以帮助您提供高端能力,如果这些是差距的基础,并且如果您的国家主权决定认为这对您来说是一个优先事项的话。

所以我们认为这个差距是可以弥补的,这归根结底是我们是否有政治意愿和军事智慧来缩小这一差距。我们知道可以弥补这一差距,我们都已认识到这一点。这只是一个我们是否选择这样做的问题。我坚信我们可以在前进的道路上缩小这一差距。我们还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军队会由于某种原因而不能成长壮大,我们也没有道理不能与这些合作伙伴一起成长。我们能够克服这些差距。

奇普曼先生:来自应印度的(Sheila Baat?)。

问题:谢谢!我想问一下,美国最近将太平洋司令部(Pacific Com)更名为美国太平洋联盟(U.S.-Pacific Alliance)。先生,我想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里的象征意义是什么?

国防部长马蒂斯: 对。至于说到象征意义,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已经有人几次问过这个问题。但关键是,我们应该更改该司令部的名称以求更准确地反映其专注焦点。

正如我们现在看到的印度洋的角色,在那里,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并随着经济进步而进入全盛期,我们需要认识到:印度洋(Indian Ocean)和印度次大陆(Indian Subcontinent)越来越具有重要意义,当然还有印度本身。所以我想确保名称能够实际反映现实。而现实情况正在改变。世界一直在不断变化,现实就是如此。

 

更深层的原因是,正如我在准备好的讲话中所提到的那样,有些事情正在进行,我们其实是在处理我们的优先战区问题。我,我不是在鼓吹这些东西。譬如,我们已用第五代战斗机取代了第三代战斗机,在过去的一两年中,我们已经将我们最具战斗力的战舰送到印太司令部(Indo-Pacific Command)舰队指挥官手中,并且我们将继续将这一战区作为优先级,并将其恰当地定义为“印太司令部”。

奇普曼先生:来自中国的赵小卓大校(Senior Colonel Zhao Xiaozhuo)。

问题:谢谢!几年前,美国派出安提伊坦(Antietam)导弹巡洋舰和希金斯(Higgins)导弹驱逐舰前往中国领海。我认为这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领海的法律和,和毗连区。也是对中国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的挑衅。

我认为这是以在南中国海的自由航行为托词而进行的军事化。所以,我想请您就此作出评论。

国防部长马蒂斯:  是的,大校。我认为这是与国际法庭审视这些水域的方式有关的一个根本分歧。对我们来说,这些水域是自由开放的国际水域。我们都在谈论一个自由开放的太平洋地区,一个自由开放的亚太地区,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自由意味着,无论国家大小,所有国家都可以自由过境国际空域和国际水域。

 

从传统上、历史上和法治角度来看,这都不是,这都不是一种修正主义观点。这是一个传统观点,这是一个既定的观点,我们有国际法庭强化这一观点。国际法庭是独立的,我们对它没有,我们对它没有控制,它属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所以,当我们看到那些有关国际法解释的表现形式时,我们就采取相应的行动。

我们不单单是为美国而进行自由航行。我们进行自由航行是为所有国家的自由,无论大小,国家都需要通过这些水域来繁荣自己,它们有充分理由这样做。

所以,我们并不认为通过传统的国际水域就是一个军事化过程。我们认为这是重申基于规则的秩序。而且我们,我再次,我将在本月底应贵国政府邀请前往北京进行进一步的讨论。

但我理解这种不同意见,但并非我们没有认识到这一点,我们认为只有让这些水道能够为所有国家开放才是恰如其分的。

奇普曼先生:来自泰国的(Taernsac Shalaam Palunapub?)博士。我担心您可能已经关掉了您的麦克风,请继续。

问题:我的问题是。。。

(串音)

奇普曼先生:我,我担心您已关掉了您的麦克风(芯片?),也许先让别人来提问。等有人把麦克风弄好后我再让您来提问。

(Mark Champion ?)来自英国。

问题: 谢谢您,部长。我认为很明显,您在今年、去年和一段时间以来已经在与会的大多数盟友中间就这些原则达成了一致,基于规则的秩序,您知道,自由航行。我,但是,我认为是否有一个越来越明显的问题,不想用隐喻带来混淆,现在已为时已晚。

换句话说,被抗议的军事设施以及已经建在岛上的安置,它们已经在那里啦。这些是不会被移走的。中国的角色,不管中国寻求如何使用这些设施,它都将继续发挥作用。您是否认为,从本质上讲,对不对?现在已经是为时已晚,您只好面对这一现实?

国防部长马蒂斯: 那么,我, 我认为把它作为现实来处理,我认为中国忽视国际社会会带来后果。我们坚信各国之间应该融洽相处的非强制性,他们应该相互倾听。

竞争无可厚非,强势也并非是一件坏事。但就他们在南中国海所做的事情而言,将会带来后果。

我想告诉您,如果您在两个月以前问我的话,我会说我们仍然试图与中国保持合作立场。我们(当时?)邀请了他们参加环太平洋联合军演,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海军演习,以便尽量保持我们之间的军事交流和透明度。

但是,当您看看习主席在2015年白宫玫瑰花园的讲话,说他们不会将南沙群岛军事化,然后我们再来看看四周前发生的事情,现在是该说对此将会产生后果的时候了。世界上最大的海军演习将不会有中国海军参加。

 

但这是一个相对较小的后果。我相信,当各国失去邻国的支持,当它们认识到在邻国堆积巨额债务并以某种方式取消政治行动自由是与他们接触的方式时,未来将会产生更大的后果。
最终,即便是在财务(贷款单?)或权力(贷款单?)上,这些东西不会得到回报。 当人们相信军事部署会以某种方式支撑他们在世界上的地位时,这是一个非常不可靠的基础,并且,并且用来加强这一地位。不是这样。这不会在世界上得到认可。也不会增强它的地位。

令人费解的是,为什么一个国家要从事一项有政治伤害的军事行动。进行军事行动有何价值?第一,我们都知道没有人准备入侵这些岛礁。当然,我们本来可以通过和平方式来解决纠纷。在一个对中国来说至关重要的地区 ――我们尊重这一点,但它对其它国家的未来而言也是重要的 ―― 只是简单地使用武器来强行国际法庭不予认可的做法,这并不是一个长期合作的路径。

所以可以这么说,如果中国不找出一个与所有利益相关国家进行更多合作的方式,那么它将会自食其果。

 

奇普曼先生:(Tamzak?)博士。

问题:谢谢您,先生。部长先生,就“自由和开放的印太”(FOIP)而言,东盟可以做些什么? 到目前为止,东盟作为一个集团只是要求更多细节,所以您认为东盟作为一个整体还能做什么?

国防部长马蒂斯: 首先,我们认为东盟的中心点实际上是建立一个可以让各国走到一起的论坛,当然有些国家很小,它们没有庞大的军队。它们的经济规模较小。但它们都有自己的声音。它们都有自己的人民,应当拥有未来和光明前景。这是各国为其人民所做的正常事情。坦白的讲,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都在香格里拉相聚。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们没有认识到我们之间的互动,我们就不会来到这里。

我认为,东盟一直是一个非争议性的组织。它寻找成熟解决问题的方法。您如何才能实现一个双赢而不是非赢即输的局面? 让每个人都能够从中受益?

可是,当它们用一个声音说话时,东盟就会发出更强有力的声音。我们都可以从中吸取教训。我认为我们必须避免那些 ―― 我只是想指出 ―― 莫迪总理昨晚称之为不可能负担的债务。仅仅是获取看上去是一种协助而实际上是让其产生依赖的一种施舍,可能会使某些国家实际上失去自由。

因此,如果东盟国家能够以维护自由、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方式来互相帮助和相互支持,那么这实际上就会加强东盟的声音。

但是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东盟应在这些基本价值观方面寻求团结,莫迪总理昨晚已就此做了详述。而且,那种认为我们交给下一代的这个世界没有同样的价值观、没有当这些国家从殖民主义枷锁下解放出来时我们所享受到的同样优势的想法,我认为是一种非常不负责任的观点。我们必须通力合作,统一步调。东盟的中心地位意味着这一努力至关重要。

奇普曼先生:来自法国的(Francois Borg?)。

问题:谢谢!在去年的香格里拉对话会议上,针对会上发表的一个问题,先生,您敦促美国的盟友,引用您的话,“请耐心等待我们”。这个建议是否仍然有效?

还有一个有关个人的问题。您怎么样?(笑声)

国防部长马蒂斯: 我不喜欢有人引用我一年以前说过的话。(笑声)

问题:从未发生过。

国防部长马蒂斯:可是,先生,我只想告诉您,根据我去年的旅行,自从我上次来这里以来,我已经六次来这个地区,有些是长途旅行,而我, 我喜欢在外出时倾听别人的看法。我们继续发现比非共同点更多的共同点,我们继续发现更多的合作理由。

 

请记住,美国是这样的,如果您回到几百年前的杰佛逊总统年代,从那以后,我们看到了太平洋对我们的国家来说是一个机会。我们的第一个《友好条约》(Treaty of Amity)是在19世纪初与泰国签订的。200年以来,我们一直在这里;200年以来,我们一直在观察欧洲殖民浪潮的盛衰消长。

我们看到了法西斯主义、帝国主义荡涤了整个这一地区。并且,在此的许多人和我们的先辈都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法西斯主义在1945年被推倒并被击败。我们看到苏联共产主义试图进入这一地区,冷战(Cold War)被挫败、遏制和击退。所以,我们一直在这里。我们看到那些想要统治这一地区的人进入这一地区,而后看着他们离开,我们和你们站在一起。

所以,这不是此时此刻的一个决定。这并不是关于我们现在可能会发现不寻常的任何领域,我们可能会以不同寻常的方式处理。但底线是,我们曾经同甘共苦,我们与这些国家站在一起,今天它们都认识到,今天我们信奉的是自由、独立和主权国家。

我只想告诉您,在这一点上我们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在与英王乔治三世(King George III)就那个令人讨厌的论点进行讨论之后 ―― 我向我们的英国同事们致歉(笑声) ――  我们坚守了同一原则,这并非基于哪个党派掌权。它也不是基于一些稍纵即逝的立场。这是一件将来回首往事我们会感到非常自信的事情。展望未来,我们也充满自信。

我很好,谢谢。没问题。(笑声)

问题:太好了。

奇普曼先生:来自日本的(Hiroyuki Akita?)。

问题:非常感谢,主席。(Hiroyuki Akita?),我是日本《日经新闻》(Nikkei)的。

关于朝鲜危机,我有两个简单问题。一个是,在4月下旬,我记得您曾暗示过,如果南北韩之间的和平会谈取得进展,美国驻朝鲜半岛(Korean Peninsula)的军队问题将会摆在谈判桌上。这是否意味着,如果南北韩在和平谈判中取得进展,美国可以选择撤销或减少美国在朝鲜半岛的驻军?

第二个问题是,特朗普总统宣布,他与金正恩(Kim Jong-Un)将于6月12日举行会谈,并说他不想再提施加最大压力的问题了。

所以我的问题是,军事选项问题仍然在桌面上? 或者,当您会谈时,当美国与朝鲜举行会谈时,这个问题将被搁置不议? 谢谢。

国防部长马蒂斯: 谢谢。显而易见,世界瞩目,世界都寄希望于这些谈判。我今天只是想对我们这里的新加坡东道主说,他们也将会主持这些会谈,我们很感激你们能够在短时间内安排这一具有历史开创性的会谈,并对一再发生的突变泰然处之,我们对这种支持感激不尽。

我会告诉您,任何关于美国驻韩军队数字的讨论都必须遵守:一个是大韩民国邀请美方驻军,美国和大韩民国之间的讨论是分开的,这与朝鲜正在进行的谈判截然不同。 他们有,这个问题不会出现在与朝鲜的讨论中。正如你们所知,那些部队驻扎在那里是基于对安全挑战的认知。

显然,如果外交官能够完成他们的工作,如果我们能够减少威胁,如果我们能够用可以核实的方式恢复建立信任措施,那么,这些问题当然可能会在两个主权民主国家 ―― 大韩民国和美国 ――  之间出现。但这个问题不会在12日在新加坡予以讨论,也不应该在这里讨论。

就军事选项而言,我想您是知道的,去年我在这里曾这样说过,我曾在每一个向我提出这个问题的公开论坛上说过。自去年1月22日我们执政以来,这一直是一个外交导向问题。它在联合国安理会的三次会议上都得到了外交上的支持 ―― 从去年1月份开始 ―― 三个一致通过的安理会决议。

当加拿大主持派遣国外交部长会议时,这也是作为一个外交问题,这些是在1950年响应联合国的号召派遣工作人员前往朝鲜半岛的国家。加拿大去年1月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温哥华市(Vancouver,  British Columbia)主持的一次讨论会上所召集的是外交部长而非国防部长,旨在进一步推动外交努力,试图结束这个问题。

因此,我们仍然支持半岛的可核查和不可逆转的无核化进程,外交官们目前正在纽约(New York)参与这一过程。高级团队正在新加坡开展工作,我想我们所有人都把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

 

奇普曼先生:来自澳大利亚的Gordon Flake。

问题:谢谢部长先生。在过去几个月中,有许多关于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之间四边对话的讨论。这些说法如此盛行以至于有一种稻草人理论,作为印太缺乏稳固性的证据。然而,在您的发言和昨晚总理的发言中,都没有具体提到四方对话问题。我想知道一下您对四方对话本身和您概述的印太战略之间关系的评估。

国防部长马蒂斯:很好。正如您所精确描述的,四方会议当然是我们所期待的其他机制之一,即多边机制。我们期待着它的出现,找出它们的共同特征。澳大利亚、日本、印度和美国,这四个都是民主国家。这是您可以想到的第一件事情。

所以,我们有四个民主国家来讨论我们如何保持稳定,我们如何维护航海开放,我们讨论如何在基本上将解决争端纳入和平解决的途径。我认为这是,它绝对是一个适逢其时的主意,我对此表示百分之百的支持。

我实际上已经在这里做了七个小时的演讲,这是我为了缩短演讲而去掉的一部分(笑声)。

奇普曼先生:谢谢。

来自美国的参议员Dan Sullivan?

问题:部长先生,感谢出色的演讲和杰出的领导力。我们美国参议院(U.S. Senate)也认为您做得很好,所以我很高兴听到您说您做得很好。

您知道,作为国防部长,您也很清楚地谈到了经济问题和金融问题的重要性。除了您的领导力之外,我们专注于重建我们的军队,在美国国内,我们在重振我们的经济,希望GDP增长率达到3%到4%,这是我们在过去十多年里还没有看到的,像能源这样的领域,我们目前在石油生产、天然气生产、可再生能源生产方面再次成为世界能源超级大国。

 

您可以谈谈这些问题吗?以及您如何看待这些问题在更广泛的印太美国战略中的地位,以及它们的重要性和某些军事问题?

国防部长马蒂斯:参议员,可以。他是来自太平洋州阿拉斯加的一位参议员,经济,我国的经济一直是推动我们国家安全的经济引擎。因此,恢复经济基础是本届政府上台以来所履行的职责。

但是,我们对待这个问题几乎就像是我们每次乘飞机时听到的解释一样,而且你们都听过这样的演讲:在机舱内压力下降的情况下,面罩会掉落;首先戴上自己的面具,然后帮助身边的其他人。我们看到我们在这里所做的是一种在经济上建立自己持久力量的方式,但我们没有看到这一点,也从未把它作为自私的东西。

您知道我们在二战(World War II)后是如何实施马歇尔计划(Marshall Plan)的。参议员加德纳(Senator Gardner)今天也在场。他提出的一项亚洲再保证倡议在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House of Representatives)获得了重要的两党支持。基本上,我们应如何加强我们在太平洋的朋友、合作伙伴和盟友? 就技术和军事联系而言,我们应如何分享我们所拥有的经济活力。

 

最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帮助那些仍然滞后或仍然处于困境的国家发展。

所以,这即是我们今天的引擎,自1900年以来一直是我们的引擎,这一引擎是我们的自由的军火库,是民主的军火库,但它也意味着更广泛意义上的民主价值观得到加强 ―― 使用我们现在以更强大的方式再次发展经济动力。参议员,这是对您的问题的答复。

奇普曼先生:来自巴基斯坦的(Alisar Wanakfe?)。

问题:部长先生,很高兴听您谈到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战略问题。部长先生,我是巴基斯坦伊斯兰堡(Islamabad)一个智囊团的领导人。人们的看法因人而异。

我们认为,美国当然会对南亚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感兴趣,但对我们这一地区的核发展情况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印度和巴基斯坦的陆基核武器能力发展已在许多方面令人担忧,而现在印度已开始使用(听不见)和所有其他海军舰艇、潜艇、核动力和核武器来实现印度洋的核化。这不仅是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战略不稳定的一个原因,也为位于印度洋地区的32个国家带来安全方面的担忧。

先生,您可以对此做出评论吗? 我还有一个小问题,如果我能简短一点,奇普曼先生。

奇普曼先生:如果您可以简短一点。

问题:印度在阿富汗的作用 ―― 印度不是阿富汗邻国,所以我不知道美国如何想象印度在阿富汗的作用。谢谢。

国防部长马蒂斯:谢谢。很好的问题。我们已经在印太战略中制定了几项战略和一个共同主题,当然也包括在我们所说的南亚战略中,这即是我们为北约(NATO)领导的阿富汗战场所作出的一个战略 ―― 这是一个主题而非策略。这些不是对抗性战略。它们是基于合作理念。

 

例如,我们在南亚地区将战略地区化,所以我们没有孤立地看待阿富汗问题。显然,当您谈到南亚时,那么巴基斯坦和印度是我们必须考虑的两个国家:它们的合法安全利益;它们在一个战争已经持续太久的地区恢复和平的潜在作用。

所以,我们把这些策略结合起来,作为寻找地区共同点的一种方式,而不是寻找专属俱乐部的方式。

所以,就 ――  具体就不扩散而言,我相信,作为一个国际社会,作为一个全球共同体,我们必须更多地关注不扩散问题。显然,我们不再需要更多的这类危机,在这一点上,我们对朝鲜问题的忽略已经为时太久,而现在我们正面临着世界所希望的东西 ――  几乎每个人都寄希望于那些肩负重任的外交官。

有些办法可以做到持续地维持一个不扩散世界,这是我们所有人必须付出的一份持续不断的努力,无论是核武装还是非核武装。在,在美国的情况下,在我们出台《国家防务战略》(National Defense Strategy)之后,我们还出台了一份《核武态势评估报告》(Nuclear Posture Review),简称为“NPR”,这是一个,顺便说一句,在这份报告推出之前,我们去了许多 ――  数目超过二十几个的盟国,提前向他们介绍情况,并纳入了一些他们的想法。因为这些是  ―― 这种核威慑可能是最  ――  是我每天在这份工作中处理的最重要的问题。

所以,我们想要做的是,如果我们能够在保持核威慑安全和有效性方面实现现代化,那么这些武器就永远不会被使用,我们必须在非扩散方面做出重大努力 ――  内部的合作努力  ――  我们试图减少 ――  这个祸害,这是世界上可以描述核武器的唯一方式。所以我们会在这方面努力。

我认为在印度洋,我认为您提出了一个很好的观点,这是全球需要给予更多关注的领域之一。 如何减少对那些国家的担忧,使他们不必诉诸更大的核储备呢?

(听不清)美元开发资金,有高速公路、有学校、医疗诊所。您会注意到当地没有印度士兵,因为他们知道在这里发挥作用的是发展,他们试图保持稳定而不会激怒巴基斯坦政府 ――  贵国政府的担忧。

所以这是一个棘手问题,但我认为这也是印度为了地区和全球最大利益而在努力解决的一个问题,他们尝试通过发展基金来帮助解决年轻人拿枪或者,或是听信恐怖分子的谎言然后奔赴战场的根本原因 ――   一旦他们开始沿着这个思路考虑问题,就很难再将他们带回文明社会。

所以,我对印度在那里所做的事情表示欣赏。我对此表示支持。我认为我们需要更多的教育,减少世界上的战争,我认为印度在阿富汗的这一努力中最为重要。

奇普曼先生:我这里大约有14个人在等待提问题。我只需要两个。来自菲律宾的Jeffrey Ordaniel博士。

问题:部长先生,您在发言中多次提到了南中国海问题。所以我的问题与美菲联盟有关。因为在2014年,奥巴马总统(President Obama)访问马尼拉(Manila)时曾被一名记者两次问及:菲律宾在南中国海占有的岛礁以及菲律宾公共船只是否受1951年《美菲共同防御条约》(Mutual Defense Treaty)的保护?他两次对这个问题避而不谈。

当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Secretary Hillary Clinton)被问及同一问题时,她说她不会讨论假设的情况。但是,部长先生,让我向您提问同一个问题,因为我认为对于杜特特(Duterte)政府来说,如何推进自身的海上安全政策,这个问题的答案非常重要。

所以问题的实质是,菲律宾在南中国海的公共船只和菲律宾占有岛礁受1951年《美菲共同防御条约》保护吗? 谢谢。

 

国防部长马蒂斯:是的,谢谢。很高兴看到这里有人没有我的满头白发,年轻人。非常感谢。

我想告诉您的是,当讨论这些问题时,公众人物之所以不想给出具体答案的原因是因为这些问题很复杂。当您开始给出“是的,不是,非黑即白”之类的答案时,有关的国际法庭都是记录在案的。譬如,没有像九段线之类的东西,或者没有这样的法律基础,我们遵守国际法规。我们支持国际法庭。我们倾听每个国家的关切。把它简单地变成一种, 一种军事或非军事的反应是对这个问题的误解。

 

这恰恰就是为什么需要外交。外交就是要接受相反的观点并在之间找到共同点。在当今世界,我们必须尽力这样做。我们这些脱下戎装的人和身着戎装的现役军人都敏锐地意识到战争的代价,而且必须有一个承诺,而不是一个“嗯,当适合我时,我就会听命于其他国家”。 不是,“当适合我时,我会听取国际法庭的意见。”

事实上,我们实际上希望遵守这些规则,这些规则使中国能够将许多老百姓从贫困的深渊中拯救出来,并提高了他们的生活质量;这些规则帮助了中国。我相信,中国有理由最终会认真对待周边邻国的需求和期望。

此外,我只想告诉您,我们做这些工作时常需要保密,我 ――  您知道,我的意思是,这里是一个自由开放的媒体,并且我 ―― 我支持这一点,但同时,人们通常可以工作做的很好,不将自己锁定在公开声明中,从而为下一步的发展设定条件,可想而知的是,人们会将公开声明中的每个单词分拆开来断章取义,很快人们就会 ―― 您就会被锁定在一个使外交官无法找到共同点的立场上。

所以,我的本意不是在这里上公民课,我只是想让您明白,为什么在很多情况下,那些真正承担责任的人不会去追求那种“不听我的就拉到”的方式,或者只有一种立场。 这可能,很可能是一种孤注一掷的立场。我们支持我们的条约盟国,但这是马尼拉现任政府和华盛顿政府之间讨论的事情,这并不是一个可以就您所提出这一问题的方式而做出简单回答的问题。

奇普曼先生:来自马来西亚的(Ngao Chao Bing?)博士。

问题:您好!非常感谢,部长先生。那么,我认为美国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文件和《国防战略》文件将中国和俄罗斯确定为主要关注的原因,并且基本上它们在未来几年里是战略对手,我假定这即是美国的立场。

据我了解 ――  长期以来美国的战略是不试图创造  ――  它会有一个统一的侵蚀(听不清)并试图在中国和俄罗斯之间加楔子。但现在这些文件似乎实际上是在推动它们之间的进一步合作。那么,我真正想知道的是,这真的是一个明智举措吗?这些文件推动中国和俄罗斯实际上更加接近。谢谢。

国防部长马蒂斯:是的。如果看起来这是这些文件要做的事情,我得回头再去读一遍。因为我们的观点是:这两个都是拥有强大竞争力的国家,我们希望我们所看到的更多的是合作与协作层面 ―― 如果竞争将越来越激烈,那不是我们所希望发生的事情。

就它们的关系而言,我认为这是,根据我的看法,客观事实是:与中国相比,俄罗斯与西欧和美国有更多的共同点。我相信中国与太平洋国家、美国和印度的共同点比与俄罗斯的共同点更多。我认为这是一种自然的非利益趋同。如果它们想与国际法庭闹矛盾,或是在某些情况下尝试以武力制胜,可能会出现短期趋同。但我认为 ―― 如果我真的认为这是美国和中国之间唯一选项的话,我就不会浪费时间在本月底去北京。有什么意义呢?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相信我们将要看到的是,总有一天莫斯科(Moscow)和北京将会看到我们在此所看到的现实:许多不同的国家可以坐在一起,就彼此的内在动力、彼此的文化试图找到前进的方向,而不是发现这些是我们不能一起合作的原因。我们都知道我们可以一起合作。

我们曾与俄罗斯密切合作打败了法西斯主义,也与中国密切合作打败了法西斯主义。 我们和其它曾与我们开战的国家密切合作,二战后与德国和日本。没有必要朝着您所提到的这两个国家与世界为敌的方向走。

显然有很多国家与我们结盟。有很多国家与我们合作并结成合作伙伴关系,但这些国家和我们都渴望和平,并确定了我们应如何通过这些分歧找到一种积极富有成效的关系,这种关系当然是有竞争性的,但不一定是好战的。我们都必须努力做到这一点。

但是,我回头会再去阅读这些文件 ――  在签字之前,您已经看过大约30遍,以至于有时会“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所以,感谢您提出这个问题。我会再去看看。这当然不是我们对当今世界的看法。

奇普曼先生:大约两分钟后,我们会去参加第二次全体会议,讨论降低朝鲜危机的重要问题。但我希望你们都同意我的看法,我们刚才已从美国国防部长那里听到了一份在防务方面非常明确的声明,并与国防部长一起就这一主题、有关问题、战略和国防外交的执行进行了精彩对话。请大家和我一起感谢他45分钟的演讲。(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