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译] 国防部长埃斯帕出席香格里拉对话视频会议时发表讲话

美国国防部

部长办公室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

2020721

国防部长马克·埃斯帕(Mark T. Esper)出席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香格里拉对话(Shangri-La Dialogue)视频会议时发表讲话

谢谢你,约翰(John)。谢谢你的溢美之词。今天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

早上好,从五角大楼(Pentagon)表示问候。今天很高兴会见诸位。

我感谢奇普曼博士(Dr. Chipman)和国际战略研究所提供这次视频会议的机会,可藉此谈谈国防部如何促进印度-太平洋(Indo-Pacific)的安全与繁荣,特别是在爆发冠状病毒疫情的情况下。

作为印度-太平洋国家,美国坚持该地区实现自由和开放的承诺。这项承诺深深扎根于我们与我们的盟国和我们的伙伴共同秉持的价值、历史和经济联系,在面对破坏行动的时候只会愈益根深蒂固,特别是在最近这个时期。

实际上,自我出席确认听证会以来,今年7月恰逢我上任一周年。我曾在听证会上宣誓,我作为部长的首要工作是在大国竞争(Great Power Competition)时代执行国防战略(National Defense Strategy),确定国防部以我们优先关注的区域为重点:印度-太平洋。

我很高兴地宣布,我们在这方面已经取得巨大的进展,包括我们为完成我们印度-太平洋战略三大支柱提出的任务而采取的步骤。这三大支柱是:做好防备工作、加强伙伴关系和促进地区网络化。

首先,在防备方面,我们正在脱离原来遗留的体系,以我们军队的现代化和加强威慑为重点。这一点体现在我们为国防部制定的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研究和开发预算。我们不仅为开发和部署具有革新意义的技术进行重点规划,例如超高音速武器、5G和人工智能等,而且还对印度-太平洋具有关键意义的各种平台进行投入,同时改变我们的作战方式。

对于美国海军(United States Navy),我们正在设计未来的舰队,做到具有更强大的生存性、适应性、持续性,同时规模也更大,超越我们多年看到的情况。

同样,海军陆战队(Marine Corps)的重点是做到更精简、更快速、更具有杀伤力和精确性,在太平洋地区的地理分布更广泛。

与此同时,陆军(Army)正在重点规划远程精确武器,做到速度更快、距离更远,比我们竞争对手的反介入/区域阻绝(anti-access/area denial)能力更高一筹。

空军(Air Force)继续以提高隐形能力为要务。同时改进具有重要意义的联合全域指挥和控制(Joint All Domain Command and Control),使战场上的任何传感器与任何射击点实时相互连接。

为了保障这些资源、体系和能力通过我们的武装部队实现整合,我们正在确立新的联合作战观念(Joint Warfighting Concept),归根结底即21世纪的信条。通过执行新的观念,做到更敏捷、更难预见,同时在必要时能够迅速转入作战行动。

例如,我们加强了轰炸机特遣队(Bomber Task Force)的使命,在印度-太平洋和全球各地保持反应迅速、持久的远程轰炸态势。这些部署为我们的盟国提供了战略可预见性,同时对我们的对手保持行动的不可预见性。

综上所述,上述努力将为我们军队未来对几乎势均力敌的对手发生高强度的冲突做好准备。我们永远不希望与这样的对手作战,但必须为战之能胜做好准备。

其次,在加强伙伴关系方面,我们继续支持我们印度-太平洋盟国和伙伴日益增长的网络。这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无法匹敌的战略优势。

去年秋季,我们与新加坡续签了一项重要协议,将美国在该地区的前沿部署态势与合作延长15年。

关于印度尼西亚,我们继续在海上安全领域发展相互间的伙伴合作,同时为他们提供最高级的军事平台。对于菲律宾,我们正在反恐怖主义和海上安全等一系列问题上密切合作。

此外,我们正在支持泰国的军事现代化,联合购买斯特瑞克Stryker)装甲车,同时与马来西亚和文莱合作,提高他们的海域意识。今年早些时候,我们对越南进行了40多年来美国航空母舰的第二次访问。

我们在与该地区新兴国家发展战略关系的同时,仍继续增进我们在该地区的长期承诺。其中包括与韩国共同实现北韩最终全面可核实的去核化及朝鲜半岛(Korean peninsula)的持久和平。

其中还包括与日本在空间、网络、导弹防御和先进技术领域的伙伴合作,并与澳大利亚共同发展防御能力、情报合作,以及密切的政策协调。此外,我们继续加强我们与新西兰牢固的伙伴关系,同时坚持对民主台湾的承诺。

再者,我们继续与东帝汶和蒙古及巴布亚新几内亚、斐济和汤加等太平洋诸岛(Pacific Island)国家发展健全的关系。

今年夏天,我很高兴能与该地区各地的十来位有关官员进行了交谈,期待在下一次会晤前继续保持密切的联系。

实际上,就在昨天,我与新西兰和韩国的国防部长进行了交谈。

最后,我需要强调,我们加强了与印度的国防合作,堪称21世纪最重要的防务关系之一。去年11月,我们进行了我们第一次联合军事演习。就在今天,美国尼米兹号(USS Nimitz)航空母舰正在印度洋(Indian Ocean)与印度海军举行联合演习,见证了我们为支持印度-太平洋的自由开放而加强海军合作的共同承诺。我们还继续促进我们的防务销售,同时期待今年晚些时候为巩固上述进展举行活跃的2+2部长级对话(2+2 Ministerial Dialogue)。

第三,也是最后一点,为了促进地区的进一步网络化,我们鼓励印度太平洋国家与志同道合的伙伴扩大自身地区内的安全关系和网络。

例如,过去多年来,日本为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和孟加拉国提供海上舰船,支持他们的海上安全。6月,澳大利亚和印度最终达成重要的后勤支援协议。

去年,韩国承诺在2022年前为东南亚国家联盟加倍提供发展援助。

为了支持我们印度太平洋战略的三大支柱,本届政府期待协同美国国会(United States Congress)建立太平洋威慑计划(Pacific Deterrence Initiative),重点安排我们的投资,维持有效的威慑力,并展示对该地区持久的全政府承诺。

我们在印度太平洋各地进行的努力已为我们抗击当前COVID-19冠状病毒疫情的重大危机做好了充分准备。

美国政府承诺提供3.25亿美元,支持我们的印度-太平洋伙伴应对冠状病毒的努力,其中包括用于东盟国家的8,000多万美元。

此外,国防部还提供了亟需的医疗培训和医疗物资,包括测试装置,呼吸机和个人防护装置。例如,我们向菲律宾运去了1,000多张帆布床,增加菲律宾医院的床位能力,我们的武装部队医学科学研究所(Armed Forces Research Institute of Medical Sciences)正在向数个印度-太平洋国家提供技术援助。

我们的伙伴也作出相应回响。韩国向美国提供了250万个口罩,马来西亚帮助为我们送来了100多万副手套,越南的工厂向我们提供了将近500件个人防护装置,这些都是我们互惠对等的防务关系的体现。

冠状病毒疫情给全球带来的灾难性影响进一步加强了对基于规则的,根植于透明、开放、坦诚和其他共同价值观的国际秩序的需要。在当今全球化时代,对应病毒传染的解药是交流与合作,而不是假信息和欺骗。

由于这个原因,令我不安的是,在美国和我们的伙伴面对这些艰难时刻致力于互支持的同时,中国共产党在继续从事系统地破坏规则、胁迫和其他恶意活动。最令我不安的是,人民解放军在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East and South China Seas)的嚣张行为,包括弄沉一艘越南渔船;骚扰马来西亚石油和天然气开发;护驾中国渔船队进入印度尼西亚申明的专属经济区;以及将所占岛礁军事化,直接违反了中国对国际法的承诺。

中共的这些做法强行霸占了东盟国家大约2.6万亿美元的潜在的沿海石油和天然气收入,且不要说还有数百人赖以维生的渔场。

人民解放军还更多次和更长时间地进入日本管辖的尖阁列岛(Senkaku Islands)附近水域。对于北韩违背联合国安理会决议(U.N. 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s)的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置若罔闻,从而保护平壤(Pyongyang)不因其发展危险和非法的核及导弹项目而承受国际后果。

最近,北京推进国家安全立法,违背对让香港人民享有高度自治的承诺——声称1984年的《中英联合声明》(Sino-British Joint Declaration)是“政策声明”,不是条约,而它是条约。此外,人民解放军举行的模拟占领台湾控制的东沙岛(Pratas Island)的大规模演习是破坏稳定的活动,严重加剧了发生判断失误的风险。

与这一系列恶劣行为相联的是中共公然无视国际义务的惯常做法,从不履行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规定的职责,到经常不尊重其他国家基于1982年《海洋法公约》(Law of the Sea Convention)所拥有的权利。而且,中国在南中国海有争议岛礁上和围绕它们所进行的非法填海和军事演习,显然不符合它在2002年《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准则宣言》(Declaration on the Conduct of Parti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中的承诺。

不错,中共的这种行为已经多年,但是今天,它的真正意图完全在世人眼前一目了然。

我们呼吁中国领导人遵守国际法律和规范,它们使中国——和中国人民——多年来从中受益。虽然我们希望中共将改弦更张,但我们必须对其他情况作好准备。

同心协力,我们必须维护自由和开放的体系,它为千百万人带来了和平与繁荣,并且捍卫着其奠基原则,即:尊重不分大小所有国家的主权和独立;和平解决争端;相互遵守国际法律和规范;并促进自由、公平和互惠的贸易。这些不是美国的价值观,而是普世价值观,我们必须联合起来共同捍卫。

为这一目的,美国上星期作出一项重要宣布,阐明我们对南中国海的政策。它明确宣布,我们对海上主权的承认符合国际法,我们支持我们东南亚伙伴的主权,拒绝中华人民共和国过分和非法的海上主权要求,中国用这些要求威胁欺负较小国家,不让它们接触位于它们自己专属经济区内的沿海资源。

这项政策捍卫自由和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区,使这个地区的不同国家能够和平生活和兴旺发展,并且表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权利将国际水域变成一个专属区或它自己的海上帝国。

我们以行动支持我们的政策。2019年,我们在南中国海进行了自40年前开始以来次数最多的航行自由行动(FONOP)。我们今年将保持这一节奏。此外,本月分别两次,两个航母战斗群联合在南中国海举行演习,这是2012年以来的第一次。这发出一个清晰有力的信号,即我们将在国际法允许的一切地方飞行、航行和运作。

让我明确一点:中国是一个有着传奇历史、丰富文化和了不起的人民的国家。我们不是要寻找冲突。我们致力于与中国发展建设性和注重结果的关系,并且在我们的防务关系中,打开交流渠道,降低风险。我亲自与我的人民解放军同事多次交谈,在今年结束前,我希望作为部长首次访问中国,以便在共同感兴趣的领域增进合作,建立危机交流所需的系统,并加强我们在属于所有人的国际体系中公开竞争的意图。

作为结束语,我们坚信没有任何单一国家能够——或者应该——主宰公共场所,我们将继续与我们的盟国和伙伴一道努力,支持属于所有人的繁荣和安全的印度-太平洋。

我们将展示建立在透明、开放和其他共同价值观基础上的全球体系的优越和坚韧。

我们将达到更好的准备状态——并要求我们的伙伴也这样做。

我们将加强和扩大我们无与伦比的联盟网。

齐心协力,我们将确保世世代代的和平、繁荣和安全。

谢谢各位。我期待我们的讨论。